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六十二章 仗剑杀之而已
    如今尚是方原结成了紫丹之后,第一次全力飞遁。

    那速度便如飞驰电掣,比以往快了三倍不止,整个人身周,都被一层青蒙蒙的雾气裹住,穿云掠空,时隐时现,犹如鬼魅一般,直直的向着一个方向飞去。

    此前他已经布下了后手,一缕玄黄气正悄无声息的附着在了某个人的身上,如今这一缕玄黄气对于方原来说,便如火炬,让他可以轻易的找到对方位置。

    很快的,他便已经遥遥看到了一片狰狞恶山,犹如犬牙倒竖,黑雾弥漫,山周布下了大阵,里面稀稀落落,建着几方行宫,皆是森然巍峨,方圆百里之地,不闻鸟鸣,不见兽踪。

    方原在恶山边缘按落了云头,大袖飘飘,直向行宫大门走去。

    此时的大阵之内,最为阔大的一处行宫里,皇州九重天瘟部镇守宋奇魑正抱了黑色的大葫芦,懒洋洋的坐在了最上面的一把太师椅之上。

    而周围,则是数十位身披黑甲的甲士,还有两位穿着灰袍,身上似乎时时裹着一层灰尘,脏兮兮的长老,一个年老,满面橘皮,另一个却是个子矮小,头发灰白,但看她的模样却如同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

    “这一道瘟气,可是咱们瘟部之主吉老仙人所关注的,事关重大,试法之事耽误不得,方圆万里之内,也就还有这么几个部落,适才腐骨鸟已观察到了,在那几个修士安排下,几个部落都已经开始收拾行李,准备迁徙到中州那边去,难道我们就真就放他们离开?”

    位于那瘟部镇守左侧的一位灰袍小姑娘,冷冷的开口说道。

    那瘟部镇守听了,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冷笑,道:“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散修,居然敢救我瘟部的试法之人,还斩了我手下甲士的坐骑,想要这么轻松离开,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说着目光微寒,低声道:“话说白了,那几个部落,我倒是不怎么在意,龙眠山脉地域广阔,数十万里,试瘟的凡人部落总还是可以找到的,不过若是消息传了出去,人人跟着学,都往中州跑,那才是最麻烦的事情!”

    右侧的灰袍老者听了,脸色好看了些,笑道:“不知宋将军有何打算?”

    “九重天瘟部之威,又岂是常人可以冒犯?”

    那瘟部镇守听了,冷冷一笑,道:“那两个散修,根本不值一提,甚至那东海来的老儿,我也不放在眼里,所担心的,只是那东海老儿一见不妙,真个脚底抹油逃了,到中州去向仙盟胡说八道罢了!”

    说着微一沉吟,道:“如今莫打草惊蛇,多炼几只腐骨鸟去盯着,然后找个机会,布下陷阱,将他们一发儿拿下来,正好,这道瘟气的第二阶段,该用修行之人试法了!”

    “将军英明!”

    周围人听了,齐声大笑,恭维起来。

    而后,那瘟部镇守便又吩咐:“苍冥二老细细谋划一番,其余人出去探探,再找几个部落试瘟,前后变化,可得记录仔细了,早晚都要交到吉老仙人案上,供他老人家参研的!”

    “诺……”

    几位黑衣甲士闻言,也皆齐声答应了下来。

    但也就在一众人将要各自去忙活之时,忽听得外面一声巨响,便如天摇地动,连行宫都跟着颤了几颤,宫内各人,顿时脸色大变,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出了何事……

    “将军,不好了,有人打破了外围大阵,冲进行宫来了!”

    也就在此时,已有外面的值守之人满面惊惶,急急赶了过来禀报。

    “何人有这等胆子?”

    那瘟部镇守脸色一变,甚至还露出了几分难以置信的荒谬之意,猛得一拍石案,身形便如一片黑云一般,与其他诸人一起,齐齐从行宫里飞了出去,立身于半空之中急看。

    然后他们便一起看到,大阵外围方向,正有一道穿着青袍的影子,快步向前走来。

    “是你?”

    那瘟部镇守眼神诧异,认出了那青袍男子便是此前坏了自己试法之事的杂丹修士,眼里顿时露出了一抹诧异神色,眯起了眼睛,冷声道:“你来做什么?”

    那青袍男子直向前走了过来,脚步不停,淡淡道:“降妖除魔!”

    “这……”

    那瘟部镇守以及身边的诸人,听了都是一怔,旋及心里升起了一种难以形容的荒谬之意,直如听到了什么荒唐的笑话一般,不少人在一怔之后,已经忍不住直接大笑了起来……

    他们是堂堂九重天瘟部人马,居然有人来找他们降妖伏魔?

    而且来的,还是一个杂丹修士?

    “刚刚才瞧在东海那老儿的面上,放过了你一马,倒没想到你会主动送上门来……”

    这瘟部镇守摆了摆手,无奈的笑道:“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将他拿下吧!”

    在他说出了这话时,周围十几位已经按捺不住的黑甲甲兵,早已跨上了飞马坐骑,手里掣起缠绕了黑烟的长枪,一声大喝,浑身黑烟高高扬起,从天而降,十几骑甲士纵横交错,便犹如天神下凡,直向着下方的青袍修士直击了下来,看起来,便犹如天怒翻击也似。

    而那瘟部镇守,以及他身边的两位灰袍修士,甚至都没有关注这个结果,已然开始左右打量,看是否有人在左近潜伏,否则的话,一位杂丹修士,哪里来的胆子冲击瘟部大营?

    但也只是一霎之间,他们便全变了脸色。

    直直向前走了过来的青袍修士,迎着空中击来的十数骑甲士,脸色未变,不急不徐,脚步并未变快一分或是变快一分,仍是这么不动不摇的向前走了过来,同时大袖一挥!

    哗啦一声,一道青蒙蒙的罡气扫了出来。

    那一道罡气,看起来便像是再普通不过清风,只是里面夹杂了细若游蛇一般的电光,从左至右,一扫而过,然后那些气势汹汹,魔威恐怖的黑甲甲士,便忽然间心底一颤,脸上的表情凝固在了当场,身上的某种气机,像是直接被人抽去了一般,像是变成了雕塑一般。

    “噗”“噗”“噗”“噗”

    然后不过半息功夫,他们忽然间一个接着一个的爆碎了开来。

    连人带马,连身上的黑色甲胄,连同他们手里的缠绕着黑色雾气的长枪,尽皆爆碎。

    这行宫前的一片虚空,霎那间被血雨与黑雾所弥漫。

    而那青袍的修士,则直从血雨与黑雾里面走了出来,身上没有沾染半点血渍,脸上也同样没有半分表情,就像是什么也没做过一般,目光仍是淡淡的,直直的,看着那瘟部镇守。

    “这怎么可能?”

    那瘟部镇守吃了一惊,眼珠子几乎要从眶里跳了出来。

    一个杂丹修士怎么可能有这等神通?

    这一幕让他整个人都僵了一瞬,而后暴跳起来,狂怒大吼:“杀了他!”

    轰隆隆……

    这行宫之外,本来是一副居高临下,看笑话也似的气氛,可是却瞬间变成了一窝蜂,人人心里发凉,然后紧跟着便是将一身法力或是法宝都催动了起来,道道凶光冲天而起,犹如数道巨蟒向着方原临头镇压了过来,周围的二十多骑甲士,更是结成大阵冲了过来。

    而迎着这乌压压一片凶威,方原面无表情,只是轻轻提起了一道法力。

    识海之内,紫丹滴溜溜一转……

    他身上的气机,则于倾刻之间,如潮水一般的升腾了起来。

    似无止境!

    “唰!”

    迎着那一片黑压压的大阵与漫天法宝光芒,他缓缓迈步,随掌拍出。

    “哗啦啦……”

    结成了阵势的黑甲甲兵,直接被一掌拍碎了阵势,而后青影晃动,一个个的被直接打爆,犹如血色烟花,在空中一团一团的绽放了开来,临死之前,连发出惨叫声的机会都没有。

    黑甲甲兵里面的三位统领,都已经是半步金丹的修为,但法宝才刚刚祭起在半空之中,还没来得及释放神威,便已被大袖拂来,法宝之上的神威立时倒卷,直接反冲其身,而后三位统领便同时脸色古怪,身形僵住,七窍之中,同时流出了鲜血,而后神魂皆亡。

    倾刻之间,这数十骑黑甲甲兵,已一片一片的死在了他的手上。

    但他脸上,却只是漫无表情,平静到了极点。

    见人杀人,见魔杀魔!

    妖魔食人,尚是一个个的吃,但以活人炼瘟,却是一片一片的杀。

    这些人,比妖魔更该死!

    既已笃定了除魔之心,那么出手之时,自然不必留情。

    “你究竟是谁?想做什么?”

    那瘟部镇守看到了这一幕,如今还能相信方原只是一位杂丹修士,尤其是他在方原出手之时,感受到了他身上的一缕隐隐约约,沉重如山的法力时,更是险些肝胆俱裂,一边大吼,一边猛得一拍胸口,一道黑色飞剑去如流星,直向着半空之中的那道青影击了过去。

    “嗖!”

    那道黑色飞剑陡乎停住,被方原二指夹在了指间,便无法再动分毫。

    方原向他走了过来,淡淡道:“吾只一介散修,路见妖邪,仗剑杀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