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剑指越王庭
    九重天神通广大,在各方各地,都有暗中的势力,也能与许多不为常人所知的势力搭上关系,他们想象搜集什么情报或是消息,无论速度还是精准程度,自然都远不是常人所能想象,只不过,方原诧异的却不是李红枭可以做到这些,而是她居然会帮自己做这些……

    望着李红枭那些显得有些得意的脸,方原沉默了一会,才道:“谢谢!”

    李红枭不屑的笑了一声,道:“这点小事就要说谢谢,那你救了我的命,我岂不是得……”

    意识到不太对,却是及时收住了嘴,然后有些不悦的看了方原一眼。

    方原倒是没有意识到她的心境变化,这时候已然低头翻起了卷宗,只是粗略的扫过了一眼,心里便差不多有了底,将卷宗合上,轻声道:“若是这样,那就简单多了!”

    当下,便直往青阳宗主峰而来,李红枭知道有好戏看了,便也跟上了他,两个人驾起祥云,从山间掠过,周围山间崖上,不论是外地而来的拜山使者,还是青阳宗执事长老弟子等等,都远远的施礼,然后望着他们两个并肩而去,一时间心里却都有些异样感觉……

    正在灵株峰清点灵药的小辣椒凌红波,抬头看了一眼,愤愤的将手里的灵药打翻了。

    还用力踩了一脚。

    而小乔师妹手里捧着一个托盘,本是来找方原,却看到了方原和李红枭腾云而去的背景,想要将他唤住,但终究鼓不起这个勇气,半晌之后,却只是自嘲的一笑,转身离开了。

    至于山门其他的一众弟子与执事,心里则更是惊颤了……

    “这两个人……不会吧……”

    “难不成咱们家的六道魁首,倒有可能成为那九重天的驸马爷?”

    “呵呵,你们不要乱说,我相信他们是纯洁的朋友关系!”

    “……”

    “……”

    而在主峰之上,青阳宗主看到了这两人联袂而来,也顿时大吃了一惊,目光从方原脸上转到了李红枭的脸上,一副想问什么却又不敢问的模样,方原倒是对他这表情视而不见,只是将手里的卷宗轻轻放到了案上,轻声道:“如今大局已定,是时候往越王庭走一遭了!”

    青阳宗主大吃了一惊,来不及细看那卷宗,便急忙低声劝道:“你且刚刚回来,来日方长,又何必急于一时?况且如今山间各大仙门道统的使者都还没有走,他们又是奔着你过来了,好歹你也要好生招待他们几日,等着将他们送走了之后,再来从长计议不好么?”

    “我这次回来只有三个月时间,还有很多事要做,没时间拖下去了!”

    方原说着,看了一眼殿门之外,沉默了一会,又道:“况且这些贵客过来,其实心里也都是有着一些想法的,只不过他们还没有直接说出来,我还是先处理自己的事情较好!”

    青阳宗主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身为青阳宗主,他自然不想让方原这时候去以身犯险,便如当初四大仙门心里想的一般,他恨不得让方原结成了元婴之后,再来面对这些事情,否则一个闪失,便后悔不迭了。

    不过,他这时候也看出了方原心意已定,便也不好多说些什么。

    好歹也是个有决断的,只是微一思量,便轻轻在案上一拍,道:“好,既然你主意已定,那我这就传信四大仙门宗主,各谴高手,合兵一处,择一黄道吉日,发兵越王庭!”

    望着宗主战意腾腾的模样,方原倒是忍不住笑了一声。

    “真要集结大张旗鼓的集结五大仙门人马,这岂不成了直接开战?”

    他笑着站了起来,道:“仙盟可不会坐视这等场面出现的!”

    青阳宗主登时微微一怔:“那要如何?”

    方原道:“我带几个人往越王庭里走一趟就行了!”

    青阳宗主听了一怔,旋及一口回绝:“想都不要想,不可做此以身犯险之事!”

    李红枭这时候在旁边听了,已是忍不住掩口而笑。

    方原也有些哭笑不得,顿了一顿,才道:“宗主就不想看看我这几年的修行结果么?”

    青阳宗主听出了这话里的一些别样蕴味,神情倒是有些犹疑了起来。

    而方原则是不再犹豫,只让宗主身边的童儿取一道仙门诏令来,然后以指作笔,在诏令之上写了几行字,然后向外一挥,这一道诏令便直飞入了大殿去。

    这一道诏令,径直到了玉蜂崖山腰里的一座大殿之中。

    这里乃是仙门发布符诏,让仙门弟子接任务立功德的所在,此间值守的仙门执事接到了方原的诏令,扫了一眼,立时脸色大变,将这诏令放在了最高的位置,然后敲响了道钟。

    青阳宗众弟子听到了这钟声立时心间一凛,纷纷赶到了符诏大殿来,看到了那一道诏令之后,却顿时一怔,神情有些惊愕,纷纷议论:“是方原长老,发布了第一道诏令!”

    “十万功德……”

    “天啊,只是这么一道诏令,领取者,居然便有十万功德……”

    众人又惊又喜,急有人去看那诏令里面的内容,而后一个个惊的神情凝重了起来。

    ……

    ……

    “青阳方原布诏:越王庭趁势而起,欺我宗派,害我同门,夺我灵脉,勾结妖魔,有侵天道,吾辈青阳门徒,隐忍数载,思及昔日旧友同窗参遭屠戮,心底何其痛哉……”

    “事因方原而起,当因方原而解!”

    “今日吾既归山,自当剑指越王庭,分出个清浊……”

    “青阳弟子,但有血仇在身者,心怀郁愤者,可愿随吾同去,问越皇一个明白?”

    诏令里面的话很简单,明显是方原随手写就,但里面的内容却众人心惊。

    “方长老好大的魄力,居然要直接找上越王庭吗?”

    “天啊,他难道就不怕被越王庭留下?”

    “直接找上越皇的老窝么?”

    一时间,人人低议,脸色阴晴难辨,如今数年隐忍,终于随着方原归来,局势大好,想起这数年之内被越王庭欺压,几近走上绝路,众弟子心间自然不可能没有悲痛仇恨,只是一想到方原居然想要直接仗剑去往越王庭,心里却还是觉得有些没底,忐忑不已……

    “想那越王庭虽然是近几年才崛起的,但那越皇却是一位神秘的金丹大修,据说本是在外求仙,后来在阴山宗的支持之下,才回来夺了王位的,实力可怖,再加上他那王宫之内,招揽高手无数,又有诸般大阵,无数神卫军守御,更有许多阴山宗乃至妖魔帮他布置的禁制手段,方长老实力自然不俗,可若是直接冲到了对方老窝里,那又会有几分胜算?”

    “对啊,若是五大仙门联合出兵,自有胜算,可这般冒冒然找上门去……”

    “方长老实力惊人,自然无防,可若是到了越王庭,他对我们一个照看不周……”

    “……”

    “……”

    一时间各种议论之声泛起,却一时无人敢接这符诏。

    “哼,吾叔祖三年前被越王庭的人斩杀,血海深仇迄今未报,今日好容易方长老归来,要上越王庭问个明白,我便是将性命扔了出去,也要追随方长老,为我叔爷报仇血恨!”

    但也很快的,便有一位筑基境界弟子站了出来,目光绝决,低声厉喝。

    “吾忍越王庭久矣,相信方长老定然可以带我们讨还一个公道……”

    又有人跳了出来,接下了这符诏任务。

    “方长老不会做无把握之事,此乃立功建业良机,如何能错过?”

    “……”

    “……”

    方原发布了诏令之后,便回到了小竹峰小楼之中,虽然这次回来了,仙门为他在后山准备了一座宽敞的洞府,但他却没有过去,还是住在了这小楼之中,回来之后,便向着正愁眉鬼脸的抱着狻猊打瞌睡,一见自己回来立时捧起书卷装作认真阅读模样的关傲说了一声。

    关傲立时大喜,一跳三丈高,跑回去换甲胄了。

    而方原则取了仙门法剑,坐在了小楼里面,一边看着那卷宗,一边等待。

    他只等了一个时辰左右,小楼外赶过来的仙门弟子便越来越多。

    龙吟真传孟还真很快便赶了过来,在小楼之外盘坐了下来,静静等候。

    小乔师妹早早就到了,主动取了名册,在帮方原清点人数。

    再之后,竹杖芒鞋的陆青官到了,立身于小楼外等候。

    好容易重回仙门,戴罪立功的王鲲、太合真等人到了。

    神宵峰真传严机到了。

    脸上蒙着黑纱,方圆三丈之内无人敢近的聂红姑也出人意料的过来了。

    ……

    ……

    不过半个时辰之间,场间便已有了二三十人,却是年青一辈的佼佼者居多。

    其中有近三分之一,都有着真传弟子的身份,方原既然要剑指越王庭,他们自然也不能置身事外,而剩下的,则有曾经因为各种原因退出过仙门,如今又回来,急迫需要立下功勋的,也有一些曾经便与方原一起入过魔息湖,对方原极其信任,一见诏令便立时来了的。

    更剩下的一些,却更多是身怀深仇血恨,对越王庭深恶痛绝的。

    至于还有很多一腔热血,但修为未达筑基,毕竟还是太弱的,却被小乔师妹劝了回去。

    虽然方原的诏令里面没有规定修为,但此行凶险,修为太低,去了也没用。

    一个时辰后,方原从小楼里走了出来,目光在众弟子面上扫了一眼。

    他很满意,便笑了笑,捧起仙门法剑,淡淡道:“走吧,我带你们去讨还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