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意外结果
    三日时间很快便已经过去了。

    在这三天时间里,方原又对丹道参悟的更深了一层。

    如今他有了丹道基础,又有了紫丹丹品的控制力,以及自己苦读丹典的灵药见识,和对各种常见丹方的记忆,某种程度上,他已绝非丹道新人。更重要的是,他这段时间里,也渐渐将天衍之术融进了自己的丹道造诣之中,却更是使得他丹道造诣突飞猛进……

    当然了,具体可以高到了哪里,他倒一时不好判定……

    不过可断定的是,面对只有普通丹师,而无大丹师参与的丹道大考的话,他起码也有了一半夺魁的把握,毕竟,这六道大考里面的丹道与阵道等等,名义上其实只是为了让天下人有一个考取大丹师或大阵师之名的考核,那些已经有了这等名号的,是不会再参与的。

    而在这时候,他也开始筹备为关傲炼制破阶金丹的丹药,已经定下了要炼一炉紫金八宝丹,这其中一共需要八种宝药,六十四昧灵药,这些东西,他乾坤袋里都是有的,不过问题在于,依着方原用天衍之术对丹药药性的推算,他觉得最起码还要再加一株神药才稳妥。

    可关键在于,神药十分稀缺,却不是他手头上便能有的了。

    因此,这关傲破境的事,还是只能暂且缓一缓,待有时间了,找寻一株神药再炼比较好。

    “先报了丹道大考,然后再去取来阵道大考的资格!”

    第三日时,方原参悟丹术,一夜未眠,不过以他如今的法力,精力倒也完全不受影响,踏入了金丹境界之后,他肉身愈发的强悍,精力也充足,远非以前筑基之身可比了。

    眼见得阳光已洒入窗棱,他便缓缓伸了个懒腰,决定先去拿了丹师袍来,起身之后,一道清水符洁身净面,青盐洗口,他换了一件崭新的青袍出门。刚到了小院里,便见关傲正捧了一个黑瓷钵盂,眼睛眨也不眨的蹲在一株柳树下,盯着那在树上懒洋洋晒太阳的白猫。

    他有些好奇:“你做什么呢?”

    关傲忙嘘了一声,道:“接猫尿……”

    方原顿时有些诧异:“接猫尿做什么?”

    脑袋里忽然想到了一个奇异的问题:“这位猫兄也会撒尿?”

    “哎呀,我自有用处,你快去忙你的吧,省得打扰了它,不肯尿了……”

    关傲有些不耐烦的向方原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走。

    “居然还嫌弃起我来了……”

    方原无奈,转身出了院门,临走前认真叮嘱:“猫尿可不能喝……”

    关傲一脸鄙夷的转头看了他一眼:“你当我傻?”

    ……

    ……

    驾云来到了赤水丹溪旁边的那一排大殿之前时,却见这里已经围拢了不少人,都聚集在了总殿前面议论纷纷,有人面带笑意,十分自信,也有人唉声叹气,十分失落,听了他们的议论声音,方原才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些人是在这里等着看丹道小考结果的榜单来着。

    “丹成之时,究竟是否合格,心里早就有数,还需要看这榜单么?”

    方原心里暗想,便想直接去领自己的丹袍,可心里忽然又是微微一动,倒是想要看看这榜单之上,究竟是谁夺了魁首,便又按落了云头下来,迈步向着榜单方向走了过去。

    “唉,苦修丹道百年,终于有了丹师之名了……”

    “天啊,这位姓孙的小哥,才不过十二岁,居然就有了丹师之名?”

    “这算什么,据说最小的丹师,才不过七岁呢……”

    从人群之间走过,耳间只听得声声议论,倒也让方原有些感慨,修行讲究一个天赋,丹道同样也是,有人苦修百年,却不得其门而入,但也有人生而知之,天生便擅长此道……

    “恭喜乔师兄,位列三甲,丹道奇才之名,注定传遍四方!”

    就在前面,忽有一群人大笑,恭贺着最中间的一位白衣秀士,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但那被围在了中间的白衣秀士,却是面带苦笑,作了个四方揖,叹道:“唉,诸位此言,实在羞煞我也,不过是丹道小考,居然未能取得魁首,倒被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女子夺了去……”

    方原听到了这里,顿时微微一怔,旋及脸上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

    “魁首居然不是我?”

    他脸色微冷,便大步向前走去,周围人见他是金丹修为,也立时都给他让开了路来,走到了前面那张贴着榜单的墙壁前时,忽然见到一个红袍的女孩儿从前面的人群里转过了身来,身边跟着两个穿着黑袍,戴着斗笠的男子,将身边的修士无形之中隔绝在了外面。

    她也看到了方原,微微一怔,而后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可以看到她脸上有一抹自得之色,微微抬起了下巴,笑道:“我之前便跟你说过吧,快,不一定好……”

    “魁首便是你么?”

    方原看了她一眼,而后目光扫向了她身后的榜单。

    只见那榜单之上,当首一个名字,便是“李红枭”,想来便是这个灰袍的女子了,她听了方原的话,脸色更显得有几分得意,轻轻一点头,道:“这算什么,我还要在丹道大……”

    “让让!”

    方原没听她后面的话,直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目光扫向了那一张榜单。

    那红袍女子立时神色又有些不悦,轻轻的咬着自己的指甲。

    “那群鉴丹之人,难道是眼睛瞎了么?”

    方原冷冷打量着那榜单,脸色渐渐冷了下来。

    魁首不是自己,便已经很稀奇了,更关键是,前三甲之内,居然也没有自己?

    这却已经是一个根本无法接受的结果!

    丹药出炉之时,他便已经心里有了数,对这魁首志在必得,谁能想到居然不在三甲之内?

    “想你炼丹之时倒是出了个大风头,不知如今却是排在哪里啊?”

    那红袍的女孩儿居然又凑到了方原身前来,与他一同看榜。

    方原也不理她,只是目光渐冷,继续向下扫了过去。

    那红袍女孩见他脸色似乎有些难看,笑道:“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帮你找……”

    方原仍是不理她,只是很快便将榜单上面的名字扫了个遍。

    而后,他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那红袍女孩看着他的表情,低低笑道:“难道是落榜了?你可是金丹境界了啊,被人称为金丹丹徒,本来就不好听,如今居然还在丹道小考中落榜了,这也太……太难看了吧?”

    在这榜单附近,本也有几个赤水丹溪下院里的修士等着看榜,这次过来参加了丹道小考的倒不是只有方原一个,毕竟他们身在赤水丹溪,为六道大考筹备,却连个丹师之名也没有,实在不好听,这些人看到了方原过来,便都下意识的退了开去,不与他打照面,却冷不防,忽然听到了那个小女孩的话,顿时一个个变的表情愕然,而后紧绷着面孔,退了出去。

    一直到离得方原较远了,他们才忽然间挤眉弄眼的大笑了起来。

    “天啊,这杂丹修士居然连丹师之名都没拿到?”

    “看他三天前信心满满的离开,我还以为他志在必得呢,居然落榜了?”

    “他可已经是金丹境界了,法力强横,神识也强,闭着眼睛也可以炼出一颗合格的宝丹来吧,再加上他平日里苦苦学丹,众人都瞧在了眼里,谁能想到他居然会落榜?”

    “话倒不能这么说,丹道也讲天赋的……”

    “呵呵,本就是杂丹,修行无望,如今连丹道也踏不上来,这可怎么走下去啊?”

    那些人都见识过方原此前发威的模样,不敢当面招惹,但这时却一片轰然大笑了起来,感慨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还有想着赶紧将这个大消息带回赤水丹溪里去的。

    而周围人听了他们的话,也都有些诧异,循着他们的目光,四下里踅摸了起来。

    毕竟,金丹修士,与落榜这几个字眼搭配了起来,确实显得有些刺眼。

    很快的,便有许多目光都聚集到了方原的身上。

    这时候的方原,一袭青袍,立于榜单之前,极其的显眼,他背着双手,神情平静的将榜单前前后后看了三遍,然后便确定了一个问题,这榜单之上三百多人里,并无自己。

    也就是说,自己确实落榜了!

    自己堂堂紫丹修士,苦苦参悟丹道数月,痛下苦功,想要在六道大考一鸣惊人。

    可如今,却在取得丹师之名的小考之中落榜了。

    心里有种极其古怪的念头升腾了起来,他能感受到周围的目光,于是,便忽然想到了曾经一个萦绕于心,久久难灭的回忆,便是在太岳城时,自己本是魁首,高高在上,平步青云,结果一朝天变,自己坠落凡尘,独坐在城主府的池塘边,接受无数目光洗礼的回忆……

    于是,本来还挺平静的内心里,却忽然有些不平静。

    “嘻嘻,落了榜也没什么啊……”

    那红袍女孩李红枭,在他身边低笑道:“丹师做不成,走街串巷行医救人还是可以的嘛!”

    方原对她的话宛若不闻,只是轻呼了口气,而后陡然转身。

    身形如电,化作一道灵光飞在半空,直向着赤水丹溪的上院方向疾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