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有用之符
    考过了符道之后,方原便也不作停留,径直腾云,直往赤水丹溪而去了。

    对这符道的考核,他优劣势都极为明显,自己也实在不好评判。

    不过在他走后,这符道大考之地,却已是闹翻了天。

    因着他这样一个阵道、丹道两大魁首参与了符道大考,也使得符道这样一个某种程度算是小冷门的考核,居然引发了无数人的关注,所有人都在期待着他最终的考核成绩……

    “难道真的会诞生一个符、阵、丹三道魁首?”

    “或许不会,那位青袍,在阵道与丹道考核之时都是异常从容,把握十足,但符道却似有些作难,三百多人参与考核,他倒是最后一个完成了符篆的,险些就过了时间……”

    “符道考的又不是画符的时间,最终还是要看符中的力量啊……”

    “那就要看几位大符师如何评判了……”

    “……”

    “……”

    等着这符道大考结果出来的人已经越来越多,形成了一股浪潮,而在符道备考司青竹院里面,几位位置评鉴符道考核成绩的大符师,这时候却也一个个的面露难色,神情复杂,望着摆在了他们身前的几道从三百多道符篆之中挑选出来的符,似乎在做什么纠结的选择。

    “这一道玉帝敕雷符,是霸下之北,符道世家吕家的子弟画的……”

    狼竹先指着左首第一道符篆,低声叹道:“笔锋之妙,符纹之精,堪称无双……”

    众位符师看过了,都点了点头,但谁也没有说话。

    狼竹先生又指着左首第二道符篆,道:“这一道真龙雷符,乃是中州七纹大符师淳于天老先生的亲传小弟子画的,此子已学到了淳老先生三分真传,笔力精湛,隐有大家之风!”

    众位符师也都跟着点了点头,但还是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而后,狼竹先生又指向了第三道符篆,叹道:“这位的身份,想是你们已经猜到了些许,只是不知她究竟出身哪一家,但仅凭符道而论,她必然有高人指点,运笔如神,落纸苍劲,这一道符,便是老夫,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若论符道潜力,她当是三百符师之首……”

    他的话还没说完时,众符师却都已经看向了最后一道符篆,然后苦笑了起来。

    狼竹先生也苦笑了一声,道:“这便是那位丹阵二道的魁首的符了,诸位觉得如何?”

    一听了这句话,场间众符师的脸色便立时都变了精彩了起来。

    “这位丹、阵二道的魁首,应该学符不久吧?”

    其中一位苦笑道:“仅观此符而言,可见他笔法稚嫩,勾勒有缺,字也普通……”

    旁边一人忍不住道:“何止是普通,简直就是有点丑……”

    “对啊,他这严格来说,甚至都不是符,只是随随便便写了个字而已!”

    “……”

    “……”

    一时间,倒是群情激愤,每个人都憋了一肚子话要吐嘈。

    实在是见到了这么一张怪符,让他们有些憋不住了。

    “唉,诸位说的都有理,这个字,便是老夫也觉得不好看……”

    狼竹先生听了众人的话,却立时苦笑了起来,道:“但关键问题在于……”

    说到了这里,他却住了口,将此符放在了旁边案上。

    而后,自己随手执笔,在旁边轻轻写了一道雷符。

    以他这四纹大符师的身份,便是随手一写,画出来的符篆那也是精气饱满,符力惊人,符身居然有细碎的雷光缠绕,看起来极是神异,全然不是这些参与符道大考的小符师画出来的符可比,若是放在了次符道大考里,仅是他这随手一写,便足以夺得符道魁首了……

    但是他画出了此符之后,却直接拈起,向着方原那一道符掷了过去!

    “轰!”

    但两道符相撞,却出现了惊人的幕。

    两道符接近,上面的惊人符力,立时爆碎了开来,狼竹先生写的那一道符,居然直接被空中的雷光撕成了碎片,片片灰烬,散落周围,方原的符篆,居然仍是完美无缺……

    “这……”

    周围诸位大符师见了,都已眼神惊动,难以形容。

    狼竹先生苦笑道:“你们都看到了吧,这位姓方的魁首,对符篆一道的造诣明显不深,运笔之法也不够精道,简直连普通符师也比不过,可关键在于……他这符力太强了!”

    说着脸色倒是凝重了起来:“就连老夫,都不知他是如何将这么强的神意蕴于符中的!”

    周围诸位符师,听了此言,也都是悠悠一叹。

    实际上,他们聚在了这里,便是因为出了这么一道古怪的符篆。

    如今,本是他们在这三百多道符篆之中,评选中前十以及魁首之时,这对他们这等修为来说,也实在不是什么难事,但这道怪符一出,却让他们也都感觉到了异常的为难,无他,就是这符太不好评定了,论笔法,论精巧,此符都甚为平平,甚至可以说是很差……

    但偏偏,其中蕴含的符力,却又比任何人都强大!

    “狼竹前辈,若从符道造诣来看,此子怕是连符师水准都没有达到,这是必然要罢黜的,而且,与其他几位符师相比,这位方姓小儿的符道潜力怕也是最低的,将来成就有限!”

    有人开了口,声音低沉,明显不看好。

    “可我们考较的,本来就不是将来的潜力啊,而是此时的符道……”

    另有人意见不同,苦笑道:“或许这小儿对于符道的各种法门掌握不足,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符内的符力却是最强,甚至比我们还强,难道我们能否认他这一道符篆的强大?”

    “身为大符师,我们怎能评选这等粗简之符?”

    “符无粗简,只论威力即可……”

    “……”

    “……”

    一时间,众人倒是都争执了起来,意见相持不下。

    但总而言之,则是两个结果,这一道符篆,要么罢黜,要么便定为魁首。

    最终,倒还是狼竹先生做下了决定,他轻轻一叹,道:“我也知你们的心意,如今我们评选此符,倒像是评选文章,若论起来,自然是文辞华丽,用意独道之文才是最好,但我们看到的,却是一篇言辞粗浅,却用意独道之文,该当如何决择,自然困难,不过……”

    他手掌轻轻在玉案上一拍:“到了此时,我们倒要想想,这次六道大考,为的是什么?”

    周围众符师听了此言,一时怔怔不语,似乎都想到了些什么。

    “既是选择有用之人,那便挑这有用之符吧!”

    狼竹先生也不再犹豫,执笔在方原那道符篆之上轻轻一勾,而后苦笑道:“老夫执掌青竹峰多年,因着老夫的评点,封名为大符师之人甚多,也评选过不少符道魁首,但此符,可以说是老夫此生所评过的符中,笔法最陋的一道符了,只不过……却也是最强的一道符!”

    ……

    ……

    难以形容第二日符道榜单贴了出来之时所引发的轩然大波了。

    看到了那榜单之上高高在上的“方原”两个字,不知多少观榜之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而后轰然一声议论了起来,简直难以相信,居然会真有人做到了符、阵、丹三道夺魁!

    “我的天,这是个什么人?”

    “三道夺魁,你咋不上天呢?”

    “他真有三道夺魁的实力,还是另有隐情?”

    “据说狼竹先生已经将他那一道符封存了,随时等人过去验证,而且就在昨夜,这方圆千里之内的大符师们,都已经进入了青竹峰验证此符,这个结果便是他们商量出来的……”

    “此子价值无量,只怕会立时引发各大仙门与道统争抢……”

    “别想了,有传言说,他应该是仙盟暗中培养的天骄,又岂会与各大仙门纠缠?”

    “……”

    “……”

    “居然真的夺了魁首?”

    这一放榜,方原也悄悄的过来看了,前面阵、丹二道考核,他却是连来都没来,一个是考核还没结束,便知道自己已经是魁首了,另一个却是赤水丹溪的诸位丹师们,在一定出这个结果之后,便私下里告诉了他,因此他都不必跑到放榜之地来看,但这次可不同。

    心里同样有点没底的他,一大早便赶了过来,怕别人认出,还带了个大斗笠。

    然后看到了自己夺了这魁首之名,心里倒既有些庆幸,又有些愧疚。

    因为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符道魁首之名,还真能算得上是自己捡来的……

    他能夺符道魁首,不是他在符道有多大本事,而是玄黄一气诀的特性决定的,当然了,虽然心里有点愧疚,魁首之名也是得要的,毕竟……玄黄一气诀也是自己修炼出来的啊!

    “又多了三个月,我可以在琅琊阁看九个月的书了……”

    心里隐隐有些轻松了起来,方原长叹了一声,便抽身往赤水丹溪赶去。

    他悄然而来,悄然而走,周围人议论纷纷,却也不知道这位三道魁首,就在他们身边。

    不过刚刚走了没多远,他便下意识的抬起了头来。

    然后就看到前面山坡上,一个红袍的女孩一脸的不悦,冷冷的看着他。

    那表情里,带着些古怪的神色,又是气又是恨又是憋屈。

    方原知道她认出自己来了,也犹豫了一下,站住了脚步,静静的看着她。

    李红枭冷冷一笑:“呵呵,我是不是该准备看你在器道大考之上再展露风采了?”

    方原叹了一声,道:“符道已有些侥幸,器道我是真的不懂……”

    李红枭冷冷的,转身就走,走出了好几步,才回头冷笑:“信你才有鬼!”

    方原的脸色微微有些尴尬,心里想:“那就走着瞧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