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五十八章 紫灯一照三百里
    青阳宗与其他仙门一样,命灯也分五色,至低者为青,至高者为紫。

    命灯颜色的不同,起到的作用也不同,而相对应的,便是其间身份地位也不同。

    最低的命灯,便是初入仙门的普通弟子所有,灯为青盏,若是此灯被歹人拿到,甚至可以借此施展咒术,将人生生咒杀。某种程度上,这本就是仙门制约弟子的一种手段。当初方原离山,青阳宗熄了他的命灯,就是怕他的命灯被阴山宗夺走,暗中对方原不利……

    而再往上,便是红盏与白盏,往往都是仙门各级别执事,以及诸峰筑基之后的真传弟子之类所有,这一类的命灯,也都是有着一定制约能力的存在,不过作用减弱了很多!

    而再之上,便是金盏,这却是一些修为达到了金丹,有了长老之名的人才有资格点燃。

    这一类的灯,制约能力便已经很弱了,更多的是一种信念与契约类的东西。

    毕竟,金丹修士,实力强大,地位崇高,谁也不愿将自己的性命放在其他人手里,所以这也是大势所趋,这世间大部分的仙门,都不会强行要求金丹修士留自己的命脉于手。

    不过在金盏之上,还有紫盏。

    这却已代表着仙门之中,身份最高的一类人了。

    他们留下了命灯在仙门之中,也只是代表着他们认可仙门,承认自己为仙门中的一员,却不代表着仙门可以强制制约他们,恰恰相反的是,他们将紫盏命灯留在仙门之中,还代表了他们的身份至高无上,可以通过命灯,获得一部分的仙门护山大阵的控制权。

    这一类的紫盏命灯,在青阳宗共有五盏,代表了除宗主之外的五大长老。

    但这五盏命灯,如今已只剩了三盏,其中的况长老被人在仙门之外斩杀了,而萧长老刚刚回到了仙门,要求取走自己的命灯,这代表着他是打算正式与仙门决裂,再无瓜割。

    方原这一次回来,自然要点燃自己的命灯。

    这是一种礼法,或是规则中的回归!

    可是他也没想到,宗主居然希望他点燃紫灯……

    点燃了紫灯,也就代表着他的身份从此将与云长老、秦长老、古默长老并立,甚至在身份与地位上,便是和宗主也是平起平坐,宗主对他,只能调,不能宣,类似于客卿。

    而且,紫灯点燃,就连护山大阵的一部分控制权也就到了方原的手里。

    这个决定,里面蕴含了太多的信任,甚至是期许。

    倒使得方原微微怔了一下,没有立时接过。

    青阳宗主陈玄昂看出了方原的心思,却是低声一笑,道:“在你离山游历这段时间里,仙门确实遇到了些许小问题,仙光黯淡,阴霾笼罩,各种鬼域伎俩层出不穷,上下弟子人心惶惶,我等老朽,无力回天,或许正是需要一盏新灯,来照一照这不古人心,幽暗山门了!”

    “既然如此,弟子便却之不恭了!”

    方原听出了青阳宗主陈玄昂的言外之意,便笑着点了点头。

    他明白宗主的某些担心,以及对自己的承诺。

    确实,宗主让他点燃紫灯,一方面代表了对他回归的接纳,一方面也代表着宗门对他的保证,青阳宗并不打算在某种程度上制约他,而是给予充份的信任,以及最大的空间。

    他与青阳宗主,毕竟没有太多的接触,熟悉程度上,甚至还不如云长老。

    不过,从当初宗主放自己,再到如今让自己点燃紫灯,倒都使得自己对他更理解了几分。

    这真是一个聪明到了极致,分寸拿捏也到了极致之人。

    于是方原便不再客气,轻轻抬起了手指,向着那紫盏之上一点。

    一道青气缭绕而起,钻进了紫盏之中。

    半晌之后,一点火光,在盏之上出现了。

    那火光如豆,散发出了萦萦紫意,慢慢照亮了整个大殿。

    再之后,随着方原那一缕青气渐渐与紫盏融合,那如豆灯光,也越来越亮,越来越大,直从殿顶屋脊之上散发了出去,仿佛道道利剑,直冲半空之中,低垂厚重的阴云。

    然后,在这时,宗主大袖轻轻一挥。

    那一盏紫灯,便飞到了后面的架子上,落到了最高一格。

    在那里,只有三盏灯与此灯相同,都是散发出了紫盈盈的火光,不过方原这一盏灯,年青气盛,加上刚刚点燃,却是光焰四射,直将那四盏灯都压落了下去,而且这灯上的紫意,还通过某种玄妙的法阵,直接影响到了青阳宗周围的护山大阵,引动了无尽阵光变化。

    半空之中,那稍显阴晦的阵光,在这时候也变得明亮了起来。

    然后渐次传递,这种明亮越发的广泛,映亮了整个护山大阵,一照四方三百里!

    ……

    ……

    “紫灯……有紫灯亮起来了……”

    “天啊,青阳宗又多出来了一位大长老吗?”

    “这命灯,难道就是小竹峰方师兄的?”

    随着紫灯亮起,光芒四射,青阳宗上下左右,阴晦压抑,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气氛顿时烟消云散,无数弟子又惊又喜,拼命呼喊了起来,声音里喜悦彻底压过了悲声……

    如今本已夜幕,但这紫光一现,天地之间,却宛若白昼。

    “苦守数年,朝不保夕的日子终于要结束了吗?”

    有在仙门之中,咬牙守着,在这人心惶惶的岁月里始终期待着熬到头的一日,信念始终不曾放松的人,已忍不住心间激奋:“宗主让他点燃命灯,又借大阵之力照耀四方,这是在向天下宣示着他的归来,宣示着我们青阳宗终于可以不必如今隐忍的等下去了吗?”

    “他……他点燃了命灯,便代表着他的回归……”

    也有跪在了峰前,苦求仙门放他们离去的弟子,讷讷抬起了头来:“而我们……”

    “……却要在这时候离去吗?”

    “青阳宗为何紫光冲宵,难道是有什么大手笔了吗?”

    有在仙门之外,但也一时暗中观察着青阳宗的修真家族,看到了这光芒,脸色大变。

    “青阳宗又有什么大动作了吗?”

    更远处,护山大阵之外,更是有许多隐在了暗中的人,心间皆是一沉。

    ……

    ……

    “还缺了一股子劲……”

    随着那一缕青气化入灯中,方原也感觉自己与青阳宗的护山大阵有了某种联系,可以通过这个大阵,感应到护山大阵笼罩范围之内,甚至是之外的一些变化,某种程度上说,到了这时候,他便有了这护山大阵的一部分控制权,可以将这护山大阵,当作自己的眼睛。

    通过这大阵,他自然可以感受到青阳宗无数弟子的喜极而泣,以及一些本打算离山之人的惊乱错愕,更是可以感受到一些一直在周围黑暗里隐藏,窥探着青阳宗的探子……

    心间略略斟酌,他便有了决议。

    “弟子今日归山,点燃命灯,若没些祭礼,又岂能尽兴?”

    说着这话时,他转过了身,举步向着殿外走去。

    此时的大殿之外,正簇拥了数十位仙门小长老、执事等人,见到方原走了出来,一个个欣喜之意溢于言表,但却不知该如何说话、称呼,只是忙忙的让开了一条路来……

    方原拱手,向他们揖了一礼,然后便一步踏上了虚空。

    众修皆有些惊愕,不知他要做什么,急忙也跟着跳到了半空,远远去看。

    九天之上,一轮明月照耀之下,他们只能看到那个淡淡的影子,陡乎之间腾妥闪躲,飞身入了一朵浓重的云气之中,这云气本来隐于虚空,极难以现,可在青阳宗护山大阵阵光映照之下,却无法遁形,那道影子直接冲了进去,下一息便又从那云里飞掠了出来。

    再之后,那云里便忽然有一个身穿黑袍的影子,身首异处,直直从云里坠落。

    “嗖……”

    而那青影却是一刻不停,他飞身游走,快如闪电。

    倾刻之间,他从云层里,遁入到了旁边的山巅之上,又从山巅之上,飞入了深林之中,再从深林之中,掠到了妖谷之内,又到了断崖之后,身形迅疾挪腾,快逾闪电……

    每到一处,都只是一闪而过,便又冲向了另一个地方。

    然后在他离开之后,那些地方便或多或少,都有几具尸体跌了出来……

    青阳宗众修,看着这一幕一幕,都已瞠目结舌到了极点。

    他们自然知道这是什么……

    那是所有与青阳宗隐隐对立的势力在青阳宗周围布下的钉子,他们潜形于四方,时时盯着青阳宗的一举一动,也正是这些人的存在,使得青阳宗上下时时处于一种紧张而恐慌的气氛之中,只是这些人隐藏太深,又太分散,谁也拿他们没办法,久而久之,都快要习惯了。

    然后方原在这时候出了手,将他们统统杀了个干净。

    轰!

    至多也不过半盏茶时间之内,方原便已经绕着青阳宗游走了一圈,然后他的身形却陡然止在了半空,踏着云气,慢慢的向着主殿走了下来,身后有无数死去的钉子跌落了下来。

    此时青阳宗内,有无数目光集中到了他身上,只见他青袍如洗,片尘不染。

    “斩尽了魑魅魍魉,护山大阵不必时时开启了!”

    方原走入了主殿之中,淡淡道:“这样无论是有人走,还是有人来,都方便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