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四十七章 会怎么选
    “阵道三甲……”

    “魁首方原,得大阵师之名,赐一纹阵袍一件,赐玄木紫玉筹一匣,赐神阶阵图二十卷,赐玉雕阵刻十块,赐百黄玄墨晶十块,并另得琅琊阁特许,可入藏经殿悟法三月……”

    “第二人端木兴,得大阵师之名,赐一纹阵袍一件,赐玄铁飞冰筹一匣,赐神阶阵图二十卷,赐玉雕阵刻七块,赐百黄玄墨晶七块,并另得琅琊阁特许,入琅琊阁书库悟法一月……”

    “第三人飞巾子,得大阵师之名,赐一纹阵袍一件……”

    “……”

    “……”

    “丹道三甲……”

    “魁首方原,得大丹师之名,赐一纹丹袍一件,赐九火附火炉一座,赐神阶丹方十二卷,赐神药一株,宝药十株,宝丹三十颗,并另得琅琊阁特许,可入藏经殿悟法三月……”

    “……”

    “……”

    “符道魁首方原,得大符师之名,赐一纹符袍一件,赐笔墨四宝一套,另得……”

    “……”

    “……”

    太坤道人给了方原的那一张紫榜,乃是另有所指,而对于这一次六道大考,整体的奖励自也不会少。很快,便有一份完整的奖励名单发布了下来,上面不尽繁赘,将方原在这一次六道大考之中,所应得的奖励都记录了下来,事后自然会有人一发送到赤水丹溪之中。

    面对着这份名录之上,那几乎数都数不清的赏赐,众修自然羡慕不已。

    方原倒是觉得简单,只有两个想法……

    一是自己终于满意了,可以特许进入琅琊阁读书十八个月啊!

    另一个是,自己以后可不缺衣服穿了,光各种袍子就一下子发了三件!

    不过真要论起来,这所有的奖励,包括入琅琊阁读书十八个月的特许来说,却都不如太坤道人给了方原的这一张紫榜重要,这张紫榜很普通,上面只写了方原的姓名与师门,打上了他的法印,此外几乎什么都没有,似乎只是作为一个进入某地的信物一般……

    但方原明白,这紫榜绝不简单,因为李白狐与李红枭这两个人,对别的东西,几乎都是全不看在眼里的,可是拿到了这道紫榜时,却都郑而重之的收了起来,意外的重视。

    而在整个六道大考所有的奖励都公布完之后,这种紫榜,也一共只是发出来了不到三十道,其中以参加道战的修士获得的最多,其他几考之中,却是寥寥无几,而且方原也看过关傲拿到的那一道,上面的符纹文络倒显得并不如自己这一道紫榜来的更精致一些……

    “这究竟是代表了什么?”

    方原问过了李白狐与李红枭这两人,他们却都笑而不语。

    而问宋龙烛时,这厮只是挤眉弄眼,说自己马上要上天了……

    对此,方原也只好妥当的收了紫榜,三个月后,到了昆仑山下,自然一看便知。

    “走走走,饮酒去,去饮酒!”

    不远处,宋龙烛正兴高彩烈的哟喝着,向众人呼唤。

    如今这六道大考已算是结束,但他们这些人却都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倒是约好了要痛饮一番,对于这等场合,方原本身是不感兴趣的,以往也很少参加,但这次倒拒绝不了。

    原因很简单,这群人要方原来做东,因为他得的奖励最多。

    方原无奈,总不能该让自己做东的都不露面吧?

    于是他便很大方的将宴请放在了赤水丹溪,让清风小童儿抱了几坛子酒过来,又让关傲带了狻猊,跑进附近的深山里打了一只野猪,再随便置些果蔬,也就差不多了……

    ……这真不是小气,一只野猪够吃了!

    “哈哈哈哈,咱们小七君一起成了名,以后可要一起厮混了,尤其是到了昆仑山后,可莫要被人小觑了我等,听说那些人都是眼睛长在后脑勺的,不过凭咱们的本事,黑暗魔主手下的使者都斩了,只要抱团,那些人也不在话下,早晚都得一个个服气了咱们……”

    不过这小七君倒也不在意这些,欣然而来,便在方原的赤水丹溪小院里小酌,尤其是宋龙烛,怀里抱了个酒坛子,不大一会就喝的晕淘淘的了,大咧咧站了起来,拍着胸口叫嚷:“我宋龙烛虽然是散修一个,可是我讲义气啊,以后谁要招了你们,只要传信过来,我立马赶到,就算对方是元婴也一样收拾他,毕竟我以前也不是没收拾过元婴,非常熟练啦……”

    周围几个人,都冷眼看着他,一副懒得搭理他的模样。

    他却越说越兴奋,大笑道:“实在不行,咱们拜个把子吧,我年龄最大……”

    一边说一边想伸手过来揽李红枭的肩膀,李红枭瞪了他一眼。

    宋龙烛脑袋一缩,酒醒了大半,顺势转身揽住了韦龙绝,小声道:“所以该我做老大?”

    韦龙绝道:“滚远一点!”

    宋龙烛抬头看向了卫渔子,卫渔子低着头不看他,他就又看向了宋玉人。

    宋玉人道:“别过来!”

    宋龙烛无奈,长吁短叹不已,忽一转眼,看到了小院里大槐树之下,躺在藤椅之上呼呼大睡的白猫,笑嘻嘻的凑了上去,道:“要不咱们俩拜把子吧,我叫你一声大哥?”

    ……

    ……

    “方道友,为何不凑过来一起说话?”

    方原正在小院西侧,凭栏远望,看着铺满了大地的月光,心里算计着六道大考之后自己的计划安排,正想的入神,忽听得身后一个声音响起,转过了身来,就见李白狐手里提着一个酒壶,左手里拿了两个杯子,慢慢走了过来,在他三丈之外站定,笑容淡淡的问道。

    “正在想些事情!”

    方原回答了一句,转过了身来:“李道兄请了……”

    李白狐将酒杯放在了栏杆上,倒满了两杯酒,笑道:“不如呆会再想,先喝两杯?”

    方原点了点头,取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李白狐也将酒一饮而尽,叹了一声,才道:“你的剑道很不错!”

    方原看了他一眼,道:“我也知道自己的剑道不错!”

    李白狐看了他一眼,似乎凝神观察了些什么,足过了半晌,才轻轻笑了一声,道:“如果我看得不错的话,你现在应该快要修炼到剑意快要大圆满的境界了吧,依着我们洗剑池剑经里划分的境界,在你修炼到了剑意大圆满之后,便应该进入修炼剑心的境界了……”

    “修炼剑心?”

    方原听了此言,没有开口,暗暗回味着这二字里的含义。

    他修炼的无缺剑经,便有三卷,但是方原如今只修炼到了第二卷,只因着自己的剑意至今未曾大圆满,是以无法参悟第三卷,自然也就不知道剑意之后的一个境界是什么,毕竟剑道不似神通,各人有各人的领悟,很少有人可以把每个境界的特点准确描述出来……

    李白狐笑了笑,道:“不错,剑意之后,便是剑心,不过在这世上,能够在咱们这等年龄,又在金丹境界,便有希望突破至剑心境界的,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十个人,而在这十个人里,起码有四人在我洗剑池,而你,本来也应该成为这十个人里的其中一个的!”

    方原留意到了他话里的“本来”二字,也还记得,这洗剑池白袍剑师曾经说过,如果他们在道战之中都可以不死,他就会告诉自己洗剑池不想让自己继续使剑的原因……

    心里微一沉吟,倒是明白了他为何要来找自己饮酒。

    于是,他索性直接问道:“我剑意养了快有三年时间了,始终未曾圆满,你知道为何?”

    李白狐沉默了一会,转头看着他,道:“若让我说实话,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再有进境!”

    方原微微皱了皱眉头。

    若在此前他听说了这话,心里必会十分不悦,但如今,却是已经看出了李白狐隐有所指,便只是沉默了下来,不急着回答,无论如何,李白狐说希望自己的剑境修为永远不要再有进境,总比原来洗剑池说希望自己永远不再要使剑好听得多了……

    果然,李白狐见方原没有动怒,才缓缓的接了下去,道:“你剑意不满,便不会去修炼剑心,若是你永远都不走到修炼剑心的那一步,我可以保证洗剑池不会找你的麻烦!”

    方原想了想,直接道:“告诉我原因!”

    李白狐沉默了一会,才缓缓道:“因为你修炼的是邪剑!”

    方原淡淡的抬头看向了他,道:“我修炼的不是邪剑!”

    ……

    ……

    问题似乎又到了针锋相对的地方,搁在以前,自然除了动手没有别的选择,不过这一次,李白狐明显不想动手,他只是叹了一声,又将酒壶提起,给方原倒了一杯,道:“你现在修炼的自然不是邪剑,而这,也正是你剑意始终未曾大成的原因之一,但将来……”

    他自己也倒了一杯,饮了下去,才将酒壶捏在了二指之间,慢慢的转动,沉吟许久,才慢慢的说了出来:“倘若你的剑意一直都无法大成,也确定自己不会走上邪剑之道么?”

    方原听出了他意有所指,微微一怔,凝神看向了他。

    “或者我换种说法……”

    李白狐迎着他的目光,淡淡道:“倘若你只有靠某种邪法才可以剑意大成,你会怎么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