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六十四章 一路同行
    因着关傲在这几个部落里威望实在太高,这几个部落里的人自然也不敢拖宕,一个日夜之间,东西便已收拾好,几个有些留恋故土磨磨蹭蹭的婆娘,也被部落里的老祭祀一个巴掌抽的不敢嚎丧了,大队人马携孩背筐,呼娘喊儿,推车挑担,浩浩荡荡的就上了路。

    虽在深山里赶路,对凡人来说实在不易,蛇虫猛兽,荆棘毒藤,都是问题,但有了修行之人相助,自又不同,狻猊乐么滋滋前跑后窜,所过之处,群兽辟易,不敢拦路伤人。

    而关傲则是手持大刀,劈树开山,恶焰滚滚,硬生生在深山里趟出了一条宽阔大道来。

    方原倒是没有掺与这些事,抱了白猫登上了这位紫宵洞主的马车。

    不得不说,这紫宵洞主很懂得养尊处忧,这一辆马车,从外部看起来已比凡俗间的普通马车大了三倍不止,里面的空间,却更为敞阔,足有七八丈方圆,精美雅致,有屏风隔出了好几个空间,里面放罢了丹炉,书架,甚至还有一些窖藏的美酒,便如一座小宫殿也似。

    方原只是暗暗估量了一下,便知道这么一架马车,怕是没有三万两灵精拿不下来。

    紫宵洞主此行赶往中州问道山,却是受仙盟之约,帮忙打理六道大考的丹道一事,而这六道大考正式开始,还在三四个月之后,因此他也不敢时间,为了护送这些百姓顺利穿过这一片深山里最为险恶之地,决定前期缓慢而行,而方原坐上了这么舒服的马车,心里也极是满意,而一想到可以随时请教这紫宵洞主的丹法,车上还有这么多书藉,心情就更好了。

    “呵呵,方小友不必客气,这些丹道典藉,都是老夫闲来无事,搜集整理而来,你要想看,尽管阅读便是,但有不懂之处,尽可以来问老夫,你我有缘相遇,老夫不会藏私!”

    那紫宵洞主见到方原一上马车,便盯上了那书架子上的典藉,便呵呵一笑,大方说道。

    “恭敬不如从命!”

    方原笑着回答,请紫宵洞主的童儿打了盆水来,洗净了手,才去取来典藉翻看。

    见他爱书,也敬书,这紫宵洞主心里便更是畅快。

    如今倒是越看越觉得,虽然这个杂丹小辈成就不高,但却是个讨人喜欢的性子了。

    这一片龙眠山脉,极是辽阔,便是修行之人穿梭此山,怕也要大半个月时间,而对于这些部落里的百姓来说,想要穿越此山,更是怕要数年之久了,但好在他们也不需要完全的穿过这一片山脉,只要向前行去,到了修行之人渐多,有人聚集之地,便可以停下了。

    只有一山之隔,但中州与皇州对待凡人百姓的态度便已大有不同,中州是道起之乡,仙道昌盛,传承悠久,对待凡人向来视为鱼水,最忌修行之人拿捏凡人性命如同蝼蚁,据说在很久以前,还曾经有过一个修行之人因为口角杀了一个凡人后,为之偿命的旧事。

    如今这等事自然不太常见,但修行之人与凡人百姓,也大都是互为礼敬的,倒不是有严格律法规定,而是整个中州大势便是如此,但有修行之人在凡人面前耀武扬威,炫耀神通,那非但没有什么颜面,反而还会受到其他修行之人的嘲笑,认为这是没有底蕴的表现。

    所以,这几个部落百姓只要明确进入了中州地界,那皇州瘟部之人,便也不敢胡来。

    再加上有关傲狻猊相助,这几个部落赶路也快了许多,最多月余,便可以护送到地界,到时候他们便可以分道扬镳了,而这段旅途,也恰是方原用来好好参研丹术的时间。

    前面几日,这位紫宵洞主看起来笑意偃偃,实际上一直很警惕,方原知道他是担心九重天瘟部之人会赶上来作乱,心里也觉得好笑,但也未曾言明,由得他去担心吧……

    如此一来,足过了七八天有余,这紫宵洞主才渐渐的放下了心来,颇有几分自傲。

    “看样子老夫还是有几分威严的,一剑慑动九重天瘟部人马,当浮一大白!”

    心底隐忧尽去,才又关注上了方原,愈发觉得这位在深山里无意中撞见的年青杂丹修士,颇有几分意思,上得了自己的马车之上来,便是终日看书,居然像是毫不担心九重天瘟部会来找麻烦一般,内心里笑道:“倒是一个好学的痴儿,只是警惕心太差,怎么行走江湖啊……”

    一时兴起,便命童儿聚棋秤来,招呼方原:“终日读书,也是气闷,来陪老夫手谈一局!”

    方原放下了书,笑道:“好啊!”

    一个时辰后,紫宵洞主擦了擦额头的汗,道:“方小友,你且读丹经,容我想想……”

    ……

    ……

    紫宵洞主在东海也是名动四方,向来有着“一好丹,二好酒,三好棋”之誉,可是如今他在考虑着要不要把自己的第三好改掉,因为棋道这东西,实在是太不讲道理了啊……

    一个口口声声说着对棋道只是“略懂”的年青人,怎么就能连赢自己十局呢?

    越是输,越想赢,三个时辰后,自认为有了妙着的他,再约方原手谈。

    然后他又挥挥手让方原去看书了。

    如此一来二去,三天时间过去,他将棋秤收了起来。

    “年青人,还是要以正业为重啊!”

    紫宵洞主一脸严肃的说道:“如今你的丹经看的如何啦?”

    “前辈教训的是!”

    方原笑着回答,道:“前辈所存的丹道典藉,晚辈已看了大半了!”

    “看了大半?”

    紫宵洞主表情略有些诧异,看了一眼自己那排的满满当当,厚厚的典藉,便又摆出了一副长者的架子,道:“读书最忌贪多,你已过了不求甚解的年龄啦,总要看明白才行,老夫搜集而来的这些典藉,里面都是一些丹道的高深道理,你囫囵吞枣,可是不行的……”

    方原笑了笑,回答道:“晚辈也是尽可能求得明白,再去考虑下一步!”

    “哦?”

    那紫宵洞主道:“那为何不见你来问老夫释疑解难?”

    方原笑道:“初时几日,见前辈心神不宁,便不好打扰,后面这几天,前辈下完了棋,总是心情不大好,便也不敢问,如今正是攒了许多问题,想着等前辈有空了请教!”

    紫宵洞主被他说的脸有些红,道:“哪有这么多讲究,你且讲来!”

    方原笑了笑,便将心里的一些不解之处问了出来:“前辈,丹经上讲,炼制三转宝丹,需转火九次,因恐伤了药理,故不能用武火,但丹中杂质难去,又需武火淬炼,所以……”

    “已经看到三转宝丹卷了?”

    紫宵洞主闻言也有些诧异,但还是清了清嗓子,尽心讲解。

    这一来二去,把文武火、阴阳火、三昧火等等诸般分别与用法都细细讲述了一遍,直讲的方原肃然起敬,恭恭敬敬的给他添茶续水,自信心才找了回来,满意的吁了口气。

    “你要学的还很多,去吧!”

    末了挥挥手,让方原去继续读书了,自己拿了根雀翎逗弄正睡觉的白猫解闷。

    方原有些担忧的看了他一眼,想劝什么,最终还是作罢。

    ……

    ……

    旅途漫漫,一天天便这么平静的过去了,方原如今倒是一门心思钻进了丹道之中,有了这几日的参研,才渐渐了解,这丹道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深奥,从丹炉的铸造,调整,到不同火种的变化,再到时辰、天气、风水等因素对丹品的影响,每一方面都有大有学问……

    而这,还不包括最终对各种灵药宝药的药性分别与利用,那才更是一门庞大到了难以形容的学问,非数百年积累,不敢说学贯丹法。

    这也难怪这位紫宵洞主不过是白色丹品,便可以成为一方霸主,并且往来相交,都是各门各派的实权大人物的原因了。

    因为某种程度上,他在丹道之上,有了这等造诣,其实并不输于修行之人在成仙之路上的苦苦追求……

    “世间三千大道,果然各有乾坤啊……”

    而从这时候开始,他但凡遇到了问题,便也都诚心诚意的向紫宵洞主请教,从一开始紫宵洞主随口解答,解疑释惑,再到后来,他所关心的一些问题,就连紫宵洞主便也不好直接解释了,有时候他是犹豫了半晌,才告诉了方原,但说了之后,却也忍不住长吁短叹……

    “我本来只是想着在这路上,随口点拔他一下丹法,让他好歹可以成就一位丹师,也能在这修行界里安身立命,倒没想到,这小儿在丹道居然有这等天资,学的太快,问的一些问题,越来越高深,不知不觉里,我居然已经将许多自己的不传之秘都告诉他了……”

    紫宵洞主心里也是有些无奈,这些不传之秘,那是各路典藉上都没有的,是他作为一位大丹师自己积累下来的独道法门,说了吧,心疼,不说吧,又不忍拂了方原的求学之心!

    而方原也看出了紫宵洞主的想法,心下过意不去,便偶尔挑起话口,想要与这位紫宵洞主谈论些术法神通,武道剑经,也好将自己所学,传授一些给紫宵洞主,却没想到,紫宵洞主一遇到这些问题,便立时不动声色的忿开了口,居然总是不给他这个谈论的机会。

    如是几番,他心里也有些无奈。

    却不知紫宵洞主想的是:“学丹也就罢了,这小子居然还想学我的神通?”

    “……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