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零四章 绝世猛人
    “好强的力气……”

    在黑袍主考津津有味的看着这剑台之上的关傲时,他已经被四五人围在了一起。

    而与此同时,随着那秦山君以及另外两位高手被击下台,整个剑台被关傲搅得大乱,在剑台之下,那些本来就一直等着找机会冲上剑台去的众修,也立时急急的冲了上去,却是想趁乱夺这前十的位置,一个上了台,其他人便立时跟了上去,一时之间,这剑台上多了近百号人,纷纷你出剑,我使枪,你结群,我偷袭,你来我往,刀光剑影,乱成了一团。

    而在这一片乱象里,关傲却是更为狂怒,黝黑的皮肤之下,隐隐发亮,似乎有一座火山在熊熊燃烧,而他的双眼里,也似乎有可怖的火光升腾了起来,简直犹如一尊魔神!

    “哗……”

    有人甩动玄铁链,将他缠在了里面,他却一声虎吼,直接挣断,而后一拳捣出,那铁链的主人便已经直飞了出去,一路之上撞翻了七八个人,然后直直的摔到了剑台外面。

    “唰!”

    枪道天骄赵玄雀看到了关傲,眼神发亮,蓦地踏上前了一步,枪若毒龙,居高临下,直向着关傲一枪刺了过来,枪身剧烈转动,带动了一圈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流,就连脚下的汉白玉瓷砖都被枪身之上的力量带得飞起了细细的碎屑,可见这一枪上蕴含了多强的力量。

    但关傲一眼瞅着了那长枪,居然只是挥手一抓。

    赵玄雀面上顿时露出了一抹冷意:“想以肉眼抓我的长枪,实在愚蠢……”

    他枪身之上带着一股子狂暴的旋转力道,力量再大的人,抓住了他的枪身,都会被这力量所引动,怕是连整条胳膊,都会被这一股子力量绞成了碎片,连点渣渣都不剩……

    但也就在他这么想着时,关傲已经抓住了他的铁枪之上。

    然后……

    ……然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的铁枪忽然就转不动了,像是被一个神器级别的铁钳给锁住了。

    “怎么会这样?”

    赵玄雀呆了一呆,抬起头来,就看到了一个硕大的拳头……

    “嘭……”

    他鼻血长流,直接倒飞了出去……

    “哪里来的这等怪胎?”

    阴瘆瘆的小越山主混在了人群里,眼见得关傲居然连赵玄雀也打飞了出去,心里顿时一喜,借着别人身形遮挡自己,他忽然间窜到了关傲身后,折扇展开,唰的一摇……

    “嗖”“嗖”“嗖”“嗖”“嗖”

    漫天破风之声响起,那无尽薄而锋利的刀刃刁钻而毒辣的飞向了关傲的眼睛、喉咽、下阴、后脑,以及左右上下人身之上最为脆弱的几道大穴,凭着这些特别打造的飞刀之锋利,完全可以避开普通修行者的护身法力,而只要飞刀打中了这些地方,只一刀便是重伤!

    更重要的是,在这混乱的局面里,甚至想要发现这些飞刀都难……

    关傲也没有发现!

    但他疯魔了之后,反应倒变得更为灵敏,异常敏锐的察觉到了有危险近身,他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躲,所以反而不去躲,只是闷吼一身,一身法力雄浑的提升了起来,这法力已然形成了一种赤红色火焰,像是一层血光,又仿佛是一层绕着关傲的肉身绽放的红莲……

    然后,那些飞刀便全都射到了这一层火焰之中!

    再之后,这些飞刀便全都融化了,化作了一滴一滴的铁水,落在了地上,嗤嗤作响!

    “那是什么?”

    “他施展了神通吗?”

    剑台周围,无数修为或高或低之人,都在紧紧的盯着台上。

    一见到关傲身周燃起了红莲一般的古怪火焰,立时大吃了一惊,惊叫起来。

    剑道大考,自然是不能施展神通的,否则便是作弊,要逐出剑台来的,因此刚才关傲冲到了台上,倘若那黑袍老者还可以当他是参考之人的话,那这时候,又岂能再袖手不理?

    可是,也就在一些人都大声喊了起来时,却更有一群人,目光陡然一凝。

    “那不是神通……”

    他们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战罡……”

    “战罡?”

    听得这么一个有些陌生的称呼,众多修行之人都迷茫了一下,然后才有一些人陡乎间反应了过来,失声大叫了起来:“……那是上古修武者才懂得修炼出来的护身罡气?”

    一听得此言,更多人陷入了惊慌之中。

    上古时,仙道并未昌盛,炼气士懂得的法术神通极少,因此在那时候,更盛行武法,也正因此,上古时候的武法远比如今更昌盛的多,有典藉记载,上古时候的炼气士,武道通天,肉身强悍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可以修炼出一种罡气,护着在身周,刀剑难入,万物莫伤。

    这种罡气,与神通不同,乃是自身法力与神识结成的某种存在,也属于自身之力的一部分,因此,就算是一些禁绝神通的古怪地域,战罡也无法禁绝,当然不会属于神通。

    只是,如今世间盛行神通之力,精修武法之人本来就少,战罡的出现便更难了。

    只在传说中,镇守魔边的一些武者,才能修炼出一身战罡,谁曾想到会在今日见到?

    甚至已经有人忍不住怀疑了,这金刚也似的壮汉,莫非是魔边来的?

    而在周围众人都是一片惊诧之时,关傲却浑然不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周覆盖的是什么东西,只是下意识觉得该这么做,于是便这么做了,觉得该有什么护着自己的肉身,于是那护身战罡便这么出现了,在将那无数阴毒的飞刀化作了铁水后,他猛然瞪圆了双眼。

    双目森然,四下逡巡,寻找着刚才那让自己感受到了这种危胁的人。

    “这是什么怪物?”

    小越山主这这时候早就被关傲的一身战罡吓到了,大吃一惊,又如何敢被他一眼看到,在见到了飞刀化作一地铁水之时,便已飞快的隐入了人群之中,极力躲避着关傲的目光,同时低声大叫了起来:“这怪物好生凶狂,大家伙一起出手,先将他联手赶下去……”

    台上众修,听了都又惊又恐,目光惊惧的看向了关傲。

    但一时间,却也无人真个一听他的话,便有这胆量向关傲冲过去。

    那小越山主一见如此,再次低声叫道:“此前的九位高手,都已经被打下台去了,正是我等夺这前十之位的好时机,但这怪物发了狂,有他在台上,我们谁都站不住脚……”

    一边说着,一边身形游走,掌力暗吐,四五个人都被他击飞了出去。

    惨叫声中,那四五个人冲向了关傲,倒像是自己冲了过去的一般,而这一个动作,倒也立时使得台上众修心里一惊,齐唰唰跟着冲了过去,他们本来就已经被关傲吓的不轻,见有机会将他打下去,又哪有什么客气的,立时便各施全力,铺天盖地般迎向了关傲……

    一时间,各种刀枪剑戟,疾如骤雨,劲风如龙,铺天盖地般砸向了关傲!

    场间之人,如今可足有近百之数,而且敢在这时候上台来的,哪怕是混水摸鱼,也是有一定本事的才敢上来摸,修为最低的,那也是赤丹丹品,放到了外面都是一方强者!

    如今联手攻向了关傲,那是何等可怖?

    便是金丹高阶,怕是也不敢和这么多人在近距离的情况下正面硬抗……

    “真不懂规矩……”

    那仙台之上的黑袍主考见到了这一步,脸色已然大变,似想出手,但却又忍了下来。

    这规矩本来就是他定的,允许一些人联手,他如今又怎好去破坏?

    而在另一厢,方原已忍不住身形一动,便要冲将过去,却在他身前,却有一个瘦削的身影飞掠了过来,沉着一张脸,拦在了他身前,这才使得他强行忍住了冲出去的冲动!

    挡住了方原的是孙管事,他低声道:“让他试试!”

    说着话时,他已然反手拧身,法力爆涨,低喝一声,将手里提着的天击锤向着剑台之上掷了过去,便只见那巨大的紫金锤在他这一掷之下,劲风呼啸,旋转如风车,急向关傲飞去。

    “嗯?”

    剑台之上,那位小越山主一眼瞥见,冷笑一声,抢了上来,挥扇向着巨锤扫落。

    但他哪里想到这天击锤如此之重,折扇与天击锤刚一接触,他便直接飞了出去……

    那机关无数,玄铁铸告的扇骨已给砸得稀烂,甚至整条手臂都被绞碎了。

    若不是他见机得快,缩头急闪,怕是整个人都要被砸的稀烂。

    “啪!”

    而关傲则是稳稳的伸手,一把将那天击拳握在了掌中,而后狠狠扫了出去。

    轰隆!

    周围成片的人都被扫飞了出去,简直犹如稻草一般!

    手握天击锤的关傲,简直犹如魔神,重逾万斤的天击锤,在他手里简直像是手里的玩具,但这玩具的力量却是难以形容的可怖,不说被这天击锤笼罩了的人,就算是被这劲风扫到了的,都连站也站不稳,筋断骨折,惨叫连声,一片一片的从这台上直接飞了下去……

    “这可都是武道高手啊……”

    剑台周围,无数人都看的呆了,甚至是一些大仙门的宗主、长老之类,都瞬间失去了从容气度,猛然间从雾气遮掩的仙台之上奔了出来,瞪大了两只眼睛看着剑台上的关傲!

    “从哪里来了这么一位凶神?”

    连他们这等见识,都如同见了鬼也似:“居然这等凶狂,斩杀武道高手如斩瓜切菜……”

    “哈哈,妙哉,妙哉……”

    而那位黑袍主考则是呵呵大笑,极度开怀,大笑道:“这一次剑道大考,居然出现了这么一位好仙苗,凡俗间时有绝世猛将,万夫莫挡,此子,便是我仙家绝世猛将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