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零六章 一剑飞来要杀人
    在关傲冲上了台的时候,方原反应不及,没有阻拦,在关傲被剑台之上众高手围攻的时候,方原被孙管事拦下,也没有阻拦,在关傲对上了那实力可怖的洗剑池弟子的时候,他已然想明白了什么,还是忍下了没有阻拦,甚至在关傲撕了那洗剑池弟子时,也没阻拦……

    可是如今眼见得关傲居然想吃人,这就实在让他忍不住了。

    这一声大喝,运上了所有法力,震荡四野。

    众修听得这么一声大喝,也都大吃了一惊,转头看了方原一眼,然后就见剑台之上,居然也出现了奇异的一幕,本是凶性大发,横扫各路高手,甚至连四位金丹高阶的监考,都没能阻止他将人撕成两半,犹如魔神也似的关傲,在听到了这声大喝之后,居然微微一怔。

    然后他身上的凶性,却似乎在慢慢的消减,双眼之中的浓重血色,也在慢慢的退去,倒像是渐渐恢复了清明模样,一开始似乎有些艰难的看了方原一眼,试探着叫道:“方小哥?”

    方原几步踏上了前来,喝道:“这是你能吃的东西吗?”

    望着方原声色俱厉,关傲似乎也有些害怕,过了半晌,才低声道:“哦!”

    然后看了看手里提着的臂膀,微一犹豫,蹲在了那洗剑池弟子身,给他拼了上去……

    ……

    ……

    这一幕比众人看到了他要吃人还震惊!

    “这是怎么回事?”

    “那魔神怎么见了这四道魁首就变得如此乖巧?”

    一连串的震憾事件,使得观考众修的脑袋都变得有些麻木了,居然一时反应不过来,实在是刚才关傲恶战台上各路高手时的凶狂与此时的老实木讷,有着太强烈的反差了……

    “这魔神……好像是那四道魁首身边的仆人……”

    “不对,应该是师兄弟吧……”

    很快的,各种不同的议论声都隐隐的传了开来。

    有人信誓旦旦的道:“不对,就是仆人,我上次去赤水丹溪时远远的看过他们一眼,这个傻大个子当时正抱着瓦罐给这四道魁首养的猫收拾猫尿呢,这不是仆人是什么?”

    “我的天,你是想说,他身边的仆人,败了各路武道高手,撕了洗剑池弟子?”

    ……

    ……

    “伤我洗剑池弟子,罪无可恕……”

    但也就在场间气氛刚刚变得有些缓和之际,忽然间一声怒喝响了起来。

    洗剑池所在的仙台之上,有两位身穿黑袍的老者从剑雾里面冲了出来。他们定睛向着剑台之上一看,似乎也不敢相信被撕成了血淋淋两半,生死不知的人居然就是自己一路看着修行了起来的剑道高足,一时心里又惊又怒,火气冲宵,奋然一声吼,同时出了剑!

    “嗖”“嗖”两声,两道难以形容的恐怖剑光直从半空划过,直向仙台斩了过去。

    那两道剑光强盛到了极点,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比那洗剑池弟子强过了数倍,瞬息之间,便已突破了百丈距离,直直的向着正傻傻站在了台上,一动不动的关傲斩去!

    此前的他,看起来昏昏噩噩,但却带着股子灵敏的战斗本能。

    而在这时候,他看起来恢复了神智,但面对着那两道快到可怖的剑光,反倒忘了躲闪!

    又或是说,在剑光面前,他根本来不及躲闪……

    “洗剑池长老,盛怒之下要杀人不成?”

    见到了这一幕,那位高坐台上的黑袍主考,神色瞬间大怒,身形陡然扑了出来,于半空之中,大袖一卷,便如一条乌龙横扫了过来,直接将左边一道剑光裹进了大袖之中来。

    “嗤”

    他那一道大袖,被剑光绞得粉碎,如黑色蝴蝶,片片飞落。

    而那一道剑光,却也被他化解了,消失不见,但在这时候,他却脸色变得更惊。

    眼见得第二道剑光呼啸而来,居然已越过了他,直向着剑台斩了过去!

    就算是他,也已不及阻拦。

    眼见得这一幕,剑台周围,更是不知有多少人低声惊呼,站起了身来。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在这一道剑光之前,转过了一道身穿青袍的身影,正是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方原,他冷眼看着那一道剑光,手掌一探,便从剑台之前,一位惊慌散修的腰间,拔出了一剑宝剑,而后手腕一抖,那一柄宝剑立时震颤不已,亮若秋水,轻轻横在了身前!

    “叮……”

    那一道远远飞来的剑光,直直的撞在了他身前长剑之上。

    龙吟大作,剑气呼啸,而后缓缓消失。

    方原一身青袍,被这剑光之上蕴含的力量,摧的猎猎作响,半晌才缓缓落下。

    而方原自己,则动也未动,甚至手掌都没有颤上半分……

    那一道来势汹涌的剑光,居然就这么湮灭了……

    “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了这一幕,众观考众修,心里居然生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诧异感觉。

    那一道剑光来的如此厉害,方原拦的却太轻松了。

    看他那举重若轻的模样,倒似乎那一道剑光只是看起来可怖,实则淡若清风一般,好像任是谁站在了那里,手里持了宝剑,都可以轻轻松松将它拦下来,不废半点力气……

    “唰……”

    可是一些大仙门的宗主、长老等人,看到了这一幕,却是脸色一惊。

    刚才那击出了这一道剑光的洗剑池长老,更是目光一寒,死死的望在了方原的脸上。

    “唰!”

    而方原则面无表情,回掌一送,这柄借来的长剑便插回了原主人的鞘间。

    然后他背负了双手,冷眼看着那半空之中的两位洗剑池长老。

    似乎是在看着他们,是否要出第二剑!

    “哼!”

    而在此时,那位半空之中的黑袍主考,也在诧异的看了方原一眼之后,很快转过了头,脸上露出了一抹怒气,重重哼了一声,森然看向了洗剑池仙台方向,冷声喝道:“这一次的主考是老夫,难道你们洗剑池张狂至此,要当着老夫的面,斩杀我剑道大考考生?”

    空中的那两位洗剑池长老闻言,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怒气未消。

    “够了!”

    但还不等他们回答,身后的仙台之上,却响起了一个有些平淡的声音,那声音道:“洗剑池不是一个心胸狭窄到自家弟子输了,便要杀人泄愤的地方,你们两个刚才出了这一剑,却比乔师弟被人在剑台上撕成了两半更让洗剑池脸上无光,准备回到剑池受罚吧……”

    “我们……”

    那两位洗剑池长老脸色大变,脸色似有些愤愤不平之意。

    “带上乔师弟,滚回去吧!”

    可是那洗剑池仙台里面的声音,却忽然一冷,隐隐带着一股子剑鸣之音。

    “……遵命!”

    那两位洗剑池长老明显都有些桀骜不驯,但在听出了仙台里面那位声音里蕴含的怒气之后,却不敢再说什么了,缓缓的答应了下来,然后飞身到了剑台之上,将血流满地,昏死不醒的洗剑池弟子抱了起来,被撕了下来的胳膊也捡了起来,冷哼一声,飞身而走……

    “这就完了?”

    这一幕的出现,却着实让人有些意料未及,满心不解:“堂堂洗剑池弟子,被人撕成了两截,洗剑池居然就这么忍了下来,公然认输,然后一言不吭的带了伤者离开了?”

    更有人万分不解,看向了那仙台之上,心想里面那位究竟是谁?

    居然可以如此喝斥洗剑池黑袍长老?

    “方小哥……”

    而见到了那两位黑袍长老离开,关傲也似乎终于松了口气,轻唤一声,便要跳下台来。

    “你先留在台上!”

    那位剑道主考见状,便低喝了一声。

    可是关傲对他的话,居然听而不闻,还是要往台下跳来。

    方原忙道:“留在台上!”

    关傲抬头看了他一眼,就真个站住了脚步,道:“哦!”

    周围人见了这一幕,登时更为诧异了,看向了方原与关傲的脸色越来越古怪。

    而也是直到了此时,方原才向孙管事看了过去,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孙管事看了看周围,终于是暗中松了口气,低声道:“这说来话可就长了,当时我正在你那小院里修天击锤呢……这天击锤每施展一次,都得以法力滋养,那小娘皮将这吃力的活给了我……反正一边修天击锤一边帮你为这傻大个守关,没想到有人到了小院里来窥探,只是外面有你布下的大阵他们进不来,我想看看他们是干啥的,就故意把大阵给打开了,引得他们进来,然后就听着他们商量,好像是要绑了傻大个,逼你做什么事情的意思……”

    方原听得有些吃力,便道:“长话短说!”

    孙管事怔了一怔,道:“然后他们绑人不成,反被傻大个杀了个血流成河!”

    说完了,还是忍不住补充了一句:“这俩跑的最快最快,傻大个一路追杀了过来!”

    “想绑架关傲师兄?”

    这一番话,听到了这里,方原心头怒火,已陡然升腾了起来。

    而在此时,那剑台之上,刚才逃了上去的两个黑衣人见状不妙,飞身跳起,转身就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