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九十章 终究还是要走
    “方小哥,我好好读书,你还让我跟着你好不好?”

    关傲偌大的身躯,像座小山也似,这时候却委曲又惊恐,十分惊惧的看着方原。

    方原心绪也一时复杂了起来,沉默了一会,才道:“关傲师兄,我同样也舍不得你,但大路朝天,我们都得好好走下去,以后我会潜心修行,怕是顾不上你,况且你的天赋已经显露,我也渐渐感觉教不了你了……这一次入昆仑山,对你来说是个机会,只要你到了那里,好好修行,你我兄弟,总会有再见的一日,这一次,不是为了分别,而是为了他日相见!”

    “方小哥,你说的话总是显得很有道理……”

    关傲委曲着一张脸:“……可你觉得我听得懂这道理吗?”

    方原无奈,长叹了一声,道:“你只需要记住这一去,对你对我,都有好处就是了!”

    关傲眨巴着眼睛,不愿回答。

    方原道:“要听话!”

    关傲一颗大脑袋,终于还是低了下去,低低的道:“哦!”

    方原想了想,便又道:“这一次去了,须得记得,修行不可荒废,每日都要精进,不能偷懒;不可忘了读书,哪怕读不懂其中道理,也要记在心里;若有人欺负你,那就……”

    顿了一顿,道:“告诉座师!”

    关傲消沉之极,一一点头记下。

    然后方原便又叹了一声,取出了一道玉简,化出一道青气打入了其中,塞进了关傲的手里,道:“这一块玉简你拿好,里面有我的法力,若是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问题,那就将这玉简捏碎,便是我在千万里外,也可以心生感应,到时候我会过去帮你的,所以,不必害怕!”

    关傲收了起来,过了一会,才小声的道:“我不害怕,我怕你受人欺负……”

    方原忍不住笑了起来,道:“我若受了欺负,会去找你的!”

    关傲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方原长叹了一口气,忽然又想起了一声,忽然转头向那只狻猊看了过去。

    那狻猊顿时察觉,有些警惕的抬头看着方原。

    方原淡淡道:“我知道你虽是畜牲,但灵性十足,想必也是个知晓事理的,这一次,我听人说你把将过错推到了甘龙剑身上的长老咬死了,也算是为他报了仇,以前的事该放下了,如今我给你一个机会,随着关傲师兄一起去吧,他若有难,你先上,他若遇险,你带他逃,只要你能做到我说的,他日长生大道之上,我会保证给你一个化身成为神兽的机会!”

    那只狻猊立时有些心动的抬起了头来,但似乎还有些犹豫。

    世间飞禽走兽,想要长生,便往往会走上两条路。

    一条是化妖,成人,然后踏上与修行者一样的道路,慢慢修行,受五灾七厄。

    另一条便是化作妖兽,而后是凶兽,神兽,甚至传说中的仙兽……

    但这对血脉的要求极高,不是吞吐日月精华就可以的。

    许多妖兽,终其一生也成为不了凶兽,也有很多血脉,一下生来,便可以直接成长为凶兽,乃至神兽,而这只狻猊,原本只是一头厉害些的妖兽,但跟着方原厮混了这么久,不知道啃了多少天材地宝,早就悄没声的成长为了一头十分厉害的凶兽了。

    如今的它,其实只是在方原等人面前装怂习惯了。

    实际它如今的实力,咬死一般的金丹大修,那是完全不在话下的。

    本来就有的天生神速,更是不知可怕到了什么程度。

    但是它想化作神兽的话,还是会有一个极大的门坎,可能终生无望。

    但方原如今却给了它的这个承诺,由不得它不心动。

    “喵……”

    也就在这狻猊还有些犹豫的时候,房顶之上,传来了一声懒洋洋的猫叫。

    这只狻猊立时不多考虑了,点头哈腰,还摇了摇尾巴。

    然后主动上去叼过了关傲手里的大包袱,乐颠颠的一路小跑上了法舟去了。

    方原倒是有些无奈,只好一叹,整理了一下关傲的儒袍,道:“你也去吧!”

    关傲看出了方原心意已无决,只好一步三回头的向法舟之上走。

    走出了没几步,嘱咐道:“别忘了照顾我的药苗……”

    方原笑着点了点头。

    关傲又走出了没几步,嘱咐道:“每天早上辰时接猫尿……”

    方原无奈,还是点了点头。

    关傲已经走到了法舟边上了,忽又回过了头来,道:“那个猫屎的事情……”

    方原直接拉下了脸来:“……赶紧上去吧!”

    ……

    ……

    法舟再腾空,远远向着月亮飞去,这一次关傲没有再下来。

    方原沉沉叹了口气。

    房顶上的白猫忽然间轻轻跳了下来,落到了方原的肩膀上,毛绒绒的尾巴在方原的脸上轻轻扫过,轻飘飘的叫了一声,这一声叫唤里没有往日的霸道,倒有些软绵绵的意思。

    方原身体一僵,难以置信的看着白猫:“你这是在安慰我吗?”

    白猫居然还会安慰人?

    这突如其来的温柔,实在让人受宠若惊呐……

    “这回后悔了没有?”

    不远处,李红枭慢慢的走了过来,她虽然没有去听仙盟众人与方原的对话,但看到这些人带了关傲离开,方原也好端端的,便已经猜到仙盟对方原的惩罚是什么了,轻轻的叹了一声,来到了方原身后,道:“这一次入昆仑山的机会,可是连我们都求之不得的啊……”

    “为什么都来问我后不后悔?”

    方原苦笑了一声,道:“我若后悔,一开始就不会对他起杀念了!”

    李红枭淡淡的摇了摇头,道:“那也由得你了!”

    方原坐回了藤椅上,手里捧了一杯冷茶,慢慢的喝着,考虑着一些问题。

    李红枭过了一会,才长叹一声,打破了场间寂静,道:“我倒是想要帮你一下,只可惜,如今凭着你的修为,恐怕除了仙法,是没有能够帮上你的了,而我虽然修炼了仙法,但不得允许,也是不能向外人传一个字的,不然对你没好处,反而会徒惹祸端,望你能明白……”

    说到了这里,见方原一脸淡然的模样,又忍不住思索了一下,低声说道:“不过,你若是愿意,我可以写荐书一封,让你去我九重天谋一高位,虽然也拿不到仙法传承,但起码可以让你资源无忧,将来成就至尊元婴无望,但踏入元婴境界,那还是没有问题的……”

    “我要多谢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那什么救命之恩,不必放在心上,我们已扯平了!”

    方原笑了笑,道:“甚至说起来,现在还是我欠了你,所以你不必为我考虑太多了!”

    李红枭听了,见方原一脸低沉,还以为他是在担忧仙法传承。

    心里,略略有些不忍,一番计较,在心里浮沉了起来。

    过了一会,她似乎暗暗下定了决心,面上倒是不显露,只是忽然笑了起来,道:“无论如何,你这些事总算理顺了,是不是该尽地主之仪,带我在这云州好好转转了?”

    “云州又偏又远,是真没什么好玩的!”

    方原无奈一笑,道:“不过你若真想到处看看,我会带你走走!”

    李红枭听了他这话,倒是有些生气了起来,轻轻哼了一声,也不开口回答。

    方原正满腹心事,却是没有发现她的情绪变化。

    李红枭坐了一会,忽然道:“那算啦,这破地方真没什么好转的,我明天就走啦!”

    方原微微一怔:“这么快?”

    李红枭微微一扬下巴,道:“怎么样?”

    方原道:“那我明天送送你!”

    李红枭气的额头鼓起了根青筋,不满的哼了一声,站起身来便往行宫去了。

    方原无奈的低叹了一声。

    ……

    ……

    直到李红枭离开了,小竹峰周围的阴影里,才有几位老者慢慢浮现出了身形,却正是青阳宗宗主、云长老、古默长老、秦长老等人,他们早在仙盟法舟降临之时,便已知晓,只是碍于身份,未曾现身,直到这时候,才走了出来,但又一个个神情复杂,不知如何开口。

    “后果很严重吗?”

    沉默了许久,还是青阳宗宗主陈玄昂低声问道。

    “不算严重!”

    方原抬起了头来,笑道:“已经比我想象中要轻得多了!”

    青阳宗主陈玄昂考虑了一下,道:“若是无处可去,那留在仙门里也挺好!”

    “路还是要走的……”

    方原笑了笑,道:“不然如何甘心?”

    这几位长老与宗主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便是想劝方原,都不知道该如何劝,彼此之间对视了一眼之后,倒是都有些犹豫,尤其是宗主陈玄昂,以及云长老、古默长老、秦长老四人,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沉沉叹了一声,似乎终于在某个问题上达成了一致。

    宗主陈玄昂慢慢走了过来,在方原肩膀上轻轻拍了拍,道:“跟我来吧!”

    方原顿时微微一怔:“要去哪里?”

    宗主陈玄昂低叹了一声,道:“这是青阳宗最大的秘密,我早就有意给你,暗示了你很多次,希望你可以留在青阳宗,若你答应,便早就可以给你,只是看得出来,你志不在青阳,终究还是要走,依理来讲,是不能告诉你的,只是现在,我们已经商量过了……”

    “……不论你将来去哪里,你都有资格得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