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七十三章 考核有问题
    赤水丹溪乃是一条溪流绕山而走,上中下三院依山而建,上院便在山峰上首。方原有赤水丹溪的令牌,自然可以自由进入这笼罩了整个赤水丹溪的大阵,不过想要进入上院的话,却还是需要通报的。但这时候,他心里一腔冷怒,哪里还顾得上这个,一道灵光,直飞掠到了上院上空,而后直直的坠落了下去,青袍猎猎,径直向着上院的正殿之中走去。

    “他……是要去找上院的丹师们理论不成?”

    而在考院附近,众人看到了方原直接冲向了上院的一幕,心里却都是一惊。

    在平时,身份再高的人,为了表示敬意,也需在赤水丹溪正门进入,然后拾阶而上,缓缓走上山去,但这杂丹修士,居然满腔的怒气,顾不得规矩,直接就一口气冲到了上院里去了?

    一时又惊又喜,纷纷向着那赤水丹溪方向赶去,心里暗想:有热闹瞧了。

    “咱们也去看看!”

    红袍女孩儿眼神微变,也是踏空而起。

    “公……”

    下方两位黑穿黑袍,披着黑色斗篷之人,急忙开口唤道。

    但只说出了一个字,便被那女孩儿转头看了一眼,两个人立时噤若寒蝉。

    红袍小女孩则不理会他们两个,径自去了。

    ……

    ……

    “方前辈,你擅闯上院,究竟是……”

    “喂喂……怎么直接冲进去啦……”

    赤水丹溪上院大殿门口,几个童儿见方原一脸阴沉的赶了过来,都急忙上来拦他,但方原理也不理他们,径直走向了大殿,他们几个同时伸手来扯,居然没有捞到他一片袍角,待到反应了过来时,却见方原早已直直的走进了大殿去了,心里顿时叫苦,忙跟了进来。

    这大殿里面,许执事正与另外几位丹师闲坐叙话,忽见得方原一身冷意,闯进了殿来,外面几个童儿慌慌张张,拦他不住,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道:“你来上院做什么?”

    方原在大殿里扫了几一眼,淡淡道:“这一次丹道小考有问题!”

    许执事本以为方原是在下院呆得够了,来找自己疏通关系,想调到中院里面去,却没想到他居然开口便是丹道小考之事,顿时有些诧异,神情疑惑的道:“有什么问题?”

    方原微一沉吟,道:“我没有成为魁首,甚至没有上榜,便一定有问题!”

    “这……”

    周围顿时一片沉默,大殿之内,诸人都是脸色古怪。

    半晌之后,才有人忍不住“嗤”的一声笑了出来,旋及所有人都哄堂大笑。

    他们倒还不知道方原落榜之事,听到他这般说法,才知道原来这下院的杂丹修士也去参加丹道小考了,更没想到的是,堂堂金丹修士,参加丹道小考,居然……还落榜了?

    “这是脸上实在挂不住,恼羞成怒了吗?”

    就连许执事也忍俊不禁道:“方小友,这些丹道小考,获得丹师之名之人甚众,我倒不知道你居然落了榜,这时候你心里不服气,我倒理解,不过你把事情想的简单了,呵呵,虽只是一场丹道小考,但却绝非小事,每一颗封存的丹药,皆是由三位上院大丹师交叉品鉴才得出来的结果,而前三甲的丹药,那更是我与一众上院丹师一起商议评定了出来的……”

    说罢了,轻声一笑,道:“这考核流程沿用了数千年,不会有问题!”

    在这时候,上院主殿周围,围观的已经越来越多,许多中院以及下院的修士都借着办事的由头进入了上院,围在了主殿门口瞧热闹,听了许执事的话,顿时一片低低哄笑。

    而方原认真的想了想,抬头道:“若是流程没问题,那便是你们的人出了问题!”

    “轰”

    他这话一出口,周围立时传来了一片笑声。

    “这杂丹修士得了失心疯不成?”

    “落榜了却不愿接受,居然在质疑上丹院的老丹师们?”

    “他也是觉得自己丹师之名都没考下来,连下院怕也呆不住了,索性大闹一场吧?”

    “……”

    “……”

    眼见周围人聚集的越来越多,许执事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冷冷向四周扫了一眼,然后有些不耐烦的道:“方小友,休要再胡搅蛮缠了,考核流程没有问题,诸位丹师也都是道德之士,更不会有什么问题,你若不甘心落了丹榜,那还不如好好下功夫去学丹,退下吧!”

    这话里却已经有些不悦了,殿外聚集的人越来越好,也不好看。

    但方原听了只是神色平静,淡淡道:“你若觉得没问题,何不重新验一次丹?”

    许执事见他不走,心里也有些不满升腾了上来,缓缓几步走到了方原身前,皱着眉头看在他的脸上:“你究竟在胡闹些什么,丹道小考里面,落榜之人没有一千也有数百,若是人人都不甘心,跑来要求我们重新验丹,那我们这赤水丹溪,还有功夫理会别的事情么?”

    听出了许执事的不耐烦之意,众人便下意识有些担忧的看向了方原。

    这话本来也有些道理,可是方原听了,却是神色平淡的看向了许执事,淡淡道:“若是一场的考核成绩,搞得人人都不甘心,都觉得有问题,那你们还有必要做别的事么?”

    “放肆!”

    许执事听了此言,心间微怒,随手一掌拍在了身边的一个丹炉之上。

    方原这般大闹,引来了这么多人围观,却实在让他感觉有些不成体统了……

    而且此人如此失态,赤水丹溪也不能留他,紫宵洞主的面子也没用,重重一拍丹炉,便要唤周围人上来,赶紧将他给叉了出去,省得继续留在这里让人看这些人的笑话……

    但他却没想到,他隐怒而发,一掌拍在了丹炉,直将丹炉拍的瘪下去了一块。

    但他还没来得开口,没想到方原目光一冷,一步踏上前来,也是一掌拍在了丹炉上。

    他心里有些不耐烦,怒意大起,方原心里的怒意又何偿轻了?

    好言好语的说了这么久,难道还要落得个无理取闹之名?

    “哗……”

    许执事那一掌,只是将这百炼玄铁炼成的丹炉拍出了一个凹陷,而方原这一掌落了下来,居然直接将这丹炉拍的哗啦一声垮了下去,直接变成了一团废铁,地面硝烟滚滚而起……

    周围人瞬间大吃了一惊,齐齐后退了一步。

    望着那垮成了一团废铁的丹炉,腾腾硝烟,一个个噤若寒蝉,鸦雀无声。

    大多数人倒都没看到方原出手之势,便是看到了的,因着那一拍跟的太快,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的法力将这丹炉拍垮了,但毕竟这一幕太有冲击力,倒实在将众人都吓了一跳。

    若到惊恐,却是所有人都比不上许执事,他实实在在的知道自己击那丹炉的一掌绝对没有这么强的力量,再加上距离方原太近,被他身上的凶气冲击,一霎那间已是冷汗满背,心里像是吞了一块冰也似,望着方原的脸,下意识后退了几步,道:“你……究竟要怎样?”

    直到开口说话,才意识到自己嗓音已经哑了。

    心里只觉异常骇然,这区区杂丹修士,一击之力怎会如此之大?

    与他那个大个子奴仆一样是天生神力,还是别的什么……

    到了这时候,他才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姓方的修士何时说过自己是杂丹修士了?

    因为问人丹品,有种窥人隐私的意思,在修行界里是一件极为忌惮的事情,因此方原入赤水丹溪报备时,也只是说自己是金丹二层的修为,关于他的丹品,却是众人自己看出来的。

    可是,这看得准么?

    方原含怒之下,一掌将丹炉拍成了废铁,怒气却未稍减,强压着怒意道:“我不是过来找麻烦的,只是想求个公道而已,再鉴一次丹,也不废什么时候,还望许执事成全……”

    望着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许执事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心里有些犹豫。

    过了半晌,他忽然向身边的丹师道:“去将封存的丹药取出来!”

    而后,抬头看向了方原,正色道:“看在你为赤水丹溪效力不少的份上,这一次我满足了你这心愿,不过,倘若事实证明丹药品鉴没有问题,那这赤水丹溪你也不要呆下去了!”

    方原目光微垂,淡淡道:“自然!”

    说罢了,缓缓上前几步,在一张太师椅上坐了下来,此时这大殿之内的各位上院丹师们,都还站在一旁,可是他这般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周围人居然都不敢指责他这失礼之举。

    而方原坐在了太师椅上,也是神情自若,倒给人一种他就该坐在那里的感觉。

    这大殿周围,无论内外,此时都已经围满了人,见到事情居然发展到了这一步,也都十分诧异,倒是隐隐起了些好奇心,心想这姓方的金丹修士既然如此笃定,甚至不惜以离开赤水丹溪换取一次重新鉴丹的机会,难道说他真的这么有信心,出了问题的是上院丹师?

    一个念头还未过去,那进入了后殿的丹师便出来了,但手上却空空如也,脸色有些难看,到了许执事身前,道:“奇怪了,三天之前甲字三号院的丹药里,没有他的那一颗!”

    许执事听了立时眉头一皱,道:“怎么回事?”

    那丹师道:“可能是没有被封存的资格,与炼废了的丹药一起丢弃了吧!”

    周围人听了这句话,表情一下子变得丰富了起来。

    他们大多数人也都知道赤水丹溪的规矩的,那些考核用的丹药,可都是用各种灵宝和宝药搭配炼制了出来的,非常珍贵,因此每次考核过后,都要统一封存起来,当作战略资源贮备。

    只不过,也不是所有的丹药都有这资格,有一些明显炼废了的丹药,比如时间结束之时还未成丹,又或是缺陷太大的,就没有封存的资格了,在第一次筛选之时,这些丹药便会被挑捡了出来,集中在一起销毁,根本不会进入后续的丹药品鉴流程。

    若是方原的丹药在第一次品鉴时便被筛选掉了,那就难怪自己这些人没有印象了。

    转头看了方原一眼,见他坐在了太师椅上,四平八稳,许执事心里也升起了一种极为难以形容的情绪,心里微一犹豫,继续向那丹师问道:“负责筛选这些丹药的是谁?”

    那丹师犹豫了一下,说出了一个名字:“白山君!”

    许执事闻言,脸色“唰”的一声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