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三十五章 一线生机
    白光一现,激飞百丈!

    此时的辛泽小王爷,正一身血气狂涌,盯上了地上那只蛤蟆,在此之前,他本就是因为察觉到了这蛤蟆极其的抗揍,才将它留在了最后,如今,他同时从数百名修士身上吸取气血与法力,那等磅礴可怖的力量,简直难以形容,甚至都使得他生出了一种强横无敌,遇神屠神,遇佛屠佛的狂念,如何还会将那蛤蟆再放在眼里,出手便是数道血光直打了过去……

    但也因着这份狂意,居然没有发现那蛤蟆如今已经非常的生气了!

    整个身子都胀了起来,圆滚滚撑到了极限,似乎下一息就要爆开,可也就在这位辛泽小王爷重重一道血光打去,想要将这蛤蟆击爆之时,却出现了极其意外的一幕,那蛤蟆忽然慢慢转身,对准了自己,而后陡然张开了大嘴,一道可怖至极的白光从它嘴巴里飞了出来!

    难以形容那一道白光的恐怖,瞬息而至,带着种凄厉至极的毁灭气息!

    “不好……”

    这辛泽小王爷瞬息间便感受到了一种打从心底升腾起来的恐怖之意,就连被无边气血冲得有些昏眩疯狂的头脑,都在这时候忽然冷静了许多,嘶吼声中,连捏数道法印……

    轰!轰!轰!

    数道血盾牌在他身前竖立了起来,接连拦在了那一道白光之前。

    再之后,便是无数的血尸纷纷爬起,直向着白光嘶咬过来。

    而他身边,却是血海飘荡,一层一层,护住了左右。

    可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那数道血盾牌皆被那一道白光洞穿,而后无数接近了这道白光的血尸,尽皆被白光之中凝聚的强横力道撕成了碎片,或说是撕成了点点血沫子,消于无形。

    直到最后,这白光直接斩到了辛泽小王爷身边的血海之上。

    那汹涌的血海波浪,都直接被斩成了两半,像是被人施展了分水术也似。

    最后被斩掉的,则是那辛泽小王爷!

    他被血气包裹的蛇身,都几乎被这一道白光斩成了两半,只剩一点点血线沾连,凄厉惨叫之中,整个人都飞跌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这一片高台的东方天空之中,亏得那一片高空之中,有他之前布下来的大阵,此时阵光闪烁,将他挡了下来,这才重重的跌到了地上。

    不过这一飞了出去,那无数的血线也都在这一霎绷断,将那些吊在了半空之中的大半修士扔了下来,一个个宛转大梦初醒一般,脸上露出了惊恐骇害的表情,向着四方乱逃。

    “方原……”

    辛泽小王爷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已化回了人相,正在慢慢的融合到一起。

    而在那一片血水里面,可以看到他的眼神十分骇人。

    那充满了愤恨与杀意,甚至还有一些难以形容的恐惧,以及恐怖之后的疯狂。

    这施展血息之法,吸取了这么多人的气血与法力之后,一身实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之时,居然险些被一只蛤蟆嘴里吐出来的剑光给直接斩了,这让他愤怒到了极点……

    “便是不得魔印,我也必要斩你……”

    在这一刻,他凄厉大叫,而后再度捏起法印,血光大涨。

    “嗖”“嗖”“嗖”

    周围无尽的血丝,再度弹射了出去,刺向四面八方,缠向了那刚刚得了自由的修士。

    而在他眼中,则升起了一种狰狞之意。

    他狠狠的盯着那只蹲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蛤蟆,猛得抬头望天,张大了嘴巴,却从他的嘴巴里,缓缓升起了一截颜色与血色有些区别的血矛,这血矛只有三尺长短,虽然也是血色,却显得有些发黑,上面有道道血色符文,流水一般的变化,仿佛有自己的生命一般!

    “血魔骨……那应该是血魔骨……”

    此时的秘境之内,高台之上,人人只觉得惊恐无比,还未发现什么。

    但在秘境之外,诸位大修都在观战,却是一眼认出了那一截血矛的来历,脸色大变。

    天下十大神物,排名第十的血魔骨!

    他们总算明白,为何这辛泽小王爷,或说是黑暗之主御下魔使者,居然可以凭着区区金丹之身,独自一人,偷偷的斩断了秘境与万里流光镜的联系,将众修士困在了秘境之中,然后又施展如此可怖的血法,吸取这么多天骄修士的气血与法力化为己用,凶狂无敌了……

    他手里拿着的,赫然便是神物血魔骨的其中一截!

    也惟有这等神物,才可以帮着他将血法施展到如今这等程度……

    “完了,他手里既然有血魔骨,哪怕只是其中一截,配合上了他修炼的血法,也是恐怖异常,便是元婴境界,怕是也不敢正面与他放对,更何况是这些金丹境的小辈?”

    众仙盟镇守、巡查使以及琅琊阁院主,脸色已变得无比深沉。

    在不远处,有白衣飘飘,却是一位中年女子,带了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小孩子也过来了,立身于半空之中,眉头微皱的看着那一方秘境里的投影,缓缓的摇了摇头……

    而在她摇头之时,周围众修的心神只有变得更绝望。

    连琅琊阁的主人都没办法的话……

    ……那这一次仙盟岂不是输定了?

    “看样子,只有做好准备,好生的问问那群妖魔究竟想干什么了……”

    仙盟镇守脸色阴沉,冷冷的吐出了一句话。

    周围几位巡查使听了,心里顿时一沉,感觉有些惊恐:“要与妖魔开战了吗?”

    而另一边,琅琊阁院主乌木先生沉声道:“此言说的不差,我中州道统,还有仙盟,为了对抗大劫,化解大劫,一直不愿挑起与妖魔之间的战事,以免内斗,但是这一次,妖魔使者里面,居然混进了黑暗之主的使者,害我人族苗裔,这等血仇,又岂能坐视?”

    众人都听得心里发寒,在这关头,人族与妖魔之间,却又准备开战了?

    他们不由得,都转头看向了半空之中的虚影。

    他们身在秘境之外,是无法帮得上秘境里面的那些小辈了,但是他们自己……

    ……还没有可能自救?

    ……

    ……

    “还是差了一点……”

    方原在请动了青莲之中的剑光出手之后,见未能杀了辛泽小王爷,脸色也是一沉。

    他有些遗憾的看了一眼血池,周围人为了避嫌,都没有靠近血池来看他的秘密。

    因此,只有他自己能够看得清楚,在这血池深处,正藏着一柄剑。

    那血池里面的血水,都在时时刻刻的滋养着这柄剑,那正是他从太岳城得来的魔印剑,本是一柄凡剑,但如今却已有些不凡了,剑柄处,已然化作了一个狰狞痛苦的魔头的形状,而剑身之上,则是生出了道道血纹,并随着血水的滋养,更多的力量流入血纹之中。

    这是一种无比妖异的剑!

    可以想见,这柄剑养成之时,必然邪异到了极点,也强大到了极点。

    可是,如今毕竟还没有养成。

    也正因为此剑未成,所以他的剑光,便还弱了一些,没能斩杀了这位血使者。

    既然没有斩杀成功,那么……

    通过这蛤蟆的视角,方原看到了那正缓缓的吐出了一截黑色血矛,并疯狂的从周围众修士身的身上汲取血气,并将这狂暴无边的气血之力加持到血矛之上的辛泽小王爷……

    可见想见,当那血矛饮足了鲜血之后,力量何其的可怖!

    到了那时,自己这只金相雷灵,能抵挡得住吗?

    “不能如此坐以待毙了……”

    也就在此时,一个声音淡淡的响了起来。

    躲在了这蛤蟆肚子里的众修闻言,皆是一怔,转头向他看了过去,却见说话的乃是那位洗剑池的剑师李白狐,他此时一脸的平静,但眉宇间自然有一道傲然剑意,淡淡说道:“我们这么多人,平素里被人誉为天骄,受人尊崇,如今却要毫无所动,死的如此憋屈么?”

    众天骄闻言,脸色顿时都变得有些难堪。

    他们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那血使者如此之强,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妖魔血法厉害,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对付他!”

    李红枭忽在这时候,也淡淡开口,道:“刚才那一道剑光飞出,可以看到,也确实险些将他逼入了绝境,只不过在最后时,他却是借着这一方高台之上的大阵消去了这一道剑光的不少力量,可见,他在这高台之上布下的大阵,也不光是为了困住我们,以我猜想,这血法他施展了起来,本来就有些勉强,全凭了这一方大阵相助,才可以运转由心来着……”

    许玉人微微一怔:“那也就是说,破了他这大阵,还是有希望败了他的?”

    韦龙绝苦笑道:“我们出都出不去,又如何破阵?”

    李红枭忽然间看了方原一眼,目光似乎有些得意,道:“刚才你这位阵道魁首或许没有看出来,但我却看出来了,他引动这大阵力量时,有两处阵角,凝聚的阵道之力,明显比别的地方强了一些,若是我猜的不错的话,那两处阵角,便是阵眼所在,先毁了它再说!”

    方原听了此言,还真是略略一怔。

    他刚才借这道蛤蟆雷灵,施展致命一击,全神贯注,确实没时间关心别的。

    这时候,在旁边奄奄一息的宋龙烛,有气无力的道:“那两处阵眼若是如此重要,那这妖魔必定防守的极严,他……他他娘的怎么可能,给我们这个机会毁掉阵眼啊……”

    “他自然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了……”

    李白狐忽然轻声开口,道:“我们也不能指望他给我们机会,只能强行毁掉这两处阵眼!”

    “强行毁掉?”

    场间诸人,眼神都更显得有些诧异了,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而李白狐在这时候,显得出奇的冷静,淡淡道:“以神通御敌,需要调动法力,速度稍慢,必然被他阻拦,估计很难做到这一点,但剑道优势便在这里,我可以做得到!”

    细细一想这其中的道理,众修顿时隐隐兴奋了起来。

    “可我只能毁掉一处阵眼……”

    李白狐忽然又轻轻说了一句,道:“还需要另一人助我!”

    “我去!”

    “我也可以试试……”

    韦龙绝与许玉人都是脸色一沉,低声说道。

    但李白狐却轻轻摇了摇头,道:“我绝没有小瞧你们的意思,但你们不行!”

    说着话时,他转头朝方原看了过来。

    方原从他们一开始说起这个,便低下了头,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此时他也感应到了李白狐的目光,慢慢转过了头来,道:“你们不是不想让我使剑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