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八荒大风诀
    东方的黑衣男子,黑袍黑靴,头发也显得一片漆黑,在他看了过来时,隐隐约约,似乎让人觉得他的目光也是黑色的,那应该是因为他的瞳孔太过黑暗的缘故。

    他走的并不快,像是在山野间悠闲的漫步,但速度却非常的快,似乎十里之路,在他脚下缩成了一里,便那么悠闲而淡定,几个呼吸之间,便来到了金柱之外百丈,站定了脚步。

    而西方来的白袍男子,却是脚踏麻鞋,腰束草绳,整个人显得十分的普通。惟有那一身白袍,显得无比的白,甚至白的有些刺眼。他飘飘摇摇,犹如御风而来,只是明明就在那里,偏偏像是若隐若现,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天地之间,再出现时,已经近了数百丈。

    如此恍恍惚惚,他也是来的很快,在金柱之外百丈之地,慢慢停了下来。

    一黑一白,与方原那一袭青袍,各占一角,彼此相对。

    彼此之间,都保持着百丈距离,然后目光看着彼此,没做什么,也没有说话。

    ……

    ……

    周围众修忽然间感觉心情压抑至极。

    有些眼光的人见到了这一幕,已忍不住心脏剧烈的缩了一下,眼神惊恐,压低了声音叫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来的这位,身穿白袍,脚踏麻鞋,难道就是中州崔家的……”

    “是他,崔家道子崔云山!”

    “三年前中州道战,他力压同辈,得了魁首,我远远看到过他一眼!”

    周围一片肃杀,不知多少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想到,金家秘境,居然来了两位天道筑基,这样可热闹了……”

    “不对……那位黑袍的剑客是谁?”

    没人能够忽略那位黑袍的剑士,忍不住心下狐疑:“他似乎不弱于这两位天道筑基……”

    但关注到了那黑袍剑士之人不少,却一个个疑摇头:“没见过此人啊……”

    ……

    ……

    周围人都已大气也不敢说,但在金柱旁边,包括了方原在内的三个人,却都是神情平和。

    方原打量了那两个人几眼,收回了目光,轻轻拱手。

    而于此同时,那位白袍的男子也同样抬起了手来行礼。

    而那位黑衣的剑士,则是轻轻向着他们二人点了点头。

    这倒让人有些意外,如此肃杀局面下,三人谁也没有说话,倒是先彼此施了一礼。

    施的是平辈之礼,神情间也都没什么骄狂之态。

    施完礼后,方原与那个黑瞳剑客,还是谁也没有说话,倒是那位崔家道子笑盈盈的,目光轻轻在四面八方一转,吸了吸鼻子,笑道:“好浓重的血腥味,死了多少人了?”

    “大概三百余人,其中一位应该还是你的堂弟!”

    方原轻声回答,脸上仍没有什么表情。

    “无所谓了,我堂弟很多!”

    那崔家道子听了,淡淡的一笑,浑不在意的摇了摇头,然后才有些皱眉的看向了方原,道:“只是你以天道筑基之身,居然欺负这些普通人,难道就不觉得自堕了身价吗?”

    方原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他们在欺我!”

    崔家道子脸色露出了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一群废物,哪里来的胆子欺负天道筑基?”

    方原回头看了一眼躲在了远处观战的众修,道:“可能他们觉得人多吧!”

    “果然是这些人惯有的想法!”

    崔家道子皱了皱眉头,道:“他们始终不明白,废物们凑的再多,也只是一群废物而已!”

    方原看了他一眼,不再开口回答。

    因为在这一刻,他居然生出了一种奇异的感觉,特别认同崔家道子的话。

    但他不能再这么说下去,因为这是不对的!

    他只是深深吸了口气,长声道:“我正有要事与金家商议,两位到此,不知有何见教?”

    一东一西而来的两个修士,听闻了此言,便也对视了一眼。

    那东方来的黑袍修士忽然开口道:“我是过来阻止你继续推倒金柱的,不论金家与你有何仇怨,这金柱却不能继续再推倒了,不然可能会出现一些我们都不想看到的事!”

    方原转头看了他一眼:“何事?”

    那黑袍男子淡淡道:“你还没有资格知道这个!”

    方原便不再问,而是转头看向了崔家道子:“你呢?”

    崔家道子笑了一声,道:“我就简单了,是金老太君派我来杀你的!”

    方原听了,并不感觉意外,倒有些好奇:“她花了多大代价请你入秘境来杀我?”

    崔家道子目光从这秘境左边看到右边,然后点头道:“三成!”

    方原有些动容:“这么高?”

    崔家道子笑道:“你以为呢,咱们可是有希望成仙之人!”

    方原皱起了眉头来,叹息道:“我只是不理解,她既然肯花这么高的代价来请你杀我,为何就偏偏不肯将欠我的东西还给我呢?我想要的,明明只是一卷雷法而已啊……”

    崔家道子摇了摇头,道:“说实话,这个我也不是很能理解,或许是因为面子问题?”

    说罢了,猜测道:“金老太君要面子,这也是出了名的!”

    方原抬起了头来,道:“那我也只能逼到她舍掉这个面子了……”

    崔家道子笑道:“你得先保证自己在我手底下不死!”

    “我想试试!”

    方原抬头看向了他,道:“事实上,早就想试试了!”

    说到了这里,便已经不必再说其他的,两个人都将目光看向了黑衣剑士。

    那黑衣剑士这时候已经盘坐了下来,道:“我只是不许你再推倒金柱,其他的与我无关!”

    方原与那崔家道子便都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看向了彼此。

    那位崔家道子笑了一笑,身上并无杀气,也没见他捏起什么法印,却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无形的气机在他身上释放了出来,而后天边,便轰隆隆刮来了一阵狂风,将天地间的一切都席卷得飞飞扬扬,但他在这狂风之中,却静到了极点,连袍角都没有飘动过一下。

    “他是天道筑基,但并非借雷力成就的筑基!”

    方原看着这一幕,瞳孔微缩。

    天道筑基,便是借上苍之力凝聚道基,而这上苍之力,也有许多。

    雷力,只是其中一种而已。

    “喀喀……”

    在心里生出了这个想法时,方原也是心念一动,周围顿时凝聚出了一片雷海,而在雷海之上,脚下凝聚出了朱雀雷灵,托着他飞到了半空之中,身周一条青鲤浮动,游在了虚空之中,而他背后,则又有一株闪电缠绕的不死柳出现,道道柳条,犹如千百道垂落的雷鞭!

    那身形在狂风呼啸之中若隐若现的崔家道子,上下打量着方原,尤其是在看到了他身边的雷灵之时,目光里似乎有几分赞许之意,然后轻声一叹:“说真的,我有些同情你!”

    “嗯?”

    方原立身于朱雀背上,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那崔家道子说道:“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结成天道筑基有多不容易,更关键的是,就算是我们结成了天道筑基,也仅仅是个开始,资源,功法,都是大问题,我比你幸运,当年得到易楼前辈指点,在东皇山角一处秘窟之中,寻到了一缕上古黑风,结成了天道筑基,然后我们崔家花了半数家财,为我求来了一道神阶秘法,终于使得我这一条路顺利走了下来!”

    “如今,我八荒大风诀已经修成,只等时机到了,便可结丹!”

    “而你,却被金家要挟,五卷雷法,只得其四,神通犹未大成,却要中途殒落了……”

    方原脸色冷了下来。

    他不知这崔家道子说这话是为了动摇自己的道心,还是真的如此想。

    但他却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

    崔家道子似笑非笑的道:“你应该还有一道雷灵,为什么不使出来?”

    方原道:“不必!”

    “想当作杀手锏么?”

    那崔家道子笑了起来,道:“我们是一样的天道筑基,你若修成了五道雷灵,或许还有资格与我一战,但如今只是四道雷灵的话,那无论怎么做,结果都是一样的……”

    “我们其实也不太一样!”

    方原打断了他的话,抬起了头来一笑。

    崔家道子微微一怔:“哦?”

    方原道:“你觉得修炼成天道筑基很不容易,而我,其实感觉挺容易的!”

    “这回答很不讨人喜欢!”

    崔家道子笑了笑,道:“那我就试试你是否真有这么高的天赋吧!”

    在说出了这番话时,他已轻轻晃了晃手指,却见他周围的大风,在这一瞬间更是强横了十倍之上,而在那里,居然隐隐约约,凝聚出来了四种兵器,分别是刀、枪、剑、戟,皆是通身漆黑,长约三丈,犹如实质,然后崔家道子点了点头,那狂风忽然向着方原涌去!

    那一霎,便如万里河坝一朝倾泄,大风袭来摧城拔国……

    方原直接便被那迎头而来的狂风笼罩在了里面,一身青袍猎猎作响。

    而在他身前,那黑色巨刀、巨剑、巨枪,皆夹杂在狂风之中,向着方原迎头斩来。

    而在方原身后,崔家道子的身形忽然出现,双手执戟,一戟斩落。

    “狮子搏兔,亦尽全力,所以……”

    他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就别怪我欺负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