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零五章 凶神关傲
    “这还是人吗?”

    看到了关傲在剑台之上大杀四方,台下之人,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本来就力大无穷,简直非人也似的关傲,在手里多了一柄大锤之后,那力量难直让人无法直视,天击锤回转之间,便激起狂风阵阵,一个又一个的漩涡在虚空里凭空出现,扫荡四域,但凡靠近了半点的,都被那狂风直接扫飞了出去,就算是修为高深,不至于被狂风扫走,但只要被那巨锤擦着了一点,便是一个凄惨下场,无论是兵器还是肉身,都经不起一击。

    在这局面上,刚刚才乱哄哄热闹起来的剑台,居然很快便又变得冷清了起来,不知有多少人是被砸到了台下去的,也不知有多少是被吓破了胆,主动从剑台之上跳了下来的……

    望着挥舞大锤,冲撞四方的关傲,无论台上台下,心里都只有一个念头!

    “那不是人……”

    “……那定然是来自地狱的魔神!”

    “……”

    “……”

    “何方莽汉,也敢到此撒野?”

    且不说关傲一出手,震惊八荒四域,在此仙台之上,被他一人,赶得近百修士到处狼狈逃窜,哭嚎不已,劲风四扫,却早已把那位一直没有出过手的洗剑池弟子惊动了,他险些被一位飞了过来的修士砸到,直气的眉毛都倒竖了起来,双目如剑,冷冷向关傲看了过去。

    “嗯?”

    关傲下意识里也是一惊,转头向他看了过去。

    也就在这一霎,那位洗剑池弟子眉毛倒竖,“唰”的一声长剑出鞘。

    他倒是有着洗剑池弟子的骄傲,哪怕是要向关傲出手,也要在他面向自己时才拔剑。

    “呛啷啷……”

    他这长剑一出剑鞘,便立时散发出了一阵刺耳的长鸣。

    而后,天地骤然变得暗了下来,只有一道剑光亮若骄阳,缓缓的向前送了出去。

    “不好……”

    见到了那洗剑池弟子出剑的一幕,周围众修心里,同时都咯噔跳了一下。

    就连方原,也是心里一惊。

    但他毕竟还是看到了刚才关傲大杀四方的模样,强行忍住了。

    “吼……”

    在洗剑池弟子出剑之时,关傲也感应到了他身上的杀意。

    他暴吼一声,便是一锤击了过来。

    但这一锤,虽然狂风阵阵,虚空荡荡,但对洗剑池弟子来说,却太慢了。

    那洗剑弟子的剑,看起来缓慢,但那是因为太快,太亮,才给了人一种“慢”的感觉……

    实际上,那一剑又快又精准,而且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玄妙之意,早在关傲的天击锤挥到了中途之际,这一剑已经巧妙而犀利的斩在了关傲的右臂关节之处,而后蕴藏在了这一道剑光里的力量,陡然间呼啸而出,在关傲的右臂关节处爆出了一连串的噼啪爆响……

    此时的关傲身周,覆盖了一层细密的红莲之火,不破去这一层火焰,便无人伤得到他,可是那洗剑池弟子的一剑,却是力量既强,又十分巧妙,居然斩得他右臂僵了一僵。

    “呼……”

    那天击大锤霎那间脱手而出,撞在了剑台右上角。

    整个剑台,都似乎颤了一颤,右上角的禁制荡出了一层又一层的波动,然后硬生生的撕裂了开来,而那天击锤,也缓缓的向后滑落,然后砸在了剑台的地面之上,只听得“嘭”一声巨响,天击锤落处,坚硬的汉白玉石砖直接碎成了蛛网模样,扩散成了一个巨大的坑!

    “我的天,那锤子是有多重?”

    周围无数观考之修,齐声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幕实在太有冲击力。

    刚才天击锤绞碎了小越山主的臂膀,众观考之修还以为那是因为锤上附着的力量太强,后来关傲将此锤持在手中,横扫四方,看起来又轻飘飘的,也让人生出了一种误解!

    直到此时,巨锤落地,才让人意识到,这锤子居然如此之重!

    很快,又有人认出了出来:“那四道魁首,当时便是用此锤锻铁,足足十个时辰?”

    ……

    ……

    “这是什么怪物?”

    而那位洗剑池弟子,本拟将关傲的手臂一剑斩落,却没想到,只是一剑斩落了他手里的巨锤,脸色也是微凝,却只觉得关傲的肉身之强横,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象,目光微冷,死死的盯住了关傲身上的红莲战罡,然后心里不停的盘算了起来,在考虑如何破他战罡!

    “吼……”

    而关傲,被他一剑斩的自己刚用顺了手的巨锤脱手,也是又急又怒,怒吼一声,直接向着他冲了过来,一拳狠狠向着那洗剑池弟子瘦瘦削削的身形砸了过去。可是他这一拳再威猛,速度却还是慢了,一拳砸了过去之时,那洗剑弟子身形游移,却已然到了他的身后。

    “嗤!”

    他剑光如链,又一次斩在了关傲的身后。

    但这一次,仍然被关傲身上的红莲之火给挡了下来,竟未伤到他!

    关傲此时头脑尚昏昏噩噩的,只是觉得越发狂怒,声声嘶吼,抓向了那洗剑池弟子,但他如今力量已经难以形容的狂大,但速度却明显差了不少,只在尺寸之地,却始终抓不到那洗剑池弟子,反而被他借着身法游走,剑光不停叮叮当当的击在了他身上各处要害。

    这实在是气坏了关傲,狂声怒吼,身上的战罡,竟也一寸一寸的涨了起来……

    剑台之下众修都已看的呆了,心神激动,难以形容。

    但不说关傲心里有多狂怒,那洗剑池弟子心里却更是难堪,愤然暗想:“这厮分明只有一身蛮力,不值一提,想我堂堂洗剑池黑袍剑徒,却连他身外的防御都破不开么?”

    “若是传回了剑池,我还有什么脸争取白袍剑师的身份?”

    心神一动间,他愈发愤怒,陡乎之间,剑势一变,从轻灵快捷,却变得沉重如山,与此同时,剑身之上,已经开始隐隐缠绕了一层一层的黑色剑气,甚至连他身周的虚空,都在这时候变得模糊了起来,仿佛被某种力场所影响,开始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蕴味。

    “那是……剑意?”

    有识货之人,认出了那剑上的力量,陡然大吃了一惊。

    也就在这一霎,这洗剑弟子“嗖”的一声刺了出去,在这一刻,关傲也已回身向他抓了过来,但他却没有像之前那样躲闪,而是将一身力量与神念都融入了这一剑之中……

    “嗤”的一声,这一一剑直直刺入了关傲胸口,破开了战罡,入肉三寸……

    “哗……”

    见着了这一幕,所有观战修士都豁的一声站了起来,伸长了脖子去看。

    而方原看着这一幕,掌心里也已满是冷汗。

    他身形忍不住向前欺近了几丈,但是旁边的孙管事却向他摇了摇头,方原也知道自己是有些关心则乱了,一身法力暗蕴了起来,但没有立时出手,而是死死的盯住了台上!

    “呵呵……”

    那洗剑池弟子,见终于一剑伤到了关傲,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冷笑,但很快,他便脸色微微一变,他附着了剑意的一剑,瞬间便破开了关傲的战罡,入肉三寸,可关键是,居然一直都是入肉三寸,在刺入了三寸之后,便像是遇到了极大的阻力,居然刺不进去了……

    “这厮的肉身,是生铁打出来的不成?”

    这一发现,着实让他吃了一惊,运力前推,却一动不动!

    正相反的,倒是他那一柄用洗剑池水铸造出来的宝剑,在关傲身周的红莲战罡舔炙下,居然在变得发红,剑身之上铭刻的符纹,在这时候一点点剥落,居然接近了融化……

    “吼……”

    而被这一剑刺痛的关傲,则眼底生出了熊熊的怒火,大吼着向他抓了过来。

    那洗剑池弟子大吃一惊,瞬间拔剑,后退。

    可是到了他想拔剑之时,才发现自己的剑居然拔不出来了。

    那剑刺入了关傲体内,居然被他的肉身牢牢锁住了,凭他的力气,居然未能一剑拔出来!

    这使得他的身法,在瞬间凝滞了一下,但也就在这一下里,却被关傲大手抓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持剑的胳膊,这洗剑弟子一惊非小,下意识里飞身而起,双足交连踢出,挟着他一身的法力,连续在关傲的身上踏了四五下,每一下都带着狂暴的开山裂石之力……

    但关傲居然没有反应!

    像是被小孩踢了几脚也似,眉头都没皱一下,另一只手也探了过来,抓住了他一只脚。

    然后他“嘿”的一声,将这洗剑池弟子举过了头顶,双手奋力向外拉扯……

    “不好……”

    众修行之人见到了这一幕,直吓的冷汗长流:“这是要把洗剑池弟子撕了吗?”

    一见到关傲作出的那个动作,谁还猜不到他的用意?

    场间瞬间变得一片大乱,惊呼声如潮。

    “快快住手……”

    而在剑台两侧,半空之中,也有数位监考修士存在,虽然黑袍老修定的规矩简单,似乎也不怎么在意剑道大考之上出现一些重伤或是丢了性命的,但他们却需要负责不让事情失控,如今见到了这一幕,一个个吓的心惊胆颤,如何能坐视堂堂洗剑池弟子被人撕了?

    大吼声中,同时飞掠了下来,四个人一起向着关傲按了下去。

    那冲到了剑台之上,阻止关傲的监考修士,都是金丹中阶的修为,他们几乎瞬间便冲到了关傲身边,两人在身前,同时按住了关傲的左臂,两人在身后,按向了关傲的肩膀。

    以着他们的修为,这一按之下,力量何其之重。

    但没想到的是,关傲使发了性子,根本不懂得分辨对方是好意歹意,只觉又有数道力量的气机向着自己冲了过来,立时暴吼了一声,用力一顿足,却直踏得这剑台摇晃不已,周围红莲战罡呼得一声狂涌了起来,那四位监考之人,居然没能一把按住他,被震退了开来。

    然后,他疯魔一般的狂吼,还是硬生生将那洗剑池弟子撕裂了开来。

    不过,总算因着这几位高阶金丹的影响,没能整个撕成两半,而是扯下了一条臂膀来,那洗剑池弟子连哼都没有哼一声,便昏死了过去,鲜血崩溅,洒了关傲一身……

    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人人都以为自己陷入了噩梦之中。

    他们揉了好几次眼睛,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堂堂洗剑池弟子,居然被撕了?

    但更惊人的还在后面,关傲将那洗剑池弟子撕成了两半,大半身体丢在了地上,早已昏死过去,手里却还拎着一条臂膀,他被鲜血溅满了满身,居然像是受到了某种吸引,脸色愈发的狰狞凶悍,双眼之中,血光大盛,居然将那条臂膀提了起来,直接送到了嘴边……

    看着这一幕,方原终于吃了一惊,猛得大叫一声:“那个不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