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九十章 灵光一闪
    “若是我也懂符道就好了,岂不是又轻轻松松得到了三个月的时间?”

    见识到了李红枭施展的符道,方原心里居然也生出了些许羡慕之意,甚至心里微微一动,倒有种想要立时去学符道,好在符道大考之中与她一较高下的冲动,万一学会了呢?

    不过想归想,念头在心底闪过,却也只能苦笑。

    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人下了多少功夫,才能学到多少本事,自己因为在阵道与丹道之上下过功夫,所以才能夺得魁首,但符道,同样也是一门极为精深的学问,自己却只学过一些基础的笔法运用,未曾深究,想要奢求在符道大考之上有惊艳表现,怎么可能?

    不过对于符道的原理,他却还是知道的!

    所谓符道,便是将一股子精气神,凝聚一处,借此引动天地之力。

    相较于神通术法而言,那一道符,便是法印,而这天地之力,便是人之法力。

    符篆,只是一个统称,其实符篆最重要的,不是符纹本身,而是上面的字迹。

    往更深了说,甚至都不是字迹,而是指那字迹所蕴含的人之精气神。

    正是通过这精气神,才可以沟通天地,引动万物之力。

    李红枭于虚空之中书写,然后离开,等到方原走近了,她留下的神通才爆发了出来,便是这个道理,她将自己的精气神凝聚在了虚空之中,这精气神消散之前,这一道力量便会一直存在,当然,写在虚空里,这精气神是很容易消失的,写在特别的符纸上自又不同。

    而在学习符篆之道前,往往需要练气书法、绘画,便也是这个缘故。

    书法、绘画,是最容易凝聚人之精气神的,一些书法大家,笔落纸上,字迹苍劲有力,如有神意,又或是一些高明的画者,泼墨作画,看似随意挥洒,寥寥几笔,却又栩栩如生,如龙欲飞,这其实就是凝聚了自己的精气神在里面,已经近乎了符道的玄妙力量了……

    有了这样的书法或是绘画功底,若学符道,可谓事半功倍,甚至一点即通!

    回到了房间里,方原提笔,连写了几个大字,然后自己看了半晌,苦笑着丢开了。

    他的字写的实在一般,甚至有点难看……

    以前在仙子堂时,他无钱去买笔墨纸砚,只能以竹作笔,在沙上练习,后来朱先生虽然送了他一套,但也舍不得用,再后来入了仙门,可以买得起这笔墨纸砚了,但也只是将自己的字练的不再那么潦草而已,远远说不上好看,就更不用说达到可以修炼符道的程度了。

    所以,这个羡慕,还是只能算作是羡慕啊……

    抱着这份失落之意,方原于静室之中,缓缓吐息,沉沉入定。

    但这一次入定,总是因为心里有些失落,倒是很快醒来,索性倒头睡在了床上。

    赤水丹溪清幽寂静,小院里更是万簌无声。

    隔壁,关傲还在沉睡闭关,更是悄无声息,没有醒来的痕迹。

    方原这一觉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猛然坐起了身!

    沉沉梦里,忽然一个念头闪过,便如闪电,瞬间映亮了那一片漆黑的梦境!

    “精气神……”

    “符道要诣,便是将一身精气神凝聚,引动天地之力!”

    “我是没有学过符道,书法水平,也没达到顺利修炼符篆之道的程度……”

    “可是精气神的话……”

    他呆呆的想着,然后慢慢摊开了他的手掌。

    在他掌心里,一缕青气缓缓飘飞,氤氲变化,这正是他修炼的玄黄一气诀。

    此诀要诣,本就是凝神一身神念法力,化作一道本源之气……

    ……而这道本源之气,本质上,便是一种精气神!

    这一个念头让他忽然之间呆住了,识海之内有若雷霆霹雳,荡荡不休……

    甚至连表情,都显得有些呆滞……

    符道,自己是没学过,但玄黄一气诀,自己已经修炼了很多年了啊……

    更关键的是,自己这玄黄一气诀的推衍,本来就到了一个关键点,只差一步,便可以达到小成,但这一步,却是因为缺失了某些东西,难道说,自己所缺的,就是这个……

    ……符道?

    见鬼的,自己玄黄一气诀是求变,求变之后,便是随意的施展。

    只有施展了出来,才算是有了他应有的威力!

    但该如何施展?

    “还有什么施术方法,比符道更举重若轻,直通本心的?”

    ……

    ……

    方原一下子跳了起来,将自己乾坤袋里的诸般典藉,全都倒在了地上,然后飞快的翻捡,终于找出了一本破旧的《符篆初解》,然后压下了自己心里的激动,细细的翻阅了起来。

    这一本《符篆初解》,只是一些简单的符篆练法与法则,很快就看完了。

    然后方原便片刻不停,又直接出了门,跑到了赤水丹溪的藏经殿里去,直接便将殿门拍开,然后也不理会那看殿之人的一脸懊恼,先塞了一颗宝丹给他,便到了大殿深处,将所有的有关符篆的书藉都给搬了出来,强行借走,抱着回到了自己的小院里面去了。

    也亏得他现在是阵、丹两道的魁首,名声非凡,否则这看殿人不一定会借给他。

    而回到了自己的小院,方原便也一刻不停,沉下了心思,细细参研着这符篆之道,因为那偶然间的灵机一动,他整个的心神都紧张到了极点,全副精力都化入了其中,一字一句,一丝一缕,慢慢的参研着,明悟着,仿佛一个困扰了他许久的迷宫,终于渐渐清晰……

    “果然如此……”

    “原来如此……”

    这一看,便是大半夜时间,窗外已泛起了鱼肚白。

    方原在这一刻,却是满面欣喜,甚至有些疯狂,有些得意。

    “我这玄黄一气诀突破至小成的契机,就是符篆之道……”

    “原来这符篆之道的窍门,早就融合在了玄黄一气诀的修炼之法里面……”

    这说起来或许玄杂,其实也很简单,玄黄一气诀的修炼法门,本来就是符道的修炼法门、

    修炼符篆之道的修士,所面临的最大难题,便是如何将自己的精气神凝聚一处,引动天地之力,而这一点上,方原从一开始修炼玄黄一气诀时便已经开始修炼了……

    他甚至忍不住怀疑,这玄黄一气诀,难道最初就是从符法里面化出来的?

    玄黄便是天地!

    天地无限,融纳万物,但有什么可以容纳天地呢?

    很简单,天、地二字便足以!

    这里面的道理,本来就是相通,甚至是通用的!

    “玄黄一气诀,天生便是凝聚了起来的神意,用在了符道里,别人怎么和我比?”

    “就算我对符篆之道,了解的还不深,许多法门、技巧、符纹都还没有掌握,但也足以和人一拼了,这就像是一群人在比谁更懂得赚钱,而对于这经商之道,我是最不明白的,真要比的话,自然比不过旁人,可关键是……我天生就有一座金矿啊,还比什么?”

    “可笑,我其实已学符道十几年,自己居然不知道……”

    “……”

    “……”

    诸般问题,在方原心底闪过,让他痴痴怔怔。

    但他很快,便强迫着自己冷静了下来,确定了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则是,自己要不要参加符道大考?

    这一个问题,他也很快便有了答案,当然是要参加的!

    毕竟只要夺了一道魁首,便可以多出三个月时间在琅琊阁里读书的,

    第二个问题,则是,自己参加符道大考,有多大的把握?

    这个问题,方原一时还不好断定,他只知道,自己若以玄黄一气诀画符,便等于是有了强横无边的根基,精气神之凝聚,罕有人可与自己相比,真要与一些符道高人相比,或许还有所不如,但关键在于,在现如今这个级别的符道大考里,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而最关键的,便是第三个问题了……

    ……符道大考,自己没有提前报名啊!

    ……自己甚至连符师都不是,没有资格参加符道大考!

    最后一个问题方原想了很久,便披了青袍,起身出门,这一次他没有犹豫,直接离了赤水丹缓,往问道山西侧的修行灵院里赶来,在山外拜会了守山童儿,让他通晓了仙盟巡查使赵至臻,然后等了盏茶功夫后,终于被童儿引入了灵院洞府里面,见到了这位巡查使。

    “呵呵,你这阵、丹二考的大魁首,一大早来找我有何事?”

    赵至臻见到了方原赶来,便呵呵一笑,甚是感兴趣。

    方原道:“前辈不是之前说过,让晚辈有事可以来找前辈帮忙么?”

    赵至臻微微一怔,笑道:“你有何事?”

    方原道:“晚辈……想要参加符道大考……”

    赵至臻顿时呆了一呆,脸色很是古怪:“符道你也学过?”

    “学了一点……”

    方原摇了摇头,真诚的看着赵至臻,道:“晚辈不是符师,此前也没有报考……”

    赵至臻听得都有些糊涂了:“你是想让我……”

    方原很坦然的道:“反正外面都传晚辈是前辈的亲近人,还有人说我是托了前辈的关系才得了阵、丹二道大考魁首,于是晚辈就想着,不如真个托前辈帮我走个后门,一是帮我解决了非符师之身参考的问题,二是帮我私下里报个名,好取得符道大考的资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