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零八章 九重天、洗剑池
    “剑道魁首,居然是这凶汉得了?”

    黑袍老修的决定,出乎了场间所有人的意料,但却也无人好提出什么反驳。

    因为这剑道大考的结果也确实是一目了然,本来依着这主考的规矩,剑台之上,先要决出前十,再决出三甲,而后三甲之中,再决出魁首,但是如今,这一切却都省了,因为前十已经被关傲一个人全都打飞了出去,再也没有哪个魁首,比他这魁首之名更实在在了。

    只是,这各路天骄志在必得,甚至还有洗剑池弟子参与争夺的剑道大考魁首,居然落在了这位四道魁首身边的仆从身上,却实在让人感觉有些意外,甚至是无比的惊诧了……

    “这位四道魁首,究竟是什么人啊……”

    有无数人苦笑了起来:“他自己夺了四道魁首还不算,身边的仆从居然也力压群雄?”

    “呵,还说什么四道魁首?”

    “不错,虽然他未参加剑道大考,但他的仆从夺了魁首,与他亲自下场有何分别?”

    “……”

    “……”

    便如当初器道大考,方原只是打了个铁,众修行中人,便理所当然的将器道大考的魁首之名安在了他头上一般,如今这剑道魁首之名,也立刻被群观之人毫不犹豫的放到了他的头上,这也不仅仅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而是真的有一些人开始重新估算他的实力了……

    “那一柄天击锤居然如此之重,可他当初却生生用此锤锻铁十个时辰……”

    “更关键的是,洗剑池长老那一剑,何其可怖,就连尉迟前辈,拦下了那一剑,都被剑光绞碎了大袖,而这四道魁首,居然从从容容的将另一道剑光拦下,毫不吃力……”

    “他真正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方原仍只是不动声色,大袖飘飘的站在了那里,身材单薄,似乎可以被风吹倒。

    但看在了众人眼中,却觉得他有了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

    ……

    赤水丹溪上面,虬龙真人、许执事等人,已经不知第多少回,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紫宵洞主,但紫宵洞主听了却几乎是有些愤怒的道:“看我做什么,说了我不知道啊……”

    ……

    ……

    “没想到,剑道魁首,也是被你们拿了去……”

    而在此时,眼见得剑道魁首结局已定,一个显得有些冷淡的声音响起,却见说话的正是身穿红袍的李红枭,她这时候站起了身来,立身于仙台边沿,居高临下的看着方原,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轻声一笑,道:“我这次过来,本就是想夺一道魁首,也好回去交差,但没想到,六道魁首被你夺去了五道,看样子,我只能参加原本最不想参加的道战了!”

    说罢了,她微微一顿,望着方原道:“这一次,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会不会参加?”

    方原抬头看了她一眼,轻轻点了点头,道:“会的!”

    “这一次我相信你了!”

    李红枭笑了笑,但忽然间脸色又冷了下来,轻轻点了点头。

    在这时候,那一方仙台之上,一位黑衣甲士陡然站了出来,望着方原,厉声大喝,于此同时,周围人群里,数百名各式打扮的男子女子,皆向着仙台赶了过来,雾气弥漫间,已然换了诸位阴侍、宫娥的袍服,恭恭敬敬围在了仙台周围,有人为她披上了一袭红袍!

    只是这么一霎之间,整个仙台周围,仙气飘飞,气势冲宵,而李红枭,也从之前看起来稍显普通的模样,瞬间变成了一个高高在上,尊贵难言的九重天公主,引动周围关注。

    就连她的脸,也似乎被一层淡淡的雾气遮掩住了。

    看着仙台之上的这番变化,众修士都惊的说不出话来,甚至不敢直视她的脸。

    而在她身边,则有一位身穿古礼冠服的阴侍站了出来,冷幽幽的目光扫了一眼四方,悠声唱礼:“九重天之主座下三十六女赤月殿红积公主驾到,中州诸修,行礼参拜……”

    “九重天?”

    周围轰的一声,忽然间变得沉寂一片,无数人神神震惊的向她看了过去。

    这个红袍女孩,在这六道大考之中,也颇出风头,从一开始的阵道,再到丹道,她都排名极是靠前,也有不少人注意到了她,只不过方原名声太盛,倒使得她被夺去了光芒,但没想到,如今听她的口气,居然是从皇州黑暗王朝九重天来的,这究竟是何等身份?

    一时间,为此名声所夺,倒真有不少修士,远远的打拱作揖,低头示礼。

    不过,真个行大礼参拜的倒不是多,偶有几个,也被人翻了白眼。

    而在另一首仙台之上,那几位仙盟里的大人物,听了此言,倒是神色冷静,想是他们早就猜到了这个女子的身份了,这时候便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遥遥向李红枭拱了拱手!

    “既然你会参加,那我便放心了!”

    而在这时候,李红枭则像是换了一个人,隐藏在了雾气后面的目光淡淡向着方原看了过来,轻声道:“数月之前,我们九重天瘟部有一只在龙眠山脉试法的人马被杀了,本宫已谴人查过,甚至连那附近迁徙到了中州的部落都找到了,问来问去,只有你与紫宵洞主嫌疑最大,于是本宫倒想问你一句,当初将我瘟部人马一口气杀了个干净的,是不是你?”

    “嗯?”

    周围众修听闻了此言,齐齐一怔,有些难以置信的向着方原看了过去。

    眼神里面,都有些怀疑。

    倒是在那赤水丹溪仙台之上的紫宵洞主,忽然有些瞠目结舌,惊恐的看了方原一眼。

    而方原听到了李红枭的质问,则眉头微皱,过了半晌,才轻声回答道:“敢问公主殿下,你们瘟部那只人马,在龙眠山脉是试什么法,具体试法的地点,又是在哪里?”

    李红枭听了这话,沉默了下来。

    她望着方原的眼神里,似乎有些冷淡的光芒。

    而方原则也是直迎着她的目光看了回去,脸色平静,没有半点表情。

    李红枭过了半晌,才轻声一笑,道:“那个人手脚很干净,我着人查了这么久,都一点证据也没有,倒是不得不感觉有些佩服他,不过还好,我们九重天做事,是从来不需要证据的,这一次的道战,我会参加,希望在那里面,我再问你时,你会将实话告诉我……”

    说罢了,她最后淡淡的扫了方原一眼,转身便走。

    在仙台之外,早有一架仙辇从天而降,不尽华美,周围数百宫娥随行,她踏上了仙辇,两侧便有手持拂尘的阴侍站了出来,轻轻摆动拂尘,将前方修士驱散,缓缓飞走……

    “呵呵,我毕竟已经参加过一次剑道大考了,这一次的魁首,只好让给你们!”

    目送着那位九重天小公主离开,场间众修还未缓过神,便听得一声轻笑,然后就见到那洗剑仙台之上,也有一位身上披着白狐裘的俊美男子走了出来,听他的声音,应该就是刚才喝斥那两位黑袍长老之人,他此时手按在了扶栏上,目光淡淡的向着方原看了过来。

    而在他现身的一霎,周围众人,也不知有多少,都将复杂的目光看向了他。

    这一次关傲能夺得剑道魁首,实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但可以想象,对这件事最为不满的,应该就是洗剑池……

    身为剑道圣地,洗剑池弟子,个个惊才绝艳,中州历来都有一个传说,自从武道大考,改作了剑道大考之后,那么但凡有洗剑池弟子参加的时候,这剑道大考的魁首从来都没有旁落过,可这个传说,无疑在这一次被打破了,洗剑池弟子不仅未夺魁首,还被人给撕了……

    刚才那两位洗剑池的长老,愤而出剑,虽然不合规矩,但所有人都能够理解!

    因为这件事对洗剑池的打击,实在比任何人想象中都要大……

    而如今,洗剑池没有对剑道大考的结果说些什么,但他们真能这么轻易咽下这口气?

    因着这些想法,众修对这位披着白狐裘的白袍剑师,表现的更为好奇了……

    “对这一次剑道大考的结果,我没有什么话要说,你们可以放心!”

    迎着无数人的目的,那位穿着白狐裘的剑师只是平静的看向了方原,道:“刚才我洗剑池弟子几番请你下场斗剑,你却一直忍住了,这应该是仙盟暗中对你说了什么吧?或许仙盟是觉得,我们洗剑池对这一次剑道大考魁首之名志在必得,所以才让你躲开了我们?”

    周围人听了这话,都已脸色古怪,抱有这个想法的人着实不少。

    就连仙台之上的仙盟巡查使赵至臻,在这时候脸色都显得有些凝重了起来……

    “我也仙盟应该是误会了!”

    而那穿着白狐裘的剑师,却在这时候,笑了一笑,道:“我们的本意并不是不让你参加剑道大考什么的,而是你的剑道有问题,所以我们不想让你再继续使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