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四百章 你怎么还不下来?(三更)
    声声议论里,各大世家、仙门的观考之人,都已坐定,等待剑道大考开始。

    而后,便是各路散修,小门派的修士等等,皆各自寻找适合观战的地方坐了下来,却只见得问道周围简直就是人山人海,处处可见详云缭绕,灵光氤氲,堪称是热闹至极。

    而在众仙台环绕之下,则有一座巨大的剑台,整个剑台约有百丈方圆,汉白玉铺就,在这平台的上下,四面八方,都有着无数的禁制与大阵环绕,防御之严,甚至堪比小仙门的护山大阵,这似乎是怕在平台之上争斗之人一个收不住手,伤到了周围的观考之人……

    而眼见得各方观战之人,都已经落坐,在这平台上空,仙盟所在的仙台之上,便有一位身穿黑袍的老者起身,他一身气机甚是深沉,看起来十分平和,但若细细去辨查,则会发现他整个人就如一道隐在了鞘中的利剑一般,凭空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剑台上空。

    “时候差不多了,那就开始吧!”

    这黑袍老者说话甚是简洁明了,只是大袖一拂,便淡淡说了一句。

    而周围观考之人甚多,议论如潮,可随着他这一开口,声音却立时低沉了下来。

    无数道目光都向着这位黑袍老者看了过来,静静听他开口。

    而这黑袍老者,也只是缓缓扫了一圈众人,便冷淡一笑,道:“这一次剑道大考,由老夫来主考,那便依着我的规矩来,老夫一世修剑,喜欢简单明了,最讨厌繁文缛节,所以我只立了几条规矩,只要你们不犯了我的规矩,那么老夫便懒得理你,由得你们闹好了!”

    “第一条,就是规矩特别的简单,讲究的就是看你们武道造诣如何,因此没有那么多规矩,尔等欲夺剑道大考之名者,尽管登上台来,谁能留到最后,谁便是胜者,又因为咱们剑道大考,没有什么封号,所以最终台上,最多只能留十个人,这便是剑道前十了!”

    “而剑道前十定下之后,再由你们十人,斗出前三甲与魁首来,就这么简单!”

    “第二条,就是斗法特别的简单,只要上了这试武台,便都打起精神来,不论偷袭也好,围攻也好,只要能赢,那便算你赢了,毕竟真到了大劫来临之时,那些黑暗生灵也不会与你们讲究什么礼数,所以咱们这剑道大考,也不求你们讲究什么礼数,留下来就算你的本事!”

    “第三条,就是不论时间,呵呵,有本事你们上了台就斗个一年半载的,若想结束这剑道大考,那就尽快的把对手给打下去,当然了,一旦离台,便是失败,这没什么可说的……”

    “……”

    “……”

    那黑袍老者果然说的简单,周围众修则都听得心情复杂。

    虽然这老头的规矩很任性,但还真没人敢反驳他……

    毕竟人家是从魔边回来的,历炼多年,最有资格在剑道大考一道发言。

    而那黑袍老者,也没给人反驳他的机会,把自己的规矩一讲,便轻轻挥了挥大袖,道:“我的规矩说完了,你们记住记不住的我也不在乎,别犯了我的规矩就行,准备参加剑道大考的人过来吧,在剑台旁边等着,别玩什么高人风范,突然登台什么的,老夫最烦那个……”

    轰隆隆!

    随着他这一声低喝,下方的试武台周围,有灵光缓缓闪烁,露出了一个缺口。

    而众修则心神缓缓紧张了起来,举目四望,要看都有哪些人登台。

    “来了……”

    也就在此时,东南方向的围观人群,正缓缓让开一条路,只见一个身材高大,提了一个磨般也似的巨斧的黑衣男子,缓缓从卵石铺就的小路上走了出来,他身法看起来甚是轻健,但脚步却重,卵石铺就的小道,居然被他一踏就是一个坑,身上一层煞气,迫人眉睫。

    “秦山君,此人是秦山君,没想到他会来参加剑道大考……”

    有人看到了那黑衣男子,顿时大喜,惊叫道:“他可是中州之南逐鹿山的道子,十年前便已成就金丹,天资卓越,根骨奇佳,只是刚结金丹不久,便遭逢了一位金丹中阶的魔头,惨败其手,被打成重伤,后来弃了神通,精修武道,三年之后再去挑战那魔头,却是一斧斩成两段,又在那之后,直接在山里闭关,修炼传中的武道秘法,没想到如今倒出关了……”

    众修听了,也都一个个心神惊疑。

    虽然都猜到了,这剑道大考,或许会来一些猛人,却没想到头一个就这么猛!

    那黑衣的秦山君,大步走到了剑台之前,便盘坐了下来,没有立时登台,而是在等。

    周围众修的议论声还未落,便忽然见到在那东南方向,又已有一片金雾裹着一个白袍的男子飞掠了过来,也轻轻立在了剑台边上,折扇一展,轻轻挥动,向着四方微微一笑。

    “居然是这个大阴人……”

    周围认出了这个持扇男子的人也不少,都是脸色一变,下意识的缩了缩头。

    “号称把武法修炼出了神通威力之人,小越山山主,虽然小越山在霸下之西,只能算是二流,但却连一流仙门也不愿轻易招惹他,此人阴险毒辣,一把折扇与其说是兵器,倒不如说是机关法宝,花样百出,曾经有四位赤丹高手联手围攻,却都被他一人杀了个干净……”

    心间惊惮之意还未过去,又见得一位身披大黑袍子的红甲男子,倒拖了一杆鹅卵粗细的巨大铁枪,面无表情的走进了场间来,枪尖在地上擦出了一溜的火花,让人心间沉闷。

    “赵玄雀,枪道天骄,也是成名已久,此子也是一位凶人,据说一生了下来,便有天边飞来神枪,落在了他的身前,而他也擅长武道,一路修行之中,从来未曾遇到过三合之将,有着同阶无敌的名头,其实他本来早就该出世行走了,只是上一届的剑道大考之时,此人尚在闭关,修炼枪术,出关之时,大考已结束,他曾经暗中找到那魁首切磋,居然还赢了……”

    “……”

    “……”

    随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参与剑道大考之人入场,众观考之人,心神也不由得一阵激动。

    居然发现,这一次剑道大考来的高手远比自己想象的多,就连一些很有名声的天骄之辈,都来了七八个,其他人里,也有许多气机可怖,但却无人认识的神秘人物,其中有数人,看起来一人身气机,居然已达到了金丹中阶,某种程度上,已经有些不符合考核规矩了。

    一般来说,金丹中阶的高手,往往都已经参加过考核了,就算没有参加过的,因为修为过了,也爱惜名声,很少会来与小辈争锋,不然的话,就算夺了魁首,脸上又有何光?

    但这一次,却是涌现了不少,而仙盟,居然也没有阻止的意思!

    不过这些人来到了剑台之前,却都只是站定了身形,没有立时登台,众人倒也理解他们的想法,这剑道大考的时间既然未定,那么越早上台之人,受到的挑战自然会越多。

    先在剑台之下,看看其他人的实力如何,对夺得好名次是很有帮助的。

    “那位青袍呢,他怎么还不下来?”

    众修看到了这么多高手,倒是一阵心花怒放,但也有人意料到了一个问题,抬头看去。

    赤水丹溪所在的仙台,居然仍是一片沉默,没有半点动静。

    心里不由得狐疑了起来:“这青袍不会真的不参加剑道大考吧?”

    而在众修议论纷纷之时,忽然在北方高空之中,属于洗剑池一方的仙台上面,缭绕仙雾被人轻轻拔开,一位身穿黑袍,却生了一头白发,但瞧着模样,又似乎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青剑士,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四周,便抬步,面无表情的从台上轻轻落了下来。

    他没有施展神通腾云,也没有借助某些法宝控制自己的身形,就这么直直的落了下来。

    “嘭!”

    地面被他踩出了一个大坑,他却浑然无事,慢慢从坑里走了出来,负手立于剑台之前。

    在那剑台之前,各位准备参加剑考的修士,本来都神情冷傲,气机交夹。

    便是外人一眼看过去,也能察觉到他们彼此之间,那各不服气的争强好斗之心。

    可是在这位黑袍剑白发的剑客来到了剑台之前时,所有人却都下意识心里一沉,距离他近的,已经下意识向旁边挪开了两步,似乎他身上的某种气场,让人不敢接近一般。

    数百人里,只有寥寥数人敢转头看他一眼,其他人在他面前,头也不敢抬。

    “洗剑池吗?”

    观考众人见到了这个年青人,心间都是微惊,就连四方的议论声,都好像一瞬间压低了许多,有人偷偷的打量着那个白发年青人,悄悄的问道:“这次来的是哪一阶的剑士啊?”

    有人凝神道:“观其剑袍,应是黑袍剑徒,只是不知排名第几……”

    “排名第几重要吗?”

    更有人苦笑着叹道:“历届以来,只要有洗剑池的弟子参与剑道大考,那么必然便是他们夺得魁首,像那秦山君,赵玄雀等人都倒楣了,唉,他们的实力,若是放在往届大考里,那都是夺取魁首的大热门,可是这一次偏偏遇到了洗剑池的弟子,注定夺魁无望了……”

    正议论间,众修士便看到,那位洗剑池的白发青年,来到了剑台旁边之后,并未停留,而是直接举步踏上了剑台,心里顿时微凝,暗想果然不愧是洗剑池弟子,底气这么足。

    不过让他们意外的还在后面。

    那位白发青年,踏上了剑台之后,却是轻轻抬头,看向了赤水丹溪方向。

    或者说,直接看向了方原……

    然后,他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淡淡道:“你怎么还不下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