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三十二章 魔剑之道
    唰!

    此时的方原正全神贯注与崔家道子斗在一起,神通与剑道都施展到了极点。

    他一意要抢占上风,容不得半点分神,毕竟这崔家道子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他平生前所未遇之强敌,但却没想到,身后一剑来的如此突兀,一道漆黑如墨的剑光凭空出现,带着森然的杀意,霎那之间就堪堪斩到了他的身后,剑上的森然杀意,已让他浑身发毛。

    以他的感应之灵敏,反应之快,还从未容人忽然间来到自己如此之近处。

    “哗啦……”

    他只能咬紧了牙关,摧命摧动了余力,身边的青色雷鲤高高跳起,直迎向了那一道斩向了自己的剑光,却只听得“唰”一声响,那青色雷鲤居然慢了一步,直被那一剑穿了过来,而在这一刻,方原只能咬牙,用尽了全身力气,使得自己身体稍稍向左移了半步……

    “嗤”

    黑色剑光穿肩而过,将他的右肩刺出了一个洞。

    忍着疼痛,方原咬牙咬起法印,朱雀雷灵直荡了出去,向着剑光来处抓去。

    “哗……”

    那黑色剑光一搅,朱雀雷灵溃散,化作了电光散于虚空之中。

    而那黑袍的剑士,此时已出现在了半空之中,黑袍飘荡,剑光如匹练掠来。

    “不论你是谁,我都与你不死不休!”

    方原双目阴沉,低声一喝,心里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杀意。

    他知道自己刚刚经历了什么样的凶险……

    也正因此,他对这个之前摆明了置身事外,如今却忽然偷袭的黑衣剑士恨到了极点。

    怒吼声中,身边雷海如瀑,朱雀雷灵再度凝聚了出来。

    而后,青色雷鲤,不死柳,接连出现,挟着滔滔凶风向着那黑袍剑士冲去,可也就在此时,身侧崔家道子方向,却陡有狂风袭来,方原身形翻卷,大袖重重拂出,将刺到了身前的一杆黑戟重重甩飞了出去,身形尚未站稳,便只觉脑后似乎被一柄剑指住也似……

    “唰!”

    他急忙回头,堪堪躲过了那黑袍剑士袭来的另一道剑气。

    这一霎,他一颗心也沉了下来,直觉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凶险……

    而不远处围观的众修士见到了这一幕,则一时心里恍然,不知该喜该忧。

    看到了方原受伤,本是件好事,更何况这黑袍剑士实力之强,与崔家道子联手,必定胜算在握,但他们却无论如何也没料到那位黑衣剑士居然会忽然出手,一时间神情有些错愕。

    “这位老兄,我可没求你相助吧?”

    在这时候,就连那崔家道子的攻势也是略略一缓,冷声向那黑袍剑士说道。

    “我若想出剑,你不求也出,若不想出剑,你求也不出!”

    那黑袍剑士淡淡回答,目光只是看着方原,阴瘆瘆的让人心寒。

    崔家道子目光微冷,道:“那现在你又是为何要出剑了?”

    黑袍剑士不答,目光却是看向了方原,冷冷道:“你的剑道从何学来?”

    方原目光森然,低声道:“关你何事?”

    那黑袍剑士沉声道:“习得剑魔之道者,罪不容诛,人人该死!”

    “唰!”

    他居然已不再说别的,剑气陡涨,挟着一股子森然寒意直向方原刺来,在这一霎,无法形容那一剑的杀机之盛,居然像是将周围百丈之内,都化作了一片茫茫原雪,漫空之中,居然飘起了茫茫雪花,就连崔家道子的狂风,都无法将这些雪花绞碎,漫漫飘落了下来。

    而在这无尽雪花之中,那黑瞳剑士的剑气弥漫四方,便要向着方原,一涌而来。

    “同样也是剑意大成的剑道高手?”

    方原见着了这一剑,心里也未尝没有些许惊讶之意。

    他实在知道自己在练剑一道,下了多少功夫,又撞了多大的运气,可以说,没有自己的痛下苦功,没有无意中得到的“无缺剑经”,他都不可能有如今这剑道修为,但如今,却忽然之间看到了一个在剑道造诣上不输于自己的年青人,心里这份震惊,又如何能少得了?

    “那就试试看吧!”

    方原的脸色阴冷了起来。

    单独面对崔家道子,又或是单独面对这黑袍剑士,他都不担心。

    但这两个人如果联手的话,那这凶险简直难以形容……

    “哈哈……”

    不过也就在那黑袍剑士剑意弥漫四野,封锁四域之时,忽然间却听得一声尖笑响了起来,那正准备出剑的黑袍剑士,脸色也是微微一变,霎那之间,剑光流转,陡然刺向了身后的虚空里,然后就见到那本来空无一物的虚空之中,忽然一道黑影扭了几扭,一闪而逝。

    “什么野鬼,也敢作怪?”

    那黑袍剑士目光微寒,掌中剑轻轻一抖。

    “嗡……”

    剑声颤抖,一道龙吟之声弥漫四野,将他身周百丈尽皆复盖。

    那龙吟声,犹如千万道细细的剑气,声至之处,无论是躲在了何处,都难以遁形。

    “哈哈……”

    可也就在此时,那笑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难以形容那种笑声,只觉得尖锐而古怪,里面似乎夹杂着无数个古怪的音节,便如咒语一般,那笑声响起的同时,黑袍剑士施展的剑音便如遇到了沸水,倾刻间节节破碎……

    “九幽秘术……枭啼?”

    那黑袍剑士大袖一抖,退出了几步,森然道:“九幽宫的刺客,也敢在天来城现身了?”

    而在另一个方向,那笑声止歇,却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道:“洗剑池的剑客,不是出了名的骄傲么,什么时候也变得这般无耻,居然要与人联手,夹击一个同境界的人?”

    “哗……”

    这句话一出手,四野之中,顿时一片大乱。

    不知多少人都脸色大变,甚至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听说了九幽刺客现身于秘境之中,他们便已经足够惊讶,因为天来城与九幽宫向来都有着难解大仇,而这天来城,也是出了名的九幽刺客禁地,别说是九幽宫的刺客,就算是和九幽宫有任何一点儿联系的人,恐怕都会被天来城金家追杀至此,绝不留情……

    可如今,居然有九幽宫刺客混进了这秘境里来?

    但听到了这个消息的震惊,无论如何,也抵不过他们听到的第二个消息……

    洗剑池的弟子?

    天下道统七大圣地之一的洗剑池?

    圣地弟子,怎么也会来到了这通天秘境,而且之前全无任何消息?

    要知道,倘若他通报了名姓,那恐怕金老太君这等身份,也会亲近接见他的啊!

    ……

    ……

    秘境之外,各仙门长老、世家长老,以及金家的老祖还有金老太君,同样也是脸色凝重,很明显,他们也没料到居然会有洗剑池的弟子恍无声息的混进了自家的秘境之中……

    反倒是九幽宫的刺客,他们并没有太当回事。

    毕竟这只说明了这个刺客胆子大,倒不足以说明其他的什么!

    可洗剑池的弟子,专精于剑,必定不会是为了什么异宝、灵药才过来的!

    一片神情凝重里,倒只有那位太虚先生,神色如常,似乎早就在意料之中。

    ……

    ……

    “孙师兄……”

    在听到了那个声音响起时,方原也微微松了口气。

    他实在是没想到孙管事会在这时候进来,但听到了他的声音,心里便也安定了不少。虽然这时候孙管事迎上的,乃是七大圣地弟子,但他相信孙管事自己的判断,倘若没有一定的把握,孙管事是断然不会跑到对方面前去找死,自己大可以先将那剑客置于一旁。

    至于他为何要向自己出剑,又为何要痛恨自己的剑道,都可以回头再说。

    “你有帮手,看样子我也是有帮手的……”

    他这时候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了那崔家道子。

    崔家道子看向了左侧,却见那一片虚空里,黑袍剑士正低垂了脑袋,似乎在暗中推算什么,而那九幽宫的刺客,却是声音一瞬万变,时近时远,让人摸不清楚他的所在……

    无论如何,他们那一战,也不像是倾刻间便可以解决的。

    他笑了笑,看向着方原道:“如此正合我意,我也不想让人插手这一战!”

    说着话时,他已慢慢向前走了过来。

    身边风势倒是小了许多,但也浓重了许多,让人更觉得凶险。

    “按道理说,我该让你将伤势复原再斗,这样才显得公平!”

    崔家道子身边风势愈来愈强,笑容里也带了一股子若隐若无的寒意:“可是我不是那么迂腐的人,有机会却要放过才是傻瓜,所以,还是趁着这个机会,把我的任务完成了吧!”

    “这只能说明你刚才已经怕了我……”

    方原抬头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刚才那个剑士不出手的话,你就已经输了!”

    望着方原那平静的眼神,崔家道子脸色如常,淡淡道:“这话谁会相信?”

    方原低声道:“天信地信,你信我信!”

    “那我只想问你……”

    崔家道子轻轻一弹指,身边顿时狂风呼啸,杀机弥漫,向着方原袭卷了过来。

    而他的脸色,则微微一冷,隐显傲慢:“……现在的你,还能再用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