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五十七章 临时现学
    人间疫情无数,一旦作起孽来,便十分厉害,可是只要对症下药,却也不难解决.

    凡俗间的大夫便可应对,就更不用说修行中的仙家了,方原再怎么没参研过丹法,但对于药理还是了解几分的,这几部药典那都是背的滚瓜烂熟,再加上修为愈高,对肉身的了解纤细入微,气机变化灵敏非常,如此手段,对付起普通的瘟疫来,还真不费什么力气,

    用药方面,他更是为了提升药效,取了一株灵药出来,没道理还治不了这瘟疫,按理说服过了他的丹水,别说这一次的瘟疫,这部落里的人甚至会数年之内不会得病了。

    “将人带进来!”

    方原心情微沉,也只能先再分辨一下再说,关傲得了他的吩咐,早就抱来了一个两岁大的小孩,背后跟着一个双眼血红的三岁小女孩,却是姐弟两个,他们的父母早在疫病出现时的第二天便病死了,只留了这姐弟两个,只是两人也偏偏都染上了疫病,弟弟尤其严重。

    “疼……爹、娘……我全身都疼……”

    那小男孩被关傲抱了进来,放在了石榻上,只是疼的一个劲儿打滚,身上居然可以肉眼看到,一块好肉,在渐渐变黑,然后形成了一个肉眼大小的毒疮,看起来极是可怖。

    “睡!”

    见小男孩不停的挣扎,扭动不停,方原脸色微沉,低喝了一声。

    他的一身法力,强横无边,这一声喝,小男孩神魂立时受到影响,沉沉睡了过去。

    针对凡人来说,这已经有些言出法随的意蕴。

    “山神三老爷,求你救救这孩子吧……”

    “哥哥,你救救我弟弟……”

    那位老祭祀和小女孩都跪在了门边,不停的磕头,不停的哀求。

    “都给我闭上嘴,出去!”

    方原听得心烦,冷着脸喝了一声,吓的那两个人都不敢说话,然后便让关傲关上了门,自己手掌缓缓按在了他的小男孩的额头,一缕神念缓缓渡入了他的体内,细细辨查……

    “又变了?”

    半晌之后,他脸色微变,露出了一抹诧异表情。

    他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适才他开炉炼丹,本是针对了刚才的疫病而言,对症设方,可没想到,一天时间不到,那疫气居然又生出了一种变化,使得他的丹药不再灵验,毕竟,对于疫病而言,最重要的便是对症下药,便是再宝贵的丹药,只要不对症,那也无济于事。

    传说之中一颗丹药服下,百病不侵的丹药,其实也是有的,不过那是属于提人自身的肉身强度,使得人可以抵抗的住疫病,而不是解决了疫病。便如关傲一般,他不是没有沾染到疫气,也不是那疫气没用,只是他肉身太过强大,因此才能抗得住,不会发病而已。

    事实上,能像他这般做到的,又有几人?

    若是换一个普通的筑基修士过来,没准这会已经被瘟疫感染了。

    而想要救治这部落里的百姓,自然没有这么简单,方原手里还有不少灵株宝药,可是就算用这些宝药全部炼成了丹,也救不得这部落里的多少人,恰恰相反的是,倒有可能让他们承受不住丹药,死的更快,毕竟他本事再大,也无法将这些人都提升到筑基境界……

    “对于现在的疫气,还是很好对付的……”

    “只是,倘若这疫气再生出了某种变化,那又能如何?”

    方原直起了身来,眉头紧锁。

    心里一边想着,一边推开了石门,没想到,这一看却是微微一惊。

    此时的石门之外,赫然跪的密密麻麻都是人,这部落里凡是能跑动的人都跑了过来,跪在了他门外,一些病情很重,走都走不动的人,也被别人搀着跪到了他的门前来……

    更重要的是,这么多人跪在了门口,居然一点声音也没有……

    这是因为刚才自己让他们闭嘴,所以他们怕打扰到了在给孩子看病的自己么?

    方原想到了这一点,望着这么多跪在了门口的百姓,便有些说不出话来。

    而那些百姓也没有一个敢说话,只是抬起了头,哀切的看着方原。

    “三……三老爷……”

    沉默了半晌,那跪在了最前面的老祭祀才颤声开口,面色迟疑。

    “闭嘴!”

    方原忽然冷着脸喝斥了一句,立时吓的那位祭祀不敢说话了。

    关傲忙向那些部落里的村人道:“对对,你们别……”

    方原道:“你也闭嘴!”

    关傲立时闭上了嘴,只是连连点头。

    然后方原皱着眉头扫了这群人一眼,冷声道:“跪在我这里有用吗?得了病的,全都送回去休息,还能跑动的,全都出去采药,各种草药都需要,不拘多少,再安排几个人在我这里等着,倘若我有什么需要,必须尽快的送到我面前!”

    那些跪在了他门口的部落百姓呆了一呆,旋及轰然一声跳了起来,乱槽槽涌向各处。

    一片混乱里,方原看到那只狻猊正悄悄的往部落里叼回了一株灵芝。

    “呼”

    长长的吁了口气,方原眼底倒闪过了一抹傲意,暗想道:“我堂堂紫丹修士,剑、法、棋、阵,皆不输于人,难道如今,倒要被一股子部落里的疫气给难倒了不成?”

    如此想着,便回了石屋,坐在了他石榻上的小男孩身前,微微凝思。

    “嗖!”

    他忽然间手掌虚按,抵在了这小男孩胸口,而后扯出了一缕疫气来。

    然后他毫不犹豫,将这一缕疫气,收入了自己体内,盘膝坐在了石榻前,慢慢的感应着这疫气的变化,以他的强横肉身,汹涌法力,这疫气到了他体内,便要急急逃走,可是方原却强行锁住了一身法力,甚至减弱了气血,任由这一股子疫气在自己的体内生出变化。

    很快,这一股子疫气已蔓延开来,势不可阻。

    这时候的疫气变化,便与一开始方原从这部落里的人身上看到的是一样的。

    也就到了这时候,方原提升了一缕气血,压制了那一股子疫气,而那疫气,居然在沉寂了半晌之后,忽然产生了一种变化,然后再次蔓延了开来,这就是他看到的第二种变化了。

    方原眉头微皱,再次压制!

    那疫气重又被镇压,可又在此时,忽生出了第三种变化。

    ……

    ……

    “是了……”

    方原心里已经有数,这疫气果然与自己想的一样,是可以不停变化的,照这样下去,那无论是什么药,都无法完全的对症,自己可以治得了一时,但等到疫气变化,病人的病情还是会加重,如此变换个四五回,病人已经生机耗光,便是自己,也不可能救得回来了。

    某种程度上,这简直不像是疫病,而是高手斗法,变化无穷。

    “那我倒要看看,你能变多少回……”

    方原心里冷笑,继续催动了自己的一缕气血去镇压它。

    若是在别人身上,这疫气的变化,差不多要一天时间里才会出现,方原可没法一直跟他耗下去,那些部落里的普通百姓也承受不住,可方原将这一缕疫气封在了自己体内,却可以加速它的变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便看到它所有变化的可能,然后再寻找对症药方。

    事实证明,他这个方法是正确的。

    盏茶功夫里,这一缕疫气,在他不停的摧动又压制下,居然足足生出了三十多种变化,到了最后时,才又转回了原本的疫气模样,然后再周而复始,继续侵虐人身。

    到了这时候,方原便心里有了数,法力轻轻一动,将它逼出了体外。

    “一共有三十五种变化,若是一点一点去治,那根本无法救得了这几个部落里的百姓,只有想一个办法,一次性将它这三十五种变化全都克制,才能让这些人,药到病除……”

    心里慢慢琢磨着,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普通的汤药,根本不可能一次性达到克制疫气三十多种变化的效果,但对于修行中人来说,这倒简单,一些灵丹宝丹,别说三十多种变化,数百上千种变化都有,甚至有一些神丹,仅仅是主药便有十几种,辅药则能达到上千种,那其中的药理变化更是不计其数了。

    可关键在于,如今的方原,不懂炼丹……

    最简单的丹药,对他来说,还难度不大,但要求高些的,他就没把握了。

    以他如今的水平,炼些一转二转的灵丹可以,再高就有些吃力了。

    但想对付这等疫气的话,怕是至少也要八转甚至是九转灵丹才能达到效果!

    “既然这样的话……”

    方原微一沉吟,心里有了主意,先出门去,立时开炉炼丹,将针对这疫气第二种变化的丹药炼了七八颗出来,然后让关傲拿了,一颗留在这部落里,让部落里的人如前法一般,煎水服用,另外几颗,则让他骑了狻猊,以最快的时间赶到其他几个部落里去给人服用。

    压制了这一次变化的疫气,再次产生变化,少说也要过上一天半天的,肉身健壮结实一些的,说不定可以撑上两三天,而趁着这个时间,方原便要安安心心的来做上一件事……

    他从乾坤袋里取出了一部《丹炼典初阶》,开始学炼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