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三败俱伤
    高台之上,这一下子热闹了。

    李红枭与李白狐二人争斗,本就已经是神仙打架,凡人莫近,而方原这一出手,就一下子惹得更热闹了,只见得高空之中,轰隆作响,一红、一白两道身影斗得不可开胶,但忽然之间,一道青影直向前冲去,驾御雷电,手持青剑,更是一下子将那半空之中凝着的战团引爆,强横无边的狂暴气流涌向四方,向着周围飙散的法力余波更为汹涌,激得人睁不开眼。

    “你要做什么?”

    李红枭与李白狐正斗的正酣,二人谁也没有留余力,正凝神斗法之时,忽然间被方原赶了上来,顿时吃了大亏,一个不留神间,倒是险些被方原给治住,顿时又惊又怒,大喝起来。

    “你们先让方某做好准备,迎接你们的质问与欺压,如今方某来了,你们却又不将我放在眼里,理都懒得理会我,那自然也就别怪方某不客气,将你们二人一同给拿下了……”

    方原只是低声一笑,手上法力却分毫也不含糊,趁着他们二人法力胶着,彼此消耗,神通剑道疯狂施展了出来,一时间,不仅是雷光狂涌,强横无边的法力都向着李红枭镇压了过去,右手中的青剑,更是剑意连绵不断,滔滔不绝,如长江大河一般狂攻向了李白狐。

    “不好!”

    李红枭与李白狐两人都同时变了脸色。

    他们万没想到,方原居然会做出了这等事来,趁他们二人斗得胶着,坐收渔翁之利!

    迎着方原击来的狂暴法力,他们同时大喝,想要收手抵挡。

    可如今,他们二人本来就已经斗到了关键时候,一身法力全都在对方身上,急切之间,谁也不敢冒然收手,否则的话,谁第一个收了手,固然可以接下方原的一击,但对方的法力趁机过来,却可以将自己击得瞬间惨败,甚至是霎那间丧命,一时间急的冷汗都流了出来!

    “轰!”

    在这么一霎那间,他们二人只能竭尽了全力,分出了一部分法力,来抵挡方原的进攻。

    却只见得李红枭左手勉强捏起了一个法印,一片星辉铺展了开来,抵挡在了那一头凶狂朱雀面前,而李白狐则是手捏剑印,弹出一道剑气,于虚空之中纵横,交错在了身前,拦下了方原击来的剑光。

    但在方原的全力攻势之下,他们这等防御,又怎能来得及?

    “啪……”

    朱雀撞在了那一片薄薄的星辉之中,立时爆碎,但这一撞之力,却将星辉也撞得破碎了开来,下一刻,在方原弹指一划之间,那朱雀却化作了火焰与雷电两种力量,直向着李红枭身上劈打了过来,李红枭想要躲闪,但又怎能躲闪得了,半边身子都被雷光击中了。

    而李白狐那一道剑光,虽然犀利可怖,拦下了方原一剑,但方原的剑道亦非寻常,又怎会这般容易被他拦下,剑意连绵不绝,破开了那一道剑气之后,还是伤到了李白狐身上。

    “不好……”

    “怎会如此……”

    此时的秘境之外,众观考众修见到了这一幕,同时大惊。

    刚才看到了李红枭与李白狐二人斗法之时,他们倒没有太过紧张,反而觉得挺有趣,毕竟九重天与洗剑池两大圣地,可以看到他们的门徒斗法的机会可不多,心里也想着瞧瞧这两位究竟谁更技高一筹,但这两人斗到了关键时候,方原会跳出来摘果子,却让人出乎意料了。

    “这位五道魁首,居然做这等事……”

    有人愤愤不平,直接拍案而起:“未免有些无耻!”

    也有人面带迟疑,道:“似乎道战里面,也没有规定不让坐收渔翁之利吧……”

    众人听了此言,神色也都有些复杂了起来。

    是啊,道战里面,确实没有这等规矩,不让坐收渔翁之利。

    甚至说,这本来就是一个修行之人该提防,或是该掌握的小伎俩,而且,以方原的实力,对上了九重天与洗剑池,都是胜负难料,而他与这两方,又似乎都有着难以化解的矛盾,那么抓住了这个难得的机会,趁机将那二位拿下,似乎也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

    “他从一开始进入秘境,便立时抓住了那一线机会,将那南荒城小王爷偷袭打伤,又故意隐瞒自己身怀两道神法的事情,激得诸位紫丹高手来攻,趁机夺去他们手里的魔核,如今又趁着这二李恶战,将他们两个一网打尽,这心思,这手段,实在是让人挑不出毛病……”

    有人想起了进入秘境之后方原的所做所为,忍不住低叹起来:“但这做法,毕竟……”

    “……有些过火了!”

    众人听了,心下都是一沉。

    对啊,如今毕竟是在道战之中,众目睦睦之下!

    他公然如此做,便是众人无法指责他,甚至承认这样做有效,但也让人有些反感了……

    道战高手,便该有些高手的样子才是啊……

    须知道,就算是方原在写下了那无敌二字,挑战秘境之内的诸位紫丹修士时,那些人一开始都是一个接着一个来战他的,直到他主动要求,才有了四位高手一起战他的一幕!

    “赵贤侄,你们看中的这个晚辈,心性似乎不佳呀……”

    仙盟所在的仙台之上,那位仙盟镇守,脸色也沉了下来,冷冷说了一句。

    仙盟巡查使赵至臻脸色微黯,显然也有些难看,过了半晌,才沉声道:“我也没想到他会如此不择手段,不过镇守放心,在太虚先生与圣人拿下了那位黑暗之主,从魔边回来时,我自然会将此子的一切所作所为都禀告太虚先生,该当如何,让尊上决定也就好了……”

    仙盟镇守冷哼了一声,道:“太虚先生也就是因为去了魔边对付那个疯子,否则的话,他自己亲眼看到了自己看好的小辈如此心性,怕也是会失望透顶,下不来台的!”

    “你不是要我给你一个交待?”

    而在此时,秘境之内,高台之上,方原左手捏印画符,神通连展,朱雀雷灵、青鲤、不死柳,以及融入了玄黄之气中的各种神通变化,纷纷展展,雄浑可怖,一重一重的直向李红枭狂击了过去,口中低喝:“方某做事,无愧于心,任你九重天如何张狂,又能奈方某何?”

    李红枭在这疯狂攻势之下,一张脸已经胀得通红,咬紧了牙关凭一口气撑着。

    而另一厢,方原手中剑势亦毫不留情,剑道犀利,剑意冲宵,直向着李白狐连绵斩至,道道剑光远远看去,便犹如一道接着一道的白色闪电,轰隆隆直向着一方虚空绞了过去。

    “你们洗剑池再是剑道魁首,又能如何,凭什么要禁我的剑道?”

    李白狐力竭之际,迎着方原这可怖的剑光,也是脸色大变,只能咬牙躲闪防守。

    他与李红枭两个,被方原抓住了机会,便分毫不给他们喘息之机,更不给他们收回法力,腾出空来抵挡的机会,攻势一浪高过了一浪,竟是打定了主意,要将他们二人彻底击溃。

    而在周围,高台之上,一众修士都已经傻了眼。

    有人愤愤不平,有人一脸呆滞,还有人面带冷笑,一脸的不屑。

    但无论是哪种,望着空中这一场大战,却是都不敢胡乱插手,惟恐引火烧身了。

    “给我躺下!”

    也就在这时候,方原的攻势达到了最强,一声沉喝,一道青色匹练于空中凝聚,旋转如风,里面隐隐可以看到有道道雷光汇聚,每一缕气机都沉重而恐怖,让人心惊胆骇,狠狠向着李红枭撞了过去,与此同时,他左手剑气凝重,同样也是沉重如山,斩向了李白狐。

    “不要便宜了他……”

    在这一霎间,李红枭忽然低声大喝,不顾一切的收回了漫天星辉,直打向了方原。

    另一侧,李白狐也是闷哼一声,剑光霎那之间收回了体内,而后张口喷出,却只见他口中一道白光吐出,寒光凛冽,犹如寒泉碎玉也似,迅如闪电一般的向着方原当胸打来。

    在这一霎,他们两人赫然是不顾一切的向着方原出了手。

    因为他们都看得出来,方原的攻势如此之强,他们绝对防守不下。

    既然如此,那就干脆不顾一切击向方原。

    就算是他们要败了,那也不甘心被方原捡去了这个大便宜。

    轰隆……

    在众人惊愕的眼神里,这三人身形,一触即分。

    方原打出的青气,结结实实打在了李红枭胸口,直将李红枭打的脸色灰败,星辉黯淡,身形如断鸢一般的飞了出去,而李白狐同样也被方原那可怖的一剑斩中,半边身子沾满了鲜血,身形遥遥飞撞了出去,手中宝剑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寒光幽幽,像是失了灵性。

    但与此同时,李红枭最后打出的星辉,也结结实实撞上了方原,直将方原撞的一个趄趔,还未能化解这力量,李白狐喷了出来的剑光,便已经击在了他的胸膛,顿时一片殷红。

    三人分向了三个方向,重重跌了出去,直飞出了十数丈。

    下一刻,他们三人又同时抬头,似乎都想挣扎着站起身来,但很快便又倒下了。

    伤势都非常之重,一时之间,又如何能化解?

    “天啊……”

    “……居然是这个结果?”

    周围众修士见到了这一幕,都惊的倒吸一口寒气,半晌无人开口。

    这位五道魁首捡便宜的结果,居然是三败俱伤?

    这三人都伤成了这般模样,短时间内,哪里还会有一战之力?

    一片死一般的寂静里,人人心寒,面面相觑。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忽然间有一人惊喜的大笑了起来,却是宋龙烛,他满面兴奋,直冲了过来,大叫道:“太好了,太好了,这三个人牛人都伤了,该我们捡便宜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