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三十一章 钓鱼上钩
    “黑暗之主?”

    乍一听了这四个字,秘境内外,立时一片喧哗。

    所有人都眼神凝重的看向了那秘境之内,笑得得意的辛泽小王爷,眼神又惊又怒,更带着无法言喻的惊恐,如今,那位出现在了魔边的神秘魔头之名,已隐隐在四方流传。

    他号称参透了《道元真解》,掌握了大劫之秘,妖言惑众,屡兴波浪,虽然众人皆不知他所说那些话究竟是真是假,但无论如何,也引起了仙盟的注意,已经有圣人专程去处理了……

    而所谓的处理,自然就是直接拿下,好好问上一问。

    但谁能想到,在圣人专为这黑暗之主赶赴魔边之时,居然有自称他御下使者的人,潜入了中州道战之中,封锁秘境,声称要给仙盟以及中州各大道统,献上一份厚礼?

    他是要做什么,当面威胁仙盟吗?

    须知道,这一场道战,可是琅琊阁与仙盟联手而设,那么毁了道战,也就等于是得罪了琅琊阁这样一方圣地,再一步讲,这道战是在中州举办,那么他来道战捣乱,也就是是在挑衅中州道统,那黑暗之主是何方神圣,居然有这么大的气魄,敢行如此恶事?

    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那自称血使者的辛泽小王爷……

    他不知用了什么法宝,将道战秘境由里至外,给封了起来,这一招着实厉害,但他难道不准备一直躲在里面,不出来了么,否则的话,离开秘境之时,不一样要丢了小命?

    “什么见鬼的血使者,区区妖魔,也敢来中州作乱?”

    秘境之内,高台之上,诸天骄修士也听到了辛泽小王爷的话,一怔之后,却立时又掀起了一片大乱,在这里面,毕竟不乏心高气傲,实力强,底气厚的紫丹天骄,而这黑暗之主之名,虽然已经开始在众人之间流传,但毕竟崛起时间太短,还没有那么大的威慑力。

    因此在这时候,他们听了,倒是一时冷笑起来。

    尤其是发现高台已然被封,那一个个更知道没有退路了,心间战意已起。

    “老太公说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果然如此……”

    人群之中,有人森然冷笑,却是雷氏兄弟,他们暗捏法印,冷笑道:“早在进入这一场道战之时,我们就想着斩妖除魔,你却一直没有出现,如今终于让我们等到了……”

    说完了最后一个字时,这兄弟二人忽然间分向两侧,同时捏起剑诀。

    “嗖”“嗖”

    他们背后,同时有一道剑光飞出,剑意暴涨,一青一红,交错而至,齐斩那辛泽小王爷。

    此前他们在方原手底下吃了一个暗亏,这一次出剑,更是毫无保留,直下杀手。

    哗!

    就连虚空,也似被他们的飞剑剖成了两半,剑气浩浩荡荡滚了过去。

    “呵呵,那姓雷的糟老头子没舍得赐你们一柄神器,真是太让人扫兴了……”

    而那半空之中,血袍飞扬的辛泽小王爷,见状却是叹了口气,迎着那两道耀眼至极的剑光,居然全不当回事,眼见得那两道剑光倾刻间来到了身前,他一声低笑,忽然间屈弹左右食指,向着剑上一点,那两柄飞剑立时嗡嗡作响,直被他这两指弹飞了出去。

    雷氏兄弟二人脸色一变,深吸一口气,同时踏上了一步,再捏法印,那两柄飞剑便倾刻间光芒再涨,再次调头向那辛泽小王爷斩去,剑气更盛,上面释放出来的力量更强。

    可是到了这时候,那辛泽小王爷却是懒懒的叹了口气。

    他似乎不想再拖下去了,眼见得剑光到了身前,他陡然之间,大嘴张开,几乎裂到了耳根,而后一口污血直喷了出去,那两道飞剑沾上了污血,立时散出了层层青烟,剑身颤鸣不止,居然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般,歪歪扭扭,直飞到了高台的西侧去了,像失了灵性。

    “什么妖法,居然污我宝剑?”

    雷氏兄弟急急摧动法诀,却驾御不得宝剑,心下皆惊。

    而那辛泽小王爷,却是冷声一笑,大袖轻轻一挥,身边的血袍里面,血气弥漫,化成了两道血色飞剑,势如闪电,倾刻间飞到了如今大惊失色,身前全无防御的雷氏兄弟身前。

    “中州圣地,岂容妖魔撒野?”

    但也就在此时,雷氏兄弟两侧,两道身影一闪而至,一个浑身散发出了淡淡的玉质宝光,直接挥掌握住了一道血剑,面无表情,直将将其捏碎,却是清流宗的真传首徒许玉人,另一个则是身前涌动着一汪金色水液,直将那血光吞噬了进去,却是东海天骄卫渔子。

    这两人救下了雷氏兄弟,更不多言,一左一右,急向着辛泽小王爷冲了过去。

    “呵呵,这就是你们人族的天骄?”

    辛泽小王爷见这两人来的势急,却是冷淡一笑,身边血袍陡然收缩,而后轰得一些暴涨了开来,强横无边的血气化作了疯狂的气流向周围撞去,许玉人与卫渔子见状也是脸色大变,各施神通,死死的护住了自身,但也被血气冲向了两边,直退出了十几丈远才止。

    “杀了他!”

    可还不待这两人站定脚步,辛泽小王爷身边已响起数声大喝。

    韦龙绝挥舞双枪,翻滚而至,狠狠刺向了他的小腹。

    张驼子挥舞龙头拐,阴险至极,悄无声息的一拐打向了他的背。

    另一边,孟鬼王、手持莲花的赤足男子、身裹寒雾的中年女子等人,尽皆飞身而上,各施神通,毫不留情向着辛泽小王爷打了过去,刚刚退开的许玉人与卫渔子也再度冲了上去。

    “好,天骄愈多,本王这份厚礼就送的愈重……”

    辛泽小王爷感受着周围道道可怖气机,却是呵呵大笑了起来,大袖挥之间,忽然间看到了攻到了自己身前来的韦龙绝,却是一挑眉毛,冷笑道:“哪里来的咸鱼,也敢近本王的身?”

    说着话时,血气纵横,已向着韦龙绝横扫了过去。

    韦龙绝脸色一变,满面怒气,身形翻转,躲过了这一道血气,而后顺势一枪击来。

    “噗!”

    这一枪狠辣又巧妙,直戮进了辛泽小王爷肚子里,护身血气都拦不下。

    直到此时,他才冷冷抬头,向着辛泽小王爷低喝:“你敢把我当咸鱼?”

    那辛泽小王爷挨了一枪,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在他左右,诸位高手神通皆至,纷纷降临,犹如天女散花。

    “好枪法……”

    他低叹了一声,然后脸色一狠:“但你这是在找死!”

    轰隆!

    在他这一声大喝响起之时,身边血袍之中,陡然间响起声声凄厉嚎叫,无数道一身血色的人形飞舞了出来,犹若厉鬼,狠狠扑向了四面八方,韦龙绝、张驼子、孟鬼王等等刚刚欺近了他身边来的高手,以及即将一轰而上的诸天骄们,瞬间被这无数血人包裹了进去。

    “不好……”

    “这是什么鬼东西?”

    那一众天骄们心间皆是一惊,那可怖的血光已然到了身前。

    嘭!嘭!嘭!嘭!嘭!嘭!

    难以形容那一霎间的狂暴力道,他们只觉如被高山压住,又像是直坠冰窑,一身法力都运转不灵,身不由已,直被那力道撞的飞向了四周,落地之时,已惨不堪言,血气倒流。

    “哈哈哈哈……”

    辛泽小王爷放声大笑,心情愉悦至极。

    就连被韦龙绝刺中了那一枪的地方,亦是血线蠕动,倾刻复原,全无影响。

    “他究竟是什么修为?”

    望着他那一身狂暴的血气,众修心里都如坠冰窑。

    一时之间,甚至觉得难以接受。

    这辛泽小王爷的修为,在入秘境之前,他们便已有了些了解,知道他是金丹高阶修为,这本来也不弱,但就算再是金丹高阶修为,他又不是紫丹丹品,一身实力也不该表现的如此可怖啊,更何况,场间足有七八位紫丹出手,他怎么可能表现出这等强横的碾压实力?

    有这么一道妖异的血法在,场间还有人会是谁他的对手?

    “若是那三位……”

    有人痛苦的看向了被钉在了地上的方原等三人。

    那可是众修里面,公认最强的三人啊,若是他们没有受伤,或许……

    “人族天骄,也不过如此……”

    与他们的惊惶相反的,则是辛泽小王爷的宽怀大笑,血袍翻卷之间,道道血矛纵横飞舞,直向着周围几位落地的天骄刺落,其中一位,正是脸色变得煞白的韦龙绝,他如今已身受重伤,难以躲避,但周围众修皆被那狂暴血气击飞,如今一时之间,又怎么救得了他!

    就连韦龙绝,自己都已闭上了眼睛,放弃了生机。

    “嗖……”

    但也就在这一霎,忽然间空中一道青气闪过,直将那血矛击成了两段。

    “修炼这么一道血法,用了多少人命?”

    与此同时,一个声音慢慢的响了起来,伴随着低低一叹。

    众人看去,却见说话的,乃是被血钉钉在了地上的方原,他这时候已抬起了头来。

    “也就普普通通吧!”

    辛泽小王爷听了,也转头看向了他,微笑道:“还差一件东西,所以不曾大成,而那一件东西,偏巧不巧,就在你手里,这也算是我这一趟中州之行的意外收获之一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了头来,没有看向方原,却是看向了人群之中。

    方原叹了口气,道:“我就知道,对你这样的妖魔,多留点心思总没错的!”

    他一边说话,一边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他确实是从人群里走出来的,神色淡然,而地上被钉住的那个身影,则在这一刻,慢慢化了一道青气,缓缓飞回了他的身上,居然是他以本命玄黄气塑造了出来的一个假身。

    “哦?”

    周围众人见了这一幕,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却已是心下一喜。

    “不远万里跑到中州来作死,看样子你是真想死啊……”

    另一侧,李白狐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他缓缓从地上站起,拂了拂衣角。

    却见被那血矛钉住的,乃是他身上穿着的白狐裘,而他自己身上一点伤痕也没有。

    “你这等肮脏血脉,也想害我,罪该万死!”

    李红枭的声音,也紧紧跟着响起,在她声音传来之处,虚空变得透明,光线变得模样,然后星辉破碎,露出了真实的景象,却见她根本没有被血矛刺中,只是营造的假象。

    “他们原来是假装爱伤……”

    众修见了这三人接连起身,心间顿时无比激动,急向第四个宋龙烛看了过去。

    然后就见宋龙烛耷拉着个脑袋,一脸的灰败,无精打采……

    ……众人这才反应了过来:“这个是真被钉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