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八十九章 仙盟的惩罚
    “事情当然很严重了,否则怎会有三位巡查使加一位镇守专为自己而来?”

    方原听了那位白袍老者的话,轻轻苦笑了一声,但也没有忘了待客之道,动手为这几位一人煮了一杯丹茶,一一送到了他们手上,然后才坐了下来听他们宣布对自己的惩罚。

    这份从容与淡然模样,倒是让这几位都对方原有些另眼相看。

    本来或许也准备了一些斥责的话,但如今也没有说出口。

    低叹着对视了一眼,倒是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抹惋惜之意……

    “好茶……”

    那位白袍老者慢慢饮了一口,叹了一声,放下了茶盏,望着方原道:“阴山宗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这等邪门,覆灭了不冤,但你不该杀那周灵童,此时告诉了你也无防,他是仙盟暗子堂的人,为了培养他们出来,仙盟付出了很多心血,但没曾想,居然一个不慎被你杀了,唉,无论如何,你这一次都犯了仙盟的规矩,便是想保你,也是不好出手了……”

    “我明白!”

    方原点了点头,坦然道:“人生于世,总该遵守些规则,我也在这规则之中,自然不能跳出来,那个人我不能留,所以我非杀他不可,但是我也愿意接受杀了他的惩罚……”

    他这时候没有试着为自己分辨什么。

    周灵童当时之所以无惧自己,便是因为有规矩护体。

    自己在杀他之前,便已经知道会面临惩罚,这本来就是早就想明白的事情。

    “你这小辈……”

    巡查使越至臻在这时候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有些恨铁不成钢之意,沉声道:“为何偏偏要在这等关键时候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来?那个周灵童确实根底不干净,心术不正,但他毕竟是仙盟的人,仙盟有仙盟的规矩,你是仙盟选中之人,若有旁人仗着境界欺你,杀你,仙盟不允许,但这一次你斩了别人,同样也是犯了大错,仙盟也一样不允许的……”

    说着一叹:“若不是这一次太虚先生亲自为你求情,你甚至可能会被……”

    “请赵先生替我谢过太虚先生……”

    方原轻轻揖了一礼,淡然道:“我愿意接受惩罚,但我感觉值得觉得!”

    “可你……”

    赵至臻微微有些怒意,顿了一顿,才压低下了声音,道:“可你知道这代价是什么吗?仙盟为了培养你们这些仙苗尽快成长,打开了昆仑山混沌道殿,不知赐下了多少造化与资源,你近日在青阳宗公开了天罡五雷引的心法,这是好事,但在昆仑山,公开的又何止是神法,甚至还有许多仙法,以及部分天功,你本是我与太虚先生最看好的人啊,但是现在……”

    方原听了这话,便忍不住沉默了下来。

    他又认真的想了想,如果再来一回,自己还会不会杀周灵童?

    然后发现自己仍然会这么做,心里便好受了些!

    那位白袍长须老者,在这时候低叹了一声,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仙盟毕竟还是惜才之人,再加上阴山宗覆灭,确实查出了许多事情,而这些事情里,又有不少与周灵童有关,他也算罪有应得,因此太虚先生请我们对你网开一面,这一次我们也不会如何罚你,只是,进入昆仑山混沌道殿的机会却是没有了,那一道紫榜仙诏,你还回来吧……”

    “只是失去了进入昆仑山的机会么?”

    方原听了,倒是微微一怔。

    他起身,将在六道大考之后,仙盟特别给了自己的那一道紫诏取了出来,双手奉上。

    如今他已明白了这一道紫诏所代表的意义,但心下倒也没什么不舍。

    实际上,这一次仙盟给了他的惩罚,已经比想象中轻了。

    也不知是因为周灵童确实被查出了根底不干净,仙盟里无人愿意为他强出头,还是太虚先生亲自帮自己求情,以致于仙盟网开一面,但这次的惩罚,本质上已经等于没有了。

    仙盟只是收回了本该赐给自己的造化而已……

    不过在将紫诏交上之时,方原还是犹豫了一下,然后问了一个问题。

    “那我……进入琅琊阁看书的机会还有吗?”

    那白袍长须老者倒是微微一怔,道:“那是琅琊阁给你的奖励,与仙盟无关,自然还有!”

    方原点了点头,心间倒是稍安。

    “这一次对你处罚很轻,一是因为大劫将至,仙盟不想再多葬送一个人才,二来也是太虚先生为你求情,三来你愿意将一道神法公开,传承天下,这也符合仙盟的理念,使得很多仙盟里的前辈看好你,所以你算是个幸运的,没有为此事付出太大的代价……”

    “但是,你需记得,莫真以为仙盟手软,下次再惹出了大祸,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那位白袍长老收回了方原的紫诏,却也是微一犹豫,低声劝道。

    方原点了点头,道:“晚辈晓得!”

    白袍长须老者似乎还想教训两句,但却说不出话来了。

    看着方原不像是个不明白道理的人,这样的人想要训他,都不知道从哪开始。

    倒是在这时候,那位黑袍老者慢慢的走了出来,正是当初在六道大考时见过的黑袍主考,他沉声道:“这一次老夫跟着过来,倒不是因为你,而是为了那个名唤关傲的剑道魁首,此子也随你杀上了阴山宗,但你把黑祸背了,他倒是不会有什么惩罚,老夫也是担心你受罚的事情影响到了他,所以专程来了一趟,是希望你不要影响到他进入昆仑山的事情……”

    “关傲师兄……”

    方原听到了这里,微微一怔。

    他此前还没想到过这个问题,这时候却不由得心绪一下子乱了起来。

    是啊,自己没有进入昆仑山的机会了,那关傲呢?

    想着这个念头,便又忍不住看了那位黑袍主考一眼,欲眼又止。

    巡查使赵至臻倒似乎看出了方原心底的担忧,便轻声介绍道:“这位是伏魔镇守赵太岁,亦是此前的剑道大考主考之人,他当年纵横魔边,镇压魔物数百年,乃是仙盟远近闻名的十大神将之一,修为深厚,声名远播,亦是太虚先生的好友,你是可以信得过他的!”

    方原听了,微一犹豫,低声道:“前辈,我关傲师兄敦厚老实,性情单纯,最没有心计,晚辈自是希望他一切都好,但是入了昆仑山之后,前辈可敢保证……他一切都安全无碍么?”

    “安全无碍?”

    那黑袍主考一听,便明白了过来,慢慢摇了摇头,道:“他不会安全无碍,一切进入了昆仑山的人都没有这待遇,想要有所成长,又怎么可能安全无碍?不过老夫明白你话里的意思,你是怕他离开了你,受人欺负,陷害,这却可以放心,有老夫在,无人伤得他一根汗毛!”

    方原听了这话,沉默了很长时间,道:“但还是需要前辈对他多些包容……”

    那黑袍主考微一沉默,居然也很认真的望着方原道:“老夫可以向你保证,会待他如亲传弟子,会将一切资源予他,待到他有一天需要上魔边战场时,也会提前告知于你!”

    方原又沉默了片刻,然后点头道:“那就麻烦前辈了……”

    说着站起了身,向这黑袍主考深深揖了一礼。

    那位黑衣主考点了点头,坦然受了方原这一礼,也就敲定了自己的承诺。

    “既如此,便走吧!”

    这几位仙盟里的大人物做事利落,便也不再多留,更没有打算去与青阳宗的宗主长老什么的打个招呼,见诸事安排已定,那位白须长袍老者便站了起来,准备离开了……

    方原道:“喝了茶再走吧!”

    那几人顿时微觉尴尬,不好不给他这个面子,然后便又坐了下来,慢慢的喝茶。

    巡查使赵至臻这时候把方原拉到了一边,低声嘱咐道:“你也不要太过失望,太虚先生的意思是,你要记得这一次教训,休要再犯什么大错,好好修行,多留意仙盟动向,立些功德,待这件事风头过去,你又可以积攒到十万功德左右的话,他会再安排你进入昆仑山!”

    方原点了点头,道:“晚辈明白,若有机会,希望可以当面向太虚先生道谢!”

    巡查使赵至臻摆了摆手,叹道:“以后再说吧,尊上受了伤,已闭关了!”

    方原微微一怔,见巡查使赵至臻不愿细谈,只好作罢。

    这时候厅里的几位也饮罢了茶,便一起走出了小楼来,与李红枭点点头,便算是见过了礼,然后方原便将关傲唤了过来,让他立刻把东西收拾一下,跟着黑袍主考登上法舟。

    关傲懵懂的点了点头,但也没多想,依言做了。

    法舟轰隆一声,缓缓腾空,直向着东方天际驶去。

    方原立身于峰底,向着法舟远远的施了一礼,心里忽然有些空落落的。

    眼见得法舟瞬间驶出了十几里,即将消失在远空的明月之下,却忽听得一声暴吼,然后就见到火光漫天,关傲从法舟里一下子跳了出来,大步迈开,轰隆隆几步跑了回来,一张脸上又是害怕又是难以置信,直跑到了方原身前,眼神惊恐的道:“方小哥,你不要我啦?”

    方原轻轻闭上了眼睛,半晌才看着他,笑道:“这是什么话,我是让你去学本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