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三百一十章 五路伏兵
    “嗖”

    那位长乐师叔一掠数十丈,急急如丧家之犬,拼命向前逃去。

    他急于和金家五路高手汇合,那些人才是老太君真正留了下来对付这天道筑基的人选!

    他十分有把握,待到那些人赶到,天道筑基再强,也要束手就擒!

    金老太君设下这一局,可完全没有小觑了这位天道筑基的意思。

    恰恰相反,世家行事,便讲究狮子搏兔,亦尽全力。

    因此这一次金家不仅将暗中培养的几位筑基境界高手全派谴了出来,还每个人都发放了一件真正的法宝。须知道,这些人本来是在方原出现之前,金老太君暗中培养了出来,准备在秘境出了问题时谴入紫雾海,拼着自己的性命,去将那一座仙碑替换掉的死士人选……

    当然了,方原的出现,使得他们避免了这一次为家族而死的机会!

    于是,他们便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送方原去死的棋子!

    毕竟,通天秘境紫雾海内的秘密,是不可能让别人带到外面去的……

    “轰!”

    他听到了背后有破空之声,急切间回头一扫,便看到十里开外,有一道雷光冲破了云层,冲到了半空之中,一个青袍身影踏着一只朱雀,升腾到了云上,遥遥向自己看来。

    这使得他心间一凛,逃得更快!

    他刚才一下命令,便立时逃窜,因此并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因此他心里还是有些满意的,那些族人,起码将这个人留住了四息的时间……

    对他来说,四息时间,已足够他逃出很远……

    毕竟,被选作背着这个大筐的人选,也是有原因的。

    一是因为他对筐里的存在熟悉,曾经是他的护道者。

    第二个原因,便是因为他跑的快!

    借着这四息时间,他逃出了十余里,这已经是他施展了某种有伤本源的秘法的情况下,不过就算是拉开了十里的距离,他也不打算将这秘法收起,因为他能感应到前方有五道气息快速接近,凭着自己的速度,与他们碰头也不过是半盏茶左右的功夫而已,应该够了……

    而在此时,方原立于朱雀背上,遥遥望着那长乐师叔逃走的背影。

    眼见得,他与东方来的五道气息已经快速逼近,似乎双方很快就要会汇到一处!

    但他心里也在盘算着,没有着急追赶。

    过了半晌,他看向了身后,关傲这时候已经牵着狻猊赶了上来了。

    然后方原心里就有了主意,向狻猊道:“你去替我追他回来!”

    那只一直不情不愿被关傲牵着的狻猊闻言翻了个白眼,一副傲娇的样子。

    关傲心下也有些诧异,心想这狻猊咋可能这么听话,让它追只兔子都废劲……

    方原看了那狻猊无精打采的模样一眼,便知道它没这么容易听话,说白了,这只狻猊在白猫在身边的时候,那叫一个殷勤,说啥听啥,但一离了白猫,就是这么个死样子……

    关傲见了,便向那狻猊喝道:“你要不听话,我还揍你!”

    那狻猊傲然抬起了脑袋,似乎一点也不当回事。

    心里想:“反正听话也没少挨揍……”

    见它如此,关傲还真有些无奈,这狻猊挨揍太多,已经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方原见了倒是一笑,默默将一道神念传进了狻猊的耳朵里。

    “哗……”

    这只狻猊忽然哆嗦了一下,夹着后尾就窜了出去。

    那速度,真如流星赶月,风驰电掣,比关傲老家的狗追野兔子都起劲……

    关傲看得都呆了,傻傻道:“方小哥,你是怎么做到让这家伙如此听话的?”

    方原道:“我跟它说,如果它不听话,我就让你阉了它!”

    关傲大喜:“我怎么没想到呢?”

    “嗖……”

    却说那狻猊一去如流星,它本是天生异兽,速度可怖,号称夜行八千里,便是普通金丹高手,也不见得能在速度上胜过它,这一去却真个势如闪电,未几息功夫里,便已堪堪追到了那长乐师叔身后,而后一声咆哮,更使发了性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逼近着……

    “这畜牲……”

    那长乐师叔感觉到背后一道气息紧紧逼来,也是大吃了一惊。

    神识一扫,便发现背后追来的是一头狻猊,心里顿时暗暗叫苦,眼看着就要与那些援兵碰头,哪曾想到居然有这么只异兽赶了上来,若在平时,这只狻猊他还真不放在眼里,可如今那天道筑基便在后面赶来,他哪里有功夫跟它缠斗,只能一声沉喝,陡向北方折去!

    “嗖!”

    他这一个急转,那狻猊却收不住身形,直冲到了前面去了。

    而这长乐师叔咬紧了牙关,一掠数十丈,向着西北方向冲了出去。

    而那狻猊则又闷吼一声,很快的,便又追了上来。

    长乐师叔怕被它缠上,只能再次改变方向,一头钻进了群山之中。

    这狻猊速度太快,凭空追赶,他可不是对手。

    一人一兽这般在群山间见缝插针,转来转去,不过借着诸道山峰与的阻拦,长乐师叔倒是真个没有被狻猊赶上,而且也明显可以感觉到,那些自东方而来的伏兵,也正调转了方向,急向着群山之中赶来,心里顿时有了底气,痛恨的看了不远处赶来的方原一眼,速度更快!

    “呼……”

    绕过了一座山峰时,长乐师叔终于看到了前来接应自己的其中一路伏兵。

    来者裹在了一团耀眼的金云里,一共有九人,皆是身穿黑袍的筑基修士,一个个气机凝炼,一身的杀气,明显不是只追求修行的普通修行者,而是手上不知染了多少冤魂的恶斗修士,尤其是为首一人,满面胡须,赤精了上身,身上缠绕着一捆铁链,气机雄浑彪悍。

    “金甲师兄,速速斩杀此子……”

    他见了此人,顿时松了口气,高声叫着迎了上去。

    而那只忽左忽右,撵兔子也似的狻猊,见了那么多人,立时夹着尾巴逃了回去。

    “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名唤金甲的中年壮汉见状,急急迎上了前来,低声沉喝。

    “这厮不知怎地,发现了我们的计划,提前下手了……”

    长乐师叔只来得及说这么一句,便急向后掠去,在众人之中,才来得及喘了口气。

    “呵呵,我五路伏兵赶来,封锁四域,便是发现了又能如何?”

    而金甲抬头看去,见百丈之外,一个青袍男子脚踏着朱雀追了上来,眼中也是掠过了一道杀气,冷笑一声,却是率先迎了上去,身上一铁链一圈一圈解了下来,犹如一条乌龙也似,荡出了一层一层的涟漪,直向着那青袍男子缠了过去,厉声低喝:“小儿,束手吧!”

    眼见得那铁链之上,道道符文显化,犹如一条乌龙,瞬间袭卷了百丈距离,堪堪抽打到了方原的身前去,激荡虚空,煞气如雾,隐见鬼哭,居然是一件正儿八经的法宝。

    “我帮你们金家人解决了秘境隐患,你们就给我准备了这份大礼?”

    这时,迎着这条铁链,方原立身于朱雀背上,也深深吸了口气。

    而后,他目光微沉,却是冷淡的一笑:“那我还你们一份大礼也说得过去了……”

    “嗖!”

    他脚下的朱雀速度反而加快,陡然间迎了上去。

    仅从这一段距离的速度来看,他居然比那狻猊还要快上了几分……

    而在这过程中,他手里已然多了一柄五色羽扇,向着高空之中,狠狠一扇。

    轰!

    虚空之中,尽是蓝盈盈的冰霜,一头冰鸦脱扇而出,直冲向天。

    “喀喀……”

    那长龙般的铁链,悬在了半空之中,被冰霜覆盖,竟尔一时之间落不下来。

    而借此机会,方原身形如电,早就冲到了那祭起缚龙链的金甲面前去,望着他的眼睛,森然大喝,同时五指一抓,指间闪烁着道道雷光,狠狠的向着他面前盖落了下去……

    “你……”

    这金甲没想到方原直赶了上来,顿时大吃了一惊,要说起来,他修为也不低,乃是筑基九层,可以说在这筑基这条路上走到了尽头之人,也是这五路人马里面,实力最强的人之一,不过他这筑基高阶的法力,在方原面前没什么优势,所倚仗的,便是老太君授予的法宝!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那法宝已然祭了出去,却被另一件法宝克制了。

    非但如此,对方还直冲到了赤手空拳的自己身前来。

    “太息风……”

    这筑基修士一惊之下,拼命大叫,急捏法印。

    可是方原只是目光一冷,脚下的朱雀却直接探出了双爪。

    喀嚓嚓……

    雷光暴闪,那朱雀双爪,结结实实的抓在了这金甲的胸口,他连法印都未捏全,一式神通也没有施展开来,便直接口吐鲜血,胸前被撕出了两道口子,断线风筝般跌了下去!

    “金甲师兄……”

    那长乐师叔见到了这一幕,直吓的心惊胆骇。

    老太君亲自点将,伏下的五路杀手之一的领头之人,居然一个照面就被杀了?

    直觉一头冷水从头浇到尾,一声痛骂,急忙向着远空遁去。

    “杀……”

    而追随着那金甲赶来的另外六七名筑基修士,也是大吃了一惊,瞬间便红了眼,他们修为略有不如,因此比金甲来的稍晚了一些,于是只眼睁睁看到了金甲被那青袍修士一个照面间斩杀的一幕,心间又惊又恐,纷纷大喝,祭起各种法器向前冲了过来,已有拼命之意。

    “关傲师兄,交给你了……”

    而方原则不再理会这些人,踏着朱雀,再次向着那长乐师叔赶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