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六十七章 下院里的老好人
    若不是为了过来干活,那自己入赤水丹溪毫无意义啊……

    抱着这种想法,方原入了赤水丹溪下院,负责起了灵药的清点与入库之事,倒与当初在青阳宗时小辣椒做的事情相似,而关傲也同样跟他一起入了下院,做些搬运类的杂事。

    当他最初来到这赤水丹溪的下院之时,引发了不少的关注,在这下院里做事的,大多都是筑基境界,毕竟一个境界一个辈份,让这金丹修士来处理杂事,本来就显得有些大材小用,众下院里的同僚虽然口上不说,心里却都知道,这肯定是被人穿了小鞋,排挤了过来的。

    不过,在方原只是杂丹修士的名声传了开来之后,众人反倒释然了。

    某种程度上,杂丹修士虽然也是金丹,但着实比筑基强不到哪里去……

    方原自己对这倒不怎么在意,踏踏实实的留了下来,这赤水丹溪负责准备六道大考的筹备之事,因着此次大考意义非凡,有传闻说是仙盟在大劫之前举办的最后一次大考,同样也是一次仙盟选拔人才的举动,是以赶来参与大考之人多不胜数,需要准备的资源也异常庞大,而在这个准备过程里,倒是恰好可以让方原经历到自己如今最为欠缺的东西。

    正抱着此念,他做事态度异常的认真,没有像其他被分排到了下院的金丹修士一般,想尽各种办法走门路,找关系,也要调到上院里去,而是踏踏实实留了下来,尽心的做事。

    “那位新调了下来的杂丹修士可真是负责啊,居然真是一副要留在了这里的模样,那各种各样的灵药入库时,几乎都是一根一根的检查,倒像是在观察什么宝贝也似……”

    “难道他是想通过这等做事态度,再调回中院去?”

    “可笑,只一昧瞎忙活,却不懂得走动走动,如何能如愿以偿?”

    “别的金丹来了下院,不说别的,光这脸面就受不了,他倒是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杂丹修士,修行路尽,本来也没什么资格摆金丹的架子,不说别的,就算是咱们将来倘若结了丹,那也有很大的可能超过了他,所以他这时候表现的低调,也算有自知之明!”

    “……”

    “……”

    毕竟是金丹修士,方原在这下院里,注定受人关注,关于他做事认真的说法很快流传了开来,几天之后,倒是人人都认识了他,而在最初几日里,他还只是将自己负责的灵药入库,清点之事做的妥妥当当,后来别人见他来者不拒,不论该是谁份内的活,只要给了他,他便认认真真的去处理,便不免有些奸猾懒惰的,开始一点一点的把任务推到他身上来了。

    而方原居然也不在意,不论合不合理,只要交给了自己,便都认真的去处理。

    这般过了几天,倒是整个下院都传开了这老好人的名声,交到了他手上的活计自然也越来越多,什么丹炉的搬运修缮啦,什么阵法的检测啦等等,越是辛苦的越是给了他。

    方原察觉到了这一点变化,也看得出来,有几个奸猾之徒,在偷偷的领了令牌之后,却又将令牌送到了自己这里,如此一来,活是自己干的,最终去领了功劳的却是他们……

    但对这些猫腻,他也不动声色,便这么接了下来。

    这样的行径他自然不喜,甚至有些讨厌,但事后那些人自有教训!

    各种任务里,最辛苦的其实就是灵药的检验、入库,以及丹炉检测等等。

    这一次六道大考,汇聚天下各路丹师,数量繁多,也因为数量繁多,所以对考核之事要求极为严谨,准备更是充份,几乎天下间典藉上有名的灵药,多多少少都有准备,而这么多灵药,都是需要检验清楚之后,才可以入库造册的,但凡有一点疏露,还要背负责任。

    对其他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一桩再辛苦不过的事,这么多种类不同的灵药,一一的分辨,还不能出错,又是翻书,又是验证,何其麻烦,何其辛苦,可方原要的就是这种经历,借着这个机会,他将自己在丹典之上背下来的药理,与这些灵药,一一分辨,增长见识。

    而另一点,便是各种不同的丹炉检测,六道大考这等庄严场合,自然务求公平,总不能出现丹炉有损,或是功效有强弱分别,影响丹品之事,所以这所有的丹炉,都是自雷州同一批打造了出来之后,用法舟一发儿送到了赤水丹溪来的。

    在此之前,雷州那边已用某种神通检测过一次,但来到了这里,还要再度检测。

    而在雷州出炉之时,检查的只是其质量,缺损,但到了赤水丹溪,却要检测的更为细致了,以检测丹炉之上的风火二阵为主。

    不过这个检测的方法倒是更为简单了,那就是直接开炉炼一次丹,通过这个过程中的风火走势,来判断这每一个丹炉的整体质量是否达标……

    而这,也恰好满足了方原用炼丹来炼手的需求。

    虽然以他如今的神识与修为,再加上他的阵术造诣,基本上只要看上一遍,便可以了解那丹炉上的风火阵势如何,但他还是一次次开炉炼丹,珍惜这每一次的练手机会。

    在这种情况下,他的丹道造诣,自然提升的极快。

    一个月之后,无论是对灵药的品相掌握,还是炼丹手法的纯熟,都已大幅的提升。

    也是到了这时候,方原在丹道的根基已经十分牢固,他才开始试着将天衍之术运用到自己对丹道的把控之中。

    天衍之术是一道逆天神通,对于各种变化的推衍简直就是神之又神,但它也不能凭空推衍,无论是阵、剑、法、丹,都是先要自己有了足够根基之后才行。

    “丹道一途,其实便是对药性的变化与利用,丹品越高,其中的变化便越多,对药性的利用便也愈彻底,便如降伏野马,治理大江,总要让它按着自己的心意来走,是以,越是厉害的丹师,在这药性变化的利用之上越是厉害,最后时,几乎可以穷极变化,回归本源!”

    “世间丹师,最重要的是什么?”

    “丹方!”

    “而丹方之所以如此重要,便是因为,它已经定好了炼制各种丹药之时,所需要的灵药种类与份量,还有入丹的前后时机,各种火候,而这一次,都是为了控制药性的变化!”

    “而如今的我,通过天衍之术,可以将这一切变化推衍出来!”

    缓缓将天衍之术结合进了丹道里,方原内心里也隐隐出现了些许期待……

    或许,将来自己可能会成为惟一一个不需要丹方的丹师?

    “……”

    “……”

    心里想明白了这种种关系,方原便开始一步一步的尝试。

    初时自然有些不熟练,对于药性的变化,总是可以轻而易举的推衍出来,但对于药性的把握,却有些生疏,于是他便又阅读各类典藉,去了解不同丹药的药性变化之类……

    幸亏这里是赤水丹溪,幸亏赤水丹溪乃是琅琊阁的御下。

    虽然这赤水丹溪的藏经殿,比不上琅琊阁那等丰富,但也是无比的丰富了,远非紫宵洞主马车上收藏的那几本书可比,在方原给那看守藏经殿的守门人塞了一株宝药之后,对方便立时十分大方的给了方原一个可以任意阅读各类典藉的权力,甚至允许他借阅一部分。

    这等恶补之下,方原的丹道,已经开始了有了一种突飞猛进的变化。

    不过,在方原开始精心参研自身的丹道时,赤水丹溪也出现了一种出人意料的变化……

    ……没人干活了!

    这倒怨不得其他人,他们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已经习惯了能躲就躲,将自己的活推给方原去做,而这个闻名下院的老实人,也从来没有让他们失望过,可是已经过惯了清闲日子的他们,忽然发现自己眼前的活居然堆积如山没人处理了,顿时一个个的傻了眼……

    “方前辈,白山君居士要的那一批灵药什么时候能送过去?”

    “方前辈,新近运来的紫金八龙炉你都试过了么?”

    “方前辈,丙字三号田的灵药你以清水符浇灌过了吗?”

    “……”

    “……”

    一声声催促都挤到了方原住的小院里来,见没有什么回应,索性都赶了过来,在方原的小院门前越聚越多,又吸引了不少看热闹的,一下子倒是聚起来了数十个人,纷纷攘攘。

    可是方原居住的小院里,却是一片安静,没有任何回答。

    直到众人忍不住了,考虑着是不是直接推门进去的时候,那小院里的门才打开了,高大魁梧的关傲从小院里走了出来,向那些聚集在了院前的修士道:“方小哥说,既然大家都聚在了一起,便索性跟你们交待一声,以后除了他份内那点东西,他什么活也不会干了!”

    听了这话,所有人面面相觑,沉寂了半晌,而后,“轰”一声炸开了锅。

    “这是怎么回事?”

    “说不干就不干,你是在耍我们不成?”

    “既然入了备考司,哪有让你躺着享清福的道理?”

    一个个都是心里不满,尤其是平时推给了方原的活计最多的几个人,更是一下子慌了神。

    这逍遥日子过习惯了,谁愿意再每天累死累活的啊,尤其是这几日里已经积攒了不少活没人处理,想要一下子弄利索更不容易,最主要是,方原这个老好人的性子已经深深印在了他们心里了,潜意识里,倒是觉得这些活就得他去处理才行,你不干谁来干呢?

    当然了,另一个原因就是,方原毕竟只是杂丹修士,在他们心里也没什么威严。

    可是迎着这一片吵嚷,那小院里却始终沉默无声。

    直到有人忍不住,想要推门进去说道说道了,小院里面才传出了一句话。

    那句话就一个字:“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