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二十章 别废话了,来吧
    写完了这两行大字之后,方原便把青袖一挥。

    那十四个大字,灵光幻化,凝固在了虚空之中,被他一挥之后,便向天空之中飞了上去,愈来愈大,气机呼啸,犹如一个巨大的金字招牌,明晃晃的挂在了九天之上,不知有多少人,在这一刻惊愕抬头,然后看到了这两句话,好像是在向这秘境内的众人宣示着什么一般。

    “方小先生是在做什么啊?”

    在这一片秘境里,众修刚看到宋龙烛这等张狂的存在逃走,想要过来祝贺方原一番,便看到了这两行大字升空,顿时一个个怔在了当场,有人甚至莫名的感觉到了一阵心寒。

    ……

    ……

    “太嚣张了!”

    而在秘境之外,无数的观考众修,各大仙门、世家、道统、洞天的长老与宗主等大人物,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秘境里升空的这十四个大字,一时也是各个变化,倒吸一口凉气。

    “那散修宋龙烛,已是出了名的狂人,但与这小儿比起来……”

    “好大的气魄,居然敢放此言,他是要激怒秘境里面所有的高手不成?”

    “完了,老夫此前还赌他可以入道战前三,如今看,怕是前十也够呛了……”

    声声议论,从各大仙台之上传了下来,人人惊叹,更有不少惋惜。

    “不错,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小儿已经不是木秀于林了,而是挑衅天下,恐怕秘境之内众高手见到了他,都要分个胜负出来,不然就难免会被他耻笑为手下败将了……”

    “唉,秘境之内,紫丹十几人,暗藏杀手锏者,敢与紫丹一战者数十人,他敢自称无敌?”

    这些观考之人,都是各门各派,手握重权的大人物,混迹江湖数百年,哪一个不是老成了精的存在,对人间事,对修行界里的门门道道,都清清楚楚,也知道身在天下,该有些忌讳不能犯,所以一看到了这句话,便知道方原已戮了马蜂窝,如今已然成了众矢之的了。

    “赵兄,这小儿便是太虚先生之前看在了眼里的那位?”

    仙盟几位巡查使所在的仙台之上,有人看到了那十四个大字,便呵呵的一笑,转头向赵至臻看了过去,道:“根基着实不差,但这性子未免太过孤傲,怕是难成大器啊……”

    而赵至臻也是脸色复杂,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声,道:“年青气胜,也是有的!”

    心里却是想起了在天来城金家通天秘境时发生的事情,暗想:“那个时候,这小儿便是如此的强势,当时我与太虚先生等人商量,还只觉得他是被金家逼得太过,这才剑走偏锋,极端处事,如今看看,恐怕这小儿天生便是这么一个性子啊,面上平和,却傲进了骨头!”

    周围一位身穿淡蓝袍子的巡查使笑道:“此前我与孙道兄、祁道兄等人议论,还猜这小儿至少也可以在前十里面占上一席之地,如今倒是看走眼了,唉,难,难,难……”

    赵至臻想起了在通天秘境时发生的事情,心里微动,笑道:“也不见得!”

    周围几人都转头向赵至臻看了过来:“哦?”

    赵至臻道:“我倒觉得,就算他惹了众怒,也一样可以入前十!”

    见周围人一脸的诧异,他索性笑道:“要不然,诸位便与赵某来赌上一赌可好?”

    周围众修见了,便都是微微皱眉,有些犹豫不决。

    但也就在此时,那位仙盟镇守笑道:“你们既然不敢,那便由老夫来赌吧,呵呵,这小儿的性子我是喜欢的,只是想成栋梁,加以重用,怕是要好好磨炼一番才行,这一次他论实力,确实是有希望入前十的,但是他这话一说了出来,必然被人针对,又如何能走太远?”

    赵至臻听了,苦笑道:“晚辈身无长处,如何能与前辈赌呢?”

    旁边一人忽然笑道:“你不与他赌,那老夫来赌吧!”

    众人瞧时,却见说话的乃是一位身穿暗黄袍子,灰发披散的老者,正是琅琊阁御下,七大院主之一,乌木先生,他笑呵呵的看着仙盟镇守太坤道人,道:“这小儿博览群书,一身儒气,又怎会是个不明道理的,所以老夫赌他此着定有深意,不会止于十名之外!”

    那仙盟镇守太坤道人听了,倒是一怔,笑道:“与你赌的话,前十太亏,我要赌前五!”

    那位琅琊阁七大院主之一的乌木先生一拍大腿,笑道:“少废话,我与你赌前三!”

    两人一拍即合,当及赌定了一坛八百年的玉粹精酿。

    ……

    ……

    “观此气机,是那位五道魁首么?”

    秘境之中,北方,两位正在一片山谷里御剑击杀魔物,犹如斩瓜切菜一般的年青人,一穿红,一穿青,分别驾御着两道飞剑,虹光四扫,魔物纷纷倒地,不堪一击,在他们看到了那东方天空之中升起的十四个大字之后,神情却是微微一怔,对视了一眼,面露冷笑。

    “那厮真当自己是不世天骄了?”

    身穿青袍之人微微冷笑,轻轻捏起法诀,仙剑便裹起了他,飞身而走。

    ……

    ……

    “好魄力!”

    而在南方,与方原距离不远之处,一位身穿淡黄长袍,手里手持着一柄白色玉如意的俊美男子,一脸的儒气,在看到了那十四个大字之后,也是淡淡一笑,手掌轻挥,身边的四五只魔物便应身化成了碎屑,然后一条红稠犹如灵蛇般飞了回来,缠在了他的手腕上。

    “这位五道魁首有此魄力,我又怎能不去看看?”

    说着话时,他踏着黄沙,身形从容,速度却极快,很快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

    ……

    “都说我能吹,那你这又算什么?”

    刚刚从方原身边逃走不久的宋龙烛,也看到了那十四个大字,惊的一脸难以置信。

    ……

    ……

    “呵呵,凭着单纯的击杀魔物,很难拿到足够多的魔核了……”

    另一厢里,一个驼背老叟,拄着一根龙头拐柱,阴瘆瘆的一笑,飞身向东方而去。

    ……

    ……

    “他是在钓鱼么?”

    一位腰间别着鱼篓,挽着赤腿的男子,向东方看了一眼,面露冷笑。

    ……

    ……

    十四字出,四方云动。

    而做完了这一切的的方原,则是面色平静,坐回了一块平整的岩石之上,静静的等待着,在他身边,围着数十位修士,这些人基本上都已经和他交过手,此时却不再一个一个排了队来打扰他了,只是也不肯离开,甚至都不去猎杀魔物夺取魔核了,只在这里看局势发展。

    而这些人,也基本上都是受到了方原恩惠的,对他心生好感,此时不免有些担心。

    “这位方小先生,为人挺好的啊,他的实力远超我们,但在我们挑战他时,却没有痛下杀手,逐出道战,反而处处手下留情,还不惜传法,指点我们的神通不足之处……”

    “对啊,刚才我算看得明白了,他若动用了全力与我们交手,恐怕我们中有大半人,根本连神通都来不及使出来,便会被他击败了,可刚才他与我们交手,却都手下留情,甚至可以说是耐着性子容我们将神通使完,威力发挥到了最强之时,才会向我们出手……”

    “这样一个人,对我们都如此客气,怎么却偏要挑战那些天骄?”

    他们心里的狐疑,愈来愈重,全然想不明白。

    只是看到了方原那模样,却也不好去找他追根问底了。

    ……

    ……

    方原头顶之上,那十四个大字宛若印在了虚空里,仍是没有消散。

    而在周围,则不知何时开始,有大雾涌起,遮天蔽日。

    那雾起的极是古怪,将方原所在的周围百丈,结结实实的笼罩了起来,方丈之内,甚至连魔物都消失了,静寂无声,甚至无风,只是隐隐多了一股子难言的肃杀之意……

    围在了方原身边的众修士,连呼吸都已不敢太大声。

    方原在这时候睁眼,看了一眼身边的大雾,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知道,有人来了,而且还不是一两个人……

    “五道魁首,你哪里来的自信,敢自称无敌?”

    大雾深处,有一个阴森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一股子冷冷的嘲讽之意。

    方原并不开口,神情十分的平静。

    “听说你不自量力,些许修为,便学人做先师,三颗魔核,便指点人的修为?”

    另有一个声音笑道:“呵呵,如此算起来,你身上的魔核,怎么也该有上数百颗了吧?”

    方原目光扫了一眼周围,同样也不开口,倒是点了点头。

    “本就打算在秘境深处,与你好好交手一番,试试斤两,但你既然如此狂张……”

    一个雄浑的声音冷冷响起:“那就不必再留你进入秘境深处了!”

    这一个声音还未落下,另一个方向便又响起了一声淡淡的冷笑:“呵呵,我猜到了你是在钓鱼,只可惜,你知不知道,有时候钓出来的鱼太大,倒有可能将自己扯入水中的?”

    ……

    ……

    而迎着这些声音,方原慢慢的站了起来。

    “既然诸位都已经来了……”

    方原看向了浓雾深处,忽然间声音一沉:“就别他妈废话了!”

    轰隆隆!

    在这声音落下之时,他已鼓荡法力,身周雷光大作,直直的冲进了去大雾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