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夺了天骄之名
    “拦下他!”

    苏闻香眉头一皱,直迎了上来,两道飞剑,一剑护体,一剑黄光暴涨,高高劈落。

    而一个穿着黑色盔甲的壮汉,则是蓦地一声低吼,手持一柄大如磨盘的巨锤,身转如螺陀,连挥了一圈,再着方原头顶上砸落,另有两位一高一矮,但服饰完全相同,甚至模样也有些相似的兄弟,一个手里持着蓝色的长刀,一个提着黑色的盾牌,左右向着方原夹击!

    而在更靠左右些的地方,则有数道身影同时施展了神通,虚空里一层一层波动。

    这些人,便已差不多是如今进入了此次秘境里的所有天骄人物了……

    武法犀利,神通玄妙!

    这些人只不过寥寥七八人,但这一出手,给方原带来的压力却比在数百修行者里面穿插恶战来的都大,因为对他们来说,别的且不算,起码每个人都有伤到方原的实力……

    只是在这一刻,方原已经不耐烦了。

    第一次见这些天骄们时,他也有种想和对方较量一番的心思。

    便如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总想着来试一下自己这身修为的成色……

    可到了如今,他便已经没有这想法了!

    因为无论是刚才一直在逃,不敢正面与他斗法的苏闻香也好,被自己喝破了道心,失魂而走的董酥儿也好,还是那些躲在了暗处,不抓着机会,死活不肯出手的天骄们也好……

    这些人,都让方原很不满意!

    不满意的意思就是很看不上眼……

    “连正面一战的勇气都没有,谁让你们觉得自己有资格来挑战我的?”

    他心里抱着这个念头,眉眼已然阴冷了起来。

    然后他暗中捏起了一个法印,眼中闪过了一抹青蒙蒙的雾气:

    “玄黄一气诀!”

    随着这一道法印施展,他体内法力一时间如滚水一般沸腾了起来,周身气机似乎在这时候提出了数倍不止,若说之前他的,犹如一座大湖,平静无波,暗藏汹涌,那么如今,这一座大湖便忽然间沸腾了起来,将所有的力量都提升到了极点,火山也似的爆发了开来!

    “紫气流云诀……”

    心间低喝,左手捏起一个法印,周围登时出现了一片紫雾,霎那间散于虚空,方圆数十丈内,都显得雾蒙蒙一片,而借着雾气遮掩,他的身形也似乎模糊了起来,气机缥缈!

    “阴阳御神诀……”

    第二道神通施展,他身后一道神光迸现,出现了一尊巨大的神相。

    “小清梦术……”

    第三道神通施展,那背后的神相额心之中,一道竖目睁开,清光转流,笼罩四周。

    “这几道神通性质完全不同,他们怎么运转的这般如意?”

    周围几位天骄见了这一幕,同时大吃了一惊。

    他们不仅实力不俗,行事更是小心,这一次围攻了上来时,便一直在留神方原的雷法,但哪里想到,这一次短兵相接,方原居然出手与之前全然不同,虽然他现在施展的这几道神通,比起天罡五雷引来不见得更高明,只能算是玄功范畴,但还是让他们都吓了一跳!

    更恐怖的是,这还没结束……

    “乌精缚龙链……”

    他沉声低喝,一条黑黝黝的铁链脱手而出,横在空中,被神相一把抓在了手里。

    “阴阳搅风刀……”

    一对儿大刀飞起在空中,一化二,二化四,转眼间化作了数百道刀光,引动漫天阴风。

    “玄山铁门盾……”

    一面黑色盾牌被方原持在了左手里,横于身前。

    而最后……

    方原本想取出那把黑色雨伞,但想到这雨伞是个邪宝,便不想用,取出了五色宝扇。

    这么一霎间,周围人简直快要吓疯了……

    “他怎么可能同时驾御这么多法宝?”

    “还是在施展了这么多神通的情况下……”

    在场间诸位天骄看来,这简直已经超出了常理。

    神通人人会使,但谁可以同时施展这么多性质截然不同的神通?

    非但无法施展,甚至连修炼都不可能!

    而法宝……

    法宝当然是好东西,可是驾御法宝也是需要心法与法力的,谁能一下子祭起这么多?

    对一般筑基修士来说,拿都拿不出这么多来好吧?

    “你们都有着一方天骄之名?”

    也就在他们想着这个问题时,方原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从今天开始,便没有了!”

    随着声音响起,方原大步迈了出去!

    轰隆!

    玄山铁门盾持在身前,挡下了周围的数道武法,而后乌精缚龙链横空,犹如蛟龙翻江蹈海,横卷了出去,周围的几位天骄,纷纷惊叫出口,急忙飞身躲避,但还不等他们站住身形,虚空之中,已经是阴风大作,成片成片的刀光纷涌而来,几乎将虚空都已纷纷割裂……

    “不好……”

    诸位天骄直到此时,才发现自己好像已经陷入了水中,身形运转极不灵活,那是小清梦术的神通,而周围又有紫雾遮掩,他们居然辨不清是在和谁斗法,又会从哪里有攻击袭来,拼尽了性命想要上前去强攻时,却赫然发现一尊神相正在头顶冷冷的俯视着自己……

    这哪里是他们包围别人,分明便是自己这些人被对方一人包围了……

    “轰!”

    那持锤的黑甲壮汉,被漫天的刀光绞来,剁成了三四块。

    崔家的护道老者,被蓝色乌鸦冰封,然后被乌精缚龙链绞成了碎片。

    其他的人,有被神相一拳打飞的,有被铁门盾撞死的……

    这看起来森然可怖,压力巨大的包围圈,几乎倾刻间被溃散了。

    七八位天骄霎那间死了一半,重伤数人,只有一人逃走……

    逃走的是水月教圣女苏闻香,她本祭起了地剑向方原攻来,却没想到被方原背后的神相一把抓来,居然将地剑握在了手里,反向她斩了过来,迎着那滔滔凶威,这一霎苏闻香终于还是心丧若死,借着人剑护体,硬吃了一计,然后借这一击之力,飞出了百丈之外!

    立身于战圈外围,他看着那紫雾如云,鲜血如瀑,她便忽然做下了一个决定。

    转身便走,地剑也不要了!

    “或许,这一离开,我会成为世人眼中的败者,甚至因为我丢了地剑,连圣女之位也不保,但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我还有一柄天剑未出,但我永远也不会后悔没祭出此剑!”

    “别人都称我们作天骄,赞誉太多,倒让我们觉得自己真成了天骄了……”

    “可事实是,在天道筑基人眼里,我们……”

    “……都是普通人!”

    这般想着时,她直接向着秘境西南方的入口逃了出去,从头到尾,始终没有回头!

    ……

    ……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崔云海看到了那么多天骄围向方原,本以为还有胜算,但却看到了让他一辈子也难忘怀的一幕,他看到了一场屠杀,紫云过处,杀气纵横,天骄殒落如草芥,鲜血滚滚如长河……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身形一个激棱,他飞快的向着后面逃去,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在他面前,还有许多修行中人,他要逃进这些人里面,借这些人护着自己……

    可是逃着逃着,他却发现情形有点不对。

    他逃向了哪里,哪里的人便惊惧四散,仿佛自己是瘟神一般。

    然后他终于还是停了下来,呆呆的转过了身来,就看到了身后的方原。

    他一直在跟着自己!

    这让他一身法力松懈,险些从半空中坠落了下去。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勉力保证着自己的声音平稳:“可不可以不杀我?”

    方原摇了摇头,道:“你本来就不值得我出手,为何非要跳出来?”

    崔云海脸上露出了一种羞侮般的表情,忽然厉声大喝:“你可知我……”

    “唰!”

    方原反手一掌拍在了他的额头,直将他打飞了出去。

    然后他转身就走:“不想知道!”

    崔云海脑骨碎裂,身形如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恰好跌在了八荒山脚下,大阵旁边,在那大阵里,已是人满为患,金家的霜儿小姐这时候好不容易挤到了大阵边缘,向外看来,却看到了一个人重重的跌在了自己不远处,眼神呆滞的向自己看了过来,缓缓涣散。

    她如遭雷击,张了张口,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抬头看向了远空时,只看到方原正大袖飘飘,踏着虚空向前走去。

    所过之路,人潮如水般分开,众修眼神呆滞如木鸡!

    ……

    ……

    “这回清静了!”

    方原这时候能够感觉到周围人的惊惧与瑟缩,便也缓缓收了一身的神通与法宝。

    能够同时施展这些神通,驾御这些法宝,其实也是借助了玄黄一气诀之功。

    玄黄一气诀,本来就有着包罗万象之意,是一门极其厉害的传承,不过玄黄一气诀他也只是修炼到了筑基境界,后面的便没有深究过,因为此法似有残缺,无以为继,也正因此,如今他施展出了玄黄一气诀时,也会有着很强的局限性,比如说,法力的消耗实在太快!

    就像他虽然可以同时施展各路神通,祭起诸般法宝,但却只能支撑数息功夫。

    当然了,这数息功夫还是很有用的。

    他懒得与那些人纠缠,便干脆用一霎那间的强横,直接挫败他们。

    这些天骄,终于也只是顶着一个天骄之名而已!

    击溃了他们心里的傲意,便发现他们的本领,其实不过如此……

    这般想着,方原凝聚出了朱雀雷灵,踏在雷灵背上,直向南方飞掠而去……

    目光远眺,便在十里之外,已经出现了一根黄澄澄的金柱,贯通天地。

    “该做自己的事了……”

    方原深吸了口气,法力隐隐涌现。

    但就在此时,他忽然间眉头微微一皱,刚提起来的一身气机却缓缓收敛了起来。

    这不是他放松了警惕,而是忽然间感应到了些微的警觉,于是便下意识的将一身法力都收回体内,随时应变,然后才长长的吁了口气,目意凝重,停下身来,缓缓抬头看去。

    他看向了东方,便见东方一片平原之上,有一个背着剑的黑衣男子,慢慢走了过来。

    然后再转头看向了西方,便见西方半空之中,一个白袍身影若隐若现,飘飘而来!

    在他看向了这两个人时,对方也皆有感应,抬头看来。

    随着他们三个人之间的目光彼此交错,空中忽有一片云朵被撕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