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三十六章 两道剑光
    纵是形式十分紧急,但听到了方原这句话,周围众人还是忍不住一怔。

    直到此时,他们才想起方原与洗剑池还有这样一桩恩怨来……

    是啊,在道战开始之前,这位洗剑池的剑师李白狐,便曾经当着众人的面说过:

    洗剑池不想让方原再用剑!

    甚至这一次他进入道战的目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让方原答应不再用剑,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这位辛泽小王爷出现捣乱的话,李白狐与方原对上了之后,究竟会用什么方法让方原答应这个看起来非常无礼的条件,但总是可以想象,那一定不会是个愉快的过程!

    但如今,这一心不想让方原再用剑的洗剑池,却又希望方原出剑?

    李白狐听了这话,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他转头看向了外面,可以看到,此时那辛泽王爷已经将无边的血气都不停的加持到那血矛之上,力量气息已经快要达到鼎点!

    谁都看得出来,血矛汲取够了血气,便必然是雷霆一击。

    时间已经很紧急了……

    “原本我是不打算跟你解释些什么的……”

    稍一沉默,他便轻声开了口,道:“但现在不说些什么总说不过去,洗剑池确实不想让你再用剑,但那不是因为嫉贤妒能,怕你的剑道超过了我们,而是因为你的剑道……”

    说到了这里,他微一沉默,低声道:“注定会走入绝途的!”

    “绝途?”

    方原本是随口一问,却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等话来,神情顿时一怔。

    李白狐淡淡道:“你是不是已修炼到了剑意大成,却始终看不到突破的希望?”

    方原沉下了心来,缓缓点了点头。

    他拿到的无缺剑经,共有三卷,如今却已修炼到了第二卷。

    但在有天衍之术相助推衍的情况下,自己如今也只是修炼到了第二卷而已,因为这第二卷始终不得圆满,所以他也一直没有修炼第三卷,却不知李白狐为何会知道这些?

    李白狐顿了一顿,才看向了他,道:“因为这件事牵扯到了一些很严重的事情,一旦泄露了出去,后果难料,所以我现在无法解释给你听,不过我答应你,倘若这一次我们都可以活下来,我会好好找一个机会,将这件事源源本本的告诉你,但是现在,我能告诉你的事,洗剑池真正的目的,只是不想让你进入下一个境界而已,对你对旁人,这都是好事!”

    方原听了这番话,倒是微微一怔,点了点头。

    然后他才笑了一声,道:“其实你可不必说这些!”

    在说着这番话时,他身边青气凝聚,已然化作了一柄青色长剑,反手握在了手里,早就做好了出剑的准备,叹道:“毕竟我也被困在了这里,为了保命,便一定要出剑,所以你本可以什么都不作解释,我也一定会出手……”

    “洗剑池弟子,又岂会动这等无赖心思?”

    李白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我既需要你出剑,便要付出诚意,况且,只要洗剑池弟子曾经求你出过剑,那么以后,便是洗剑池的人再来劝你弃剑,想必也会客气一些……”

    说罢了,也不等方原回答,便将一道剑光打了过来。

    方原以神识止住了那道剑光,感受到了剑光里面的变化,倒是微微一怔。

    李白狐道:“你以法力化剑,终规不如真正的剑好使,既然你还没有合适的剑,那我便将这道法门传你吧,起码可以让你这一剑更凝实一些,也更有把握毁掉那阵眼……”

    方原只是一怔,便道:“多谢!”

    说话之间,引动那一道剑光,融入了自己的青色长剑之中。

    霎那之间,他手里的青色长剑,生出了些许银色的脉络,以及些许的锋芒。

    搭眼看去,已然完全如一柄真实的长剑。

    甚至在品质与坚韧程度之上,这柄长剑已胜过许多神兵利器了。

    方原微微感受了一下,都觉得有些诧异。

    李白狐传了他的这一道剑道法门,看起来简单,但着实精妙到了极点,他不知道这道法门在洗剑池诸般剑经里,属于什么样的层次,但想来一定不会低,定然是高阶法门。

    更重要的是,这一道剑光给了自己,其实也等于将这一道法门给了自己。

    尤其是自己修炼了玄黄一气诀,便可以将这法门参悟的更加明白。

    “你们准备好了么?”

    便也就在此时,李红枭忍不住冷冷说道:“他可是已经准备好了!”

    所有人同时抬头,向外看了过去,然后他们就看到,此时的外面,辛泽小王爷手里的血矛,已赫然出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变化,太多的血气灌注到了这一道血矛之上,使得那一杆血矛,像是活转了过来一般,气息强横,撕裂了周围的虚空,引动无边风云变化……

    而那虚空之中,甚至出现了一道狰狞的魔影,森冷的眸子直盯了过来。

    可以想见,那血矛之中的力量,已达到了极点。

    这辛泽小王爷,也明显是被这只蛤蟆逼的急了眼,不顾一切动用了这股子他自己明显有些驾御不住的力量,那是一种有着毁天灭地之威,远超他们这个境界想象的力量……

    对这蛤蟆能不能守得住,他们是真的没有半点信心。

    “准备出去了……”

    方原低喝一声,与李白狐同时向前踏出了几步,其他人也各自做好了准备。

    “若不是缺了那件宝贝,我又何至于如此辛苦?”

    而在这一霎,那辛泽小王爷也陡然大叫了起来:“速将我血印还来……”

    轰隆!

    在这一声大喝出口之时,他狠狠睁眼,直将这血矛打了过来。

    难以形容这一刻的狂暴,血矛出手的一霎,他身边的血气,都变成了一圈一圈的的圆,仿佛是将虚空刺穿了一个洞,而后,在血矛所过之处,凡是靠近了血矛十丈之内的人、法宝、血液,统统被绞得粉碎,随着周围的狂风旋转,整个形成了一道锥形的龙卷风形状……

    而这龙卷风的尖尾,则直指地上蹲着,老实巴交的蛤蟆!

    “走……”

    也就在这一刻,方原等人同时从蛤蟆口中飞了出来,然后方原捏了一个法印。

    那蛤蟆迎着血矛一动不动,便也就在血矛快要刺到了它身上时,却忽然间直接消失了。

    原地只有道道青气归于方原自身。

    就算自己从这蛤蟆肚子里逃了出来,当然也不舍得让这血矛刺到蛤蟆身上。

    毕竟雷灵受损一次,方原也要消耗极大法力来滋养的。

    轰!

    那血矛却是直直的刺落到了高台之上,直将这无数高人苦心搭就的坚实仙台,刺得塌了半边,无数灵光散溢,众人站立不稳,狂暴的血风扫向四周,直若摧枯拉朽一般,倒是有许多被血线缠住了的修士,在这强横的血风狂扫之下,身形飞跌,离开了血线的控制。

    也是在这么一瞬间,无尽混乱之中,两道剑光陡然出现,一左一右。

    在这一片混乱模糊的景象里,这两道剑光无比的眩目。

    一青,一白!

    正是方原与李白狐在这时候出了手!

    “唰啦啦……”

    他们两人的剑道造诣,都在这时候毫无保留的施展了出来,分别冲向了这高台半空之中,一左一右,两处阵眼,速度也都快到了出奇,便如整个人都化作了两道飞剑一般……

    “你们找死……”

    那辛泽小王爷一矛刺落,却未看到那只蛤蟆被自己钉在地上一幕,心里正是狂暴不已,却忽然间看到了两道剑光飞出,看他们所取的方向,正是自己最为关心的紧要之处,心里顿时又惊又怒,大吼声中,连喷两口本血精血,血气狂暴涨动,拼命捏起了神通法印来。

    轰!轰!轰!轰!轰!

    几乎只在一霎那间,便有无数道血色兵器在他们身前出现,阻拦这两的去势。

    而左右虚空里,更是有无数血尸拼命的向他们扑了过去。

    而在这时候,方原与李白狐两人也皆是心间一沉,剑光微转,生出无数变化。

    直到这时候,才看出了这两人剑道之间的区别来。

    李白狐身形灵活,每一个动作里,都生出了无尽精妙的变化,一道剑光,便犹如灵活,在这血尸与诸位神通里挪腾转折,变化不停,但最终仍是直直的指向了右侧的阵角。

    而方原的剑道,却是显得木纳而笨拙。

    但若仔细看去,便会发现他这木纳与笨拙,只是一种表象,他的动作并不多,但是每一步都踏在了极为准确而刁钻的角度里,便如踏罡布阵一般,那些血尸与诸般血色神通,明明看起来下一步就可以将他抓住,拦下,偏偏他这么轻轻一转,便已进入了另一番天地。

    “蝼蚁,你们敢……”

    辛泽小王爷脸上露出了惊恐又难解的表情,他也明显是个倚仗神通的,对他而言,几乎很难理解怎么会有整体力量明明差自己这么多的人,却可以在自己神通里畅通无阻!

    这简直不可思议!

    当然了,他并不太了解,顶尖的武法高手,追求的就是这种不可思议!

    在这一霎,他甚至表现的有些惊恐,身形一转,似乎想直扑过去,用身体拦这一剑。

    可是左右两道剑光都是如此的狠辣而精准,他居然不知道该拦哪一道。

    也就在他这么微一犹豫里,身前星辉暴涨,却是李红枭直向着他出了手,道道星辉化作飞剑,直向他面门斩来,他也知道李红枭如今是在故意正面向着自己出手,好给那两个人创造机会,可是就算知道了,他也没有办法,这时候,他根本就已经是来不及阻止了……

    “嘭”“嘭”

    甚至是在他这个念头都没转过来之际,左右两声爆响响起。

    两道剑光,倾刻间斩到了高台周围的两处阵角之上,强横无边的剑气,直接便将那阵角撕裂,绞碎,粗爆的摧毁,肉眼可见的阵光从那两处阵角之上流了出来,散向了四方。

    在这一霎,辛泽小王爷嘶声大吼,身上的血气明显暴涨,狂暴了一大截。

    这不是因为他摧动了法力,而是因为他有些控制不住那血气了。

    也是在这一霎,高台周围,淡淡的血光褪去,被整个封印住的高台缺口大开,无数惊恐的修士在这一霎间,同时看到了生还的希望,发一声喊,拼命也向的从缺口里逃了出去。

    秘境之外,那琅琊阁院主面露大喜:“快,应该可以打开秘境了!”

    而周围一片混乱里,方原与李白狐转过了头去,朝着对方点了点头。

    对彼此的表现,他们都觉得十分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