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六十一章 仙门乱象(二更)
    “所以你当时才说,让想走的走,让想来的人来?”

    秦长老听了方原的话,倒是轻轻笑了一声,幽幽一叹,脸色也在这时候好看了许多,似乎总算是从这番话里,听到了方原还有些年青人的稚嫩模样,这张老脸总算是保住了。

    微微一顿,他笑道:“人情文章,比神通还要玄奥,又岂是这么一句话就能分得清楚的?那些本来想走的,如今也不想走了,浑像是没说那些话,做过那些事,而那些之前走了的,或许在走之前,真的已经替仙门分担了许多压力呢,难道因着他们走了,就一概抹煞?”

    方原听了这话,手头上却是微微一缓,转过了头来看着他。

    秦长老长叹了一声,道:“仙门之中,不只是修行,倒有更多繁芜之事,是非颠倒,不可一概而论,便如萧长老,他其实也没有什么太过错,只是生性冷淡,不喜俗事纷争,但这一次,却落得个道心崩碎,修为大减的下场,便是老夫,其实也有些于心不忍的……”

    方原已将丹炉收拾好了,听了秦长老的话,却久久不曾回答。

    如今他回来了三日,也大抵了解了一下这五年来越国修行界里发生的事情,却是不好评价什么,而对于秦长老所说的乱象,更是心里明白,但细细想来,也只觉得头大。

    想来他也不是一个愚笨的,一粒丹药放在了他面前,只要数息时间,便可以分得清楚里面数百种灵药宝药之间的相生相克息息变化,一道神通放在了他面前,也不过参研一二,便可以理得清楚其间的种种法门与变化所在,但仙门这团乱麻,却怎么去分得清楚?

    “淡然出尘,不理俗事,当然是没错的!”

    转身向着洞府外走去,沉默了一会,方原才望着秦长老道:“但这也只是对他个人来说没错罢了,对整个仙门来说却是大错特错,大难临头,只想着自己淡然出尘,不理俗世,本来就是一种错,还是一种非常可恶的错,他既不考虑仙门,那仙门让他离开,也没什么问题,不然只是养着他,供着他,由得他这般出尘下去,除了对他自己,还对谁有半点好处?”

    秦长老听了,沉默了半晌,也没什么反驳之意,只是慢慢送他走了出来。

    “方长老,封名之时已然到了,宗主请你过去……”

    在洞府外面,已有小乔师妹带了两位童儿在等着,手里捧着托盘。

    托盘里面,放着的乃是一袭紫袍,一顶道冠,一柄法剑。

    这确实是请方原过去承接封位大典的,在刚回山时,方原点燃了紫盏命灯,便代表着他有了大长老的身份,但这个身份,总还是需要经过一场典礼,封名正身,诏告天下才好。

    “不时时辰还没到么?”

    方原微微皱眉,望着那童儿说道。

    那童儿道:“四大仙门的使者与长老都到了,在等着您,宗主让您先过去打个招呼!”

    “我知道了!”

    方原点了点头,忽然转头向秦长老看了过去,道:“这几年里,四大仙门可曾出力?”

    “自然是出过力的!”

    秦长老点了点头,道:“能撑过最初几年,全仗了五大仙门联盟,各门各派,都付出了代价,只不过后来,越王庭又顺势崛起,压力倍增,又是流言四起,这五大仙门联盟之名,也就此名存实亡了,都是各自顾各自,尤其是近几年来,他们自己内部也已乱了……”

    说着倒是幽幽一叹:“屈指数来,有些仙门里的长老,承担不住压力,与越王庭暗中结交的,有只保自身,但求麻烦不要找上门的,还有一些更是与越王庭走到了一起,对青阳宗倒打一耙的,而这,还是只是明面上看到的,往细里说,更是想说也不可能说得完了!”

    说到了最后,他也显得有些感慨,淡淡道:“人心经不起推算,很多事不好讲的!”

    “确实不好说啊……”

    方原点了点头,道:“都说报仇难,有些时候,这报恩倒比报仇更难……”

    虽然如此想着,但四大仙门的使者既然来了,自然也不能不见,方原便大袖一挥,卷起了那两个童儿,直接腾云往青阳主殿赶了过来,到了主殿之前,只见这里已热闹非凡了。

    四大仙门消息灵通,就在方原回来的第二日,便已有使者到来。

    而到了这晋升大典的一日,更是各仙门的长老,甚至宗主,都赶了过来了。

    若论起来,这四大仙门对方原也都是有恩的,他自然也不能避而不见。

    ……

    ……

    “呵呵,方原小友终于来了……”

    “该称为方长老了,想不到数年不变,居然有了这等修为与名声,实在让我等感慨……”

    “呵呵,五年之前,我们五大仙门合力抗衡阴山宗,只为保你一命,将你安然送出越国,如今得见你修为精深,气度非凡,名扬中州,倒着实不负了我等为你担此数年风险了!”

    一入得大殿,四大仙门的长老,或是宗主便迎了上来,感慨不已,这些人方原有的见过,有的没见过,不过倒都是一副和气的模样,而在这时,方原便也持晚辈之礼,在宗主的引见之下,一一拜见,一起分说了半晌,这才各自落座,然后等得童儿奉上了茶来……

    在众人目光簇拥之下,方原一一问候,执礼甚恭。

    不过心里,感觉倒也有些复杂。

    对这些人,他确实是心存感激的,当初这些人可不是青阳宗师长,只是惜他之才,便一力护他,对抗青阳宗,护他出山,确实是情真意切,就连秦长老此前也说,若无五大仙门联盟,青阳宗不可能熬到如今,只不过后来,事情生变,却又多了许多不好说出来的变数。

    而这,又是不好一一分得清楚的了。

    落座之后,方原寡言少语,倒是不影响诸人的兴致,青阳宗主说起了方原在六道大考之中夺魁之事,并将关傲也引了出来,给众人引荐,却是听得四大仙门诸人都兴致极佳,笑声不断,每个人面前,都带着一副欣慰之容,说到了后来,便也引出了这数年煎熬之事。

    这一下,又立时起了一片同仇敌忾之声,兽灵宗宗主忍不住拍案而起,冷笑道:“这几年越王庭势事,做事也愈发过分,一年之前,将我兽灵宗于越国之北的赤精园都给封了,那本是我兽灵宗培育伺兽灵药的命脉所在,他们这么做,几乎使得我兽灵宗连伺兽之药都没有了,数千头幼兽里面,活了下来的却不足三成,实在可恶至极,歹毒至极,忍无可忍!”

    说着转头看向了方原,沉声道:“好在如今方长老归山来了,我兽灵宗这数年辛苦也总有了一个着落,只望着咱们五大仙门再度联手,先将那可恶的越王庭覆灭再说……”

    “不错,我们百花谷历代培育灵丹,赚取资源,但越王庭崛起,却将我百花谷于各地的丹阁尽皆封查,灵丹掳去,短短数年时间里,损失何止亿万,如今方小友学成归来,我百花谷忍了数年的怒意,也总到了一发宣泄之时,还望早灭越王庭,向阴山宗讨回所偿……”

    百花谷主也站了起来,一脸愤怒。

    玄剑宗长才也是拍案厉喝:“哼,吾宗奉剑长老惨死之仇,岂有一日忘却?”

    再之后,上清山长老也冷喝开口,直言自家真传弟子无辜被戮之事,愤慨难当,然后就绪此打开了话匣子,诸般苦水,都倒了出来,倒使得这大殿之内人人面红耳赤,仇恨当头,恨不能立时便结盟发兵,强攻越王庭,斩杀越皇,再逼得阴山宗伏首认罪才甘心……

    “呵呵,其实说这些,也没什么用!”

    一声激烈议论里,百花谷的红丹长老忽然冷笑了一声,有些鄙夷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