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大丈夫在世,本该如此
    这一场道战,终究还是落下了帷幕!

    虽然一波三折,横地里杀出来了一位黑暗之主御下的血使者,险些将这一场好好的道战搞得大乱,但一众天骄,却终究还是没有让人失望,甚至说,表现的出人意料的好。

    想这妖魔,身怀魔宝、血法,处心积虑,潜入秘境,遁去形藏,趁人不备,在传送大阵之中暗施手脚,将整个秘境封锁,又突下杀手,夺取众修血气,然后屠戮四方,要将众天骄们的性命,当作送给仙盟与中州道统一份大礼,这是何等的嚣张,又是何等的猖獗?

    从此,倒也可以看得出那黑暗之主的霸气!

    仙盟圣人与几位宿老,专程去魔边找他,他非但不赶紧躲得远远的,反而暗谴使者入中州,以牙还牙,反送仙盟一份大礼,这已然是公开了要与仙盟对抗,与中州为敌不成?

    只不过,他谋划再深,终究还是功亏一篑。

    他派来给仙盟送大礼的使者,反倒被他们之前当成了大礼的天骄们给斩杀了!

    于大局上,这委实是一件仙盟与中州都感觉痛快的事情!

    当然了,这妖魔作乱,带来的后果还是存在的,诸参考之人里,少说也有六七十人丢了性命,余下的,有被他夺了血气,修为受损的,也有在与他大战的过程之中,受到了重伤的,这也就导致,想要依着之前的节奏,继续把道战进行下去,却是不太可能了……

    道战,只能暂时在此划上一个句号。

    不过也正因此,这场道战的最终结果,却是让人苦恼了起来!

    无法进行最后的道战,那自然也不好依着原来的规矩来算众天骄们手里的魔核数量了,而且事到如此,为了斩杀这妖魔,众修也是受伤的受伤,疲惫的疲惫,当然也不能再让他们重新斗一场,而若依着此前这些天骄们自己的约定,谁斩了妖魔谁得魁首的话,就更不行了。

    总不能把那个妖魔列为道战魁首吧?

    是以,这仙盟镇守与琅琊阁大院主,也只能先将众修接引出去。

    具体的结果,还需要他们商量一番再说。

    对这个结果,最不满意的就是宋龙烛了,不停的嘟嚷:“我那最后一下白打啦?”

    对这个结果,方原倒是不置可否,心里已是很满意了。

    那妖魔尤其是盯着自己,想夺血海魔印,对自己的杀意可是最强,结果这一场大战结束,自己反倒没有受什么伤,完完整整的活了下来,倒也实在是让他都觉得有些庆幸了……

    幸亏有那只蛤蟆,不然从他一开始向自己出手,就要糟了吧?

    想到了这里,方原忽然微微一怔,想起了一个问题……

    ……自己的蛤蟆呢?

    ……

    ……

    刚才一片混战之中,自己一开始是一直抱着那只蛤蟆的,为的是关键时候当个盾牌来用,可是到了后来,形式一急,就顾不上它了,好像随手丢在了某个地方,而这只蛤蟆本身也与其他的雷灵不同,那些雷灵都是随着方原的心意随意聚散,一个念头,就可以收回来。

    但是这只蛤蟆,本来就有几分古怪,在吞噬了天来城金家通天秘境的碎片之后,更是仿佛成为了一个单独的个体也似,只要方原不主动将它收回来,就会一直存在于世间。

    而这收回来,也和别的雷灵不一样。

    别的雷灵,在方原心念一动,收了回来时,便化作了一道本源力量,其形无质,简单来说,也就是在任何地方,不论多远,都可以收回,当然了,相应的,便是这些雷灵,也不可能在离得方原太远时存在,可这只蛤蟆,既可以无论多远都存在,收回来也就比较麻烦。

    通常情况下,方原却起码要在距离比较近的情况下,才能够做到。

    “唉,没办法了……”

    想到了这一点,方原忙感应了一下,凭着心底的些许意念向远处走去。

    此时的周围,众修都准备离开秘境,见方原要走,忙问道:“你去做什么?”

    方原头也不回:“找找我那只蛤蟆……”

    众修:“……”

    ……

    ……

    “方原啊方原,我晚上会拿到血海魔印,我早晚会将今日的大仇……”

    也就在此时,距离方原等人不到百丈远的地方,正飘着一缕淡淡的血气,这血气淡到了极点,又有某种秘法掩身,便是仙盟镇守这样的元婴境界高手,都无法察觉到它的存在,此时这气血里面,却有一道神思波动,怀着难以形容的恨意,似哭似笑,直盯着方原。

    大概连仙盟镇守等人都想不看,看起来已然真身自爆的血使者,还是有一缕本源血气存活了下来,而这,本来也就是他敢于进入秘境闹事,不怕被人打的魂飞魄散的保命手段。

    但这自爆,反倒隐去了这一缕血气存在的事实。

    刚才琅琊阁大院主亲自过来查看,都没有发现它的存在。

    “呵呵,黑暗之主的本事,又岂是你们可以想象?”

    “这一次我或许失败了,但回头请得吾主为我重塑血身,必然再来找你算个明白……”

    狠狠的咒骂着方原,他已然打算附着于某个负伤的修士身上,悄然离开,却冷不防,忽见方原忽然一脸诧异的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走了过来,他心里也是微惊,悄无声息,如一道肉眼可见的淡淡红雾,急向着远方飘飞了过去,其势如电,但忽然间发觉有些不对……

    这血气前方,出现了一个鼓着两只眼睛,蹲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蛤蟆。

    “这……”

    辛泽小王爷微微一怔,还未还过神来,便见得那蛤蟆忽然间张开了大嘴。

    “嗖!”

    这一道血气直被它吞了进去。

    “它怎么可以发现我?”

    那辛泽小王爷大惊,拼命挣扎,但已直接被吸入了一个诡异无比的地方了。

    在被那一片无边血海淹没之前,他呆呆的看着那一柄在血海之中浮沉的诡异邪剑,整个人都生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慌诞之意,总算是明白了这蛤蟆是如何发现了自己的……

    更重要的是,他苦苦寻了那么久的血海魔印,总算是出现在了它的面前。

    不过却不是他吞噬这魔印,而是这魔印要吞噬他了。

    ……

    ……

    “原来在这里……”

    方原也在场间游走了一圈,终于循着那一缕与蛤蟆若隐若现的神魂联系找到了它,见这蛤蟆还在老实巴交的蹲在地上等着,心里松了口气,将它抱了起来,不过莫名的,他觉得这蛤蟆好像与之前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了,想到了这只蛤蟆的习惯,不由得仔细看了看。

    “不会又吞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吧?”

    心里想着,回到了秘境裂口之后,与众修一起飞掠了出去。

    ……

    ……

    “妖魔作乱,包藏祸心,众天骄守卫除恶,实当名扬天下,为吾辈之先!”

    “九重天小殿下力敌妖魔,仙威无对!”

    “洗剑池剑道独步天下,除妖屠魔,难逢敌手……”

    “哈哈,五道魁首心怀担当,侠义为先,这才是我辈修行中人……”

    这一出了秘境,周围立时响起了一片一片的赞许之声,不知有多少观战散修都是呵呵大笑,站了起来,看向了立身于众修之前的方原、李白狐、李红枭等人,而在更远些的地方,便是一些大世家,大道统的宗主与长老等人,也尽皆面带微笑,远远的看了过来。

    这一场大战,虽然没能决出胜负魁首,但经历了这么一场妖魔大闹,方原、李白狐、李红枭等三人也无疑等于脱颖而出,声名大盛,众修对他们三人的态度也明显有些不一样。

    而除他们三人之外,卫渔子、许玉人、韦龙绝,包括宋龙烛与雷氏兄弟兄弟在内,在这一场斩妖除魔的过程中,一样立下了大功,表现很是惊艳,众修对他们自然也是赞不绝口,不过众人里面,自然也有一些脸色颇不怎么好看的,却是孟鬼王,张驼子等人……

    他们在高台打开了缺口之后,立时远远的遁走了,没有参与最后的大战。

    按理说,这也不能说有错,若是妖魔未死,真个把留了下来与它对战的人都杀了,说不定还会有人夸这几个人见事明白,不逞强斗威,可如今,毕竟妖魔已死,方原等人风头大盛,却将他们几人衬的有些难堪了,倒像是他们一个个贪生怕死,大劫当前,毫无担当也似。

    更重要的是,此前在道战之中,他们都曾经败在了方原手下,后面却没有了再赢回来的机会,便使得众人更看低了他们一眼,这时候不免就躲在了人后,面色不悦,一言不发。

    而迎着众修的恭贺与赞许,这几位天骄表现的自然也与人不同。

    李红枭面无表情,转向便走,似乎并不在意这些。

    李白狐则是笑意盈盈,向着众人点了点头,不过也是一脸理所应当的模样。

    许玉人、卫渔子、韦龙绝等人,各有气度,显得不卑不亢,但也明显有些开心,而宋龙烛则与他们又不一样,此时已经挤到了人前来,笑靥如花,肚子上的伤都不疼了。

    只有方原,面上表情虽然平淡,心里倒有些唏嘘之意。

    望着周围人潮起伏,欢喝连声,他心里顿时生出了一个念头来:

    “大丈夫在世,本该如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