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如斩草芥
    “此子猖獗,快……快杀了他!”

    长乐师叔看到方原赶来,直吓得心惊胆颤,急急如丧家之犬,不过这一次很快,便又看到三座山头之后,又有七八人急急赶了过来,却是第二队伏兵也在这时候赶到了。

    “长乐师叔莫惊,吾来也……”

    为首的,乃是一个身穿铁甲的年青人,背着背着两把弯刀。

    他正是这一代的小辈里面,金老太君刻意培养的一位旁系子弟,名唤金玄相。

    此人天资不弱,虽然还不至于是天道筑基,却也是有希望修炼成五行筑基的一个,但金老太君觉得除了天道筑基,其他的都是废物,便是结成了五行道基,也没有太大意义,因此没有刻意培养,而是特别传授了他一道金家秘术,如今已修成,实力也是十分的可怖。

    可以说,至少是在筑基境界,他的实力不见得输于主脉的金寒雪。

    “玄相侄儿,速祭法宝……”

    长乐师叔一声大叫,闷头向前冲了出去。

    而那名唤玄相的年青人反应也是极快,一见方原青袍荡荡,居然就在数十丈外,也不托大,立时便将背后的两柄弯刀拔了出来,双手一凑,那两柄弯刀却化作了一柄两头开刃的长刀模样,被他往空中一丢,默念咒语,便见周围的天空都暗了下来,阴风肆虐呼啸。

    而在那摧山拔树一般的阴风里,那弯刀于空中飞快旋转,居然一化十,十化百,倾刻之间,只见漫天漫地,都是那犀利可怖的刀光,成片成片的向着方原迎头斩了过来……

    而方原看着那漫天刀光,则是想也不想,陡然回手,五指一张。

    一道法力激荡,刚才被那金甲祭了起来,却被冰封在了半空之中的乌精缚妖链,便直接飞到了他手里,方原没有施展过这等法宝,也不甚了解,不过他也不需要了解,直接将这法宝当成了兵器来使,握在手里,向着空中一摆,而后手腕一抖,将它甩动了开来。

    在他强横的法力摧动之下,这乌精缚妖链立时在空中划出了一个一个巨大的圆圈。

    那漫天刀光飞来,却恰似被一面盾牌挡住,皆扫向了四方。

    而方原则手持乌精缚妖链,身形片刻不停,硬生生的穿过了这一层刀网。

    那金玄相见到了这一幕,已然吓出了一声冷汗,眼神都呆了一呆。

    不过他反应也极快,猛得一咬牙关,施展出了一道秘法,整个人皮肤上都开始散发出金芒,便如化作了铜质一般,条条金色纹络在皮肤之上出现,双手一张,那空中的飞刀便落回了他的手里,然后被他持着,脚踏一片黑雾,高高在上,向着方原劈头斩将下来。

    方原见状,直接手腕一翻,将那一条铁链便向着空中打了过去。

    “叮!”

    蕴含着恐怖巨力的铁链打在了这金玄相的身上,居然打出了点点火星,而这金玄相挨了一击,却全然不在乎,双刀犀利狠狠斩到了方原身前,眼中已然露出了一抹轻蔑笑容。

    “吾修炼的是玄相神甲功,刀枪不入,法宝难伤,你便是天道筑基,也要……”

    他话还没说完,方原便已皱起了眉头。

    迎着劈面而来的两刀,他身形只是轻轻向左一闪,两刀便擦着他的身体落下,然后他一伸手,便握住了这金玄相的后颈,掌力一吐,向着身后关傲所在的方向送了过去……

    “关傲师兄,给你了!”

    关傲此时正手持大刀,与那群跟着金甲来的修士战作一团,不让他们来打扰方原。

    听得方原一声大叫,便立时高声答应,转过了身来。

    “可恶,你们把我当成了什么?”

    那金玄相心里,已满满皆是狂暴的怒火,牙齿几乎咬碎。

    他自忖玄甲护体,防御无双,本拟借机与这天道筑基一战,甚至借着近战之机,伤他几分,也算是为金家立下了赫赫大功,却没料到,那天道筑基虽然没能伤到自己,但近身武法竟也如此之强,只是转身借力,便将自己向着那个铁塔一般的傻大个子扔了过来……

    他不惧那傻大个子,只是觉得自己被扔来扔去,很是耻辱。

    双目圆瞪,便要急止住身形,转头向着方原冲过去再战。

    对于那傻大个子劈来的一刀,他连看也没看……

    只是,他很快便知道自己错了……

    望着被方原丢过来的金影,关傲啐了口唾沫在手,双手一搓,然后持刀斩出!

    “呼……”

    那一道风声,袭天卷地。

    本来一心挂在了方原身上的金玄相忽然发觉有些不妙,急转过了身来。

    然后他便看到一道刀光,如匹练一般自高空向自己划来。

    这一霎,他再也顾不得什么耻辱不耻辱,大叫一声,双手持刀架在了身前。

    这对他来说,已经是很少见得了。

    仗着一身铜皮铁骨,他向来都是攻多防少,与对手近身换命的。

    但这一次,却和之前不一样!

    “嗤!”

    那一刀从上而下,落了下去,仿佛毫无阻碍。

    然后那大个子劈出了这一刀,便如割了棵草也似,又立时回身,与其他的修士战在一处。

    而这金玄相却傻傻的呆在了当场。

    “当……”

    他手里的两柄弯刀,也是品质不低的法器,在这时候忽然断裂。

    然后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上,一道刀痕越来越明显,最终将他分成了两半。

    在那狂暴的一刀之下,什么玄甲秘术,什么护体宝衣,全然无用。

    最后时,他只是难以置信的看了那傻大个子的背影一眼,然后向地面坠去。

    落到了地上时,他已经是两截死人。

    非是筑基修士没有半边身子活下来的本事,而是关傲那一刀实在狂猛,刀劲如磨,在斩断他的肉身之时,便也跟着震碎了他一身的肝胆脏腑,奇经八脉,神仙也是难救了……

    一切其实只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我的天啊……”

    那长乐师叔看到了这一幕,却是恨的几乎要昏厥过去。

    而在旁边,跟着那金玄相赶了过来的金家一脉筑基修士,同样也是如坠冰窑,还未反应过来,便只听得头顶之上,雷电噼啪之声不绝于耳,抬起头来,便看到了一只巨大的朱雀雷灵从天而降,如同一座小山也似向着他们砸了过来,一时心灰意冷,纷纷大叫着后退。

    但再如何退,又如何能够快得过那朱雀雷灵?

    眼见得一只巨大无比的朱雀冲进了人群之中左冲右绕,七八个筑基修士惨叫连连,以他们的修为,若在一方大阵之中,在金玄相的带领之下,未必没有与这天道筑基交手的资格,但在如今这种情况下,直接对抗天道筑基的雷法,却基本上就是毫无反抗的余地了……

    “苦也……”

    长乐师叔已然心都凉了半截,眼见得那青袍修士又朝着自己赶了上来,转头便逃。

    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身形如电,转瞬间便掠过了两个山头。

    背后只觉有根针也似,死死被那青袍修士盯着。

    “在我金家秘境,也敢张狂,纳命……”

    但很幸运的,他没逃多久,便见到左前方响起了一声暴喝。

    一个白须飘飘,却瘦削矮小的老者带着一队修士赶了过来,遥遥大喝。

    “井老快……”

    长乐师叔惊声大叫,但叫声未落,便听见身边“嗖”的一声,是那青袍修士。

    他居然直接从自己身边擦了过去,直迎向了那白须飘飘的老者,而后抬手之间,那一只刚刚将附近人冲杀的伤亡殆尽朱雀,便挟着一身余光,如同雷云也似的向他们冲了过去。

    见到了这一幕,这位长乐师叔惊慌失措的心里,忽然间灵光一闪,明白了什么。

    他一脸的悲怒,望着那青袍背影,愤声大喝:“你……”

    “轰!”

    在他喊出这一声,那雷雀已经到了矮瘦老者面前。

    那矮小老者也大吃了一惊,急切间将一面盾牌祭了起来。

    那盾牌迎风即长,居然化作了一座小山也似,那朱雀撞到了盾牌上,直将那矮瘦老者撞得身形倒退十几丈,才堪堪停了下来,手臂发抖,但居然没有伤到他,朱雀便已力尽消散。

    这矮瘦老者也是心里一喜,直起身来,大喝道:“有玄山铁门盾在此,你又能如何?”

    可是话还没说完,便听得那长乐师叔一声大叫:“井老,快逃!”

    这矮瘦老者顿时微微一愣:“我们好不容易才从八荒山赶来救你,你却让我逃?”

    这一个念头未落,便见到那青袍年青人已经大袖飘飘,冲到了自己身前。

    这位井老顾不得考虑别的,急忙又将盾牌祭了起来。

    而在半空中的方原,则是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阴阳御神诀……”

    在他头顶之上,一尊紫雾萦绕,雷光暗蕴的巨大神相显化了出来,块头比关傲还要大了三倍,低头俯视着那一块小山也似的盾牌,这神相无声嘶吼,凝聚了方原一身的法力,然后结结实实的,引动风雷,搅乱虚空,空气里一团爆响,结结实实打在了盾牌之上。

    “轰!”

    那盾牌剧烈的颤了一颤,犹如大钟,龙吟半晌才悠悠绝去。

    而躲在了盾牌之后的井老,身上并未受伤,可血却从五窍里流了出来。

    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