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四百十六章 真正的雷法
    “他是要做什么?”

    秘境之内,看到了方原的反应,都是一怔。

    看到了方原拒绝金寒雪,众修行之人对方原倒起了一种古怪的感觉。哪怕是之前与他处于敌对的立场,如今看到了他居然拒绝这等邪法的修炼,心里也忍不住生出了些许钦佩。

    这种钦佩,倒不是一种认可,事实上,修行界里,以利益为先的人还是不少的,在他们眼里看来,方原无疑是迂腐而可笑,但这迂腐,毕竟是用自己的前程换来啊……

    修行界里,也隐隐约约,有着上中下三种等阶的划分,按着道理而言,天道筑基这等境界,某种程度上本就是上流修行界里才较为常见的,类似于天来城金家、中州崔家这等中流的势力,天道筑基不是没有,但已经非常难见到了,数十年或百多年才会出一个。

    而那位穿着青袍的天道筑基,可是比金家与崔家还差了一筹,他是来自下等势力的修行之人啊,缺少资源,又没有传承,好容易得到了这天道筑基的成就,又岂是等闲?

    换作任何人,都只会牢牢抓住,天打雷劈也不放手这个机会!

    可眼前这个人,居然轻飘飘一句话便拒绝了?

    在无数人诧异的眼神里,倒是那位太虚先生轻轻点了点头,低低一叹。

    点头,似是认可年青人的态度,低叹,便是叹其前程了……

    而金老太君脸上露出来的,则是一种不屑而又愤恨的神情,不知在想着什么。

    天地之间,一时寂寂,心间诸般念头过后,秘境内外的众修,看着那青袍少年的眼神,便只剩了一种纳闷,在这个时候,那少年人盘坐在了金柱旁边,又是在做什么呢……

    修行路已断,你该考虑赶紧离开才是啊……

    ……

    ……

    “此行不虚……”

    而在这时候,盘坐在了矮山之上,由孙管事与关傲两人帮着自己护法的方原,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盘坐不动,内心里,天罡五雷引的诸般法诀,则从头至尾的在他心里过了一遍,字字句句,诸般法门,一字不落,而在这最后,想起的则是金家第十祖告诉他的话。

    “原来,太华真人遇到的,是这等问题……”

    “原来,这种问题的出现,是这个缘故……”

    前后串连了一遍之后,他便沉下了心来,开始飞速的推衍。

    此前他无法推衍,是因为他都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他只是依着一般的习惯,发现这天罡五雷引,从修炼出第一道雷灵,再到结成紫丹,都是一个高效而玄奥的过程而已!

    如今推衍,便如下棋,只算十步棋的话,自然看不到十步之后的陷阱。

    但如今却不一样了,他已经知道了天罡五雷引的缺陷在哪里!

    到了这时候,再重新推衍,调整前面的修行之路,将后面的隐患解决就好了……

    金家以为方原求的是最后一卷雷法,其实方原更关心那问题是什么……

    毕竟,他有着世间至强的推衍之法……天衍之术!

    随着他心念运转,无数的念头在他心底纷呈涌现,一闪而过……

    “若是结丹之后,反噬自身,道源不稳,那应该就是丹品太高,却根基不足,愈是修行,自身丹基却愈是无法承担这等压力,最终导致一身修为,如空中楼阁,倾刻崩塌……”

    “金家用的邪法,其实是将此雷法的锋芒消磨了……”

    “但如此一来,则必然会后劲不足,看起来也是结成了紫丹,但实际上,在以后的修行之路上,却会愈发的无力,便如金老太君,世间人都说她一心为了天来城操劳,以致修行分了心,最终迈出元婴这个门槛时,便从成仙之路上掉了下来,但实际上,这根本就是因为她用邪法结丹,早就挫去了雷法锋芒,因此,她是注定不可能在成仙之路上走下去的……”

    “而我,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便只能考虑的更多……”

    “要结成紫丹,还不可挫其锋芒,更要担心它锋芒太盛,反伤了自身……”

    “这简直就是……”

    “……太简单了!”

    心间念头很快便已清晰至极,方原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天罡五雷引的最后一卷。

    “我之前推衍过,此卷雷法,结成紫丹并无问题,但眼光还是短浅了,修为也不足,没法推衍出更长远的路子,但通过金家的人经验,倒是知道了后面的路是什么的,便可以提前做准备了,惟一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便是在筑基之时,提前做好所有的准备……”

    他盘坐不动,心里却很快有了念头……

    “玄黄一气诀……”

    如今在金家秘境这一番大战,他既是想要借此逼着金家低头,将雷法给他,另一点,也未尝不是在磨砺自己的修为,毕竟,来金家之前,他做的那个关于南海的怪梦,实在太可怕了,在乌迟国遇到的魔种吕心瑶,也给了他一种极大的压力,让他想要提升自己……

    更快,但也只能更稳的提升自己!

    而经过了这一战,他不但对天罡五雷引的领悟更加的玄妙,也发现了一些自己修为之中,尚没有挖崛出来的潜力,比如自己早就搁置了修行的玄黄一气诀便是其中一类……

    “当真论起我所修功法的品阶,天罡五雷引着实要比玄黄一气诀高出了一线,可是要单论起根基之强,潜力之深,积累之厚,天罡五雷引,怕是不见得能胜过玄黄一气诀!”

    “一方面,我的潜力未曾用尽,另一方面,体内雷湖又经不住这般消耗……”

    “那问题就简单了,甚至都不必动用天衍之术,便可以想得明白……”

    “……我该将自己玄黄一气诀的修行,再度接续起来!”

    诸般念头飞速闪过,方原忽然间一口气提了起来。

    此时无论是秘境内外,都有无数人看着,不知他盘坐在那里是想做什么,有许多人都以为他是被这件事打击,在努力的平神静气,温养道心,以免受到了这件事的影响……

    可他们没想到的是,方原身上忽然间灵光四溢。

    在他头顶,陡然间出现了一道青蒙蒙的气息,直冲九宵。

    与此同时,方原身周,忽然间朱雀、青鲤、不死柳、蛤蟆,四道雷灵同时出现,围绕着这一缕青气,同时喷吐出了道道强横无比的雷电光芒,帮助那一道清气炼化着……

    而后,那青气渐渐变化,居然开始出现了道道隐隐约约的电光。

    那给人的感觉,便像是一缕青气,可以包罗万象。

    “哗……”

    那青气散落了下来,将方原包裹在了里面!

    过了许久,方原慢慢睁开了眼睛,双眼之中,隐隐有雷光流动……

    他一身的气机,居然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引来了周围天象的变化!

    就好像,他随时会被这一片天地驱逐出去!

    在这一霎,方原睁开了眼睛,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微笑。

    他修炼出了第五道雷灵……

    天罡五雷引,本来只有四道雷灵,然后便是结丹。

    可他在这个过程中,多修出了一道雷灵,便是玄黄一气诀……

    他将一道玄黄气,修炼成了雷灵!

    四大雷灵,金木水火,仅剩的一道土属性,本来就是用作结丹之用的,而土相,往大了说,可以是大山,可以是大地,五行之中,土行之力,本来就是最底蕴最强的力量……

    天罡五雷引最后炼化的,往大了说,便是大地之力!

    而方原,则直接炼化了玄黄一气!

    玄黄一气,便是天地!

    这根本就是原来的天罡五雷引想也不敢想的……

    就连方原,也没意识到这两道功法如此的契合,从玄黄一气诀的角度来说,他已经找到了提升此法品阶的方法,而对于天罡五雷引来说,它已经真正的达到了圆满……

    而这圆满,甚至远远的超过了之前的天罡五雷引所能达到的圆满境界!

    ……

    ……

    “那是……”

    “他居然将自己的一身修为向前推了一步,如今已是半步金丹的境界,如今身在秘境之内,因此他无法真正的结丹,可是他的修为到了这等程度,只要一离开秘境,会立时引发天地共鸣,结成金丹,只是,他结了金丹,分明便是死路一条啊,为什么要这样做?”

    秘境内外,不知多少人看到了这一幕,同时震惊的嘴巴都合不拢。

    他们这时候根本不可能看破方原功法的玄妙,但能做出大致的判断……

    不过这个判断,却让他们万分不解……

    就连太虚先生,这时候也是满眼的不解。

    倒是金老太君,本也有些不解,但忽然间微微一怔,像是发现了什么。

    而后,她的眼神便如同见了鬼……

    “你……你这样做会损伤自己道源的啊……”

    而在秘境之内,金寒雪也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满眼都是不解。

    “哦?”

    听到了她的话时,方原慢慢站了起来,一身气机流转,引动八方之云,然后他看着周围金寒雪、流清仙子以及金家众人、各方修行之人惊诧而疑惑的目光,缓缓笑了起来。

    “你们看我,像是被伤了道源的样子么?”

    听了这句话,所有人都呆了一呆,憋了一肚子气。

    依着刚才金家十祖说的话而论,方原到了这时候,应该已经开始驾御不住天罡五雷引的锋芒,开始反噬自身了才对,就算如今只是半步结丹,这危害还不明显,但也一定可以看出他体内的气机不谐之处。可如今他们看到的却恰好相反,方原气机交融,龙虎相济,道源非但没有受到损伤,反而愈发旺盛,这分明是在以雷法反馈了自身,更上一层楼的模样……

    “不对……你这样不对……”

    金家第十祖,已经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眼前方原的这等模样,但她却也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只是道:“不该是这样,雷法修炼到了这一步,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天罡五雷引的修行,就应该是这样的!”

    方原迎着各方投来的不解目光,低头微思,便有了计较,淡淡笑道:“有件事我没告诉你们,其实太华真人枯坐荒山的百余年里,已经参悟出了真正的最后一卷雷法!”

    “只可惜,那时候他已经道源枯竭,回天乏术了,因此,他将此法传给了我!”

    “我来到天来城,也是想印证一下此法对还是不对,但可惜,金家一直不给我这个机会!”

    说到了这里,他忽然笑了笑,道:“那你们说,我现在会不会再给你们金家机会?”

    说到了这句话时,他抬头,看向了半空之中的铜镜。

    而他的目光,便也通过铜镜,看到了金老太君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