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志在必得,血海魔印
    “反正那三位没事就好……”

    心里只是一怔间,大家便都丢开了地上的宋龙烛不管了。

    反而都是又惊又喜的看向了方原、李红枭、李白狐等三人,刚才见识到了那辛泽小王爷的强横实力,本来一个个心间惊恐,压力极大,但看到了这三位实力最强的无事,便顿时松了口气,原有些绝望的心思,也终于在这个时候稍稍的松了下来。

    只是也有些反应慢的,至今尚不明白究竟是出了个什么状况,目光呆傻傻的从这三人身上转来转去,不明究底。

    “看样子你们三人早有准备了!”

    辛泽小王爷看向了方原等三人走出来,脸上倒没什么特别的表情,淡淡说道。

    “从一开始你被我打伤,却不肯退出道战时,我就觉得有些古怪了!”

    方原脸色平静的道:“来到了这里,我看了一圈,发现绝大多数的修士都已经入了高台,独你未见人影,心里就更是有些不舒服,然后在这高台旁边看了一圈,虽然以我如今的阵术造诣,还无法布下传送大阵这等玄妙阵法,但起码可以看得出来这里的大阵已经被人动过手脚,时间紧,任务重,我心下存疑,又来不及做些别的什么,只好先把你引出来再说了……”

    “阵道魁首,眼力果然比旁人更高些,给我这法宝的人本来说过,五纹以下的大阵师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出破绽来的!”辛泽小王爷听了,倒也不置可否,脸上也没有露出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又看向了李红枭与李白狐,眼底倒有些诧异:“你们二人也这般信他?”

    那两人也是一脸的淡然,李红枭道:“阵术我也懂,他一传音给我,我便明白了!”

    李白狐则是无奈道:“他们说我若不同意,就联手对付我,只好听他们的了!”

    说着抚着身上的白狐裘,叹道:“只可惜了我这件狐裘,又要缝缝补补好几年了……”

    众人这才明白了过来,却是方原发现了辛泽小王爷不见踪影,这高台周围的大阵又被人动过了手脚,心里隐隐然猜到了什么,虽然他也没有什么真凭实据,但凭着直觉,还是决定要试上一试,便趁着向这九重天小公主和洗剑池剑师动手之时,传音给了他们二人。

    这两个人也不傻,倾刻间判断出了方原所说的事情里的可行性,顺手演了出戏。

    看起来他们三人三败俱伤,又被辛泽小王爷钉在了地上,实际上各施神通,躲过了这一劫,只不过方原与李红枭神通惊人,都营造出了假象,只有这洗剑池李白狐,却是只擅剑道,神通弱了一些,他用的乃是一种替身法宝,用白狐裘代替自己挨了一矛,正心疼不已。

    这里面的道道,说复杂也不复杂,不过,总算是真个把辛泽小王爷引了出来。

    眼见得方原与李红枭、李白狐二人,隐隐站定了三个方位,将辛泽小王爷围在了里面。

    周围其他诸修,也皆是心里一凛,纷纷凑了上来,将其他几个方位也都牢牢守住了。

    无论这位辛泽小王爷,或说是什么黑暗之主御下的血使者来历如何,用意如何,但他既然敢跑到了道战秘境里来耍手段,拿自己这些人的性命报复仙盟,便是罪该万死!

    妖魔本就人人鄙夷,更何况还不怀好意?

    “好心思,好心计啊……”

    被三位高手,还众修围住,这位辛泽小王爷倒是面不改色,他轻轻一叹,忽然转头向着方原看了过来,笑道:“不过,你真觉得你们三人这粗糙的表演,可以骗得过本王么?”

    微微一顿,脸上的笑意更浓:“或者说,你们三人真是觉得本王是忌惮你们三个人的实力,刚才才一直躲了起来,没有现身?”

    “这妖魔……”

    众修听了此言,倒皆是一怔,心间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看起来似乎被人骗过,落入困境的妖魔血使者,在这时候未免显得太从容了些。

    这一念头还未们过,那位辛泽小王爷忽然间放声大笑,笑声包含着无尽的嘲弄意味。

    目光如剑,直盯在了方原的身上:“本王刚才没有现身,是因为多少还有一些人没有进入这片仙台,想要多等几个人进来,送这份大礼送得更圆满一些罢了,而刚才之所以被迫现身,却是因为本王看到了有人朝你出手,担心你被别人打成重伤,被迫退出了道战啊……”

    “……毕竟,既然碰上了你,那一块血海魔印,本王还是拿定了的!”

    轰隆!

    在他说完了这番话时,法力狂涌,犹浪潮袭卷!

    那一霎,就像是他身边涌现了一片血海,浪高潮卷,疯狂一般的向着周围袭卷了过来,在那血海之中,赫然有着无数道密密麻麻的人形血尸挣扎,嘶吼着冲向了四方,每一具血尸,都极其的阴毒,力量强大,无比诡异,一旦被他们近了身,便一阵阵头皮发麻,法力凝滞。

    在这血海横卷之时,首当其冲的,自然便是方原、李红枭、李白狐等三人。

    他们一见得这血海之威,也皆是吃了一惊,各施神通、剑道抵挡。

    “星河仙典,万里凝光!”

    李红枭挥舞红袖,低声厉叱。

    胸口处的星石之内,流散出来了片片半透明的星辉,极其神异,在她身周,化作了道道高墙,看起来无艰不催一般,那一片片血浪,轰击到了她的身前,却被那道道星辉拦了下来,但血海之中,立时爬出来了无尽的血尸,张开狰狞獠牙,扑到了星辉墙上啃噬了起来。

    肉眼可见的,那神兵难伤的星辉,居然被那一只只血尸啃的七残八缺。

    轰隆!

    数息功夫里,一道星辉之墙已然破碎,四五只血尸朝着她直冲了过来。

    迎着这一幕,李红枭都忍不住变了脸色,身形疾退,手捏法印,半空之中有数道星辉凝聚而成的飞剑刺落,将那几具血尸刺穿了脑壳,定在了地上,脸色已变得有些凝重。

    而李白狐则是横地里一斩,一道剑光,直冲向了辛泽小王爷喉咽。

    可是还不待剑光飞到,那辛泽小王爷身边,已是血浪起伏,直将那一道剑光裹住了,李白狐的剑,上面蕴含的力量极强,在那血海包裹之间,仍是左冲右突,要飞出来伤人,可是辛泽小王爷只是一声冷笑,驱动了数十只血尸冲过去,将剑光围在了里面,争上前去咬。

    那一道剑光嗤嗤连声,直斩了十余道血尸,终于还是力竭了,缓缓消散。

    而在这一霎那,血海已冲到了李白狐身前,他也顿时脸色一变,仗剑护身,飞身极掠。

    倾刻间,两大高手都已经被逼退,却只剩了方原一个,压力倍增。

    在血海冲来之时,方原也感应到了这一片血海的可怖,更是看到了飞快的向着自己扑来的十几只血尸身上的阴寒之意,心里一惊,不敢大意,天罡五雷引瞬息之间向前击去。

    “喀”“喀”“喀”“喀”

    数道粗如人臂的雷电接连不断的轰击在了血海之内的血尸之上。

    雷法本来最克邪法,雷电轰落,那群血尸已有四五只倾刻间变得枯萎粉碎,但无奈的是,血海太强大了,里面的血尸也太多,在方原轰碎了四五只时,已有更多的到了身前来。

    他也顿时脸色一变,双臂一展,飞身急退。

    “好容易碰到了你,还想逃掉不成?”

    可在这一霎,辛泽小王爷目光已经冷冷的盯上了方原,对李红枭与李白狐,他是逼退了就算,但对方原,却是身随血海而走,化作了一道淡淡的血影,倾刻间到了方原身前十丈,挥手向前一点,已有七八道血矛应声凝形,犀利锋芒,直向着方原身前钉了过来……

    “哼!”

    方原心底微沉,抬指在虚空里轻轻一划。

    那血矛来的极快,但他的施展速度,同样也是远超同辈。

    轻轻一划间,身周已是青气狂涌,而后一条青鲤从青雾里跃了出来,横在了他身前,同时降临时的还有一道水泽,将周围虚空变得凝滞无比,仿佛凭空里出现了一座湖。

    那七八道血矛飞到了青鲤身前时,已力量不断流失,速度越来越慢。

    辛泽小王爷见了这一幕,低声笑了笑,血光在他掌中,凝聚成了一柄刀的模样。

    他握血刀,顺势一刀斩去,森然低喝:“还不将血印还来?”

    轰隆!

    天地之间,风云骤变。

    一道血光倾刻间飞过,带着难以形容的可怖力量,霎那之间,便已将青鲤召唤出来的水泽斩成了两半,湮灭于无形,再下一刻,就连那一条青鲤本身,也被这一刀斩成了两半!

    而后血矛及那一道可怖刀光,势头无尽,犀利可怖,霎那间斩到了方原身前。

    “不好!”

    见到了这一幕,周围众人,尽皆大惊。

    秘境之外,无数观考之人都已脸色大变,同时站了起来,失声大叫。

    不远处,李白狐与李红枭二人,也是脸色一变。

    身为同盟,他们二人见方原遇险,有心要救,但急切间又怎赶得过来?

    方原周围的众修士,更是被他一刀之力震得飞向了四方,连凑都凑不到跟前来。

    眼睁睁看着这一刀斩到了方原头顶,居然避无不避,挡不可挡。

    而在这时,迎着这几乎无法形容的狂暴一刀,方原也是心间一寒,周围血液上涌之际,一颗心反而瞬间冷静了下来,用难以形容的速度结起了一个法印,然后闭上了双眼。

    “还是要靠这绝对防御保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