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四十章 讲道理的资格
    “魔剑传承,果然无耻……”

    不得不说,那黑袍剑士实力着实不弱,起码不输于全盛时期的崔家道子,仅他一身的气机来说,方原便知道此子也定然是天道筑基,不过他与自己和崔家道子不同,没有去参悟什么修为,而是将天道筑基之力,都化入了一身剑道之中,这便更显得他的剑道玄奥难测,若是平时碰到了,也是一个生死大敌,鹿死谁手,犹未可知,但他如今,却是倒了大楣……

    没过几个回合,他便已险象丛生!

    “哗……”

    一道遮蔽了半边天空的夜幕张了开来,犹如一片夜色,直要将他笼罩在里面。

    九幽宫秘法第四式,夜布!

    这黑袍剑士目光一急,无论如何也不敢小觑了诡异万分的九幽宫秘法,急切间顾不上方原,陡然回身,一剑飞掠,却只听“嗤”的一声,已将那一道夜布完整的分成了两半,可还没有完全的回过神来,便见那一片深沉夜色里飞出一道剑光,阴险的飞向了他的下阴。

    “可恶!”

    这黑袍剑士飞身而起,一脚踢开了那道歹毒的剑光,而后挥剑直掠。

    “吼……”

    但这边的麻烦还未结束,便听得头顶之上,一声虎吼,关傲已是一刀斩落了下来。

    “这怪物……”

    黑袍剑士脸色大变,竟不敢直接接这一刀,更是无暇再去追杀向孙管事了,只来得及,身形微晃,急急的躲避了开来,而后手中蓄势剑光连连绞动,化解了这一刀的余波。

    然后,就在他刚刚勉强躲过了这一刀的一霎间,一道迅猛可怖的剑光,“唰”的一声到了他身前,这黑袍剑士急的愤然大喝,拼命扭转身形,但在这种情况下,又如何躲得过这一剑,身形刚刚半转,便已经被那一道剑光穿胸而过,殷红鲜血崩溅在了虚空之中。

    “看样子,你的剑道也不怎么样!”

    方原出现在了他身前不远处,慢慢的向前逼来,剑锋之上,有鲜血慢慢滴落。

    “你……”

    那黑袍剑士又惊又怒,捂着伤口,望向了方原的眼神已满是怒意。

    “输了便是输了……”

    方原再度执剑攻来,森然道:“难道只许你围攻于我,便不许我围攻你?”

    低喝声中,三个人围住了那黑袍剑士,各种神通刀剑,一阵子乱打。

    方原神通剑道皆精妙无比,自不必说,关傲一样是力大无穷,狂暴难当,而孙管事则是身法诡异,出手阴毒,他们三个人联起了手来,围着那黑袍剑士乱打,他又怎敌得过?

    不几回合之间,腿上已经被孙管事刺了一剑,血流如注,更是伤口麻木,法力运转不灵,似乎是中了毒,而后关傲一刀劈来,他奋力去挡,却挡不下,直被震得一条胳膊都几乎断成了好几截,更不用说方原之前那一剑直接穿透了他的胸口,伤了他大半脏腑了……

    也正因此,这黑袍剑士实在也明白大势已去!

    “魔剑传人,你休得猖獗,既走魔道,早晚会有人来寻你!”

    他眉目皆冷,狠狠向着方原看了一眼,而后左手捏起法诀,陡然一震长剑!

    “嗡……”

    一道剑光犹如闪电,钻出了人群,疾向远空掠去。

    “唰”

    也就在一霎,关傲一刀跟着斩了过来,却恰好斩在了他身上,却只见他应声被斩成两段,轻飘飘在半空之中坠落了下去,居然只剩了两截衣袍,而他整个人却已经看不见了……

    “是那道剑光?”

    方原转头,看向了那一道剑光消失的方向,猜到了几分。

    “哈哈,由他去吧,洗剑院的弟子,这点子逃命本事还是有的……”

    孙管事在旁边笑了起来,看模样很是开心。

    “孙师兄刚才没事吧?”

    方原看了孙管事一眼,低声问道。

    刚才与这黑袍剑士一番交手,虽然时间不长,却实在可以感受得到,此人实力当真可怖,自从学剑以来,方原在剑道这一条路上便突飞猛进,罕见遇到敌手,就连柳子越这等金丹修为,剑道之上,也很少找到可以匹敌自己的,但如今,居然遇到了同龄之人里面,于剑道之上不弱于自己,甚至说单论剑道的话,还有可能会胜过自己的人,实在是难以置信……

    也正因此,刚才孙管事出手,拦住了此人,方原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

    他此前相信孙管事不会丢了性命,是相信孙管事的机灵,却不是相信孙管事可以击败那个黑袍剑士,毕竟,如今方原水涨船高,眼光也高,看得出孙管事并非天道筑基之身!

    “你看我像有事吗?”

    孙管事笑嘻嘻的,只见他身上还穿着杂役的袍子,手里晃晃悠悠拎着一柄也不知是从谁那里夺来的剑,身上非但没有半点伤痕,甚至连口粗气也没喘,只在左臂之上,有着一处伤口,但对他来说却全无影响,笑嘻嘻仿佛从大街上逛完了回来也似,一脸轻松……

    方原一见这模样,倒也放下了心来。

    只是心里,也升起了一个诧异的念头:“自家这位孙师兄,究竟有多强的实力?”

    虽然不是天道筑基,但可以轻轻松松缠住一位天道筑基这么久的时间……

    谁敢保证他真个拼起命来,不能胜过一位天道筑基?

    更重要的是……

    方原仔细的看了孙管事两眼,忽然间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孙管事究竟是什么修为?

    以前他在筑基境界,看不透孙管事的修为,倒也没有什么,毕竟那时候以为孙管事是筑基修为,自然不是自己这样一个练气境界能看透的,可为何如今还是感觉有些看不透?

    “你打量我干什么?”

    孙管事也似乎看破了方原的想法,忽然笑嘻嘻的问道。

    “没什么……”

    方原摇了摇头,将那个念头甩到了一边。

    毕竟这里是通天秘境,孙管事总不会是压制了修为进来的吧?

    “先办正事吧!”

    方原接上了孙管事,而后连同了关傲,三个人先去了八荒山方向,将大阵里面的一些其他布置,以及血煞兽尊等,都收了起来,然后方原只驾御着阵旗,布下了一个简单的禁制,将那一群被困在了大阵里面的金家族人及各路修士,都押到了那一根金柱的旁边。

    方原凌空踏步,走到了金柱边缘,伸出了一只手,抚摸着那柱上的纹络。

    周围众修见他没有杀意,便也没有逃得太远,此时皆猜到了他要做什么,缓缓围了过来。

    只是这一次,却无论是谁,也不敢靠近了。

    更是一个个只是脸色凝重的看着他,连点杀意都不敢露出来……

    乖乖……

    就算金老太君给出来的条件再优惠,现在又有谁敢招惹他?

    崔家道子啊,那是何等存在,准确的说人家不是霸下州天骄,而是中州天骄,还是曾经在中州道战之上拿过魁首,有了一定名声的天骄,虽然道战也只是筑基境界的一些天骄之战,而且每三年一届,但这仍然是一个了不起的威名,可如今呢,被人打的半死,捆在了柱子上。

    另一位更狠……

    那位不知名的洗剑院弟子,那是出身七大圣地之一啊……

    结果呢,一身是伤,逃走了……

    就更别提那些死掉的金家五路高手,以及被削去了天骄之名的各仙门天才们了……

    在这种情况下,还有谁这么不长眼,敢去惹他?

    当然了,这时候打定主意只看戏不再插手的修士,也不算真正的聪明人……

    ……因为真正的聪明人,这时候都已经拼命的向秘境之外跑了!

    “金老太君!”

    而在这时,方原似乎也凝神思索了一下,才缓缓的抬起了头,远空之中,有一面青铜的镜子飞在半空之中,从刚才大战之时,他便已经留意到,这镜子时时朝向了自己,但却一直没有什么神通出现,心里便也隐隐的猜到了它的用途,这时候,便面对着它,淡淡开口。

    “乌迟国太华真人,二百余年之前,携无数重宝,至天来城求法,为天来城金家效力十年,立下无数汗马功劳,终于求得天罡五雷引之法,欣喜而归,但直到结成金丹,才发现金家故传假法,以致他枯守荒山数百年,最终孤凄坐化,一副枯骨,藏于山野之间……”

    “一个月前,我奉太华真人遗命,赶赴天来城讨债,拿回这最后一卷雷法,为此我执晚辈之礼,效犬马之劳,不惜入秘境与天下同辈争锋,只为金家可以传得真法,了却心愿!”

    “但事至如今,金家伏五路人马杀我,鼓动秘境众修杀我,请动崔家道子杀我……”

    “可雷法……”

    “答应数次,毒誓发过,保证做过,却一次未见……”

    说到了这里,他的声音里已隐含怒意:“您老人家,是觉得我没资格和金家讲道理是么?”

    “他说的是真的?”

    周围秘境之内,众修行之人都已经神情古怪。

    虽然双方一直处于敌对情绪里面,但他们在这时候对方原所说的话,倒是相信的,毕竟谁都不是傻子,更没有人会将方原当成傻子,而若不是傻子,又怎么会真像金老太君之前说的那样,单单是见到了金家的诸般异宝,便起了野心,要在金家秘境里对金家人出手?

    倒是方原说出来的这件事,更合理一些。

    起码,这种大家族对散修的做派,那不是一件很少见到的事情。

    讲道理,那是双方都有着足够底牌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的事情……

    比较少见的,可能只是这散修,是一个天道筑基罢了……

    一个入了秘境,便纵横无敌,将一切主动权都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天道筑基!

    轰!

    而方原说到了这里,也陡然间一步踏了出去,身形如电,直向着远处的一根金柱冲去!

    而后,他一身法力凝聚,直接狠狠踏了上去。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第二根金柱更简单,直接便被这一脚踏的缓缓歪倒了下来,虚空之中,有肉眼可见的裂隙扭曲,像是一道道黑蛇在胡乱游走;大地之上,则是裂开了深不见底的深沟,从里面涌出了浓重的黑雾;狂暴的恶风从天边席卷而来,扬起漫天尘沙。

    而方原则转过了身来,背后是倾塌的金柱,龟裂的大地,流云四散的虚空,一身青袍猎猎作响,转头向不远处的另一根金柱看了一眼,两根金柱之间,有着大约三四里的距离。

    崔家的道子,此时便低垂了脑袋,半死不活的捆在了那金柱之上。

    而金家一众小辈,还有无数被方原扣了下来的修士,则都被困在了那根金柱之下,凄凄惶惶,眼神惊惧,刚才方原若是先将这道金柱推倒了,那么他们此时哪里还有命在?

    而在此时,方原脸上也似蒙上了一层煞气,声音陡然提高:“但如今,金家小辈族人,崔家道子,还有这么多未曾离开的修行之人性命都在这里,如今金家秘境安危,也掌握在了我手里,那我倒要问问金老太君,我现在,是不是已经有了让你跟我讲讲道理的资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