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四十三章 最后一卷雷法(二更)
    “这贱人……”

    此时的秘境之外,金老太君在看到了那中年女子居然也出现在了秘境之中后,也是忽然间脸色大变,脸上露出了难言的痛恨表情,但还勉强压制着怒火,可不知为何,在听到了这个女子说出这句话后,却忽然间勃然大怒,而在这怒声里面,甚至还夹杂着惊恐……

    “哗啦……”

    她居然坐立不住,霎那之间站起了身来,直向着那一方秘境入口处的三位金家老祖冲了过去,似想过去阻止什么一般,凭着她的修为,这一冲了过来,周围又哪有人抵挡得住?

    “老太君,稍安勿躁!”

    可也就在此时,虚空里忽然风声大作,居然是那位一直端坐在周围动也未动的太虚先生忽然出现在了她身前,金老太君眼神微惊,止住身形,狂风吹得太虚先生袍角猎猎作响。

    “太虚先生,你想插手我金家的家事?”

    金老太君脸色惊怒,死死的盯着太虚先生的双眼。

    “仙盟不管家事!”

    太虚先生淡淡开口,轻声笑道:“仙盟管得是天下事!”

    金老太君盛怒不已,厉喝道:“可这是我们金家人自己的事……”

    太虚先生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里精光流转:“究竟是不是,何防听听再说?”

    在太虚先生的眼神之下,金老太君缓缓的变了脸色……

    那脸色里,似乎隐隐多了一抹惊惧……

    而周围人见到了这一幕,则都吓的站了起来,满面惊疑。

    ……

    ……

    而在此时,秘境之中,方原也正凝神看着那中年女子。

    听了那女子的话,他心里只觉得升起了无尽的狐疑,若真如她所说,那天罡五雷引本来就是真的,太华真人又怎么可能落得那般下场?难道她想说是太华真人走火入魔了?也不可能,若是如此,金老太君又为何始终不告诉自己真相,反而一直借这雷法拿捏着自己?

    况且,太华真人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分辨不出雷法的问题还是自己的问题?

    不过也在这时候,那女子已轻轻抬头看向了方原:“你修炼出了几道雷灵?”

    方原抬头看着她,道:“四道!”

    那女子道:“最后一卷雷法,可曾修炼过了?”

    方原摇了摇头,这最后一卷雷法本是假的,又怎么修炼?

    倒是这女子,轻轻一叹,道:“那太华跟你说过修炼了最后一卷雷法的问题吗?”

    方原眼神里疑意更浓了,缓缓摇了摇头。

    他如今心里将信将疑,倒要看看这女子究竟会怎么说……

    那女子也没有卖关子,直接说了下去:“金家天罡五雷引,确实可以结成紫雷金丹,神通莫测,修为强行,可是在结丹之后,丹意太盛,无法扼制,最终的结果,便是反噬自身,削减寿元,莫说不像普通金丹一样寿元大增,反而踏上了一条死路,终究只是无幸……”

    方原听了这一番话,脸色已是一变:“若是如此,你还说这雷法本就是这样的?”

    这时候,他心里对这女子的怀疑,已经到了极点。

    虽然太华真人的遭遇,与这女子所言相符,但他又怎么能相信金家雷法本就如此?

    若是如此,那岂不是来一个修炼的,便死一个?

    金家祖上,又是如何靠这一道雷法名动四方的?

    更何况,如今的金老太君,便是修炼了这道雷法,若是假的,她为何无事?

    “而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问题便在于第五道雷灵……”

    那女子沉默了半晌,接着说了下去,然后看着方原,道:“虽然你还没有开始修炼第五道雷法,但你应该已经参悟过了吧,对于如何修炼出第五道雷灵,你该不会陌生……”

    方原点了点头,对于这个过程,他自然是明白的。

    天罡五雷引里面,第五道雷灵,其实便是自身,金木水火四大雷灵护法,占据了四方神位,而最中间一道神位,其实就是自身,也就是说,最后一道雷灵,便是自身之灵!

    以自身之灵守就本源,再借四大雷灵之力炼化一身法力,便可成就金丹!

    因此,这最后一卷雷法,其实便是结丹法!

    “成就四大雷灵之后,依着雷法上面所言,便该是引天雷入身,炼化一身神魂,成就第五雷灵,并顺势结成紫雷丹之时,只可惜,而这雷法,是不足的,因此,太华只是看起来结成了紫雷金丹,实际上却走入了绝路,自身底蕴渐渐的消耗一空,最终枯死荒山……”

    那女子低声叹着:“老祖宗便是因为相信他不会走上死路,才相信他一定会回来!”

    “那就是说,如果他回来了,金家有方法帮他解决这个问题?”

    方原抬头向那女子看了过去,眼神认真。

    倘若金家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那便说明,金家确实有真正的雷法存在。

    或许,这雷法,只是一部分残余法诀,但无论如何,能够解决得了问题便可……

    “他若回来了,金家确实会多一位紫丹修士!”

    那女子轻轻的抬起了头来,忽然轻轻开口:“不过不是他,而是我!”

    “哗……”

    周围众修听了,皆是一片哗然,有些难以理解。

    这些话他们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偏偏听不明白。

    就算是方原,也紧紧皱起了眉头,他看向了这女子,却发现她的修为果然有古怪,她定然已经是金丹境界的修为,否则也不可能成为金家十祖之一,但让人诧异的是,她身上的丹光黯然,居然若有似无,便好像,她只是勉强沾着了金丹的边而已,与筑基都差别不大。

    也正因此,在她身上,才看不出多少压制修为的痕迹。

    因为,她几乎不必压制修为,便可以不触动这秘境之内的禁制了。

    这样的金丹,几乎就是最低劣的丹品了吧,她怎么可能结得成紫雷金丹?

    而这女子,也看出了方原心里的疑惑,索性直说了出来,道:“当初太华刚离开时,我也一直在盼着他回来,直到后来我才明白,他若不回来,会死在外面,但若是回来了,或许比死更痛苦……因为他不知道,他所修炼的天罡五雷引,本来就注定不是他的!”

    “他留在了外面,不肯回来受金家所制,结果便是死,但他若依了老祖宗之言,与我成亲,那么短则三年,多则十年,他那一身的修为,便会尽数归我,助我结成紫雷金丹……”

    “也就是说,从他开始修炼天罡五雷引开始,他便注定了只有一条路……”

    “……天罡五雷引真正的传承,本来就只属于金家,不可能给了外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