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划山为禁
    “方原,金家如此待你,恩深意重,甚至金老太君还曾经为了提点你修行,将金家神木不死柳凭白的赐给了你,如此恩义哪里找去?可是你居然狼子野心,恩将仇报,见异宝而忘恩泽,仗神通之利,屠害金氏族人,简直罪无可恕,今日,我们便要为金家除害……”

    八荒山周围,赶来的修行之人越来越多,几乎有一半进入了通天秘境之人赶了过来。

    另外一半,大约也在此时的路上。

    挤挤攘攘,地上,天上,都满满是人,而来的人越多,那股子暴躁不安的气息便也越盛。

    到了最后时,已经有人跳到了空中,满面义愤,指着方原大骂起来。

    “对,诛了此子,为金家出气!”

    “金家为天下修士,大开方便之门,我们皆受其恩泽,正该为其解忧!”

    “大家伙上啊,拿下此子,交由金家发落……”

    随着那第一个站了出来的人大骂,周围立时响起了成片成片的附和之声。无数人跳了出来大叫大骂,倒一时间有了群情激奋之势,喝声犹如浪潮,一波接一波的涌了起来。

    方原看了周围诸人一眼,只是冷笑,转头看向了那乞儿:“金家许了他们多少钱?”

    那乞儿掐指算了一通,摇头叹道:“很多,很多!”

    方原点了点头,转过了身去,山巅上有狂风卷来,直摧得他一身青袍猎猎作响,目光缓缓的扫过了那些正义愤难当的众人,淡淡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为何还不出手?”

    他这一番话,运转了法力,雄浑朗朗,远远的传了出去。

    倒似有一种无形的气机,缓缓降临在了周围四面八方的虚空之中。

    周围人听了此言,喝骂声却顿时低了许多。

    适才那骄狂气焰,倒像是被这一句话给压了下来……

    不知有多少人,虽然心间跃跃欲试,但望着八荒山巅的那道青袍,眼神却有些古怪。

    甚至在方原的目光扫了过来时,都下意识的转过了头,不敢与他对视。

    “姓方的,你做下这等不义之事,已成众矢之的,到了这一步,居然还敢嚣张?”

    但也就在周围气势稍显得有些低靡之时,忽然间有人大喝了起来,众人看去,却是那跨坐在了一头白犀牛背上的崔云海,他在这时候也是怒气冲冲,望着山巅愤然大叫。

    不过白犀牛刚刚冲上前了两步,他身边的麻衣老者立时又将他扯了回去,不住的劝。

    “公子息怒,长老有命,让你观察局势即可……”

    崔云海怒气重重,但还是只能按捺了下来,骑在白犀牛背上,只是怒视着方原。

    一时之间,周围人群里,倒又是一片尴尬的寂静。

    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后大家一起看着山巅上那一道青袍飘飘的年青男子。

    虽然心里觊觎那无尽的异宝,以及金老太君许诺了出来的诸位资源,叫喊了起来时怒气也一个比一个更盛,但偏偏在这时候,没有一个敢真个跳将出去先给他来上一剑……

    毕竟是天道筑基啊……

    一想到了这个人的实力,便所有人心里都沉甸甸的。

    甚至因着刚才方原那一句话,周围连喝骂的声音都弱了下来,最后几至于消失。

    八荒山周围,只剩了西风烈烈,全无一点声音。

    “哇呀呀,你们难道都怕了他不成?”

    也终于,在这一片尴尬的沉默里,终于酿出了一个愤怒的声音。

    却见人群里面,有一个凶狂身影飞掠了出来,手里提着一杆巨大的狼牙棒,凌空踏将过来,狠狠的向着方原迎头打去,愤然大喝:“通天秘境里,你还没有撒野的资格……”

    轰隆隆……

    终他这一声大喝,身上的气势也浩浩荡荡升腾了起来。

    周围上下,已然燃起了一篷熊熊火焰,如一团火云冲向了八荒山山巅。

    “那是……”

    四面八荒的修行中人,见到了这一幕,心里都是一喜,已有人忍不住叫了出来:“那位是西山宗的长老熊硕,修为高深,名震四方,一杆狼牙棒下,也不知丧了多少……”

    在他说到了这里时,那道凶狂身影已经冲到了方原身前。

    狼牙棒“呼”的一声打将了过来,力大势沉,火焰燎天,几乎要烧遍四野。

    而方原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他这一棒打来。

    直到他这一棒已堪堪打到了他头顶之上,方原才身形陡然一动。

    他抽身后退了一步,然后右手成爪,迅如闪电一般的抓了过来,结结实实卡在了他的脖子上,将他从半空之中扯落下来,生生掼到了地上,嘭的一声,地面被震出了一个大坑。

    “咻……”

    那人手里的狼牙棒脱手,高高的飞了起来,落进了山谷。

    “在我面前,你也没有撒野的资格!”

    方原轻声开口,然后抓着他的脖子提了起来,随手扔进了下方的大阵里。

    “额……”

    那位刚刚有些激动的介绍着出手之人身份的修士噎了一下,后面的话便吞进了肚子里。

    与此同时,还吞了一口口水。

    不只是他,这时候八荒山周围,不知多少人跟着吞了口口水。

    这也太不给面子了,人家好歹是一方长老啊……

    而方原则像是什么也没做过一般,神色平静的转头看了一眼四周。

    无形之中,周围挤得满满的人群便悄然向后缩了一下。

    无数人目光都在四下里寻摸:“怎么没有人上啦?”

    “再来几个愣头青啊……”

    “就算没法削弱这个天道筑基的实力,好歹先让我们摸摸底啊……”

    “……”

    “……”

    而在此时,八荒山下的大阵里,一众金家人已经在这阵中被困了三四天,早已疲惫不堪,心间又惊又怒,这时候看到大队人马过来,如何还能不明白是老太君派来的?

    本拟看到众修行之人一轰而上,将那张狂无限的家伙拿下,然后送到自己面前跪下,孰能想到却是这么一个结果,刚开始骂起来倒是厉害,结果动手的居然就只有一个,而这一个,还根本就没有与人动手的资格,一个回合都没撑下来,便直接被人拿下,扔进了大阵里来。

    块头倒是不小,险些砸到了几个金家人的身上……

    眼见得周围又是一片畏畏缩缩模样,金家人这一颗心也一个劲的起起伏伏。

    “云海哥哥,你快出手杀了他……跟他客气什么,一起上啊……”

    霜儿小姐这时候已经急的跳了起来,不停的尖声叫着。

    “我……”

    崔云海就在一众人最前面,听了此言,脸色阴晴不定,只好叫道:“你放心,我……”

    他话还没说完之时,方原便已经皱起了眉头。

    “等了这么久,既然你们还没有人出手,那便我先来好了!”

    他冷声说着,沉声一喝,道:“自此时起,八荒山周围百丈,便是禁地,闲杂人等退开!”

    一声大喝震得流云四散,众修士心里皆是一沉。

    都急急看向了脚下,惟恐自己此时站在了百丈之内,不过他们一发而来,挤在了周围,最前面的距离这八荒山不过三四十丈,倒有一半人是在百丈之内,一时心下惶恐,有心想要退,但又觉得真这么退出去了,实在面上无光,更何况身后都是人,又能退到哪里去?

    可方原目光四扫,见人群只是晃了几晃,却没有退出去,眼神也冷了下来。

    “唰”的一声,他直从山巅上冲了下来:“那便由我先开刀好了……”

    这身形一掠,却是势如闪电,直向着那山南数十丈外的中州崔家一行人冲了过去。

    那崔家的公子崔云海却正骑在了白犀牛背上,便在众人之前,这一下首当其冲,更何况迎到了方原的目光之时,便已经知道方原是朝着自己来的,立时吓出了一身冷汗,脸色惨白。

    “呼……”

    还不待他决定要退还是要硬着头皮接下这一招时,他胯下的白犀牛却是先自怕了,忽然间飞跳了起来,转头便逃,一瞬间便逃出了十余丈去了,牛尾巴都夹的紧紧的……

    这倒让方原觉得有些尴尬了,他跑的这么利索,自己追还是不追?

    不过也就在此时,他忽然间后背感觉到了一阵微凉。

    那是一种危险的气机……

    “哗啦”一声,也就在这一刻,他背后的泥土忽然间四分五裂,一只狰狰可怖的巨蜥从泥土里钻了出来,獠牙森森,直向着他一口咬下,方原眉头一皱,身形向后掠去,那巨蜥一口咬了个空,却直接冲到了人群里,不知将多少躲闪不及的修行之人撞的乱飞了出去!

    而那巨蜥一下未中,又立时飞快窜了上来,张口喷出了一股子黑色毒雾。

    周围人见了,已是大惊失色,飞散而逃。

    “哈哈,你又张狂些什么?”

    而在那巨蜥背上,却见一个穿着玲珑宝甲的小女孩儿,满面冷笑,右手里持着一杆短戟,居高临下的向看着方原,大叫道:“什么天道筑基,还不是曾经被我吓的绕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