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八十章 六道大考
    “还真是个实在的回答……”

    方原听了巡查使的话很是无语,同时隐隐约约好像真的被打动了一下……

    “呵呵,这一次的六道大考,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啊……”

    见了方原的表情,巡查使也笑了起来,而后一声低叹,道:“有些事情,关系到了仙盟的一些安排,本座也不好直接对你明言,但总是需要你记住,仙盟对这一次的六道大考,投入了极大的关注与精力,使得这一次大考的重要性,远非之前几次可比,你若是可以在这次的六道大考之中脱颖而出,那将会有极大的益处等着你,或许,那会是你平时不敢想的……”

    方原听了,微微一怔,笑道:“前辈能不能说的……详细一些?”

    赵至臻呵呵一笑,道:“你虽不是散修,但与散修也差不多,一路修行过来,该吃的苦头都吃过了,老夫只想问你,若有一个机会,让你再无神通功法之忧,再无资源丹药之短,再无身犯凶地之险,从此万事不碍于心,只需一心提升修为,这机会,好是不好?”

    方原听了,心里忍不住“嘭”“嘭”跳了两下,道:“好!”

    那赵至臻也真是会说话,这么简单几个字,居然深深的说进了方原心坎里。

    对方原的反应,赵至臻很是满意,笑道:“既然觉得好,那本座的话你便好好记住吧!”

    “这一次的六道大考,共分丹、阵、器、符、剑、道!”

    他认真的看着方原,每一个字都说的很清楚,也很有份量:“其中的丹、阵、器、符,我自不必多言,你只需自己把握,量力而行罢了,但对于剑、道二考,你却要留心!”

    “剑道之考,便是指武法较量,我在天来城,见过你的剑道,着实造诣不浅,出类拔萃,可你千万记得我的话,无论如何,也不要参与这剑道之考,直接弃了便是;而六道大考中的最后一考,道战,你却一定要参与,不但要参与,还要不惜一切,冲进三甲之中去!”

    “剑道不考……道战则要抢占三甲?”

    方原听了这番话,脸色也出现了些许的迷茫。

    在这六道大考之中,他最有把握的本来就是阵道与剑道,但为何却要自己放弃?

    心里有些不解,下意识便要开口询问,却直接被赵至臻打断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样安排,只需要牢牢记住!”

    赵至臻说的很认真,也很诚恳。

    方原沉默了许久,拱手道:“前辈的话,晚辈记下了!”

    在这时候,他心里也是一片迷茫,并不明白这赵至臻的安排有何深意。

    但树知阴阳,人知好歹,他分辨得出来谁是诚心,谁是歹意。

    他与这仙盟巡查使还是第一次见,对这仙盟巡查使口中的太虚先生,则是一次也没见过,但听到了一些事,与这仙盟巡查使说了几句话,便知道他们二人确实是在替自己考虑。

    赵至臻听了,轻轻点头,笑道:“你能记下,自是最好了!”

    该说的话已经说过,他也显得轻松了些,笑着向方原问道:“别的事,老夫便不再过问了,日后,你若还有什么问题,尽可以来仙盟找我,能帮你解决的,老夫一定不会推辞,至于这六道大考的事情,便是你自己把握了,仙盟帮不上你太多,也不会帮你太多……”

    方原答应了下来,便在山腰里,与这仙盟巡查使作别。

    回到了下院之时,周围已然聚集的满满都是人,一眼见到他过来,登时一轰而散,但又不肯退去,只是守在了小院外围,一个个眼巴巴的望着他,一副想说话又不敢说的样子。

    方原见了,便心里微叹,遥遥向他们拱了拱手。

    那群满面忐忑的人见了,立时一片欣喜,纷纷涌了上来叫道:“方前辈……”

    “我还有事要做,容后再叙!”

    可方原也只是依着礼数与他们打声招呼而已,却未多言,便入了小院之中。

    这些人心自然有些失落,不过很快便又彼此安慰了起来:“这位方前辈既然主动与我们招呼,说明人家根本就没有把以前的事情放在心上,是咱们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啦!”

    “唉,心胸宽广,不碍于心,实在是难得的高人风范啊……”

    “我们以前真个瞎了眼,居然没发现这样一位高人……”

    “……”

    “……”

    他们的一些话方原听进了耳朵里,或许这也不是因为自己修为高,而是这些人本来就想让自己听见,只是听了这些话后,他心里却也不是很开心,只是暗想:“我高在哪?”

    “就高在了认识仙盟巡查使?”

    “哼,你们根本不知道我高在哪……”

    “……”

    “……”

    “方前辈,方前辈在吗?”

    刚回到了小院里坐下没多久,正揣摩着巡查使赵至臻讲给自己听的话,方原就听得小院外面,有一个童儿轻声的唤着,向外一看,便见清风小童儿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往里面看。

    轻声咳了一声,将他唤了进来,问道:“你过来是做什么?”

    清风小童儿忙将一道黄色帛卷奉给了方原,道:“这是许执事让我拿来给您过目的!”

    方原展开了帛卷,心里便轻轻叹了口气。

    这帛卷,却是关于这一次丹道考小考的新榜单,在这榜单之上,他方原的大名金丝描边,端端正正的坐落在了最上首,而其他人的排列一样未动,只是依次向后挪了一位,并且在榜单下面,还附上了对于这一次排名变化的解释,以及对白山君等人的惩处等等……

    方原只是看了一眼,便放在了一边,道:“拿回去吧!”

    清风小童儿忙将帛卷收了起来,小心打量着方原的脸色,道:“您好像并不怎么开心?”

    方原看了他一眼,道:“只是丹道小考罢了,有什么可开心的?”

    清风小童儿有些不理解:“那你之前为什么……”

    方原笑了笑,道:“一是一,二是二,本来就该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不是么?”

    ……

    ……

    “公主,您要的丹药拿到手了!”

    也就在方原一心想着六道大考之事时,就在赤水丹溪不远的地方,一处灵气充沛,精致华贵的庭院里,那个穿着红袍的女孩李红袅,正懒洋洋的歪倚在了池塘边上钓鱼。

    她手里持着一根吊杆,鱼钩上也不知挂了什么饵料,直引得塘里的鱼都疯了一般的去咬,波光粼粼,水花四溅,挤在了一处,但她却灵活移动着吊杆,扯动了丝线,便使得那小小的钓钩灵动变化,在鱼群之间穿梭晃动,始终没有被鱼咬着半点,也没钩下半片鳞来。

    在她身边,则跪着一位身穿黑色斗篷的黑衣男子,手里,则捧着一方小小的紫木匣。

    若是方原在这里,便可以看得出来,这匣子,赫然便是当初仙盟巡游使虬龙真人用来封存了自己丹药的那个匣子,如今它本该放在了仙盟的丹库之中,没想到出现在了这里。

    “一群蠢鱼儿……”

    那红袍女孩吊了半晌,才气的将吊杆往塘里一扔,骂了一句,然后伸手接过了那匣子,打了开来之后,里面那些紫纹丹药便出现在了她眼前,上面还有一些别人验丹时的刮擦痕迹,她轻轻将丹药取了出来,拿在手里仔细的看着,反反覆覆,来回打量了很长的时间。

    “公主,赤水丹溪居然敢乱改榜单,将您列在第二位,要不要给他们些压力……”

    那黑衣男子静候了半晌,试探着问了一句。

    “不必了!”

    那红袍女孩却轻轻扣上了盒子,脸色显得有些难看,道:“他炼的丹药确实比我好!”

    那黑衣男子听她这么说,心里很是震惊,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喘。

    他知道这红袍女孩的脾气,因此十分担心她若是发起了火来,会有什么后果。

    但出乎她的意料,他等了许久,却没有出现意料中的结果,似乎这红袍女孩这一次的话,真的只是单纯说了一件事而已,连发怒的心都没有,只是有些失落,正在他不知道该告退,还是继续在这里等着时,忽听那红袍女孩道:“丹道不必参加了,帮我准备阵道吧!”

    黑衣男子忙松了口气,道:“是……”

    说罢之后,却又有些犹豫的道:“公主,但是那件事……”

    红袍女孩听了这话脸色沉了下来,冷冷问道:“是我面子重要还是那件破事重要?”

    黑衣男子忙吓的一句话也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