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搅起风云,掀动大势
    一剑出青阳宗,杀气逼阴山……

    方原让关傲驾起了法舟,一飞冲天,到了高空,直接轰隆隆破开云气,径往阴山宗而来。

    在他身后,则是各大仙门驾御法舟,急急跟上,那简直有数百艘法舟,都是各大道统的宝物,品质不低,仙威荡荡,如此一起升空,却如乌云盖顶,黑压压一片,遮蔽了半边天空。

    在这时候,还有许多青阳弟子与四大仙门的长老执事等人,搞不明白状况。

    只是忽然抬头看到了这样一幕,立时惊的说不出话来。

    “天啊,这是要做什么?”

    “难道真要如此霸道,直接向着阴山宗……”

    “……”

    “……”

    当初这么多仙门前来青阳拜会时,排场有多大,如今的杀气便有多浓。

    “这各大仙门使者,居然真的甘心为他所驱使?”

    而在青阳宗后山,正在凉亭里闲坐的李红枭,看到了这一幕,也是有些瞠目结舌。

    旁边的崔公公笑了起来:“毕竟这位方原小先生,可是拿出了一道神法出来啊……”

    李红枭皱起了眉头:“一道神法,便值得他们做到这等程度?”

    崔公公笑道:“小主子你和他们不一样,自然理解不了这些道统的想法,咱们九重天,从来没有人需要为传承功法担心,但这些道统可不一样,神法便是他们的命根子,不怕子孙后代里出不来人才,也不怕赚取不到资源,最怕的,便是有了人才却不知如何培养啊……”

    说罢了长声一叹,道:“您是没见过一道合适的神法传承在那些中州下阶世家里是多么抢手,想那中州万灵崔家,也是小有名气的了,可是当初崔家家主,为了给他们的孙儿辈换取一道合适的神法,可是一口气给出了一半家业,就算是这样,崔家还觉得赚了呢!”

    “更何况,这位方原小先生,应该也是早就看出了这些道统的来意,他在越王庭一箭射杀越皇,恐怕也有故意展露神通威力之意,如今这些道统发现天罡五雷引的威力,还在他们预料之上,心里就更痒了,眼见得有可能不费一文得到这神通,那还有何事做不得?”

    慢慢悠悠的说着,崔公公眼底倒生出了些许赞赏之意。

    “我确实没想过一道神法也可以让人如此疯狂……”

    李红枭皱了皱眉头,道:“这不就是给一些不成器的旁氏弟子修行的么,当初宫里那个狐媚子,向我父皇献言说,不许我修行仙法,先从神法开始,我到现在都记着此恨!”

    崔公公听着李红枭随口说出了这些秘闻,只是在旁边笑,也不答话。

    李红枭看着那一片一片的法舟腾空,犹如大军,涌向了西方,又沉吟了一会,道:“不过这个就是他说的方法,恐怕这些仙门,也不见得真会尽心尽力的帮他对付阴山宗!”

    崔公公这时候才道:“殿下说的不错,这些仙门也不是傻子,让他们加鼓噪助威可以,但让他们真个出力对付阴山宗,那是不现实的,不过这位方原小先生,怕是也没有真个想让各大仙门帮他出力的意思吧,如今他已搅起风云,掀动大势,目的便也达到了……”

    李红枭听了,沉吟了半晌,忽然笑了起来,道:“走,我们也凑凑热闹去!”

    崔公公微怔,笑道:“小公主,您可不要太冲动了,咱们九重天也有九重天的规矩,您这一次出来,越王庭这样的小蚂蚁,捏了也就捏了,但阴山宗这样的道统,还是少与他们打交道的好,不然将来被有心人听见,传回了仙皇耳朵里,那多多少少也是麻烦……”

    “行了行了,休要啰嗦!”

    李红枭小脸微红,显得有些兴奋,道:“我就是跟着去玩玩,他们能告我什么状?”

    说着话,一道黑色令牌抛了出去。

    不多时,青阳宗境内,数百九重天黑甲神卫也皆腾空而起,直向西去。

    ……

    ……

    “快快快,我们五大仙门,也自要跟上……”

    而在青阳宗境内,各大仙门长老也好,宗主也好,见得这一幕,也顿时觉得心里一阵激动,而后各自升起法舟,一路追随了过去,其意自然也是想保护着方原,只不过,到了这时候,局势已非五大仙门可以掌握,在那一片片法舟里面,五大仙门都挤不到方原跟前去。

    “这小儿究竟是要做什么?”

    眼睁睁的看着方原灭了越王庭,心里本就憋着一股气的仙盟巡查使,本来就极为不满,却没想到一波未止,一波又起,方原居然又搞出了这么大阵仗,直往阴山宗逼去。

    他顿时又惊又怒,又要赶上前来阻拦。

    “巡查使大人,何必如此着急,且来与我家小公主叙叙话如何?”

    但崔公公身形轻飘飘出现,却是拦住了他的去路,不得不强忍着性子去拜见李红枭。

    ……

    ……

    “我的天,怎么这么多人向西而去,仙盟要与妖域开战了吗?”

    而随着黑压压一大片法舟向西而去,穿府过境,也立时惊动了沿途大大小小无数仙门,乍一见得这令人心惊肉跳的一幕,却都是心下生寒,急忙彼此之间互相询问了起来。

    “你们还不知道吗?”

    “青阳弟子要去找阴山宗算帐了,谁肯帮忙,就送一道神法……”

    “卧槽,你傻了吧,神法那也是能送的?”

    “千真万确,你没看到那么多中州道统都出洞了吗?”

    种种传言一起,那沿途各大仙门也立时忙乱起来了,纷纷急急忙忙的点起了自家弟子,有法舟的乘了法舟,连法舟都没有一艘的,便直接御剑腾云,急急赶了上来……

    “这等好事岂能少了我们?”

    “快,快,快,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向友好仙门传讯的:“这里有人送神法啊,快来……”

    而在这一片乱象里,也自有一些仙门与道统,听人说了这些人乃是往阴山宗去,立时激动不已,直接杀气腾腾点起了仙门人马,长啸道:“天可垂怜,阴山宗仗妖魔之势,欺我宗门,吾等苦苦隐忍,奈何你不得,但而今,终于还是有人找上了你,我们也跟着一起去!”

    “走,走,走,趁势杀入阴山宗,为我仙师报仇……”

    “走喽,跑去阴山宗趁火打劫去喽……”

    “……”

    “……”

    哗啦啦……

    大风袭卷,昏天暗地,不知惊动了多少天人神鬼,激荡一域。

    整个云州,如今都被卷动了起来。

    甚至就连一些早就退隐,久不出世的老怪物们都被这动静惊动了,一个个躲在了暗中,神情诧异:“阴山宗毕竟是一方蛇头,根基牢固,做事干净,连仙盟都奈何不了他,这青阳小儿带着了一帮子乌合之众这么冒冒然的过去做什么,难道就不怕碰一鼻子灰?”

    ……

    ……

    而这么大张旗鼓,动静如此之大,阴山宗密布于沿途之中的哨探以及忠于其的修真家族,自然也不可能不被惊动,若是方原孤身来此,怕是刺杀都经历了好几遭,但如今却无人敢阻拦,只是飞快的向阴山宗报了信去,待到方原赶到阴山宗前时,对方已严阵已待了。

    阴山宗山门所在,名唤作三千里阴山。

    这里已经接近了云州与妖域之界,本是一片妖魔出没,诡异幽森之地,绝对算不上什么风水宝地,不过阴山宗迁山于此之后,数代人尽心打点,倒使得这里略略有了些仙意,周围四大仙城拱卫,修士往来,阴山宗自身,则如同一只上古凶兽,盘距在了阴山之上。

    方原到了阴山宗山门前,却见前方竖着两道高耸入云的黑色山峰,犹如一道门户,山峰之间,聚拢着浓重的黑色雾气,里面可以隐然看到阵光闪烁,守卫以街,便停了下来。

    随着方原而来的各大仙门使者,以及后来加入了进来的云州各大小山门,也都缓缓停了下来,在这时候看去,便可见这人数已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长队绵延,怕不下数百里!

    “呵呵,我阴山宗何德何能,居然值得这么多贵客到此,实让蔽宗上下,篷壁生辉呀!”

    可以看到,迎着这么多人,阴山宗山门之内,也是一阵人马调动,稍显慌乱。

    不过很快的,这慌乱之意倒是平伏了下去,一个苍头白发的黑衣老者,从大阵之中浮现出了身形来,淡淡看了一眼涌到了山门前来的众修,面不改色,倒是笑着揖了一礼。

    “我都已经到了这里,你们也就不要搞什么玄虚了!”

    方原从法舟之上现了身,站在了舟弦位置,负手而立,目光平静的看了过来。

    “你就是那位传说中的青阳天骄,六道魁首?”

    那黑衣老者看了方原一眼,眼神也有些惊动,缓缓眯了起来,淡淡道:“你不好生守着自家仙门,到我阴山宗来做什么,五年之前,或许吾宗与你们青阳宗有些旧怨,但经由仙盟调解,我们已不再追究了,难道如今你得了些造化,倒要不依不挠,来我阴山宗问罪了?”

    他说这话时,气度不凡,很是笃定,明显是对越国修行界的事有信心。

    他相信手尾都已处理干净,方原拿他们没办法。

    “我不是为了越国修行界的事来的!”

    但方原听了他的话,却只是上前了一步,淡淡道:“今日方某此来,只是想要问你们阴山宗一句,六年之前,我在太岳城降妖伏魔,结果时隔半年,却有你们阴山宗真传找上了我,逼着仙门将我交出,他究竟是奉了谁的命,难道我仗剑卫道,降妖除魔,真的错了?”

    “你……”

    那黑衣老者听闻此言,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心下甚至有些不耐烦,似乎没想到方原大张旗鼓找上门来,居然要问这么一句话。

    心下冷笑,倒也不敢大意,微一沉吟,冷笑道:“你是说那位甘姓门徒吧?”

    方原点了点头。

    黑衣老者面上闪过了一抹讥讽:“前不久我们已然查明,这是他私人所为,此子暗中勾结妖魔,为非作歹,我们阴山宗也容不下他,好在他已服诛,命丧越国,也是咎由自取,我们阴山宗主也已下令,让我们不得替他报仇,此事我宗派正要通禀天下,你们就来了……”

    “居然一推干净么?”

    方原皱了皱眉头,没有立时说话。

    而在这时候,身边的关傲也已勃然大怒,上前喝道:“放你大爷的屁……”

    方原登时微微皱眉,道:“不许讲此恶言!”

    关傲转头看了他一眼,小声道:“哦”

    然后方原转头看向了那黑衣老者,见他脸上挂着和气的笑容,一副客气气的模样,但摆出来的却是一种一推四五六的无赖态度,心里也有点气,便又道:“直接砍他好了!”

    关傲微微一怔,旋及大喜,闭紧了嘴,直接就一刀向着那黑衣老者斩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