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山神大老爷
    对于修行之路无比重要的金丹,方原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结成了.

    他没有太过兴奋或是激动的心情,也没有不足或不满,只是感觉一切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结丹之后的第二天,他便已经将山峰周围的聚灵大阵撤了去,只留下了一座小型的护山阵,然后每日如常,坐于野山之间,读书,练剑,吐纳,演法,饮茶,偶尔发一点呆……

    虽然之前留在这山野之间,是为了结丹,但是在结丹之后,他却没有急着离去,因为每踏入一个新的境界,肉身与修为,都会出现极大的改变,他需要熟悉自己如今的修为,法力,并且稳固紫丹道基,当然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现在也没必要急着往外走……

    如今在这山野之间无人打扰,悠悠闲闲读书修行的感觉多好啊。

    反正如今他刚刚结成了金丹,需要的资源不是很多,而且自己乾坤袋里也算是身家丰厚,足够用了,便趁着这段时间什么也不想,只是多在自己的玄黄一气诀上下下功夫罢了。

    结丹之后,他的四道雷灵都可以如常运转,甚至威力还比以前强横了不少,但是天罡五雷引虽是神阶功法,在他助他结成了紫丹之后,用处却不大了,单纯靠着天罡五雷引的话,他几乎不可能在元婴境界的时候还走在世间修士的最顶尖,继续在成仙之路上大步向前。

    也正因此,他本来就面临了两条路,要么在结丹之后,再去寻找别的传承,要么便是像他如今所做的,补足玄黄一气诀,将自己这玄黄一气诀推衍到极高的程度,最后借此结成至尊元婴,这条路仅仅是想一想,便可以知道其中的艰难,所以,方原也务必走的稳当。

    首先便是在自己之前推衍了出来的玄黄一气诀框架之上,继续弥补,丰满。

    方原之前在残破世界里,已经将玄黄一气诀第二阶段的路推衍了出来。

    其实也很简单,第一阶段的玄黄一气诀,其高明之处,便在于包罗万象,根基雄浑。

    而在推衍过之后,方原在金丹境界要做的,便是变化……

    ……无所不能,穷极于变的变化!

    方原已经推衍过,只有追求这种变化,才能让自己在金丹境,也走在同阶最上等。

    也只有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走通了,自己才可以结成至尊元婴。

    而要追求这种变化,则需要无穷的积累,需要他掌握无尽的神通法术。

    对于修行之人来说,这里所指的变化,本来就是指各种不同的神通对于自身修为的利用,比如说方原的四道雷灵,每一种都是一种变化,他此前修炼过的神通法术,同样也是变化。

    每一种神通,都有自己独到的变化。

    而方原,便是要将这种种的变化尽可能多的,融入自己的玄黄一气诀第二阶段。

    前方再远,路也只在脚下,方原的心大,路却走的四平八稳。

    他先融汇的变化,不是别的,便是在青阳宗当初学来的四大玄功:紫气流云诀、阴阳御神诀、小清梦术,以及最后的一道三元筑剑术等等,取其精微之道,化入一气诀内!

    再之后,则是他在乌迟国呆的那段时间里,乌迟国小皇子献的他的一些神通法术。

    当时的乌迟国小皇子,后来的乌迟国小皇帝君诚,知道自己这个师傅爱读书,因此时常打发人将自己可以搜集到的种种典藉送到天枢门去,里面自然也不少了一些神通法术,而方原也是个无书不看的,基本上都看过了一遍,记下了大部分,还有一部分直接带在了身上。

    再往后讲,呆在天来城金家的那段时间里,他也在金家藏经殿里看了不少的书。

    当然了,乌迟国小皇帝献给他的,还有他在金家藏经殿里看到的,其实大都是一些普通的术法,至多也只是一些低阶玄功一样的书,否则的话也没这么容易就让他看到,不过方原并不介意,这些神通变化自然对他帮助不大,但积少成多,总是可以体现出作用来的。

    而在方原终日里只是读书发呆,研究神通的日子里,关傲与白猫,狻猊倒是渐渐无聊了起来,那只白猫睡了几个月,总算是恢复了点心劲,开始认真视查自己周围这番领地了,而关傲与狻猊则是时常出去,打打猎,看看周边的环境等等,小日子过的平静而舒畅……

    对于关傲外出,方原倒也没拦着他,还在某一时候,嘱咐了一下关傲可以看看周围有无修行之人或是普通百姓的居住,可以顺便打探一下自己如今居然是在何州何郡……

    毕竟呆了小半年是了,还不知自己在哪,也有点不合适。

    关傲前期出去,还真没什么发现,他们只能确定自己正身处一大片无边无际也似的荒山老林里,方圆数千里之内都渺无人烟,看样子只能先找准了一个方向,一直向外赶去,才有可能闯得出这片深山,对此方原倒是并不在意,能否找得出出路,对他来说也不重要。

    但他也没想到,刚刚放弃了这个打算,关傲倒是兴冲冲的来跟方原说找到人了。

    却原来便是在关傲打猎之时,在距离洞府之南一整天路程的地方,无意中发现了有猎人布下的套子,而且明显是布下了不久的,自然证明了此地还是有人存在的,于是在得到了方原的许可之后,关傲便在这套子附近等了七八天,终于等到了有进来查看猎物的猎人了。

    那些猎人看到了关傲,还真吓了一跳,本来在这等深山里下个套子,是为了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陷着只野熊或是野猪之类的,没想到居然有个差不多两人高,黑黝黝,威风凛凛的大汉,带着一只狻猊等在这里,差点没给吓晕了过去,直接跪在了地上求山魁老爷饶命。

    关傲笨嘴笨舌的向他们解释了半天,才勉强让人相信自己不是山魁,但也就在此时,一只雄壮如牛的猛虎扑了出来,被他一拳打成了肉泥,刚站起来的猎人立时又跪下了……

    这次他们觉得关傲是山神……

    关傲很不明白应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只好先向这些人打探消息。

    也是到了这时候,方原才知道,原来就在自己这洞府所在之处,一直向南走,大约三四天的路程之外,便聚集着大大小小七八个部落,他们都是世代生活于这片深山之中,里面几乎没有修行者,只有一些类似于祭祀的存在,懂些粗浅巫法,哪见过关傲这等狂人啊。

    而对于这片山域里所在的位置,他们也瞠目结舌,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对他们来说,部落就是部落,除了部落,四面八方都是山,至于山外面是什么……那肯定还是山啊!

    关傲无奈,只好先回来告诉方原,还顺手将自己的几只猎物给了他们。

    但没想到的是,过了也就七八天左右,居然又有一批猎人直接穿过了深林找了过来,带了丰厚的祭品,簇拥着一位年老的族长,却是真个把关傲当成了守山山神,前来祭拜了,关傲倒是一个劲的傻乐,大大方方的把方原窖藏的梨花白拿了出来招待这些部落里的村人。

    方原哭笑不得,也只能由得关傲去,只是悄悄的将自己的梨花白藏了起来。

    自那之后,这些人倒是常常来,跋山踄水好几天,也要过来拜见山神大老爷,还时常带些祭品过来,关傲让他们将祭品换成了盐巴等物后,便也大大方方的给收下了,还动不动腾云架雾一次,把这些人和自己平时舒展筋骨时打来的猎物给他们送回了部落里面去。

    如此几番,那些部落之人自然对他更为敬畏,远近部落皆幕名而来,甚至还有一些是不惜赶上十几天的山路过来的,众口流传之下,关傲几乎成为了这周围部落的神明……

    对这方原倒是有些无奈,心想他玩他的,别再偷自己的酒就好。

    不过来的人多了,也有几个见识广远的,年青时曾经走出去过,据他们所言,这一片山林,在外界应该是唤作龙眠山脉,极为辽阔,南方是九州之一的皇州,北方便是中州,只不过路途遥远,普通人想要走出去那是千难万难之事,也就修行之人有能力横跨此域。

    方原听了,也有些诧异,没想到自己从残破世界里一出来,居然已到了数万里之外。

    不过心里,倒是隐隐起了些向往之意。

    中州,被人誉为九州之首,修行之乡,文采风流,道蕴深厚,几乎可以称得上仙门如草,世家如沙,当初离开了云州,本是想去中州看看,只是为求雷法,才碾转到了霸下州,如今居然到了这里,倒是可以顺便去中州看上一看了,也感受一下这道起之地的风采!

    当然了,这事也不急于一时,他修为还未完全稳固,也还需要些时候参悟功法。

    更关键的是,关傲这山神老爷正当的带劲,再让他乐呵些日子又何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