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六十二章 痛哭鸣冤(三更)
    “这……红丹长老的意思是?”

    听到了红丹长老那句话,场间气氛顿时稍显压抑,过了半晌,百兽宗长老才问了出来。

    就算是方原,也是目光微怔,看向了这位百花谷的红丹长老。

    那红丹长老冷笑了一声,道:“越王庭如今已然成了气候,以国立道,诏示四方,甚至还得到了仙盟的承认,咱们还真能喊一嗓子,就真个把这越国皇族连根拔起不成?”

    听到了她这话,众人的脸色,便都显得有些复杂。

    红丹长老这时候倒是看了方原一眼,道:“青阳方小友惊才绝艳,修成紫丹,夺六道魁首归来,着实前途无量,那是我们远远比不上的,只不过,他还是太年青了啊,如今他毕竟还不是元婴老祖,大家也莫要太难为了他,惟今之计,还是考虑考虑眼下为好!”

    四大仙门众修听了此言,倒皆是微微一怔,气氛明显冷落了许多。

    他们对越王庭喊打喊杀,自然也不是真个要杀过去,诉苦的意思倒多过了仇恨。

    红丹长老的话,虽然听起来难听了一些,但也切实的打在了他们的心坎里。

    对方原他们没有小觑,知道这年青人无论修为也好,地位也好,都已着实高过了他们,前途更是无限,但如今的越王庭,毕竟也是一个仙盟承认的道统,阴山宗更是盘距云州的庞然大物,莫说方原如今只是金丹,便是成就了元婴老祖,又岂能真个动摇了人家的根基?

    “呵呵,诸位同修倒是不必着急!”

    青阳宗主陈玄昂见气氛有些沉闷,便呵呵一笑,打破了场间的沉寂,道:“当初阴山宗仗势欺我,咄咄逼人,亏得四大仙门侠义为先,联盟对抗,才撑到今日,五年苦守,各门各派,都损失不少,惨痛难言,义薄云天道为先,我青阳宗自然看在了眼里……”

    “深仇血恨,也不可不报,一应损失,也不可无偿!”

    说到了最后,轻轻向众人拱手,道:“找越王庭讨回公道之事,还需从长计议,不过此番我青阳弟子归山,已备下数道厚礼,只愿表心间敬意之万一,还请诸位同道笑纳……”

    方原听了,便抬头看了青阳宗主一眼。

    他自然没有备什么厚礼,只是将自己当时所能够收集到的资源,一应备齐,运了回来,又没想到四大仙门来的这么快,还没有点兑一应之事,但宗主既然这么说,那便肯定是有所准备了,看样子自己带了回来的那一批资原,如今仙门应该已经给他分成了五份了。

    而从他的话里,倒也可以听出了青阳宗主陈玄昂的意思。

    对青阳宗来说,也其实是不想让他现在就与越王庭或是阴山宗对上的……

    青阳宗好容易出了这么一位知恩图报,又前途无量的仙苗,将来方原的成就,便也决定了青阳宗的高度,他们自然比四大仙门更珍惜这次机会,可不想让方原如今就去冒险!

    说白了,他们心里,认为方原此时代表的是希望,而不是一剑定乾坤的力量。

    “哦?”

    听了青阳宗主的话,四大仙门却皆是一怔,气氛略略松缓,然后笑道:“守正诛邪本是吾辈份所应当之事,又何必提什么补偿之事,只消让吾等心间恶气出了,便是好了……”

    说着话时,身边的童儿奉上了礼单,便都接了过去,细细观看。

    方原看到了这里,却觉得心间稍觉气闷,便向众人告罪,先回去换了衣袍再说。

    诸仙门长老都在看着礼单,便都点头答应。

    漫步走到了主峰之下时,却见这里也已是一片热闹了。

    此时的山门外,有不少逃离了山门的弟子在长跪不守,恳求仙门将自己重新收录,而在这主峰之下,也有许多有些关系,有些背景的,都赶了过来,簇拥一团,求宗主接见。

    方原漫步下得山来,便看到了峰下簇拥作一团的修士里,倒有不少熟识之人,比如曾经在他夺小竹峰真传弟子之位时交过手的王鲲、太合真等等,如今他们都在家族族人簇拥下,挤身于小路两旁,看到了方原从人群之中走过,目光有些热切而激动的朝着他看了过来。

    “方原师兄……”

    刚走了没几步,便有一个身穿淡黄袍子的男子冲了上来,上来便跪在了方原面前,哭道:“五年之前,我还曾经跟随着方原师兄入魔息湖试炼,并肩作战,没想到后来方原师兄就此离开了仙门,时隔五年才得相见,师弟我得见方原师兄风貌如旧,也可心安了……”

    “你且起来!”

    方原扶他起来,仔细一看,确实是曾经的故旧,便叹道:“你如今过的如何?”

    那淡黄袍子的男子闻言,痛哭道:“师弟我三年之前,外出公干,结果被妖人打成了重伤,不得不归家将养,修为大减,如今听闻方原师兄归来,前来相见,却不被青阳认可了……”

    “这……”

    方原听了这话,已是忍不住眉头微皱。

    那淡黄袍男子紧紧抓住了方原的胳膊哭道:“求方原师兄做主,允我再入仙门啊……”

    “求方原师兄做主啊……”

    从这男子开始,倒有无数人都围拢了上来,有痛哭者,有哀求者,有鸣冤者。

    方原倒一时心间沉重,直起了身来。

    抬眼看去,倒是人头晃动,里面夹杂了许多熟悉或陌生的面孔。

    “方原师兄,你……还记得我吗?”

    便在这时候,又有一个声音响起,方原转头看去,微微一怔。

    有一个脂粉略浓的女子,眼噙泪花,在不远处怔怔的看着他,却不是旁人,正是吴清。

    方原道:“你也离开了仙门?”

    吴清脸上一下子流出了泪来,顿足道:“我本不想走,可是我家老太爷去世了……”

    周围又是一片声音响起:“方原师兄,我也是被家族所迫啊……”

    “方原师兄,我父母兄弟皆被威胁,我又能作何选择啊……”

    “……”

    “……”

    这声声哭诉,终于还是使得方原有些不耐烦了起来,他目光缓缓转向了四方,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周围簇拥的人虽多,却自然挂不住他一片衣角,然后方原回头看了一眼这些人,微微皱眉之后,道:“你们的事情,仙门自有人处理,便是我,也不好多说些什么!”

    说罢了这句话,便不再停留,踏起了详云,飞身而走。

    背后传来了一声绝望叫声:“方原师兄……”

    来到了一座孤峰之上,方原落了下来,居高临下,望着山间百态。

    小乔师妹悄悄的跟了上来,却不敢靠近,只是远远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