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路要走下去
    “堂堂天来城金家,居然能做出这等事来?”

    秘境之外,各大仙门都已经是一片哗然,望向了金家的眼神都已经变了。

    之前他们望着金家的眼神,也带着一股子要先将金家名声毁掉,然后才好顺理成章找麻烦的意思,可是如今却傻傻的发现,原来都不用毁她们的名声,她们本来就做出了这等不容于天下之事。

    无论是暗作嫁衣神诀,骗人道源,还是后来的在旁人体内温养神灵,成就自身修为,这都是一种人人鄙夷的邪法,便是一条,都已是罪大恶极,金家居然连犯两条?

    亏得金家千百年来,名声这么好,谁能想到她们暗地里居然如此歹毒?

    “难怪金家一直后继无人,一代不如一代,如此不修福缘,又怎能长久?”

    “是啊,自家没有人才,居然便将主意打到了别人身上去……”

    “金老太君这是越活越糊涂了,做这等事,就不怕事情败露吗?”

    “你们有没有留意到一个极其可怕的问题,便是金老太君自己,当初也是没有得到完整的天罡五雷引传承的,可是她却是以紫丹境界称雄多年,谁知道她是怎么修炼成的?”

    “对啊,金老太君据说在千年以前,还只是在金家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辈,当时她甚至都不是主脉子弟,后来却是在金家后继无人之时,一朝崛起,凶神震慑四方,但她究竟是如何修行的,又是如何修炼成了天雷紫丹的,却是无人知晓,难道说,她的修为其实是……”

    “谁还记得金老太君当年的道侣是谁?”

    “……”

    “……”

    一时间,秘境之外直接乱了套,无数的猜疑之意都涌了出来。

    金家上上下下,主人奴仆,在这时候都已经铁青了脸色,对于别人的诅咒,甚至是对于老太君极为不敬的猜测,他们都听在了耳朵里,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居然一时反驳不得,一是周围众怒已起,他们若在这时候驳斥,只恐会将如今的局势闹得更乱,不可收拾……

    而更重要的一点,却是他们也实在不知道这些事!

    就算他们已经金家独挡一面的金丹老祖,对金流清说出来的事也是全然不知的。

    甚至在他们心里,还深信着老祖宗所说的,真正雷法只在她脑子里一说。

    只不过,就算此前不知道,如今听了,却也是隐隐的信了……

    因为他们想起了,老太君如今年迈,早在着手布置她的身后事,她这一生所参悟了出来的神通法术,秘闻奇见,都有专人负责为她整理,分门别类,当作是金家的重要传承流传下去,可是偏偏,关系到了最重要的天罡五雷法,老祖宗却从来都是只字不提,也无人敢问。

    又比如,老太君虽已年迈,但却每年都会有些兴致,专门调教一下自家的儿孙们,以孙女居多,指点一下她们修炼的太息诀啦,又或是亲手炼几枚宝丹来给这儿女们调养啦……

    按理说,这大概只是老祖宗年纪大了,喜欢小辈们的缘故。

    但早有一些金家老祖注意到了,老太君指点这些小辈们修炼的太息诀,未必便有多强,反而多出了许多无昧的变化,她炼制的丹药,也没发现对修为有什么特殊的影响……

    当然,毕竟老太君就是老太君,他们便是再怀疑,也不敢说什么。

    这些,都是一些积累在了金家老祖们心底的小疑惑,如今却忽然明白了过来。

    惟一一件让人细思恐极的是……

    ……二十年前,金家道子金月冷,天资绝艳,在修炼天罡五雷引之后,前面几道雷灵都一帆风顺,最后一道雷灵时却出了大问题,那时候,金老太君心情不悦,曾经一怒之下,杖毙过好几个玄孙女,连尸骨都没人见过,那么,那几个玄孙女,究竟是真的杖毙了,还是?

    “哗……”

    几位想到了这一点的金家老人,忽然猛烈的一摇脑袋,谁也不敢往下想了。

    “金道友,做得过了……”

    也就在此时,秘境入口不远处,太虚先生,目光也淡淡的看向了金老太君。

    在他的眼睛里,倒是没有什么怒意,只是有些淡漠意味。

    虽然他的声音不大,但周围也立时有无数人都急忙将目光转了过来。

    金老太君听了,却是神色不变,淡淡道:“太虚先生是指什么?”

    太虚先生道:“为了抵御大劫,仙盟早就颁下四大律令,其中第三条,便是护估仙苗,不可因己之私,坏天元根基,你金家以传承为饵,垂钓世间天骄,便是犯了大忌……”

    “呵呵,家里人多了,难免不会出几个疯子!”

    金老太君听了,居然不动声色,只是森然一笑,道:“那个丫头,早在两百年前就疯了,整天只说胡话,我这才将她扣在了家里,没想到,一个不察,倒是被她混进了秘境里面去,如今她不过是在秘境里面胡说八道而已,难道太虚老先生听了,就把这事当了真?”

    说罢了,脸上隐隐露出了些许寒意:“往大了说,这世间各大仙门,各大古世家,哪一家没有几个见不得光的秘术,手段,仙盟真要件件都管,不知你们能管得过来吗?”

    周围不知有多少人听了,暗暗竖起了大拇指:“金老太君,好脸皮啊……”

    “果然是人老成精……”

    “事到如今还如此喜怒不形于色,一般人做不到!”

    “一方面推个干净,一方面又想拉其他人下水添麻烦,厉害啊……”

    可太虚先生听了金老太君的话,却仍是不动声色,淡然道:“老太君这些话不必对我说,老夫本来也不不负责此事,也懒得逾界插手,但今日老夫之所见所闻,定然毫无隐瞒,上报仙盟,别的不说,你谴一众高手陷害那方姓小儿,夺其道基之事总算不假吧?”

    说到了后来,冷冷拂袖:“诛神卫三日之内,必定上门,你只在金家等着便是!”

    “诛神卫……”

    周围各大仙门听了这个名字,声音顿时一低,人人眼神惊诧。

    “玄风卫都要上门,仙盟这是真要动金家了吗?”

    “仙盟这是要拿我金家开刀吗?”

    而金老太君听了太虚先生的话,却也是眼神一凝,隐含怒意,心里的沉重,远非她表现出来的风淡云轻这般简单,一边暗暗的想着,一边坐回了自己的太师椅上,目光冷幽幽的,向身边的金家老祖交代了几句下去,然后便只是死死的盯着那秘境里的幻影了……

    任谁都能够察觉得出来,她这时候已经盯死了方原。

    这时候,不论是否与方原有仇,各人也都同时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这位天道筑基,等于是在拿自己的命毁了金家吗?”

    “呵呵,何止是他的命,还得搭上他的前程,这可比他的命更重要了,金家毕竟万年底蕴,哪怕老太君动用邪法之事坐实,也不见得就倒,可是这天道筑基,怕是死定了……”

    有人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难道仙盟不会保他?”

    旁边人叹了一声,道:“仙盟只保仙苗,可是这天道筑基修炼的金家雷法若是果真如此,那么他便只有两条路了,一条是永远的留在筑基境界,不求金家大道,这对仙盟来说,撑死也就是金丹级别的些许战力,实在算不得什么,另一条路,便是……踏上邪修之路了!”

    周围顿时一片凝重,都理解此人的猜测。

    是啊,虽然那金家的女孩儿,已经愿意献出自己,帮那天道筑基完善雷法,可不论怎样,这都是邪门手段,若是那天道筑基答应了,便也属邪修一脉,有了污点,怕是……

    偷眼瞧瞧,太虚先生居然也是脸色凝重,像是在等那方姓年青人的一个回答。

    ……

    ……

    “我不必你们还了!”

    出人意料的是,秘境里面,方原似乎并没有考虑多久。

    在金寒雪说出了那句她不知考虑过了多久的话之后,他便眼神有些古怪的打量了金寒雪一眼,不是在考虑如何回答,只是有些诧异于金寒雪会说出这句毅然绝然的话来……

    打量了几眼之后,他便给出了回答,仿佛理所当然。

    倒是金寒雪微微一愕,脱口而出:“为什么?”

    方原平静的回答道:“我不喜欢邪法,若这是最后一卷雷法的秘密,那我便不要了!”

    金寒雪脸上的愕然之色更浓:“那你的修行之路……”

    方原打断了她的话:“你要牺牲自己,帮我炼制雷灵,那你的修行之路便不要了?”

    “我……”

    金寒雪的脸色黯然:“反正我无论如何用功都是不成的!”

    方原淡淡道:“一条路不走到尽头,谁也不知道是什么风景,我们只要走下去便好!”

    金寒雪微微一怔,咬了咬嘴唇,抬起头来看着方原:“那你的路呢?”

    方原忽然笑了起来,道:“我的路必将走下去,谁也拦不住!”

    望着他那一笑的模样,齿白唇净,自信满满,金寒雪不由得微微失神。

    “两位师兄,帮我护法!”

    但也就在她还没有把心里想问的话都问出来时,忽见方原飞掠数百丈,盘坐在了金柱旁边的一座矮山之上,低声说了一句,便双手交错叠放于小腹之前,慢慢收敛了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