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五十章 同乡仙友
    既已定下了行程,那便不再拖延时间。

    方原施展法力,将关傲种下的一园药苗挖了起来,连带着三四丈厚的泥土,都放进了蛤蟆肚子里,这可不是一个小面积,虽然蛤蟆给吞进去了,倒是有点撑得翻白眼……

    不过方原倒不担心,实际上那蛤蟆吞下的通天秘境本源,远比现在表现出来的空间还要大,如今看起来空间不足,那是因为那些本源还没有完全的转化成空间,随着它们慢慢炼化,这空间也会不断的扩展,倘若最后那本源完全被炼化了的话,这点药园子实在不算什么。

    而做完了这些之后,方原便去看了看此前托孙管事帮忙挑选的法舟。

    他这次回云州青阳宗,路途不近,单凭着自己的腾云之力长途跋踄,未免负担太重,因此,还是要买一艘法舟代步比较好,不过法舟这东西,虽然普遍,可品质不同,速度与舒适程度自然也不同,方原托孙管事帮助挑选的原因,便是因为炼锋号作为炼宝老字号,本来也在经营这一块的生意,从他们那里挑选出来的法舟,无论价格如何,品质肯定差不了。

    而孙管事也没有让他失望,很快便让人驾御了一艘法舟来此,方原看过之后,很是满意。

    这法舟长达十二丈有余,玄木舟身,精铁镶骨,分上下两层,丹室、书房、演法厅应有尽有,空间也甚是广阔,周围还布有护法大阵,甚是神妙,按理来说,法舟都属于法宝层次,不过方原检查过后,已十分确定,这法舟其实已经达到了高阶法宝层次,委实不差了……

    在法阵之中,放足了灵石,全力摧动之时,速度已不比金丹修士全力赶来得慢。

    既然确定了下来,方原便准备取来了灵精付钱,只不过这炼锋号的弟子却不肯收,只言方原曾经帮他们拿到了器道魁首之名,恩重如山,炼锋号此前送过来的养气神丹等等,他也没收,实在让他们的少掌柜过意不去,这一艘法舟,本是她们少掌柜特别送来报答方原的。

    方原听了这话,谢过了那少掌柜,但还是执意付钱,给了三千灵精。

    以他自己估量着,三千灵精的成本价,已经是往高了给了……

    不过那几位炼锋号弟子见方原执意要给,无可奈何,只能收了下来,但在回去的路上却忍不住讨论:“他是不是不知道这艘法舟曾有人开价两万灵精,咱们少掌柜都没有卖啊?”

    ……

    ……

    临出发前,方原也收购了不少珍异的物资,准备给青阳宗带回去。

    如今他身价也不能说太低了,无论是在乌迟国时的报酬,还是后来到了天来城金家秘境之后夺得的缴获,又或是如今在六道大考之后得到的奖励等等,其中价值实在难以估量。

    这些东西虽然都是价值不菲,但对他来说,还真是用不太着,如今便只是留下了一些合用的,其他的便都放了出来,换回了大量的灵精,然后又从赤水丹溪也好、青山阵院也好各个地方,收购了大批的物资,凭着他如今的身份,那些地方也都给了他极大的优惠。

    如此又耽搁了两三天时间,方原才打点好了一切,辞别了赤水丹溪的虬龙真人、紫宵洞主等人,方原便与关傲、狻猊、白猫等等一起登上了法舟,于清晨出发,直往云州而来。

    这一去,倒还真有些激动,在他心里,是真的把青阳宗当成了师门的。

    当然了,真要说起来,这份归属感,也是经历了几回变化的。

    想想最一开始时候,自己只是一位寒门子弟,做梦也想进入青阳宗,因此立志苦读,十年不懈,但最终却又在人生最辉煌时,被青阳宗一纸诏书,给从云端打入了泥沼……

    那时候,要说他心里没有怨恨是不可能的。

    他不去怨恨,只是不想让怨恨乱了自己的心境,失了进取之心而已。

    再后来,他入青阳宗从杂役做起,也见识到了一些仙门里的乱象,内心里也着实没有什么认同感,只是一心想好好修行罢了,就算是进入魔息湖试炼之时,他也只是想尽到自己的一份责任,而不是说他内心里真个对仙门有太多的感恩之心,涕零以报什么的东西……

    真要说起他对青阳宗生出真正的归属感,反而是他被迫离开仙门的时候。

    那时候,他在必死的情况下,仙门肯承着诸多压力,让三位死士送他离开,一路之上,又见多了太多为仙门一道诏令召唤,奋不顾身前来助自己脱困的青阳宗弟子,甚至还看到了自己的座师朱先生的身影,在那时候起,方原心底,便已经知道这份因果不好斩断了。

    毕竟,有太多青阳弟子拿他们的性命来换自己的性命了。

    也从那时候起,自己真真正正的成为了青阳宗弟子……

    既然认定了青阳宗是自己的师门,那便要行一名青阳宗弟子该做的事情。

    此前自己没有办法,说什么奉师门之命外出游历,说白了还不是为了避祸逃命,自己逃了出来,也就代表着那压力让师门承担了,如今自己有了些能力,又岂能不回去报答?

    起码,如今的自己,已不是阴山宗可以轻易敲打拿捏的时候了。

    现在,他是仙盟看中的六道魁首,他是昆仑山选中的仙苗,某种程度上说,在很多修行中人眼中,他如今的名气与影响力,甚至不输于阴山宗宗主,又何必再东躲西藏的?

    而这,也正是方原准备回青阳宗看看的原因之一!

    ……

    ……

    启程之后,连行了数日,已出了中州地界,如此朝行夜宿,路途漫漫,自也有些枯躁,不过方原刚刚在道战之中偷学了不少东西,却正是将它们一起整理出来,用心领悟之时。

    虽然表面看起来,方原在道战之中偷学到的东西,都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神通玄法,有许多只是某一个精妙的运功法门,法术变化等等,但实际上,这些东西背后,无一不包含了众多天骄修士的苦心推衍,心血造诣,整体而论,其价值已经远非常人可以想象……

    那些人或许斗法时,都不是方原的对手,但不代表他们的神通变化就弱了。

    可以说,其中许多法门扔在了外面的修行界里,都是可以掀起腥风血雨的不传之秘!

    将这些法门都慢慢的融进了玄黄一气诀里,方原的修为自然也受益匪浅,神通领悟在一点点缓慢而坚定的提升着,一些在道战时发现的不足之处,也都慢慢弥补了起来。

    “敢问前方的法舟之上,可是六道魁首吗?”

    这一日,方原的法舟正在十万蛮山上空向着云州方向急掠,却忽然在前方的虚空之中,云气翻涌,灵气荡荡,却也有几艘小法舟在赶路,那几艘小法舟见后面来了人,速度比自己快得多,便挥舞令旗,分开在了两侧空中,让后来者先行,但是在方原的法舟经过之时,他们却看到了立在法舟头上把舵的关傲,顿时眼睛一亮,一通商量,然后急急追赶了上来。

    而在他们的法舟上空,更是出现了几位老者,朝着方原的法舟惊喜的打起了招呼。

    “嗯?”

    方原的法舟缓缓停了下来,从舟舱之上出来,见那几位老者有些面生,顿时有些迟疑。

    “哈哈,果然是六道魁首……”

    “见到了那条黑牛站在上面,我就知道六道魁首定在里面!”

    那几位老者看到了方原现身,却是满面欢喜,急急踏着虚空赶了过来,当首一人朝着方原拱了拱手,笑道:“方小先生有礼了,老夫乃是云州白泽国天水宗赵合,身边这几位,是黑水山的吴道人,飞焰城的郑老前辈,呵呵,我们都是来六道大考观礼的,如今正要赶回云州去,不想在途中遇到了小先生的法驾,一时兴起,冒昧招呼,还望方小先生不要见怪……”

    “云州的仙门?”

    方原闻言,倒是一怔,没想到这里遇到了同乡道友。

    事实上,他六道大考期间,不理外事,还真不知道云州也有人来观礼。

    “几位前辈有礼了……”

    但遇到了同乡的修士,自然也不能失礼,方原向那几人施了一礼,笑道:“既然路上遇见,也是缘份,几位前辈若是不介意,不如到我这法舟之中来饮上几杯如何?”

    “哈哈,却之不恭,叨扰了!”

    “六道魁首之约,我们又岂敢拒绝?”

    那几位修士皆满面笑容,一个个踏着虚空走了过来。

    他们也确实是想与六道大考中倍出风头的方原亲近一番的,实际上,早在问道山时,他们便向方原递过拜贴,但是那时候想见方原的道统也好、仙门也好,多了去了,都是大人物,他们又如何能比,那拜贴根本就没有送到方原手上,便被清风小童儿给丢一边去了。

    如今回程之中,他们的法舟的行得慢,倒是被方原赶了上来。

    约着三位修士到了舱内,分宾主落座,方原亲手为他们煮了丹茶,客气招待。

    互相引见了一番,这几人见方原没什么架子,心里也自宽慰。

    面对这几人的一番恭维,方原也只客气点头,随口聊了几句之后,便笑道:“晚辈五年之前,奉仙门之命外出游历,数年未归,音信不通,却不知如今仙门近况如何了?”

    这话一说了出来,法舟之内,气氛却一时显得有些压抑。

    这几位老修,对视了一眼,脸色倒似乎有些尴尬,过了一会,还是那位年龄最长的飞焰城郑老修士苦笑了一声,道:“方小友既然问起,我们自然不敢隐瞒,不过啊,说实话,这几年的青阳宗……或说是越国五大仙门吧,他们的日子,可不怎么好过啊……”

    “哦?”

    方原微微坐直了身体,平淡道:“前辈不防说的详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