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二十五章 胆大包天
    “里面的情形如何了?”

    秘境之外,金老太君本来老神在在,闭目养神,像是神游太虚,一切皆在掌握的模样,但莫明其妙,却忽然间心里微惊,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立时睁开了双眼来。

    犹豫了半晌之后,她将金家的老五唤了过来,低声询问。

    但那金家老五却是无奈一笑,道:“里面还没有信儿传出来,但老祖宗且宽心,如今秘境之内,各路天骄恐怕都已经去斩那小儿,他本事再大,也不是那么多人的对手,况且,就算是退一步讲,他本领通天,仗着咱们金家的天罡五雷引横推八方之敌,那些人奈何不了他,但他一个人的法力却总是有限的吧?秘境之内,可是人多势众,难道还不能耗死了他?”

    连金丹都能想明白的问题,金老太君又如何不明白。

    她缓缓点了点头,便也不再言语。

    其实她也是知道的,那八荒从秘境入口进去,一来一回,少说也要数日时间,如今就算那个天道筑基的小儿已经被人斩了,这个消息要送出来,那也得在两三天之后了……

    只是也不知怎地,就算再如何觉得不会有问题,可偏偏还是不安心。

    “太虚先生到……”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间兽苑之外,有人高声叫道。

    这秘境入口处,各仙门世家的长老弟子们,皆是一惊,纷纷站了起来。

    就连金老太君,也是有些诧异:“这个老东西怎么来了?”

    那位仙盟的巡查使听了那一声,更是忙站了起来,整顿衣袍,向外迎了出去。

    这位太虚先生,却是仙盟的高人,出身于易楼,传说中有上观天府,下视幽冥之能,地位奇高,按理说,金家开启秘境这等小事,是不会打扰到他的,没想到他居然亲自来了。

    “太虚老先生有礼……”

    “太虚前辈,晚非在此叩见了……”

    不多时,便听得远处一阵此起彼伏的行礼之声,一位青袍老者缓缓踏云而来,他看起来身材并不高大,倒是有些胖,腰间系了一条草绳,脚下穿着一双麻鞋,端得是仙风道骨,不食烟火一般,他缓缓向周围人点头示意,慢慢飘到了秘境入口的左侧山峰之上。

    “太虚道友在上,老身恕未远迎……”

    金老太君也从太师椅上坐了起来,向着那太虚真人行了一个平辈之礼。

    “呵呵,好说,老夫不告而来,当真失礼!”

    那位太虚先生与人行过了礼数,便在之前那位仙盟巡查使坐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旁边的仙盟巡查使以及那位负责收录各方天骄消息的白首老者,便都恭敬的起身侍奉在左右。

    “尊上,通天秘境自有我们盯着,不知尊上此来,所为何事?”

    那位仙盟巡查使亲手奉上了香茗之后,便也忍不住低声询问。

    “呵呵,老夫闲制天骄谱,也是心血来潮,听闻天来城有热闹可瞧,便来凑上一凑!”

    那位太虚先生倒是没架子,只是一笑,摆了摆手。

    那位仙盟巡查使与白首老者闻言,便都不再问别的了,仙盟作天骄谱,却是以这位太虚先生为首,他们只是负责收录一些各地域之内的天骄信息而已,可这位太虚先生,却是负责总榜的排序,也是就说,他们两个,本来都是为这位太虚先生干活的,如今正主来了。

    “老祖宗,这……”

    而在另一厢,早就有金家主事人到了金老太君面前,低声询问。

    “休管这老东西,咱们金家事,金家自己会处理!”

    金老太君脸色阴沉,懒懒的挥了挥手。

    如今大劫将至,仙盟的威严也一日强似一日,便是他们这等世家,也不可能不在意仙盟的态度,便如之前,金家要在秘境之内对方原下手,便有两个缘故。

    一来,借天道筑基之力,帮金家解决秘境内的隐忧,确实是有必要的,否则的话,换了死士进去,一是不知道会死多少人,二是不知道这些人就算死了,又能不能解决问题。

    但更重要的一点,便是仙盟的态度了。

    仙盟早有严令,愈是大劫将至,愈是要保护好下一代的仙苗,那些走在了成仙之路上的各个天骄,更是最受仙盟重视的存在,倘若一位前途无量的天道筑基就这么走进了金家,然后悄无声息的死了,那仙盟一定不会善罢干休,万一找上了门来让金家解释,就麻烦了。

    当然,以金家的底蕴,倒也不至于为一位天道筑基的小命便折了气数,但处理起来也肯定非常的麻烦,说不定要将一位金丹老祖交出去抵罪,并付出无数代价,才能化解此厄。

    而如今,金家几位老祖的担心便是因此,这时候那秘境里,可是有无数人在金家的引诱下去斩杀那位天道筑基,倘若这位太虚先生横插一手,那金家究竟是听还是不听?

    不过听金老太君的话,却是明显有了决定,不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将此事做到底了。

    交待完了,她也微微凝思,又向那主事人道:“着人进去看看,究竟如何了!”

    那主事人点头道:“算起来,那小儿应该已经伏诛,仙盟想要插手,也无力回天了……”

    金老太君刚刚要点头,忽然间神情一变。

    她大袖一拂,在她身前,便已然出现了一团虚影,那虚影里面,有着秘境之内,十二道金柱的幻影,而如今,老太君赫然看到,其中一根金柱摇晃了一下,从这里看起来,虽然那摇晃的幅度并不大,但却也足够让她吃惊了,脸色大变,猛得站起了身来……

    “老太君,出了什么事?”

    周围人见了她这模样,急忙纷纷开口询问。

    金老太君也是脸色凝重,心思急转。

    她可以掌握十二金柱的情况,并通过十二金柱掌握秘境里的一些情况,但却无法对秘境里面发生的事情了若指掌,心思急转之间,忽然间向着那刚刚赶到的太虚先生看了过来,急声道:“太虚道友有劳了,秘境之内,似有异动,愿借道兄的千里流光镜一观……”

    “哦?那我倒来的巧了!”

    那位太虚先生呵呵一笑,拱手道:“敢不从命!”

    便从袖子里取出了一面小巧的铜镜,轻轻向着那秘境的入口处扔了进去。

    “咻……”

    那铜镜入了秘境,立时有一道白光飞了出来,映射千万里。

    而这位太虚先生,则又挥舞大袖,向着周围的天上轻轻一抹,却见那空无一物的半空之中,却出现了无数的山川河流,不停的变化着,最后时,却落到了一根通天金柱旁边……

    然后,这秘境入口处的所有人,便都看到了方原一脚踏翻金柱的一幕。

    轰隆隆……

    金柱倾倒,烟尘滚滚,那秘境之内的天空,像是忽然低沉了一些,大地之上,有十几丈宽的裂隙出现,蜿蜒流向了远方,空中的画面之上,可以看到无数修士惊恐的眼神!

    “你们出去告诉金老太君!”

    在那金柱旁,方原厉声大喝,这水镜只是可以像水面一样,将秘境里面正在发生的事情倒映出来,因此众修士听不见他说话的声音,但通过他的口形,自然可以看出他说了什么。

    “金家屡次许诺,将雷法还我,结果我为金家效力至此,非但不给我雷法,反要夺我道基,着人来围杀于我,仗势欺人至于如此,我方原一心修行,不愿惹事,但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便也休怪我做事少思,再不将雷法还我,我便踏翻十二金柱,毁了你金家秘境……”

    “踏翻十二金柱,毁了金家秘境……”

    看着虚空里方原那怒意狂涌的脸色,秘境之外各仙门世家众人皆是脸色大变。

    不知多少仙门长老都豁的一声站了起来,脸色都显得有些凝重。

    甚至说,有种难以掩去的惊恐之意!

    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明明已经对各家子弟下令去围杀那人,为何他非但没死,反而踏翻了金柱?

    那么多的天骄小辈都在里面,难道是死的不成,拦不住他一个?

    这厮也是狠毒,居然有这等包天大胆,将十二金柱踏翻了,他知道踏翻了十二金柱的后果吗?还是说他觉得已经得罪了金家,不如直接拉着各大仙门的弟子们一起去死?

    为了这次秘境开启,各大仙门都将自家精锐送进去啊……

    万一真有个什么闪失,谁家能承受得了?

    “太虚先生,这……”

    仙盟巡查使闻言也是脸色大变,急向那太虚先生看了过去。

    可那位太虚先生却只是摇头一笑,道:“金家人的事,让她们自己处理好了!”

    说罢了,倒是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卷竹书出来,拿过旁边白首老修的笔,轻轻的在那一卷竹书上面写了几画,然后才轻轻的将竹书收了起来,面带微笑,甚是怡然自得的模样……

    只是旁边那负责制作霸下天骄谱的白首老修,看到了那卷竹书,却忽然瞪大了眼睛。

    他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尊上,那是……那是中州谱吗?”

    白首老修呵呵一笑,摇了摇头,道:“这是天下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