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四十一章 疯婆子
    “老太君,你还在等什么……”

    秘境之外,各大仙门的修行之人也都看到了方原推倒第二根金柱的一幕,更是从他的表现看出了一股子绝然气息,心里的那份惊惧着实难以形容,纷纷簇拥到了金家人所在的仙台周围来。崔家的长老更是满面的焦迫,直冲到了金老太君面前,口吻也已经显得不那么客气。

    而金家几位老祖,居然一个个神色黯然,没有人在这时候站出来驳斥那位崔家长老。

    到了这时候,他们如何还能不明白,金家已被逼到了死角?

    那个乌迟国来的筑基小儿,虽然话说的平淡,但用意却实在是歹毒……

    说什么要逼着金家讲道理?

    讲你妹的道理,他根本就是在逼着各大仙门与金家为敌!

    如今且不说金家那些小辈,各大仙门,也都有不少人被他镇在了金柱之下,更有许多仙门弟子,此时尚在秘境之中,根本来不及逃出来,那个小儿威胁金家说要推倒金柱,那其实就是在拿那些仙门弟子的性命作为要胁啊,他就是要让那些仙门着急起来,紧张起来……

    而这些仙门一紧张了起来,那么这压力便全都是金家的!

    那个筑基小儿,便是想通过这些仙门对金家施压,逼金家交出那卷雷法……

    “等什么?”

    金老太君在这时候,看起来反而像是最平静的一个,听了崔家长老的话,她淡淡的笑了一声,才慢慢转过了头来,望着那崔家长老,道:“你跟老身说话,都这么不知礼数吗?”

    “你……”

    那崔家长老一时气急,恨不得直接跟这老东西拼了。

    适才他看到了崔家道子被方原爆打,心里当真坠到了九幽,不过如今看到了崔家道子居然没死,只是被扣了下来,又立时生出了不顾一切也要赶紧将道子接出来的心思,对这金老太君也有些不满了,毕竟自家道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人爆打,实在是丢尽了脸面,而这一切,都是这金老太君的缘故,不过看到了金老太君的眼神,他也只能暂时压下了怒火。

    他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老太君,我崔家道子是为了替您老人家分忧,替金家除害,这才入了秘境,中了那贼子的暗算,如今危在旦夕,难道金家不该快些想办法救人?”

    金老太君听了他的话,面上不露喜怒,淡淡道:“怎么救?”

    那崔家长老深吸了一口气,也没功夫看她那里老神在在的卖关子了,低喝道:“既然那小儿想要金家的雷法,那便先将雷法给了他便是,总是先将我家道子救出来要紧……”

    “你家道子?”

    金老太君脸上露出了一抹讥诮:“你们崔家人的性命,凭什么要拿我金家的雷法去救?”

    “你……”

    崔家长老听闻了此言,几乎气的七窍生烟。

    “难道她真是嫉妒的发了狂,金家既无道子,那便让崔家道子也跟着丧命?”

    在他心里,都忍不住生出了这等念头,此前金老太君便说过,什么“既然金家道子的性命没了,那你们崔家道子凭什么活着”之类的话,不过那时候,她刚刚亲眼目睹了金家怪胎被蛤蟆一口吞掉的场景,还可以理解她是一时怒气攻心,说的气话,可如今呢?

    她难道真要眼睁睁看着崔家道子去死?

    那可是偌大崔家的命脉所在,崔家长老又怎么忍得住?

    眼神里掠过了一抹怒意,他忽然冷声道:“刚才那小儿的话,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其实在此之前,老夫便听说过金家请动那位天道筑基坐镇的代价,便是将雷法传给他,而如今,事情发展到了这难以形解的一步,难道不是因为金家食言在先?如今,你们金家秘境能不能保得住且不说,我们各大仙门世家的弟子,总还是要救出来的,你还不肯还人雷法?”

    “哗”的一声,周围忽然间怒声大起。

    “不错,一切皆因金家食言在先,如今还要顽抗到底不成?”

    “金家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们各大仙门弟子命丧秘境而无动于衷吧?”

    “一切都是因为金家欺瞒在先,还请仙盟定夺……”

    不知多少大喝声、议论声都跟着响了起来,仿佛马蜂炸了窝,充斥了四面八方。

    其实事情的真相,各大仙门与世家的长老早就心里有数。

    区别只在于,究竟是相信自己猜到的这个真相,还是相信金我老太君的话罢了,此前他们当然是前者,毕竟要进金家的秘境赚取资源,还要通过那天道筑基的人头获取金家给予的诱人报酬,可如今,自家子弟性命垂危,金家还如此执拗,却让他们别无选择了……

    这雷法金家是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不交!

    你先将雷法给了他,事后再怎么着,谁也不会去管。

    但如今你要不给,那就是各大仙门弟子一起陪葬的结果,谁能接受?

    “老祖宗,事已至此,不如就先将雷法……”

    就连金老太君身边的几位老祖,也已忍不住向金老太君开口。

    没办法,金家总不能成为修行界公敌吧?

    “闭嘴!”

    可也就在此时,金老太君忽然间厉喝一声,煞气滚滚,瞬间传遍了周围四面八方,将那无数的大喝声都压了下去,一个个心惊胆颤,然后就看到金老太君飞身到了半空之中,法力如云,呼啸四野,沉喝道:“我金家何等身份,岂能为这等小儿所逼迫,他若是好生向老身求法,那也罢了,但敢用这等手段求我金家秘法,老身便是粉身碎骨,又岂能如他所愿?”

    “哗……”

    周围人只觉心里异常压抑,又异常的愤怒。

    这老太太,是真要死犟到底不成?

    “说什么好好求法,不就是你不肯传法,又胡乱应人,才走到了这一步的吗?”

    也就在此时,忽然间一个声音怒喝了起来,正是崔家的长老。

    他修为虽然不如金老太君,但胆气却是极壮,仗着崔家底蕴,并不惧怕金老太君,大喝了起来:“二百多年前太华之事,周围各大世家谁不知晓,你们金家仗着秘法在手,戏弄人心,难道不是一个人尽皆知的事实?而如今,终于自食恶果,这是你们金家的报应,凭什么让我们陪你一起承担?你若敢置我家道子于不顾,我崔家便与你们金家势不两立……”

    “对,与你们金家势不两立!”

    “各方道友,一起出手,灭了这不可一世的天来城金家!”

    “我这才知道原来真是金家有错在先,诬赖好人,那就先除了此害……”

    一时间周围纷纷大喝,刚被金老太君强行压下的骚乱,居然又百倍的升腾了起来,居然有不少人,不惧金老太君之威,纷纷跳将了出来,祭起诸般法宝,凶威腾腾压来……

    无数金家族人,到了这时候,都已经脸色大变,战战兢兢。

    谁也没想到这一步,一场大战,居然就要应声而已!

    “我们金家子孙无能,后继无人,已经沦落到被你们蔑视的程度了吗?”

    而金老太君,则几乎要双眼喷火,厉声大喝了起来:“那你们就来试试!”

    说话间,双臂一振,阴风四散,直将她身边一群离得近的修行之人都击飞了出去,不知多少人脸色大变,直接被她那强横的法力压得喘不过气来,甚至那位距离她最近,说话也最不客气的崔家长老,都被她这一招击飞了出去,撞到了一株大树上,口中鲜血狂喷……

    “你们不是要灭我金家吗?”

    金老太君森然大喝:“老身在此领教,你们谁有这等资格?”

    “你这……这疯婆子……”

    各大仙门长老等人被她凶威震住,齐齐后退,但眼里,却只有更深的怒意。

    “够了!”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一个温和而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

    周围众修士,听到了这个声音,心里忽然一定,生出了些许安宁之意。

    就算是金老太君,听到了这个声音,也是眼神一冷,转头向他看了过去。

    “金家还是有人出面的,且再看看,又有何防?”

    说话的正是仙盟太虚先生,他这时候也站了起来,轻轻向着空中一指。

    众修士心里皆是一怔,转头看去,便见那半空的虚影里,露出了一张年青女子的脸,那女子二十岁左右,生得肤白如雪,眸子里带着些绝望又坚定的表情,慢慢走向了方原。

    “金寒雪?”

    有人认出了这个女子的身份,心里只觉得无比的诧异。

    这么多高手都败了,这个金家小辈又能有什么用?

    可是很快的,她们便看到了金寒雪身后,又出现了一个人,那是一个穿着青袍的女子,身上衣饰极其的朴素,看起来三十几岁的模样,脸色苍白,带着一种难言的憔悴之意……

    “是她?”

    看了许久,才有人低呼道:“那是金家很少露面的第十祖……”

    然后便是无尽的诧异:“她们进去做什么了?”

    “难道说,金家还有什么秘法,可以制得住那个天道筑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