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修真小说 > 大劫主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有求于我
    “看样子我还是赌赢了啊……”

    听到了身后那一声喊,方原心里也终于还是松了口气。

    他神情平静的转过了身来,气度不改,青袍飘飞,脸上神情平静,其实掌心里也微露冷汗,暗暗松了口气。在此之前,他可也是并无把握。只是觉得,金老太君固然是在赌自己不会为了赌一口气放弃修行之路,但相信她如今的信心也绝然没有剩下了多少存在了……

    毕竟这件事,三百年前已经闹过一回了。

    那时候,金老太君也是这般自信,认为太华真人一定会回来,所以放任不理。

    结果,太华真人终是宁可坐化枯山,也没有回来!

    金老太君堂堂元婴大修,执掌天来城千年,总不至于会连续犯两次同样的错误吧?

    毕竟,这一次还搭了一枝不死柳进去……

    不过,方原倒是没想到金宅后山一场异动,居然又帮了自己一个忙。

    不然的话,这一场赌,估计还要多耗些时日。

    “小儿,你来我金家求法,此心可诚?”

    金老太君看着转过了身来的方原,也是目光幽冷。

    方原闻言,点了点头。

    金老太君拄着龙头拐立身于那里,看她瘦瘦小小,哪里有半点适才召唤雷海,犹如神邸的模样,只是龙头拐轻轻往地上一拄,天地之间,却似有一层无形的屏障扩散了开来。

    犹如将一方世界隔成了两方,将这一片区域笼罩了起来。

    只有金家老太君和几位金丹,以及方原在这一层屏障之中,而在屏障之外,外人却只能看到方原在与金老太君等人说着话,只是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而以神通布下了结界之后,金老太君只是目光深沉,看了方原半晌,才低声道:“老身惜才之意是真,好好教你之意也是真,只是看来你与我金家的小辈着实无缘,那老身纵然再惜才心切,也不可强留你了,但我金氏,法不轻传,你想得法,便须帮我金家做一件事!”

    方原心里微动,直望着金老太君,道:“何事?”

    金老太君道:“入秘境,与天下同辈争锋,且我金家夺宝,可敢?”

    “入秘境,助金家夺宝?”

    方原听了金老太君一番话,神情微微一怔。

    他也早就知道金家掌握一方秘境,据当初乌迟国天枢门的两位便宜师兄说,这还是当年金家先祖在一只从天而降的仙兽霸下仙龟背上得来的,乃是一方造化无数的秘境,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这秘境既然掌握在金家手里,那金家直接取来就是了,为何还要自己相助?

    而金老太君则低声一叹,道:“老身也不瞒你,我金家秘境,已有三百年未曾开启了,究其原因,便是因为小辈无能,便是开启,大造化也被他人夺了去,老身想要你入金家,也不过是想让我金家小辈有个可用之人,但既然你无此意,那老身又怎会不顾身份强迫于你?”

    金老太君说到最后,声音已经沉了下来,低声道:“通天秘境再启之时,恐怕霸下州,甚至中州的一些仙门,都会谴子弟前来,争夺机缘,老身对你的要求不高,只是要你带我金氏一脉的子孙进入秘境去,夺取异宝,若此事可成,那么老身便将最后一法传你,如何?”

    方原听了,心里只是一惊:“此言当真?”

    金老太君呵呵一笑,道:“小儿,老身是何等身份,难道还会诳你?”

    方原听了,沉默不语,心想你难道没有诳过?

    金老太君看到了方原的脸色,却是冷笑了一声,道:“老身都已退了一步,你还不答应?”

    方原深吸了一口气,道:“晚辈斗胆,要请前辈在众人面前立个誓下来!”

    周围金氏一脉的几位金丹闻言,脸色顿时都有些不悦,以金老太君的身份而言,能许下这一诺来便已深属不易,眼前这个区区筑基小辈,居然还想让老太君在他面前立誓?

    倒是方原,此时神色淡定。

    看到了刚才后宅一场变化,他心里也隐隐约约猜到了。

    看样子,金家确实是有求于自己的……

    ……有求于自己便好,如此大家才好有商有量,好好说话!

    而在他提出了这个要求之后,心里也在防着金老太君翻脸。

    不过没想到的是,金老太君居然呵呵一笑,道:“好啊!”

    ……

    ……

    事情出人意料的又出现了转机,就连方原心里也有些疑惑。

    不过对他来说,却是乐于见到这转机的出现。

    对于他而言,修行本来就是最为要紧的事情,而他如今又被金老太君强行栽下了不死柳,已然无法从天罡五雷引的修行上面退回来,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之前说是要走,实际上也只是暂退一步,然后再想些别的办法罢了,如今金家主动抛出了钓饵,那还不赶紧咬上?

    ……虽然咬了钓饵,有可能为他人鱼肉,但不咬钓饵,便只能永深江海!

    这位金老太君人老成精,估计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当然,就算是再难,也得迎难而上了!

    回到了小院之时,他还在凝神想着,只是一时也无头绪。

    刚入了院口,便见孙管事正在一株柳树下面乘凉饮酒,见到了方原进来,便笑了一声,道:“来来来,上好的猪头肉,花了大功夫才炖出来的,赶紧过来陪师兄喝一杯!”

    方原心里顿时苦笑了一声。

    合着自己刚才经历凶险,差点就被逼上了绝路,自家这位师兄居然还全然不知道呢?

    不过猪头肉确实香气扑鼻,便也只好拉了关傲坐了下来。

    刚刚夹了一筷,便微微一怔,有些诧异的看着盘里的肉,道:“这是什么?”

    孙管事道:“猪头肉啊!”

    方原有些无语,凝神看了一眼,只见那肉呈暗红,里面居然隐隐的有些金质,异香扑鼻,灵气浓郁,绝非普通肉质,再转头一看,就见小院的后面,还卷着一张兽皮,却是红鬣黑皮,隐约可见得几条金线在上,心里顿时吃了一惊,低声道:“你这是炖的九阶妖兽金线豚?”

    孙管事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道:“九阶妖兽就不是猪啦?”

    方原被噎了一下,心想从种类上讲,倒也确实是猪……

    不过这个问题不重要啊……

    关键是这金线豚乃是九阶妖兽,再进一步便能化作凶兽的存在,孙管事哪里来的?

    “哈哈,你别想了,就是趁着霜儿小姐将这傻大个子骗进兽苑的时候跟着进去的!”

    孙管事见了方原的神色,顿时笑了起来,有些得意的咂了一口酒,道:“若是不进兽苑这一遭,又怎么能动些手脚,让这金家人疑神疑鬼一场,好快些意识到你的价值所在,让你取得雷法呢?不过看到了这头快要成了凶兽的猪,实在是好东西,顺手就逮出来了!”

    “金家后山那场异变?”

    方原顿时想明白了这一节,凝神看着孙管事,道:“孙师兄,是你帮了我?”

    孙管事叹了一声,道:“我本来的意思是让你从了金家,在那俩小姐里挑一个,如此一来,岂不是皆大欢喜?不过我看你坐在房间里愁云惨淡,便知道你一定不肯听我的,所以只好暗中帮你一把了……”

    说到了这里,倒是眉头一皱,道:“不过我跟你交个实底,能闹这么大,也实在不是我的功劳,凭我的能耐,可以闯到兽苑最深处去也就顶了天了,本来就想着在那里引几只妖兽冲关,没想到在秘境门口,居然看到了一只白猫,直接大摇大摆的闯进了秘境里去了……”

    “白猫?”

    方原心里微动,总算又听到了这位爷的消息了。

    “然后呢?”

    孙管事无奈道:“然后我就看秘境一片大乱,赶紧逃出来了……”

    说着一指小案之上:“顺手逮了头猪……”

    听到了这个消息,方原倒是过了半天,才反应了过来,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他刚才还在想自己运气不错,看样子这也不全是运气。

    那只白猫为什么会在兽苑里头,听孙管事说,还是在兽苑最深处,他是琢磨不透的。

    不过孙管事为了自己闯进了兽苑,倒让他着实有些意外。

    过了半晌,才低声道:“孙师兄,那金家的秘境究竟是个什么存在?”

    孙管事抿了一口气,道:“那老太君是不是想让你进去?”

    方原点了点头,道:“她让我带她们金家的子孙,去里面和人争夺机缘造化!”

    孙管事闻言笑了笑,道:“算算也差不多啦,金家除了找你,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我在金家呆了这么一段时日,也听说了不少关于这秘境之事,话说白了吧,金家这个秘境,既是他们最大的宝藏,修行机缘,也是他们的悬顶之剑,随时有可能要了小命的东西……”

    说着,神情倒显得有些得意了起来。喝了口酒,向方原道:“方师弟,你之前说自己是来要账的,但你仔细想过怎样才能让那些欠债的乖乖把旧债还了你吗?”

    方原立时摆出了一副虚心求教的态度。

    孙管事长叹一声:“很简单,当他打算再借些新债时,旧债就还的很痛快了!”