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实力不足,就是原罪
    将本是四转的丹药,炼成五转之丹?

    改进丹方?

    大殿之内,局势的逆转,使得殿内殿外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有人脸上露出了又惊又恐,又暗含崇拜的眼神,这是懂得其中难度,知道这一着厉害在何处的人;有人脸上露出了迷茫的表情,这是没有听明白是怎么回事的人;也有先是迷茫,但很快也跟摇头晃脑,暗暗点头的人……这些就简单了,是不懂又在装懂的人。

    不过对懂丹的人来说,此时是真的一脸凝重。

    四转丹炼成了五转丹,咋一听起来,不过提升了些许品性而已,算不得什么,而且这太化上清丹,也只是宝丹里面,较为常见的一种,不算得多高珍贵,可事情却不是这么算的。

    因为太化上清丹,传承久远,这丹方,便已是千锤百炼,最为精炼的。

    对丹方加以改进,不是无人做过,而是有很多人做过。

    自从这丹方问世以来,已经不知有过多少前辈高人,对这丹方加入调整,改进,数千年积累,便已使得如今这太化上清丹的丹方,早已是简炼到了极致,品阶也高到了极致的,无论是哪一方面,想要调整上任何一丝,都是无比的困难,甚至说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也正因此,像这一类丹药,是平时最少有人想到再去改动的。

    因为无数前辈高人已经将此丹方推衍到了极致,几乎没有再改动的空间了。

    若是新的丹方,还会有人去想想是否还可以炼的更好,但这一类丹方,还是算了吧!

    便如白山君所言:你觉得自己比那些前辈高人更厉害吗?

    而如今,方原便是在告诉他:我确实比那些前辈高人更厉害……

    ……

    ……

    “你是怎么做到的?”

    殿内一众丹师,也都不敢相信,可是他们急急忙忙反反复复的将这一枚太化上清丹研究了无数遍,恨不得将这丹药塞进眼珠子里去,然后终于确定了这确实是一枚五转丹品的太化上清丹后,便一个个神情复杂的看着方原,心头沉重,却是久久无人说得出话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还是那第一个看了此丹的虬龙真人,缓缓问出了这句话。

    “其实丹方也简单!”

    方原轻轻招手,旁边早有识趣的童儿,急忙为他取了纸笔过来,单膝跪地,将木盘举过了头顶,而后方原便在木盘里,蘸墨书写,不过片刻,便已将自己炼丹之法写了一遍,然后将笔搁下,轻轻挥袖,清风拂过,吹干了纸上的墨汁,然后将这丹方递给了紫宵洞主。

    周围人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肯写出丹方,早已满面激动,伸长了脑袋看着。

    待到丹方写完,他们也差不多都将丹方背了下来,暗暗在心里揣摩着。

    而后,一个个脸色愈发变得复杂,甚至是感慨。

    以他们在丹道的修为,这新的丹方,不过是看上一眼,便知道与此前的旧丹方区别在何处,细细揣摩之下,更是发现了这新丹方其实改动之处并不大,甚至单个看起来,改动的方法也只是普普通通,但整体加在了起来,便立时成了无上妙笔,精妙的让人惊叹不已。

    一时间,心里既佩服这年青丹师的匠心独蕴,更佩服他将丹方公开的心怀气魄。

    毕竟,这太化上清丹的丹方,虽然是一个公开了的丹方,可既然方原已经加以改进了,那么这新的丹方便可以算是他的不传之秘,某种程度上说,仅仅是这一道丹方,便足以他在丹道一途有足够安身立命的资格,他若是不肯说,那谁也没法子逼他交出来的……

    不过对方原来说,倒是有意为之。

    一来,他毕竟只是为了夺回自己丹道小考该有名声,若是不将丹方写出来,那难免还会有人置疑他究竟是否在小考之中做了手脚,横生议论,不如此时堂堂正正的为好……

    二来,他能够改进这丹方,其实是靠了天衍之术的推衍能力,而不是自己真真正正的本事,以他的性子,虽然不至于迂腐到放着天衍之术这等奇术不用,但却也不愿将这天衍之术带来的妙处,当成自己的本事得来秘不示人,既来之天下,那么也应该还于天下……

    ……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道丹方对他来说委实不值什么。

    “唉,惭愧啊,惭愧,如此简单的变化,老夫炼丹数百年,居然没有想到过……”

    那虬龙真人也将这丹方上上下下看了无数变,脸色前后变了数回,最后时,却忍不住苦笑了起来,道:“方姓小友,你怎么想到用这些方法来改进这道丹方的?”

    “因为我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炼出这丹方里所记载的丹药而炼丹,而是为了治病救人而炼丹,炼丹之时只想着追求更好的药性,几番尝试之下,倒也无意间倒有了些收获!”

    方原神色平静,向着紫宵洞主扫了一眼,笑道:“丹道一途,我得阮师指点许多,从一开始,他便对我说过,丹师炼丹,务求精进,不可於泥于前人旧方,而须以参悟药性为主,但凡照本宣科,食古不化之辈,注定要走前人老路,一辈子也不可能有所建树的!”

    “哗……”

    一听了这番话,立时便有无数崇拜的目光看向了紫宵洞主。

    紫宵洞主顿时有些尴尬,心里暗想:“我那就是随便说说啊……”

    但迎着这么多崇拜羡慕的眼神,他也很快也反应了过来,脸上一副淡定模样,大袖轻轻一拂,呵呵笑道:“丹道一途,本就如此,方小友,你能记着老夫的话,也算难得!”

    听了他这话,更多又惊又羡的向他们看了过来了。

    一位初入丹道不久,而今还没有丹师之名的年青修士,便改进了太化上清丹这等修行界里传承已久的丹方,自然是一件在丹道大大露脸的事情,而这位年青丹师,又是紫宵洞主指点出来的,也无形之中大大提升了紫宵洞主的声望,将他在丹道的地位,托高了一层。

    不过他们却不知道,紫宵洞主表面风轻云淡,内心里却一个劲的倒吸凉气……

    自己一时起意,指点了这个在半途之中遇到的同道几句,谁想到居然有这等好处?

    “来人啊……”

    也就在此时,那位虬龙真人便不再多言,轻轻一拍座椅扶手,道:“将此丹封存,我会带回仙盟丹库存放,再将此丹方装裱,传与丹道各位大师传看,让世人,永记丹道初心……”

    旁边的许执事听得明白,早就奔入了殿后,也不用童儿接手,亲自捧了一个珍贵的紫匣子出来,先将那一颗太化上清丹用一个小小的瓷瓶装了,打好封印,然后才又放进了紫匣子里,又在上面打了一层封印,这才放在了虬龙真人手边,让他准备带回仙盟里面去。

    而殿外殿外之人,看到了这一幕,已是眼色无比的古怪。

    不知多少人,都将目光悄然向着白山君看了过去,眼神无比的古怪。

    这明明是一枚之前已经被他罢黜,与废丹混在了一起,准备销毁的弃丹,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为了用名贵紫檀木匣单独封存,收藏进仙盟丹库里面的名丹,这反差何其之大?

    再想到,这个能够将四转宝丹炼成五转宝丹的奇才,居然险些落榜……

    ……这个笑话也太大了吧?

    而白山君在这时候,脸色也早已变得一阵青,一阵白,饶是他脸皮不薄,在这时候却也有些承受不住周围人向着自己投了过来的古怪目光了,恨不得找条地缝直接钻下去。

    “事已至此,我便只剩一句话要问了!”

    恰在此时,方原忽然轻轻开了口:“我这一丹,可否通过丹师考核?”

    “哗……”

    这么一句话说了出来,场间立时起了不小的骚动。

    不知多少人的目光都向着白山君与许执事看了过去,他们在这里守了大半天功夫,不就是为了看一看这件事究竟该如何料理?如今好容易等到了结局,自然心里期待了起来……

    “你……你这一颗丹,或许真的厉害……”

    那许执事感受到了周围人的目光,只是觉得心里像吞了只苍蝇也似,明明这件事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偏偏被人连累,看向了那白山君的目光已经很不善了,倒是那白山君见到这么多人向自己看了过来,忍不住红了脸,嚷嚷道:“老夫确实没看过来,并非有意之举!”

    说出了此话之后,心头倒是一阵愤愤不平,忍不住嚷嚷了起来:“再说了,这只是一场普通的丹师考核,你炼些普通丹药便可过关,又为何要将这等奇丹炼出来,难道你是在故意考较我们这些人鉴丹之人不成,还是为了故意出风头?此丹谁都认不出来,又何止是我?”

    这一番话还真倒引起了殿内殿外一些人的思索,忍不住交换了个眼神。

    白山君在这时候,自然底气不足,但说的话还真带着些实在的歪理……

    可方原听了这话,却是脸上露出了一抹罕见的怒意。

    “我炼出此丹,是因为我知道这就是最好的太化上清丹炼法……”

    一边说着,他一边目光微沉,低声道:“丹师炼丹,需要考虑的难道不是该如何将丹炼好,而是其他的什么乱七八糟人情事故不成,你身为主考之人,实力不足,就是原罪……”

    说到了这里,他脸上露出了一抹讥诮:“……而你,居然还有脸借此来开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