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七十四章 暗中取利,明处夺名
    面对李红枭话里明显的担忧之意,方原虽然明白,但却不准备放弃。

    倒是五大仙门众弟子,见越皇已死,便只觉大势已定,心情放松了起来。

    对他们而言,越皇被一箭射杀,五大仙门都可以拿回自己原有的东西,深仇血恨得报,这已然是一个最好的结果了,虽然谁人都知道阴山宗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但又能拿他们怎么样,阴山宗毕竟不是越王庭,那可是如今的云州第一大仙门,盘距阴山的地头蛇啊!

    要说起这阴山宗,也端得是十分的聪明。

    传说他本是一具炼尸的三流仙门,近似于邪派,直到妖魔千年之前趁乱入侵云州,青阳宗等数大仙门,率门人迎战,实力大损,阴山宗却与妖魔勾结,反而趁势而起。

    后来在这千年时间里,云州无论是凡俗百姓,还是仙门弟子,都对妖魔恨之入骨,血仇难忘,却偏偏阴山宗与妖魔往来甚密,称兄道弟,愈发积蓄了力量起来……

    而这,便也使得千年过去,阴山宗早非昔比。

    虽然在一些原因之下,云州境内,并无多少公认阴山宗为云州第一大仙门的声音,往往都是阴山宗自称罢了,但他的实力摆在了那里,便是无人承认,他也确实强大……

    越国五宗,便是加起来,都不见得是阴山宗对手。

    而且,就在不到一个月之前,中州问道山六道大考的最后道战之中,南荒城妖魔化身为血使者,祸乱道战,惹得仙盟震怒,严查此事,虽然到了如今,还没有个结果,但仙盟与妖域的关系还是立时变得紧张了起来,风雨飘摇,与妖魔关系近的仙门,更是人人自危。

    而在这时候,阴山宗反应也是极快,当机立断,立刻就切断了与妖魔之间的所有往来,低调自守,封门不出,也正因此,仙盟的怒火,甚至没有烧到他们身上……

    面对这样的大道统,又怎么可能像对付越王庭一样对付他们?

    见方原似乎连这个道理都不懂,李红枭似乎有些无奈。

    长叹了几声,她还是忍不住劝道:“还是暂且收了找上阴山宗的心思吧,你能对付越王庭,仙盟都不加拦阻,那是因为越王庭做事确实留下了太多把柄,但阴山宗不一样,他们里面可是有高人,可以影响到仙盟的某些决断,你想啊,这一次血使者的事情闹的这么大,阴山宗都没有受到多少牵连,难道还不够说明一些问题?”

    方原听了倒是微怔:“仙盟里有阴山宗的人?”

    李红枭道:“阴山宗上一任宗主很有野心,他走的路子与大部分仙门是不同的,自从知道了你与阴山宗的恩怨,我也不是没有查过阴山宗的一些事情,初时觉得阴山宗平淡无奇,邪路起家,勾结妖魔,底蕴不深,但后来却发现他们还留了一手,这么几年来,虽然阴山宗一直没有出什么人才,但他们却一直在努力将自家的弟子送入仙盟之中培养……”

    “送入仙盟之中?”

    方原听了这话,也着实的吃了一惊。

    其实他也知道仙盟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向天下各大仙门,甚至是邪门与妖魔,招收一些年青子弟,以为己用,只是非常严格,想入仙盟者甚多,能入仙盟者却极少,更关键的是,有许多仙门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反而不希望自家辛苦培养了出来的子弟进入仙盟……

    此前在青阳宗时,宗主曾经有意要收方原入宗主一脉,好生培养,当时青阳宗便有人提出异议,认为方原当时已经被仙盟巡查使看上,万一辛苦培养了出来,方原却进入了仙盟,那么一入候门深似海,可能从此再也见不着人,一番心血,也就随此付诸东流了!

    因此,方原倒没想到,阴山宗居然反其道而行。

    李红枭淡淡道:“其实各大道统,都会一边培养传承自家香火的道子真传,一方面往仙盟里送一些人才的,两手准备,不过阴山宗与人不同的是,人才培养不出来,倒是用尽了心思往仙盟里面送,不过送的大都是一些宗主一脉的血脉罢了,前前后后送了不少,但也都如石沉大海,毫无动静,不过听说从前几年开始,倒是有一个人在仙盟里站住了脚……”

    “是什么人?”

    方原皱了皱眉头,倒是有些关切。

    “不清楚……”

    李红枭摇了摇头,道:“便是我们九重天,也不会轻易打探仙盟里的一些秘密……”

    方原点了点头,对此表示理解。

    李红枭道:“不过,据我所知,这个人在仙盟里地位还是不低的,若是宣扬了开来,阴山宗这云州第一大仙门的名头早就坐实了,可不仅那个人毫无名气,阴山宗也一直在保守这个人的秘密,宁可被人笑他们后继无人,这或许也算是那些仙盟暗中培养出来的人一贯的特点吧,低调处事,不吸引人眼光,只想着暗中取利!”

    方原点了点头,不再多问,只是皱眉思索。

    李红枭见了他这模样,便低叹道:“实话说,越皇本来就是阴山宗推出来的挡箭牌,你没回来的时候,越皇是对付五大仙门的棋子,你这一回来,其实就算你不出手,阴山宗也会出手灭掉越皇的,毕竟越皇一死,这越国修行界里的事情便也都与阴山宗无关了,他们大可以一推干净,在这时候,你若找上了门去,怕是声讨不成,反而会受一顿奚落……”

    听了李红枭的话,方原也忍不住点了点头。

    李红枭这才露出了笑容,道:“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做?”

    方原忽然笑了笑,道:“不是说了直接找上门么?”

    “我的天,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犟强?”

    李红枭给气的笑了,道:“越国修行界的事,你找不到他们头上的!”

    方原看出了李红枭有些恼意,便也笑了笑,道:“这次不是为了越国修行界!”

    李红枭诧异道:“那为了什么?”

    方原道:“为了我自己,这是我和阴山宗之间的私仇!”

    李红枭无奈的转过了头来:“有区别吗?”

    “有的!”

    方原道:“便如你说的那位阴山宗弟子一般,或许他讲究的是隐形匿迹,暗中取利,但我追求的却是堂堂正正,于明处夺名……倒是你刚才说的话,才让我想到了方法!”

    李红枭诧异道:“你……你要怎么做?”

    方原笑道:“很快你就知道了!”

    李红枭还想要问,但方原却已走开了,气的她在原地跺脚。

    “殿下,何必如此着急,方原小先生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有了他的主意!”

    崔公公不知何时来到了李红枭身边,笑吟吟的劝道。

    李红枭气呼呼的道:“那他不告诉我,是故意笑我很笨吗?”

    崔公公笑道:“方原小先生与公主您是不同的,他是从底下爬了起来的,看事情与您自然不同,所以他能想到的,您却想不到,这并不是因为您笨,只是经历不同而已!”

    李红枭听了,只能赌气道:“那我倒要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越王庭这边如今乃是一团乱麻,自非短时间内可以厘清,方原也没有再等,与李红枭说罢了话,便直接返回了仙门,一路上遇到了不少正从五大仙门赶来之人,已遥遥听说了越皇被射杀的消息,自然又是一片欢欣,越皇覆灭,便是又一次激励了五大仙门的士气。

    眼见得越王庭已经事了,他们便也不再赶过去了,干脆簇拥了方原直回青阳宗。

    “哈哈,方小友一箭诛越皇,神通广大,注定名扬天下……”

    “中州道战,距此才不过一月,方小友神通又精进了……”

    “那一箭惊天地,泣鬼神,神威莫测,难道就是方小友名震天下的天罡五雷引?”

    “惜哉,老夫只是慢了一步,便没见到这惊艳一箭……”

    “哈哈,怪不得吕老,只怪那越皇太不堪一击……”

    “……”

    “……”

    在众人簇拥之下赶回了青阳宗的方原,又立时受到了仙门之中诸多道统使者的迎接,一时诸般赞誉之声不绝于耳,这些使者,可大都是各大道统里面地位极高,掌握重权之辈,修为亦是惊人,但在这时候,倒是一个个都放下了身段,种种赞美之辞一泄而出……

    就连那跟随了方原前往越王庭的二十余人,在这时候也成为了被青阳宗众弟子以及修真家族各位执事家主簇拥的英雄人物,刚一回来,便皆被围住了打听这一战的具体过程。

    在此之前,还有许多青阳弟子以为这一战会颇有凶险,哪里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

    心里实在又惊又喜,简直有些理解不了方原如今的实力了。

    只是对于仙门上下的欢声如潮,方原面上却是没有太多兴奋之意,谢过了迎上来的恭贺之人后,便与众人告了罪,然后与青阳宗主、云长老、古默长老等人,一起入了青阳主殿。

    约摸半个时辰左右,也不知他们商议了什么。

    殿门开时,可见青阳宗主等人,脸色都有些沉重复杂,方原倒是一脸的平静。

    “请各方使者过来吧!”

    殿外站着小乔师妹,在方原刚回山时,宗主知道方原离开已久,对仙门近况不熟,便让小乔师妹帮他理事,而小乔师妹也十分尽责,寸步不离的守着。

    听到了方原的吩咐,小乔师妹微微一怔,不知这时候请各方使者做什么。

    但她乖巧,也不多问,便径直起身向着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