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四十八章 秘境葬灭
    “不好,秘境要被毁了……”

    无论是秘境内外,都已经是一团乱麻,简直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呆了。

    秘境之内,十二金柱,居然在一根接一根的倒下。

    而且不是之前那种每隔一天才会推倒一根的速度,如今几乎是一根接一根的倒了下来,前后两根金柱倒下的时间间隔,连盏茶功夫都不倒,转眼之间便已经倒了三四根了。

    紧接着而来的,便是秘境之内,一种紊乱而磅礴的力量瞬间呼啸而来,一直在秘境出口处稳定着那出口的三位金家老祖,霎那间便直接被这力量弹飞了出来,而被他们稳定着的一个秘境入口,却直接变得扭曲了起来,时时变成各种诡异形状。

    秘境之外的各仙门长老,都没料到会出现这一幕,纷纷大惊,急冲来相助,可在这时候,那秘境之内,涌现而来的种种诡异力量,根本就已控制不住,谁也无法靠近那个入口!

    “天啊,真是非要毁了通天秘境才甘心吗?”

    “我们各大仙门的弟子,难道要一起亡在这秘境之中吗?”

    秘境之外,已然是一片大乱,处处凄然。

    秘境之内也同样是一片大乱,甚至可以说是天翻地覆!

    轰隆隆……

    大地之上,开始出现条条扭曲而深邃的裂隙,地火从里面喷涌了出来;天空之上,则也出现了道道黑色的闪电,像是一条一条扭曲的大蟒;周围的大地上,大山一座接一座的倾塌,硝烟滚滚;无尽郁郁葱葱的大树,则倾刻间变得枯黄,甚至有一些直接燃起了熊熊大火。

    众修行之人一个个都吓的快要疯掉了,急惶惶四下里奔逃。

    无数人破口大骂:“是谁,谁推倒的金柱啊?”

    “除了那个人,还能有谁啊……”

    “还以为事情已经了了呢,怎么还是要推倒十二金柱啊?”

    “快跑啊,早知道不看这热闹了……”

    无尽惶急里,众修心里实在是对方原无语到了极点……

    ……这么记仇的吗?

    ……

    ……

    “怎么回事?”

    只是别人却不知道,也就在方原与孙管事、关傲,还有那只狻猊急着赶向了紫雾海方向时,也被周围的变化吓了一跳,眼见得天崩地裂之势来袭,荡荡狂风搅动,周围虚空里的法则都要混乱了,他们三个人也急忙从银梭上跳了起来,各借法力才稳住了身形。

    “是金柱,金柱被人推倒了……”

    刚刚稳住了心神,孙管事忽然急急的指着西北角的天边。

    却在那个方向,约二三十里外,正好可以隐隐看到一根金柱缓缓倒了下去。

    “怎么会?”

    方原见到了这一幕,也忍不住吃了一惊:“谁在推倒金柱?”

    孙管事与关傲两个人同时朝他看了过来。

    就连那只狻猊也瞪着俩眼看着他。

    方原顿时有些无语:“我一直都在这里,你们还怀疑是我?”

    关傲傻傻道:“可是除了你,还有谁会推倒金柱啊?”

    就算是方原听了这话,也是一阵迷茫,对啊,除了自己还有谁会推倒金柱啊?

    这么一霎间,就连他都觉得是自己推倒的!

    “算了,顾不上了,先赶去紫雾海深处……”

    可急切间,他也很快反应了过来,这一方秘境里,天地剧变,似乎永无止歇,而且像是愈演愈烈,毫无疑问,那是因为金柱的倒塌一直在持续,谁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更是无法想象,倘若这秘境里剩下的十二根金柱都倒了的话,这秘境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难道真是天覆地裂,所有人一起丧命于此?

    这时候方原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如今他距离秘境出口处还远,起码也要一两天的功夫才能赶过去,可是这秘境狂乱的速度却是太快,他也就只剩了往秘境深处这一条路可走!

    “唰”“唰”“唰”

    他率先催动雷法,朱雀雷灵出现在了他脚下。

    心里还惦记着关傲与孙管事,凝聚出了朱雀雷灵,便转过了头来唤他们两个。

    可刚转头,便见到身边一个人影跑的贼快,正是孙管事在一溜烟儿冲到了自己前面……

    再想着看看关傲时,便见到关傲一把抓住了狻猊的尾巴,被狻猊拖着向前跑,那狻猊的速度可不是闹着玩的,他倒一下子比孙管事还快,倾刻间便跑到了孙管事前面去了。

    “逃命本事都这么强的吗?”

    方原无语苦笑,也急急驾御朱雀雷灵向前冲去了。

    其实也就在前后脚的功夫,他刚刚动身向前冲去,便见得西方一道黑影飞掠了过来,却是一位身穿黑裙,双腿修长的女子,她远远的看到了方原的身影,便跟了过来,却没想到不过几息的功夫,在她赶到了这里时,方原等三人已经逃的连个影子也看不到了。

    “逃起命来这么强的吗?”

    她发出了一样的感慨,无奈的苦笑:“还想着找你说个话儿呢……”

    想要追到方原那里去,但自忖着凭自己的速度不见得能追上方原,倒也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便又打算向着南方掠去,可是刚要动身时,却忽然一怔,不动声色的停了下来。

    “想找他说什么话呢?”

    一个声音笑嘻嘻的响了起来:“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周围的一片雾气弥漫,从那雾气里,却有一个乞儿模样的人走了出来。

    他笑吟吟的打量着那黑裙的女子,但眼神却显得无比冷静,甚至是警惕,走到了女子身前三十丈外,便停了下来,手里提着那根青色的竹棒,有意无意的在指间把玩着。

    黑裙女子见了他,倒也有些诧异:“你是来做什么的?”

    那乞儿模样的人无奈一笑,道:“洗剑院的弟子名气大,架子大,可是却有些中看不中用,明明重任在身,偏偏为别的事情分心,还被人打跑了,没奈何,只能由我来干他的活了,不过我倒也没想到,居然真个是你,也是那个家伙实在太嚣张了,搞得中间我也一度以为我们要找的人是他,待到反应过来他只是无意中混进了此事的时候,倒是让你溜了……”

    “原来你也是仙盟的人!”

    黑裙女子闻言,却也笑了起来,道:“你堂堂姜家道子不做,跑去仙盟里跑腿出力做什么?而且我之前一直以为只有那个黑袍的是来找我的呢,倒没想到还有你这颗暗子。”

    “易楼的先生早就推衍到了有人在暗中与仙盟做对,又怎么不作提防?”

    那姜家乞儿淡淡道:“只是我实在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做这等事?”

    那黑裙女子轻声一笑,眼波流转,道:“什么事?”

    姜家乞儿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显得有些严肃,冷声道:“你知道毁了这秘境的后果吗?”

    黑裙女子淡淡一笑,道:“反正不是害死所有人,怕什么呀?”

    姜家乞儿神色微怒,寒声道:“引动大劫提前降世,可比害死这秘境里所有人都可怕!”

    黑裙女子脸上的笑意也收了起来,轻轻看了那姜家乞儿一眼,淡淡道:“大劫三千年降世一次,本来就是躲不过去的,既然躲不过去,那又何必非要躲着它呢?”

    姜家乞儿脸上出现了一抹怒意,但被他强行压了下去,过了半晌,才冷声道:“你若是以前这样说,我还能理解,毕竟长痛不如短痛,既然大劫将要来临,那么如今想办法拖延它降临的时间,倒不如痛痛快快的战上一场,可是如今,你们这等说法岂不是胡闹?”

    他说到了最后,声音已隐隐发沉:“千年之前,昆仑山上死了多少人,你不会不知道吧?就凭如今的修行界,倘若大劫真的提前降世了,能渡得过去吗?”

    “既然你说起了千年之前……”

    黑裙女子淡淡一笑,道:“那你就该知道,当时的昆仑山上传下了一部书吧?”

    姜家乞儿微微一怔,道:“你是说那部谁也看不懂的《道元真解》?”

    黑裙女子轻声一笑,道:“已经有人看懂了,还解开了里面的秘密!”

    听了此言,姜家乞儿立时动容,沉声道:“什么秘密?”

    “这你就没资格知道了!”

    黑裙女子笑吟吟的,轻轻抬起了手,白嫩的掌心里,赫然托着一个小小的青色茶壶,低声的开口道:“你只需知道,我们现在做的,都与那部书里提到的东西有关就好了……”

    “装天壶?”

    姜家乞儿看到了那茶壶,顿时一惊:“为了推倒十二金柱,你居然带了一件神器来?”

    “对啊……”

    那女子笑声响了起来:“我可不像那个青袍的,居然可以凭一己之力推倒金柱……”

    说着这话时,她已轻轻揭开了壶盖。

    轰!轰!轰!

    那壶里,三道金光直飞了出来,矫矫如金龙,冲向了这秘境里的三个不同方向。

    那姜家乞儿神色大惊,飞快闪躲,他在这三道金光面前,根本就无力阻拦。

    未几时,便只听得东南方向,南方,以及西南方向,再度响起了一片轰隆巨响。

    最后的三根金柱,也缓缓倾塌了下来!

    秘境天空,开始变得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