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八十五章 一路追杀十万里(二更)
    一路追赶,杀气腾腾,周灵童已彻底被方原吓破了胆。实际上,若依着他紫丹丹品的实力,未必没有回身与方原一战的实力,但愈是逃走,心底那股子战意便愈是稀薄……

    事到如今,他已毫不怀疑,自己回身与方原一战的话,那么死的必然是自己!

    一身胆量,本来就是越逃越小!

    而这,这也就使得他再也生不出半分回头一战的勇气,被方原一路追赶之下,却只是挖空了心思只想着甩脱方原,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先将自己的小命保住了再说了……

    只是,这并不容易!

    他这一路上求了许多人,甚至妖魔,但无人能够帮到他,哪怕是能稍稍的阻拦方原一阵子,他也很快便赶了上来,那速度甚至还越来越快,直让周灵童快要吐出了肝肠来……

    你就不会累的吗?

    这般长途跋踄的追袭,倒真让周灵童明白了过来,方原的根基真的强过了自己。

    于是他什么脸面也顾不上了,不惜一切要活命……

    ……

    ……

    他借法宝掩映气机,躲在了深山里。

    但方原立身于半空之中,摧动紫气流云诀,漫漫展开,横扫四方。

    紫气流云诀所到之处,便是他神识所到之处。

    很快方原便一剑从半空之中劈斩了下来,污泥迸溅,周灵童跳进了半空便逃。

    ……

    ……

    他钻进了一座大湖里,但方原施展神通,剑若神铁,搅动大湖。

    一湖之水被煮沸,周灵童被迫跳将出来,继续逃窜。

    ……

    ……

    他钻进了一片沼泽里,忍受着恶臭与污浊,只求能喘口气。

    但方原直接开炉炼丹,一颗毒丹将这沼泽变成了绝地,还是将他逼了出来……

    ……

    ……

    最后时,周灵童逃进了一座凡俗大城之中,横穿酒楼伎馆,钻进了菜市与牛羊圈中,见躲不过方原,甚至制伏了一群凡人,拿他们的性命要胁,但方原仍是一剑斩了过来!

    对此,周灵童痛吼哀嚎,他不愿用这些凡人的命换自己的命,于是只能继续逃遁!

    一步步越逃越远,一步步陷入了绝望与疯狂之中……

    ……

    ……

    在这过程之中,方原便像是一位冷静而又残酷的猎人,盯死了周灵童的那一缕气息。

    他紫丹根基,神识灵敏而强大,又擅长阵道,对方位局势以及各方地形的利用极尽精妙,玄黄一气诀更是底蕴悠长,神通剑道犀利难抵,周灵童再狡猾,又如何能够将他甩脱?

    两人一个追,一个逃,居然已渐渐横穿了云州,抵达了幽州地界了。

    到了这时候,周灵童已然身形都有些踉跄,整个人更像是被方原逼得疯了,最初时他还总是施展一些诡计,想要阻拦方原,甚至是设计将方原害死,可到了这时候,却是根本连这些念头也没有了,他只是要逃,整个人都已经被无边的恐惧所吞没,陷入了癫狂之中。

    “你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杀我……”

    在他的声音里,甚至已经充满了浓浓的不甘之意,甚至是委屈。

    方原咬紧了牙关,不回答,脸上也没有一丝表情,只有手里的剑光越来越亮……

    “你……你不是想要覆灭阴山宗吗?”

    “你已经成功了……”

    “你为何就不能放过我……”

    周灵童这时候,甚至已经可以说是失去了理智了。

    他不知道在这种时候,越是说话,越是容易造成自己的法力流逝,他只是本能的想凭借着自己最拿手的功夫,想要影响到方原追杀自己的心志:“你就不关心那些被你带到阴山宗的人吗?你就不担心他们大肆进攻阴山宗会不会受到仙盟的责罚吗,你不就关心……”

    “废什么话?”

    方原厉声大吼,速度居然又生生拔快了一截,声音若雷霆!

    “说了杀你,便要杀你!”

    “天榻下来,都要先杀了你!”

    “……”

    “……”

    “就是因为我威胁了你吗?”

    周灵童已几乎连逃的力气都没有了,更是被方原那森然而可怖的杀气惊的心里一阵阵发苦,拼命大叫:“我开玩笑的啊,我保证以后绝不动你身边的人一根指头,我发毒誓……”

    但听着他的话,方原不为所动,一分一毫,拉近了与他的距离。

    周灵童几乎绝望了,忽然想到了一点,大叫了起来:“你不该只想着杀我,你该回去杀那个女人,那个从越国来的女人,是她想要你身边的那个大个子啊,是她想要修炼成那至邪之法,你杀了我也没用,那个女人很聪明,她认准了那个大个子,一定不会罢手啊……”

    “嗯?”

    方原心里,忽然也颤了一颤,想到了一个瘦瘦小小,怀里抱着花瓶的小女孩。

    这让他的心绪乱了一下!

    ……

    ……

    而在此时的阴山宗之前,战势其实已然落下,早在半天之前,阴山宗便已彻底被击垮,护山大阵绫乱破败,山门被捣毁,各方丹室、藏经殿皆被无数的修士攻了进去,横加搜刮,众阴山宗弟子或是直接跪地降伏,或是便被杀得红了眼的修士们斩杀,一狠碎尸残血。

    一片混乱里,就连方原法舟上的狻猊,都跳了出来,一口咬死了那个最初第一个跳出来将所有过错都推到了甘龙剑身上的黑袍长老,然后仰天长啸,阴山宗一众战宠尽散……

    大势已去……

    而在这时候,仙盟的人终于到了。

    制住了一具邪尸的云州巡查使刘龙坤,早就已经向仙盟传了信,待到众仙盟高手在一位镇守的率领下赶到了这里时,望着阴山宗一片狼藉,却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堂堂云州第一大仙门,一夜之间,居然成了这等模样?”

    顾不得感叹,他们也急急出手,喝令各方人马住手,然后囚禁阴山宗弟子。

    到了这时候,那位一直被崔公公缠住,始终脱不得身的阴山宗宗主,也明白大势已去,长叹一声,停下了手,仙盟赶来的镇守忙命人用缚妖链将他锁了,等着拿回仙盟好好查问,然后便一连声的大喝,要将引发了这么一场浩劫的方原叫过来,好好询问一系列的事!

    不过也是到了这时,众人才面面相觑,居然不知方原去了哪里。

    许久才有人站了出来:“我见到他好像追杀那位阴山宗的少主,一路往北去了?”

    “什么?”

    那镇守扣了此言,急忙大喝:“快吩咐各路人马,速速找到他们两个!”

    ……

    ……

    仙盟自是一片忙乱,传信调人。

    倒是阴山宗之前,众修士都清闲了起来,既然有仙盟打理手尾,他们倒也不好再趁火打劫了,不过该占的便宜反正已经占了,这时候倒不着急,再加上他们攻打阴山宗,打的是降妖伏魔的借口,也不怕仙盟会来找他们麻烦,这时候有人已经考虑着回去了如何吹嘘了。

    “妈的,阴山宗厉害不?兄弟我带人给平了!”

    至于青阳宗与越国四大仙门的长老与宗主等人,看着一片狼藉的阴山宗,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神,这还是不久之前,尚横亘在他们心头,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的阴山宗吗?

    堂堂云州第一大仙门,就这么……没了?

    一片或是感慨,或是暗笑,或是互相吹嘘的人群里,关傲此时的正提了大刀发愣,这一场大战里,他出力不少,倒是没想到大战结束之后,方原却是寻不见了,虽然他平时想法比较简单,但这时候也不免有些担心,想要出去找找方原,但又不知该去哪里找,很是苦恼。

    正在皱着眉头琢磨,不知该往哪里去,忽然身前出现了一个女孩子。

    她身材娇小,模样生得绝美,身上穿了一件普普通通的袍子,看起来不像是阴山宗的弟子,在人来人往的阴山宗山前,她的神色显得出奇的平静,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关傲。

    过了许久之后,她慢慢的向关傲走了过来,道:“哥哥!”

    关傲呆了一呆,看向了这个女子,心里忽然生出了一种无比复杂又古怪的感觉。

    就好像是心底深处,泛起了无边涟漪。

    眼前这张脸,明明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但就是显得非常的熟悉。

    “你是……”

    他挠了挠脑袋,有些困惑。

    看着关傲发懵的模样,那女子脸上似乎有些失落。

    “原来你真的已经不记得我了……”

    她低低的叹了一声,过了一会才道:“不过也没有关系,你不记得我了也好!”

    然后他抬起了头来,低声道:“但是,你该还给我的东西,总是要还给我的啊……”

    她一边轻轻的说着,一边伸出了一只手。

    那一只手纤细白嫩,犹如玉雕,但却带着某种复杂而又诡异的蕴味。

    她慢慢伸出了手,向着关傲的心口按了过去。

    像是要讨还某种东西!

    凭着关傲如今的实力,若是他不愿意,元婴之下的人怕是没有几个可以随便近得了他的身,但望着这个似乎极度熟悉的女子,他却感受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复杂情绪,面对着她,居然生不出半点防御之意来,只是懵懵懂懂,一脸困惑,任由她向自己走了过来。

    那一只纤细白嫩的手上,渐渐化出了几缕诡异的黑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