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九十一章 符道大考
    事实证明,身为堂堂仙盟巡查使,还是传言中很快便有机会升任为一方镇守的巡查使,想要走个后门的话还是很简单的,最起码,当赵至臻沉默半晌,然后让方原回去了之后,很快便有一位童儿赶到赤水丹溪,给方原送来了一块号牌,这代表着参加符道大考的资格。

    于是,到了符道大考这一日,方原便早早的起了身,赶到了考核之地。

    符道大考作为六道考核的第三考,却有点像是人气最低的一道。

    前来观礼之人最少,参与考核的人数也一样最少。

    只在问道山之前布下了一方可容纳三百人的仙台,便可以让所有的符师参与考核了。

    原因倒是很简单,符道本来就是一个出了名的门槛高,又难以取得成就的修行之路,专精此道者不多,而且,真正有本领的符道大家,早就有了大符师之名,也不会前来了。

    某种程度上而言,符道大家,在真正的参悟符道之前,也往往都已经有了很强的名声,因为凡是在这一道出色的,要么书法惊人,要么画功深厚,要么学识渊博,他们便不借助于符道,也往往有很大的名声与身份地位,倒是不怎么在意这符道给自己带来的名声了。

    不过,本来显得十分冷清的符道考核,在方原入场之时,忽然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

    “是他,他怎么又来了?”

    有人认出了方原,直惊的眼睛都要跌倒了地上。

    “阵考与丹考都夺了魁首,莫非他在符道也有很强的本事?”

    “不可能吧,他虽是金丹,但看起来年龄并不大啊……”

    经历了阵道与丹道两次大考之后,方原在这问道山一带,本来就名声大盛,而且还在飞快的向外传播,乃是当之无愧的大名人,因此这一见他出现在了符道大考现场,立时引动了一片一片的惊诧与震惊,很快便有人各自传书,告知熟人,那个夺了俩魁首的又来啦……

    于是,这倒使得符道大考出现了令人意外的一幕。

    本来没有多少参考之人,而前来观考之辈,也都是比较气度沉稳,修养深厚的人,但随着方原这一出来,却轰一声乱了起来,然后很快便有大群的人飞快的向这边赶了过来……

    “阵道与丹道魁首还不够,这是要再夺符道魁首吗?”

    这是心存疑惑,要来看看方原究竟有多大本事的。

    “这根本不可能,是来混个名声的吧?”

    这是不太相信方原实力的!

    “他长的……实在是有点好看啊……”

    这是无意中被方原征服了的中州道统小仙子们。

    ……

    ……

    “你不是说自己不懂符道吗?”

    一个红袍女孩正脸色不善的看着方原,脸上快要滴出水来。

    “本来确实不懂……”

    方原见到了李红枭,神情倒也有些不自然,解释道:“无意中悟透了些许……”

    李红枭听了,冷笑一声:“你想告诉我自己一天之内学会了符道?”

    方原考虑了半晌,道:“这样说也不对,其实我以前就懂,但我不知道自己懂……”

    “呵呵,随便你了!”

    李红枭认真的打量了方原几眼,倒是忽然冷笑一声,道:“说实话,我倒希望你来,毕竟你若是不来,那我夺了魁首也没什么意思,总得把你都赢了,这魁首才算是名正言顺!”

    方原眼神古怪的看了李红枭一眼,便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了。

    他也是因为自己之前确实对李红枭说过不会参加符道,所以才解释了几句。

    更多交流的话,他是没什么兴趣的。

    倒是他身边,一位高冠儒袍的年青男子,在这时候忽然淡淡开了口,道:“你这几日里倒是风头大盛,连夺阵道与丹道两大魁首,这份天资,便是我也很是钦佩,但可惜,你到了符道大考来找名声,却是来错了地方,符道精深,一世参研都不够,更何况你还分了心?”

    他说话的声音很平淡,带着符师所特有的从容,也带着符师特有的自信与傲慢。

    不过听了他的话,李红枭与方原却都是淡淡的转头看了他一眼。

    方原没有说话,便向自己的木案之前走了过去。

    李红枭则是轻轻“呵”了一声!

    ……这俩人看起来倒是都比他还要傲慢!

    “这两人好狂……”

    那位年青的符师脸上闪过了一抹不悦之色,但也按捺了下来,没有立刻发火。

    “此次符道大考,规则最为简单!”

    在这仙台上首,主持符道大考的狼竹先生气度偃然,呵呵一笑,道:“符道者,引动天地之力,化作神通,便是为符。此次大考,只求筛选良才,诚求遗珠,因此老夫不准备考较你们对太古、上古三千七百种字形的基本功,也不考较你们对有史以来一百零八种符纹的掌握,只考较你们最简单的符道本源,对天地万物的引动之力,也就是意念之力……”

    那狼竹先生说着,微微一顿,却是抬指在虚空之中写下了一个“雷”字,而后笑道:“所以,这一次符道之考,不拘符类,不论道纹,你们只需书一道引雷之符,最强者胜!”

    说罢了之后,目光扫过了场间诸人,低声道:“半个时辰为限!”

    说罢了此言之后,旁边早有童儿递上了一柱青香来,插在了他手边的香炉之中。

    而后,仙台之上,诸位年青符师,便都正襟危坐,看在了自己面前。

    每个人的面前,都有一方小小的案几。

    案上,摆着纸墨笔砚,以及一张色泽发紫,一尺见方的空白符篆文纸。

    只有一道空白符篆,也就是说,只有一次书写的机会。

    因此,这仙台之上三百余人,谁也没有急着动笔,只是凝神微坐,暗暗思索,有人眉头紧皱,也有人手指虚空,不停的划动着,显然是在考虑,如何才能让这符力更强……

    符道大考的内容倒确实简单,只是一道雷符而已!

    也就是说,这一道符篆,只要可以引动雷电之力,便算是成功了。

    但这毕竟是阵道大考,谁也不敢真个把它想的这么简单,既然这一次的符道大考,是为了追求大符师的称号,那自然要显露出自己的独道之处,才有资格得那大符师的称号……

    至于谁得魁首,那便看谁的雷符引来的雷力了……

    方原在这时候,也在盯着面前的空白符篆,迟迟没有研墨动笔。

    他只是在想:“一道雷符么……”

    “我只屈指一弹,便可引落雷霆降临,把这仙台都劈了也轻而易举,可这是我自己的神通,算不得符力,只有将自己的精气神力,凝作一处,落于符篆之上,而后不论何时,催动了符篆,都可以引来催动我那一道玄黄气,引落天雷,才算得上是一张合格的符篆!”

    “心意,心意,符力便是心意,我该如何将这心意落于纸上?”

    就算是他修炼玄黄一气诀,精气神远远超出了普通修行者,但也不代表他在符道可以一飞冲天,他心意是强,玄黄气也暗与符道相合,但如今留于纸上,还是一个问题……

    相较于他而言,倒是直接以符道御敌,会轻松许多!

    ……

    ……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周围众符道修士,皆已开始动笔。

    有人端端正正,凝神正气,写下了“玉敕天雷”四个大字。

    落笔之时,笔尖之处,便已有雷光隐现,周围虚空轰隆作响,可见心神有多强!

    而这,正是一道“玉帝敕雷符”的正常画法!

    也有人只是笔尖轻颤,似是胡乱画了一道。

    但仔细看去,却可见这胡乱画出的一笔,隐现龙形,似有真龙游动,倒是可以想象,若是此符引动,借龙形,引雷力,用意灵巧,玄妙,却是盛行于东海之地的“真龙雷符”画法!

    而李红枭则是轻轻转动着手里的笔,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空白符篆。

    只用了不到数息功夫,她便已轻轻将笔在墨里一蘸,而后一道墨痕洒在了符上。

    那一道墨痕落下,便似有精气轻轻蒸腾,到了天上,便引动了乌云聚啸,倒惹得旁边一位监考符师,慌忙走上前来,用玉匣将这一道符篆封存了起来,才避免了天空继续阴沉。

    然后,她便搁笔,起身,转头看了方原一眼,转身而走。

    到了她这等可以以指作笔,以虚空为纸的境界,符道造诣极为精深,都不必去考虑自己该如何写这道符,只要她心里想着该作何符,轻轻一点,心念自然存于符上。

    这一次,她倒确确实实是第一个走的。

    甚至在她离开之时,方原还在盯着面前的空白符篆,未曾动笔。

    而这,自然也使得她甚为开心,嫣然一笑。

    随后,从她开始,便有越来越多的修士起身离开,渐次离开,随着青香越燃越短,便是一些心里还没有把握的,也将符写就,然后起身离开,毕竟,就算是符力稍弱些,也总比过了交白卷,渐渐的,青烟已燃尽了尽头,偌大仙台之上,却是只剩了方原一个人了。

    “呵呵,这位小友,老夫也不想打断你思路,不过这时间……”

    那位狼竹先生,看了一眼身前符篆仍是空白的方原,也忍不住捋须笑了一声。

    “呼……”

    也就在他声音响起的一霎,方原终于有了决定。

    他轻轻执笔,在这符篆之上,认认真真的写了一个“雷”字,很少有人可以发现的是,在他写下这样一个字时,腕间有一道隐隐的青光,随着笔落,慢慢渗入了符篆之中。

    也在这一刻,青烟燃尽,那位狼竹先生探首一瞧,笑道:“好丑的字……”

    方原轻叹一声,搁笔,起身,瞪了狼竹先生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