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丹道备考司
    穿山过岭,缓缓而行,大约一个半月之后,众部落百姓已横跨了龙眠山脉最中心的险恶地带,接近了有部落聚集的中州地带,到了这里,方原便不让他们再往前行了。

    龙眠山脉地域辽阔,可以养得起万千生灵,但资源分配,向来都是一个大问题,若再往北迁徙,隶属于中州的村落城池会越来越多,到了那时候,人家可就会认为这几个部落是来抢夺生存地域的,估计会群起而攻之,到了那时候,不免又再起波澜,而如今,留在这个位置刚刚好,虽然重建村落的初期,会有些辛苦,但将来,却是少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可以行得这么快,自然也多亏了关傲这一个半月来的辛苦开路,斩杀妖兽,打猎分食,有时候遇到了难走的险路,还驾起神通,一批一批的带了百姓赶路,不知省下了多少麻烦,若没有他帮忙的话,不说这些部落横穿这险恶山域的时间会拖长数倍,迁徙的部落百姓,也会死伤惨重,再保守了估计,能够活着到达此地的,也连原来的三分之一都达不到。

    “多谢山神大老爷开路……”

    “多谢山神二老爷护送……”

    “多谢山神三老爷救命啊……”

    临别之际,一众部落之人跪倒了一片,叩谢几位山神老爷的大恩。

    “哈哈,好说!”

    关傲与这群部落百姓告别,临行之际,还为他们劈树焚野,崛石挖山,凿出了一大片适宜搭建村落之地,这才与狻猊一起,腾空而上,与远空之中停留等待的方原等人会面。

    这一个月半以来,他极尽辛苦,简直比经历了一场连续两个月的大战还要辛苦,但到了如今,居然非但不显萎蘼之意,反而更是龙精虎猛,一身修为隐隐有了突破的际象。

    “这是因为他以前粗叶大叶,回回与人斗法,总是将一身法力摧动极点,以势压人,反而失了精微,因此虽然法力一日强似一日,但却始终没有破境之兆,如今护送部落百姓迁徙,不得不小心守护,控制法力,倒渐渐的突破了那么一层桎梏,反而有了结丹之兆么?

    方原细细打量着关傲,心里倒也渐渐有了明悟。

    看样子,缘法一事,果然玄妙难解,关傲既然跟了上了他行走天下,他自然要为关傲的修行负责,可是教导关傲修行,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想要突破筑基,化为金丹,便非得将一身法力炼透,精妙入微方可,但关傲这等性子,教他搬山容易,谁能教会他绣花?

    因此,就连方原都没想着这么快便考虑他结丹的事,却没想到他自己找到了路子。

    “到了中州,安置下来之后,我也就可以为你炼丹,助你破境了!”

    他笑着向关傲许诺。

    他结丹时,积累已足,可以说水到渠成,顺理成章,但是关傲想要结丹,还是需要多作些准备的,普通人结丹,便如方原,是需要境界来改善体魄,愈来愈强,可是关傲却不同,他提升境界,更像是通过境界来一步一步释放自己血脉深处那凶狂无限的力量……

    所以,对他来说,如何结丹不重要,重要的是结丹!

    当然了,就算是如此,方原也不会轻易便给关傲去购买一些市面上的高价结丹丹药,他如今飞快的提升着自己的炼丹造诣,也是想着针对关傲的体质,亲手为他炼制结丹丹药。

    “这条黑牛着实雄壮,莫非是天赋神通之辈?”

    就连那位紫宵洞主,这一个多月里,也没少关注关傲,好几回都看的咂舌,尤其是在有一次,大雨倾盆,山峰倾塌,险些砸到了山下行走的部落百姓时,关傲凶狂冲了上去,一只手将塌落了下来的半边山峰托住,任由那些部落百姓安然走过,更是惊的一脸没见识模样。

    “我也不敢确定……”

    方原苦笑道:“我这位师兄天生神力,霸道无边,武法一途,我实在没有见过可以像他这般得天独厚的,倒是与许多人口中提到的天赋神通者相似,但偏偏他除了力气大,肉身强,又没有别的异常表现出来,我倒是不敢确认了,只能兄弟两个相依为命,走一步算一步!”

    “事有反常必为妖,仅是力气大,便已经很难得了!”

    那紫宵洞主摇头笑道:“天赋神通之辈,也不算太过罕见,据传,愈是临近大劫来临之近,出现这等仙苗的概率便越高,如今,怕是又要迎来一批怪胎的崛起了,不过天赋神通之辈,千奇百怪,倒也不是人人都能在修行上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天赋,这却强求不得!”

    方原点头答应,也知道紫宵洞主说的有理。

    紫宵洞主说罢了,倒是打量了关傲半晌,忽然道:“说到这里,老夫倒也多嘴一句,你们师兄弟二人,如今真个是没了仙门,四下游走,居无定所的散修之属么?”

    这一路之上,方原与紫宵洞主已经谈过此事,被方原轻轻掩过了。

    如今见他又问,便点了点头,道:“有仙门也回不得,这又与散修有何异处呢?”

    那紫宵洞主微一沉吟,笑道:“方小友,关小友,这一路之上,你们师兄弟二人所做所为,老夫都看在了眼里,关小友侠风义骨,护佑百姓,不辞辛苦,老夫自愧不如,而方小友与老夫这一路上谈丹论道,饮酒下棋……”停顿了一下,直接跳了过去,接着道:“也实在让老夫欣赏,如今中州便在前方,怕是咱们分别之日也不远了,不知有句话当不当讲?”

    方原闻言,忙道:“前辈但讲无防!”

    那紫宵洞主笑道:“那我便也不与你们客气了,如果你们二人,到了中州,还是漫无目的,四下里碰机缘的话,倒不如由老夫出面,给你们介绍个出身,你们觉得如何?”

    “介绍出身?”

    方原听了,心下大奇,笑道:“前辈的意思是?”

    紫宵洞主道:“如今六道大考在即,诸门诸院,都已齐聚问道山,乱嘈嘈的也不知有多少事要处理,想来仙盟也正是用人之际,倘若你们师兄弟二人不嫌弃的话,我在那备考司,倒也有几位旧友,可以推举你们二人进去帮忙,对你来说,可以在那里继续参研丹法,等到开考,也可参与进去,好歹夺个丹师的名头,对你这师兄来说,倒是条不错的出路!”

    说完了这话,神情很是认真的看着方原,他也知道这两师兄弟里,方原才是拿主意的。

    他这番建议,也是深思熟虑之后才说了出来的,非同小可。

    仙盟六道大考,那是何等大事,但凡所用之人,都要严查再三,以免妖邪混入,因此,他也是足足与这师兄弟接触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确定了他们两个心性之后,才提了出来。

    至于提出这一点的原因,倒也是一片好意。

    在他看来,这对无意中碰到的师兄弟,一个杂丹修士,一个虽然天赋异禀,但却头脑笨拙,在这修行界里实在不好混,就在前几天,他与方原演练丹法,让方原取些灵精出来,但方原红着脸,居然只拿出来了十两不到,可见窘迫至极,简直比些筑基修士都不如啊……

    自己推举他们入备考司,也算帮了他们兄弟一把!

    当然了,这位紫宵洞主无论怎么想,大概也想不到这对师兄弟其实并不穷……

    不说别的,大闹天来城通天秘境之后,各种法宝、灵药、宝药,便不知有多少,整体的价值若是算了出来,都不知能有多么吓人,可偏偏,惟独灵精不多,因为方原身上的灵精,都在那残破世界里推衍玄黄一气诀时消耗一空了,能剩这么几两,还是夹缝里扣出来的!

    “备考司,是不是就是琅琊阁的……”

    方原听了这话,倒是微微沉默,想起了以前听说过的一件事。

    “呵呵,不错,备考司便在琅琊阁外山之间……”

    那紫宵洞主笑了起来,道:“历届六道大考,都是由仙盟与琅琊阁联手举办,那琅琊阁身为七大圣地之一,号称世间藏书之最,丹、法、阵、器、符、史,各类典藉皆有收录,也惟有他们有这等底蕴可以举办得起这面向天下人的六道大考了,你若是入了备选司丹道一门,帮他们准备丹道考核之事,也恰好可以借此长些见识,好好准备考取丹师名号!”

    方原听了,顿时怦然心动,却不只是心动于可以提升丹道……

    对他来说,丹道固然有趣,但更重要的,还是自己玄黄一气诀的修行啊!

    为了达到玄黄一气诀的“变之极致”,他本来就要参悟更多的神通术法,融入自身,对这些神通术法,他不求其本身的品阶高低,只求数量越多越好,而一说到世间神通术法宝卷的藏品与收集之多,之强,之精,这世间,又哪里还有比圣地琅琊阁更合适的?

    轻吁口气,认真道:“有劳前辈了,前辈今日厚德,方原他日必然有报!”

    这一句报答之语,实在是发自肺腑,情实意切。

    “呵呵,不必如此客气……”

    那紫宵洞主见了方原的认真模样,也觉得有趣,笑道:“老夫帮你,是因你与人为善,求学心诚,性情也合老夫的脾味,若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可就真是小瞧了老夫了!”

    方原也笑了起来,不再多说什么。

    车外童儿驱动梅花宝鹿,马车遁向虚空,这一回速度却是比之前快了不知多少倍。

    浩大中州,已渐渐呈现在了方原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